[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宏祥:台湾应发展战略核武
(博讯2004年9月28日)
    近来引起广泛讨论的TMD,背后其实还牵涉到中共是否有可能以装载核子弹头的弹道飞弹攻击台湾这个因素,毕业飞弹的军事用途不过是武器的载具。

     日本军事专家小川和久由中共极力反对台湾加入TMD,但却对已部署的爱国者飞弹视若无睹,等诸多言行判断:解放军有对台湾动用核武的准备。这也就是说,如果弹道飞弹在大气层外就被高层次的TMD拦截摧毁的话,敌人携带核生化弹头的弹道飞弹对己方的破坏可减至最少。相对来说,爱国者飞弹只能在己方的领土上空拦截来袭飞弹,敌人的核生化弹头仍然可以发挥威力。 (博讯 boxun.com)

    然而中共外交部军控司司长沙祖康于日前表示反对台湾发展核武。次日,台湾的参谋总长唐飞也如响斯应地重申台湾不发展核武的政策。本文对台湾应否发展核子武器,据以引申。

    国际对台湾发展核武的反应

    台湾不是禁止核武扩散条约的签署会员国,国际上反对台湾发展核子武器有如下几种代表意见:

    一、日本的军事评论家田冈俊次认为:台湾如果着手开发核子武器,对美国会构成很大的压力;同时台湾也可能成为日本「非核三原则」政策的敌人。(所谓日本非核三原则,就是不持有、不制造、不引进核子武器。)美国首先将会停止对台军售,然后实施经济制裁。

    二、因为发展核武不利台湾,所以伦敦战略研究所的西格尔认为「只要台湾强调有能力发展核武,但是不去发展」的模糊声明就已经足够让美国提供安全保证,来换取台湾真正去发展的可能性。

    关于第一点,从巴基斯坦和印度核子试爆的例子,我们可知发展核武与经济制裁并没有绝对的必然性。反倒是巴基斯坦偷偷摸摸地浓缩核原料时,美国的制裁与禁运更为严厉。何况现今全球金融风暴尚未止歇,就算美日实施经济制裁,其规模也不至于太过庞大,以避免拖累其它经济体质不佳的国家。因此台湾应当趁着二代兵力整建完成,对美国新的军事采购不是那么迫切时,加速发展核武。

    至于第二点,经由现代侦测监控的技术,美国及国际原子能总署可以知道台湾是不是在虚张声势,因此台湾这种核武模糊政策的可信度在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失效。日本藉由美日安保条约得到美国核子伞的保护;其战略伙伴的情势与台美关系,自然不可相提并论。台湾做为一个主权国家,当然不能仰赖美国不可靠的善意与慈悲。更何况,柯林顿「三不政策」的效应还有可能继续扩散,使台湾的前途更充满不确定性。

    台湾拥有核子武器,可能会造成亚洲邻国的不安。因此台湾有必要对国际说明台湾为了生存被迫发展核武的事实。然而从另一方面看,台湾的核武更可用来作为与美、日与东南亚国协(ASEAN)诸国谈判东亚区域安全的筹码。假如运用得当,就拓展台湾外交空间与强化军事战略的层面来说,应该利多于弊。

    台湾应发展核武

    人民解放军至今不进攻台湾,纯就军事上来说,是因为其没有足够的跨海与两栖作战的能力;并不是因为台湾固若金汤,也不是美国少数战略家所提倡的传统武力「毒虾理论」吓阻效果使然。近年来中共加速扩张海权,台湾所具有海峡天然屏障的优势,可能在2010年之后更加快速的丧失。因此台湾会在军事上,更加仰赖美国的保护。而将来美国如果为了其国家利益,不愿与中共发生军事冲突时,台湾可能只有屈服于中共的武力威胁之下。

    因此假如台湾不愿意被统一,唯一的出路,可能就是发展自己的核子武力。那么台湾有没有能力发展核武呢?伦敦战略研究所的西格尔估计台湾可以在三到四个月内,拥有核武。而据新竹清华大学的一位核子专家推断,台湾最多在一年左右,就可以拥有核武。 台湾应有的核武战

    再来谈核武战略与布署的问题。

    台湾的核武发展步调晚、规模也可能有限。这些特点基本上是由台湾的经济实力和所能取得的科技水准所决定,但是反过来又会决定台湾的核子政策与核子战略。因此,台湾的核子战略可以在规模有限的核子武力上,采取一种守势政策;也就是以对发动大规模攻势的敌方,实施有限的核子报复为目的。

    冷战时期,苏联的吓阻观念是建立在摧毁敌人军事目标之上;而美国则是要摧毁敌人发动战争的能力与意愿--也就是以经济性和人口性的资源为核武的目标。这是因为以苏联为首华沙公约组织的传统军力在欧洲占有极大的优势,所以苏联把核子战当作传统战争中偶发的可能性,并不相信核武具有绝对性。但是美国则认为任何大规模的战争必然是核子性,且据以吓阻苏联发动大规模的传统战争。台湾面对中共庞大优势的传统兵力,一旦拥有核武,也应当考虑采用类似美国在冷战时期的核子吓阻观念,以吓阻解放军传统武力的进犯。

    因此,在核子军事战略上,台湾可以采取一种建设有限核子力量,通过打击敌方城市经济与政治中心,以吓阻战争爆发的战略。也就是说台湾应建立的核武力并不是以打击敌方军事目标为目的,而是以打击敌方的经济及政治中枢为目标。这实际上是一种人质的战略,以吓阻敌方大规模的攻击。因为在核子战争中,敌方的核子力量,一般被称为硬目标,而传统武力及城市,则被称为软目标,而且也最难设防。台湾的核武政策就应建筑在对敌方软目标施行有限核子报复的基础上。有了这种核子报复能力,即使没有摧毁敌方硬目标的实力,也足以在一定程度上,保卫国家的安全。

    核子吓阻有可信度和易毁性的问题。这两个观念是相对的,也就是可信度增加,易毁性就减少,反之亦然。核武攻击的射程、准确度、突防力与破坏力,都是增加可信度的要素。在核子世界里面,军事的强国与弱国,都拥有相同的武器,所以弱国也能够吓阻强国的侵略;虽然核武的数量与可信度各自不同,但是核武战略吓阻的本质是一样的。

    西方的吓阻观念,仅在核子武器的领域才能发挥作用,而传统兵器则几乎无法产生吓阻效力。至于中共所谓的「威慑」则包括了核武与传统武力。无论是西方的吓阻或是中共的威慑,其所要达到的,并不只是战略或战术的目的,而是更深远的政治目标。对台湾来说,以攻为守是一种具有高度政治意义的战略,台湾必须要有能力发动攻势才能团结内部,振奋人心,度过政治难关。今天中共以其装备传统炸药弹头的导弹便足以「威慑」台湾,对台湾进行政治勒索;台湾启能没有任何的因应之道?台湾因此应该采用美国在冷战时期的核子吓阻观念,以「吓阻」解放军传统武力甚至核子武力的进犯。

    然而台湾需要多大的核子武器库,才能够保证有效而可行的有限核子报复能力呢?这取决于台湾的核子武力,在遭受解放军先发制人打击下的可能生存率,以及台湾核子报复力量的可信度来决定。至于核武及其投射工具的布署当然可以地下化、机动化、甚至海底化,以降低其易毁性。这些问题的答案需要详细的量化与模拟,因此不在本文讨论。

    识者或谓:台湾没有长程载具,就算有核武,也没有办法对中共产生吓阻。其实这个问题,可以借由水下发射的短、中程弹道飞弹来克服。这种水下发射的飞弹荚舱可以拖曳到北京、上海、广州的外海部署,然后以遥控发射便可。台湾只要拥有二十枚低易毁性、配备核子弹头的水下遥控发射弹道飞弹,并公布核子战略的政治底线与临界点,便足以收战略吓阻之效。

    结论

    每一个国家都需要根据其国家的利益来规划它的未来。就国防资源的运用来说,拥有核武将可大幅减少守势武器的研发与采购,国防的战略思想将随之起巨大的转变。正如以色列一样,拥有核武能够增强国家的威信及安全,并且在国际谈判上,能够拥有更多的筹码。也如印度与巴基斯坦一般,台湾拥有核武将可鼓舞民心士气,并且提振民族自信心。中华民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能够拥有核武的话,虽然短期内的政经舞台会遭受挤压;但就长远的角度来看,台湾在国际上争取生存的空间将随之拓展。(全球防卫杂志175期,March 1999,pp.18-21)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