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宁:胡是谁?“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命题是“胡温曾”体制有限政改的第一步
(博讯2004年9月29日)
    中共16届4中全会完成了江泽民和胡锦涛最高权力最后交接的同时提出了“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命题。这是中共朝着健康、理性的方向前进的继续。这一方面说明中共高层在一系列问题尤其是整体推进改革上已经达成妥协后胡在党内的地位基本确立。更是“胡温曾”体制朝着有限政改的第一步。是“胡温曾”体制有别于“江李”体制的中共整体改革的更深一层。

     “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命题涉及到两个层面: (博讯 boxun.com)

    执政权力来源的合法性和反腐败与政治体制改革。

    执政党执政能力的强弱首先应该建立在执政权力来源合法的基础之上。只有建立在合法的权力来源基础之上的执政地位和执政能力才是巩固的和强大的。然后,执政党执政能力的强弱才取决于执政党自身内部的建设,诸如是否廉洁,是否团结统一,是否与时俱进有生命力等。

    从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强调扩大党的执政基础到胡锦涛提出强调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应该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只是这个过程刚刚开始。

    现阶段,作为“胡温曾”体制有限政改的第一步似乎只涉及“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第二个层面的问题即反腐败,这或许是“胡温曾”体制有限政改在策略上的先后取舍。

    改革的阻力始终来自改革者内部,历史的发展一波三折,社会的进步不会一帆风顺。刘获案,孙志刚案,杜导斌案,孔佑平案,南都报案等都充分说明了这点。当在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情况下无法解决腐败问题的时候,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就必然引发出人们对执政党执政权力合法性的普遍而合理的怀疑。这个时候,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就会逻辑地把政治体制改革提上议事日程直到引发一场广泛而深刻的政治体制改革。

    我们难以想象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会朝着通过回到无产阶级专政的道路上进行。

    如同改革开放就是和平演进一样,强调加强执政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同样具有融入国际主流政治文明的含义。如果说改革开放和反和平演变是一对矛盾的话,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和反西方反华势力的分化、西化同样是一对悖论。战略目标的确立和战术策略的取舍面对的是来自体制内和体制外两方面的质疑。

    邓小平、胡耀邦开创了改革开放的事业。胡耀邦和赵紫阳以巨大的道德勇气和献身精神完成了政改经验的积累。朱鎔基初步完成了以加入WTO为标志的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理论从意识形态上开始了中共从传统正统马列主义政党向全民政党的转变。当胡锦涛提出加强执政党执政能力建设的时候,每一代中共领导人都在完成属于自己这一代人的历史使命的同时,中国社会实质性的发展和进步还有待于以更加巨大的道德勇气和献身精神、巨大的政治智慧和政治胆魄来克服“中共不能丧送在我的手上”的心理障碍之后的领导人的出现。

    胡是谁?邓小平改革开放有功,“六.四”镇压有过,功不能代替过,过却可以淹没掉功。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理论从意识形态上实现了中共性质与时俱进转变的开始,却应对迟迟不能启动政改导致腐败病入膏肓、积重难返承担责任。胡锦涛提出执政党执政能力建设的问题是否深谋远虑。我们很难想象胡锦涛会有主动的承担社会和历史向前跨越的巨大道义勇气。“胡温曾”或许已有足够的政治智慧,假与时日“胡温曾”或许还会拥有足够的政治资源,事实上中国进行政改的条件早已成熟。但至少目前我们看不出胡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20多年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已经证明,执政党从来没有主动进行过变革,改革的动力因素取决于在现行体制下执政党解决日益扩大积累的经济、政治、社会矛盾的能力和整个社会对现行不合理体制的压力。

    胡是谁?千秋功过、兴衰成败、风云激荡、天道酬情。历史是公正的、同时历史是无情的。历史有其自身发展演变的规律,历史的演进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同时,历史人物往往又可以在历史演进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甚至在关键时刻起到扭转乾坤的转折作用。所幸的是中国经历了百多年的积贫积弱之后面临着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与挑战并存、兴盛与衰乱同在的伟大时代。是和平崛起伫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还是权争不休让非理性的私欲情绪占据头脑蒙闭双眼到战乱不息。大时代呼唤伟大人物的出现。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瞬间的决策可以决定历史车轮隆隆的发展方向。

    胡是谁?胡锦涛就是胡锦涛,中共新一代领导人。                      {贵州}曾宁    2004、9、28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