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论社会(下)
(博讯2004年10月14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七,“黑社会”是现实社会的镜像 (博讯 boxun.com)

    中国话有曰“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这种判断对观察人类社会也一样,由于大家都生活在社会之中而不是社会之上、之外,再加上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越窄以及文化的多元化。大多数人都不可能对社会有全面、深刻的感受或认识,往往总是只能得出“瞎子摸象”般的结论。这是社会的主人“大众皇帝”不能正确有效地运用民主的主要原因。尤其是当他们处在一些不负责任地投其所好、甚至别有用心的“太监”“佞臣”的选择性、甚至虚假信息包围中,要对社会进行判断并作出决策时,往往会犯原则、方向性错误,就是完全可能、甚至是必然的了。当前人类社会的现实表现和趋势就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明 ,就像美国部分政客,利用媒体散布不真实的消息,让民众相信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谎言,从而支持政府同样用恐怖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发动入侵伊拉克的战争,结果反而给自己士兵和伊拉克人民造成更大的伤亡和损失。

    本来我们是完全有可能发现自己的问题,从而避免或改善这种情况的(否则民主就完全没有价值了),就像我们可以用镜子来看到自己脸上污垢或疮节,从而可以加以去除,或治疗改善一样。

    其实社会也是有一面“镜子”的,那个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会要同时存在的“黑社会”,就是当时自己社会的“镜子”。黑社会的表现,就是那个社会实际表现的“镜像”,我们只要观察、分析黑社会的具体表现,就能发现自己社会真正问题之所在,并且看到克服或改善的效果。比如:看到黑社会卖淫集团猖獗,就说明社会存在严重的包二奶、嫖妓现象;看到黑社会贩毒集团活动频繁,就知道社会吸毒现象严重;看到黑社会的武斗帮派或职业杀手一多,就知道社会法制不彰、缺乏正义:看到黑社会有经营大规模武器走私集团 ,就知道社会在崇尚暴力;看到黑社会热衷组织抢劫诈骗或强盗团伙、甚至是盈利性质的人口偷渡;就知道社会在崇尚金钱物质、一切“向钱看”、而缺乏诚信;看到黑社会打出什么“替天行道”,要以武力公开和政权作对时,就知道社会已经腐败无能到要“改朝换代”了;...凡此种种,无不一一对称。所以,黑社会的存在和危害的程度,其实是反映出社会对应存在的问题和严重性,只要这些问题得到真正克服解决,对应的黑社会也就不存在了(比如社会上无人吸毒,贩毒集团找不到要货的下家,当然也就消失了),就像我们脸上的污垢已经去除,就不会在镜子里看到一样。反之同样道理,我们也不能指望靠反黑或打黑来真正解决社会问题,就像我们不能指望伸手到镜子里 面去擦掉自己脸上的污垢一样。

    这样的解释,同样完全适用于今天的国际社会。其实所谓的“恐怖活动”,就是人类社会崇尚(国际)霸权和肉体战争威胁行为的“镜像”,是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社会,普遍缺乏公平和正义 权威现象的反映,更不用说现在揭露出来的美国严重虐待伊拉克战俘的事实,就是不折不扣的恐怖行为!这也是今天之所以根本不可能消灭“恐怖活动”的真正理由和原因,因为包括美国人在内的世人,不知道“恐怖活动”其实就是自己在镜子里反映出来的形象(比如基地组织的本.拉登的那套搞恐怖活动的本领,就是直接从美国人那里学来 ,甚至武器装备都是从那里进口来的)。所以不先设法改变自己现有的形象,却想改变、甚至消灭镜子里的“尊容”,岂不是天大的荒唐?结果可想而知,最多把镜子砸碎 (消灭掉现有的恐怖组织),却改变不了自己的真实形象(还想依靠本质上和恐怖活动没有区别的、肉体战争行为来胁迫全世界),弄不好反而还要被“砸镜子(如入侵伊拉克行动)”时的碎玻璃划出几道更丑陋的“伤口”!

    八,正确的社会科学理论是社会向正确方向发展的保证

    如果不是已经麻木或“当局者迷”的话,本来是不难发现当前的人类社会,有几个很不正常、却是普遍而突出的特征。

    首先,今天正在沿用、甚至奉为圭臬的那些社会理论,永远没有一个能被所有人一致接受的,就算被一部分人接受并加以实践,又总是得出与预期相反的效果 ,有人用所谓的“多元化”的理由来搪塞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按照基本逻辑判断常识就可以知道,只有错误的理论才会产生这样的结果。事实正是如此,无论是大到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还是凯因斯的资本主义;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还是霍梅尼的原教旨主义、信仰;或小到“五讲四美”“心灵净化”“宗教回归”,甚至直到“反恐”之类的运动; 它们最多先轰轰烈烈地闹腾了一气,最后都要出现走不下去的困境。结果只能在打着“文明”旗号的同时,却发现那些理论在最需要的关键时刻都“不顶屁用”,还是得依靠自己在原始“丛林时代”就用惯了的野蛮肉体战争 当“法宝”去解决问题。这种现象的出现,就算用先天不足、只适合于比较简单的自然科学领域的“理工科思维”、 以科学常识来思考,也足以得出那些理论“肯定有问题”的结论。正因为到目前为止的所有基本社会理论(如宗教的“创世说”或达尔文的“进化论”),都不能合理认识或解释人和人类社会,所以以这些基本理论为依据,延伸、发展出来的应用理论,当然更是经不起推敲质疑或实践检验了。所以这种理论不仅不能正确指导社会的实践、提供解决社会问题的有效方法,从而去取得逻辑推理预料之中的正面效果,反而总是产生事与愿违的结果。以至于连在民主“(大众)皇帝”面前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永远只能成为少数政客或野心家,用来对付“大众皇帝”,争取授权取代现有政权、由自己来统治国家的“一次性”手段或工具。但是无论哪一种理论,一旦被用来直接去指导国家或社会的实践,马上就会露出“银样蜡枪头”的无能实质,产生种种弊病而无法克服,再次被另外一批政客或野心家,用另外一种表现对立、错误本质却完全一样(都是在“只知其然”的认识层次上,根据观察事物的表象提出结论或解决办法)的理论来攻击或反对对方,以对方的实践中的缺点或不足,作为自己理论“正确”的根据,同样没有可行性的真凭实据。直到重新被和主流理论对立、却受到另一帮政治利益集团利用的、同样错误的理论取代(比如文革以后,毛的理论坚持不下去,就由邓的理论取代,现在又发现邓的理论也有问题,于是又有人“好了疮疤忘了痛”,把已经被实践证明行不通的东西翻出来鼓吹,就算翻案成功,也只不过再一次地让民众“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罢了。所以说“是错误的社会理论使民主的大众皇帝变蠢”,这是绝对不会错的结论。人类社会就在这种周而复始中,消耗掉维持自己的“非自然生态环境”运行所需要的能量 ,而这种能量本来应该用来改善或提升真正的社会品质(也就是加大和原始野蛮的丛林世界的差距)的!

    所以,有绝对的把握可以肯定,今天正在被大多数人和社会沿用着的社会理论,都是 有着根本性、方向性错误的 。正是这样层次上的错误,导致人类几乎要满盘皆输的结果!因为我们已经被误导、离间,抛弃了让人类得以靠力量的叠加而战无不胜的分工合作原则,重新操起了动物世界的竞争勾当,甚至以为自己的幸福,可以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终于造成“人人争幸福,个个有痛苦”的现状,却根本还不知道“幸福”的真谛为何?整个一个“庸人自扰”!

    其次,迄今为止的几乎所有社会学者,由于都没有掌握一种真正科学而正确、可以理直气壮地从容面对任何推敲质疑,能够对在自己的理论指导下所出现的一切具体问题解惑释疑的社会理论,所以完全不具备保持客观超然的权威地位和能力 。他们最多只能像战国时代那些权贵门下的“食客”,靠自己的“如花之笔、如簧之舌”或其它特殊才能,作为替人出谋划策、摇旗呐喊的本钱,交换权力的支持或保护,来相互利用,成为只能附在皮上的毛。以依附的权力的成败为自己理论的成败,权力在台上,鼓吹的理论就成为显学、主流思想。权力失败下台,自己也成了“丧家之犬”,所鼓吹的理论马上就一文不值地、成了造成失败的罪魁祸首、替罪羊,不得不让位于另外一批反对派学者。历史就是如次周而复始,除了在动荡的年代可以起“推波助澜”的作用外,对社会根本起不到“主心骨”或“脊梁”的作用 ,因为他们宣传鼓吹的任何理论,本身没有一种是经得起反复推敲或实践检验的 ,所谓的正确根据,都只不过是拿对立理论在实践中所犯的错误作为自己正确的理由,已经犯了逻辑判断方法上的原则错误。就像1+1=3是错的,但是不能因为1+1=3是错的,就可以说1+1=4是对的一样,资本主义理论和马克思主义主义理论都是错误的,用一个错误的理论,去反对、取代另一个错误的理论,结果只能还是错误。

    这也是相对肤浅的西方文化,拿有没有“认识和批判社会不足的良知”,作为定义知识分子的标准的原因,因为在错误社会理论指导下的任何社会,都永远有足够多的错误或不足,为他们提供取之不尽得”弹药。这也是他们拿不出真正正确而无懈可击的社会理论的证明。以至于到了今天,什么“白猫黑猫论”、“摸石头过河论”、甚至“莫须有”、“不争论”都可以用来指导行动,已经达到“没有理论就是理论”的荒谬、诡辩地步。长此以往,只能让人产生“读书无用”“理论无用”的误解。而这种误解的最后唯一结果,就是人类到了非暴力不能解决问题”的地步,最后用越来越承受不起的高科技现代化“肉体战争”和“丛林法则”, 在竞争的“人咬人”混战中,把自己打回到原始“自然生态环境”中去!

    如果说西方学者是身在其中“当局者迷”,还有情可原的话(因为前面已经提到过,相对简单的西方文化的分工,就是发展“物质文明”,他们完成得不错),那么有中华文化伴随、对比,分工正是着重创建“精神文明”的中国读书人,也心甘情愿地当那些理论的“跟屁虫”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因为可以有把握地说,迄今为止所有西方社会理论,都还没有超过、甚至达到中国文化早已经达到过的水平。所以由西方文化“勉为其难”地搞出来的社会理论,有这样或那样、甚至错误百出的问题,也是理所当然的。而中国读书人在自己文化分工范围(精神文明)里,不能有所建树、拨乱反正,反而不务正业地以西方“马首是瞻”,对此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到此也许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了。那就是人类因为始终没有能够在“知其所以然”层次上,正确地认识自己和自己的社会,所以“只知其然”地建立了一套完全错误的社会理论。在这种错误理论的指导下,走上一条毫无前途、和目标正好相差一百八十度的“回头路”!

    但是希望也是显而易见、一点就通的,那就是彻底否定、抛弃旧的、错误的社会理论,同时着手“另起炉灶”,重新建立一套经得起推敲、质疑和实践检验的既科学又正确的社会理论体系。然后再这样的理论指导下 取得一致和合作,有目的、有方向也有信心、有把握地奔向光明幸福的未来!

    不过正确有效的社会理论,是绝对不能、也不需要靠权力的扶持、更不能靠学者权威的吹捧起来的。得到这种正确理论的唯一方法,就是按照优胜劣汰、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在有比较、鉴别的条件下,来打一场“精神战争”, 通过过这种“战争”洗礼、在大众皇帝亲自观战甚至直接参与体验下,自然产生的。而敢不敢在没有权力的支持或庇护下打“精神战争”?就是对错误理论的第一轮淘汰战!

    九,结束语“论社会”全文到此结束。在精力、体力不足、有“江郎才尽”的危机感压力下,笔者也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觉得对自己的“天命”和父母亲为自己作出的不可思议的牺牲,总算有一个圆满的交待了!

    这篇文字是“新人类社会学”系统理论中的最后一篇。和“哲学备忘录”“认识论”“论民主”“论人权”“论自由”“论自私”等几个主要基本观点一起,组成了一个和正在沿用的、旧的(主要是西方的)社会理论截然不同、却符合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观点,完全来自于实践的总结、启发、却绝对坚实可靠的基础理论平台。确信在这样的基础平台上建构起来的社会理论系统,一定可以圆满地认识和解释人类自己和自己的社会可能产生的一切问题,不仅可以用来找到真正光明幸福的未来前途目标之所在,其所提供的立场、观点、方法,更将在未来前进的征途中,成为自己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利器。笔者对此充满信心,因为这些理论都是曾经由事实来“背书”过、并且准备随时接受任何新的事实来挑战、检验的。俗话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新“人类社会学”就是可以用来揽一切社会问题“瓷器活”的“金刚钻”!

    应该指出的是,现在这个“新人类社会学”理论系统的雏形,是出自于一个除了极为丰富多彩的社会实践经历外,却只有“高中学历”的笔者之手,这其中的意义是极为重大的。

    首先,它有助于破除“社会理论高深莫测”的迷信,证明这种应该被每一个民主的“大众皇帝(社会人)”掌握运用的正确理论,本来就应该像爱因斯坦说的那样“(真理)是经得起经验的考验的、总是最简单的,朴实的,明白如画的”。否则民主就因为没有可操作性而失去真正的意义或价值,只能成为被少数人操纵利用的工具,而主人就只剩下替“公仆”还债、买单的责任。甚至到今天都还不知道,自己的民主权利从来就没有失去过,反而哭着喊着地去闹、去要。就算要到,也一定是一个假冒伪劣的“赝品”,因为那个真的就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

    其次,它说明这种理论不是、也不可能由天才的学者或专家,在图书馆的故纸堆里,靠冥思苦想和“近亲繁殖”出来的“纸上谈兵”,而是已经经过实践的经验或教训的总结提高,相对有着更高的可行性和可信性。对本来就生活在任何社会中的大多数有基层生活体验人,接受起来并加以应用,是并不困难的。

    不过,笔者在为自己以绝对平凡人的身份和地位,作出来的成绩感到光荣和自豪的同时,也清醒地看到由此带来的困难,和当前以学历、资格、社会地位为价值判断标准的习惯势力产生的强大的抵制阻力。甚至不排除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继续遭到限制、打压、封杀的可能,从而失去直接面对对这种新理论提出的质疑或挑战。因为这种理论的本身的性质,就决定了它绝对不能靠权力、武力或任何“肉体战争”方式来取得多数人的信任或接受、支持。这是笔者从多年来在网上横冲直撞的实践、交锋,却始终没有遇到真正的“对手”后,对没有成功的结果感到遗憾、却毫不疑惑的结论。因为今天作为民主主体或社会主人的民众(大众皇帝),正在被错误的社会理论和错误理论形成的习惯势力,和错误理论的“既得利益者”误导,成为无知、愚昧、主观、任性、甚至不负责任地为所欲为,表现得像中国历史上许多皇帝表现一样的“昏君”。但是“昏君”丧失的,只不过是本来就不应该属于他们私有的江山,而“大众皇帝”失去的,是真正人类社会的全部未来!

    这不是笔者个人的损失。虽然笔者已经公开宣布放弃“新人类社会学”的、无可争议的知识产权。不过笔者坚信依靠中华文化,总结归纳出来的这种理论,不是成为指引未来社会的“新里程碑”,就是成为总结失败的“慕铭志”。以这样的成果,必将作为代表完成中华文化对人类承担的“精神文明”分工而载入史册!

    但是这将是所有“大众皇帝”(无论中、外、东、西,尤其是处于近水楼台的中国人)的损失。因为新“人类社会学”就好比一门特殊而无敌的“武功秘籍”,足以保证他们坐稳人类社会的“江山”。其特殊之处,就是只能被社会主人“无攻不克、无坚不摧、得心应手”地用来做对人类和自己社会有益的事,却不能被阴谋家、野心家、极端自私的个人主义者,利用来做有害人类和社会的事。所以希望大家能下载保存,以便随时拿来和发生的事实判断、比较,体会一下正确理论的力量。以便最后成为自己实现真正民主的有效工具,而不要等到最后被迫检讨或写这一轮人类社会的“墓铭志”时,才想起来。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今后社会的走向如何?都超不出这种理论已经认识、解释的范围。未来将要发生的事实,一定可以为此作证!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http://www.newmilestone.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新里程碑”网站英文版发刊词(中文本)
  • 潘一丁: 吹响精神战争的号角--贺网站“新里程碑”正式启用
  • 潘一丁:如何反恐
  • 潘一丁: 别了,美国!
  • 潘一丁:明哲保身-逃避现实、逃避责任的巧妙遁词(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十)
  • 潘一丁:成王败寇,永远要损失一半精英力量(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九)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四十五)“招安”乎?
  • 潘一丁: 另类社会学词典
  • 潘一丁:观念的误区-“将功折罪”扩大化(探讨之八)
  • 潘一丁: 聪明反被聪明误—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六
  • 潘一丁: “为圣(贤、尊)者讳”?—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七
  • 潘一丁; “换妻游戏”是社会理论错误的必然结果
  • 潘一丁; “望子成龙”—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五
  • 潘一丁: 《老文评新闻》(四十四)一样的“恐怖”
  • 潘一丁: “忍”和“难得糊涂”—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四
  • 潘一丁:从解释“克己复礼”的争论所想到的—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三
  • 潘一丁:伟人情结—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二
  • 潘一丁:网路使中国人聪明,却让中国社会愚蠢
  • 潘一丁:知识就是力量—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