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论理工科思维的先天不足
(博讯2004年10月20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现今的网路论坛上,流行一种观点,就是把思维方式分为“文科思维”和“理工科思维”,认为后者比前者“先进、正确、有效”,甚至把国家前几十年中出现的种种偏差和失误,统统归咎于当政掌权者用“文科思维”来认识和解决自己国家的社会问题所致。这种观点,不仅在网路上似乎占了上风,也已经在国家领导层的安排上具体体现出来。这又犯了一个“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认识论错误。 (博讯 boxun.com)

    其实说穿了,“理工科思维”就是西方文化在通过对自然科学的探讨、实践过程中养成的思维方法和习惯,由于这种思维方式在自然科学领域应用时,取得了极大的成功,而被因为这种成功冲昏头脑、得了“经验主义”毛病的西方人,拿来直接套用到社会科学领域。更由于开始时,受到交通和资讯传播等方面的物质条件和语言文字的限制,只能在没有参考、对比东方文化(特别是中华文化)的、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的条件下,所发展出的一个哲学和社会理论体系。现在看来,这个体系存在着严重的先天不足,根本无法用来认识、解释、更不用说正确指导人类社会的实践了。只是后来的世人已经完全被迅速发展的物质文明和高科技成就所迷惑,根本来不及仔细思考和推敲,就全盘加以接受,用来认识和解释并指导社会行为。可惜的是,接下来发生的无数事实已经证明,由能干的西方自然科学“黄鼠狼”下的,只是一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社会科学“耗子”,它是是今天人类社会所面临的一切问题、甚至灾难的总根源。

    更糟糕的是,今天的社会学者或大多数关心政治和社会问题的读书人,连真正起码的“理工科思维”常识都没有了,否则在这种理论指导的实践(相当于科学实验)下,既然总是不断出现一系列事与愿违的、灾难性失误或差错时,早就应该怀疑沿用理论本身的正确性,而不是像白痴一样地“一条道走到黑”了。比如大陆有一段时间迷信四环素的抗菌能力,当成“万灵药”而普遍使用,结果发现许多孩子都长一口质量不好且难看的牙(即所谓的“四环素牙”),怀疑是这种药物惹的祸,经过医学科技人员的研究证实果然如此,就立即停止使用,从新开发其它更好、副作用更小的抗生素,从而避免了后来更多人受害,即使新的抗生素也产生另外的问题,却绝不会再考虑在孩子身上重新用四环素了。而现在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全世界,统统面临着无数越来越严重,现有社会理论却解释不了、更根本找不到解决办法的困境时(要“摸着石头过河”以及什么“复兴”的口号,都是证据),居然不知道追根寻源地去怀疑、检讨那种理论本身是否有错,反而当局者迷,反“理工科思维”地抱着错误理论不放,学马路上小贩做葱油饼那样,只知道翻来覆去地,重复已经被证明是行不通的老路,结果可想而知。有人不是已经得出历史是“螺旋形”地上升的判断吗?其实更准确一点地说,是在同一个水平层次上的反复“震荡”、而不是上升,是用“理工科思维”在错误理论指导下,让社会实践在自己的两个相反的错误极端(如近代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摆动而已。那个所谓的文明“进步、上升”,只不过是被物质文明这个没有方向性的“标量”,不断垫高起来的假象而已(详细解释,请参阅拙文“文明的图解”http://www.newmilestone.org/czl0222.html)。

    不过特别要强调指出的是,就算我们靠“理工科思维”,发现了问题的所在,怀疑是由于沿用了错误的社会理论也没有用,因为这种方式思维形成的客观条件,就决定了我们不能指望靠“理工科思维”来建立正确有效的社会理论。道理倒也是只要用“理工科思维”就可以理解的。因为靠相对简单得多的自然科学实践形成的“理工科思维”,根本不足以应付社会科学中出现的复杂问题。这只要想想数学中只需要算术、不一定非要代数才能做的“鸡兔同笼问题”就会明白的。但是我们不能因为算术可以解“鸡兔同笼问题”,就认定用算术也可以解“多元方程”问题。面对比自然科学不知要复杂困难多少倍的社会科学,“理工科思维”就像才学会用算术解“鸡兔同笼问题”的小学生、马上想要解“高阶多元方程”一样——没戏。西方工业革命以来的世界,和“五四”以来的中国历史、现状所面临的问题以及令人不安的趋势,就是证明。

    这不仅不奇怪,而且是理应如此的。客观地看,自然科学是以研究没有生命、只有共性没有个性的化学元素或由这些元素在不同条件下形成的物质开始起家的。不客气地说,自然科学就是从宇宙的宏观或微观角度,认识周期表中的那一百来个元素组成的物质世界、并加以开发利用的知识、学问和加工制造的技术能力,就算高级复杂如现代宇航技术,目的除了不可告人的称霸野心外,也就是是为了探探我们邻近的其它星球上,有没有可资人类继续“挥霍”的物质资源、最多也只不过从自然科学的生物学角度,看看别处是否也有什么“生命迹象”?以便为错误的达尔文“生物进化论”所必需涉及的“生命起源”问题,找点可以暂时自圆其说的搪塞证据罢了。如果非要说自然科学已经触及到有生命的生物,那也只不过达到解剖、实验、统计学之类,“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初级阶段”而已,所以至今也只能根据表面现象,发现了“丛林法则”,而抽象不出“自私、贪婪、性”等,生物的共性——天性。所以至今还把连狼这样的动物都具有的母爱(像获得“奥斯卡金想奖”的影片“与狼共舞”中描写的那样)说成是美好人性的“专利”,或把强奸等暴力犯罪以及贪污腐败之类危害社会正常稳定生活的行为,又都说成是“人性的丑陋”,用随心所欲的感情判断,来代替理性逻辑的抽象,要是按正宗严谨的“理工科思维”来看,面对如此低劣的理论水平,实在是应该引以为耻而“不屑一顾”的。

    由于相同的生物所具有的共性已经会随时间、地点的不同而甚至有相当大的差异,远较无生命的物质世界要复杂得多。所以所有跟生命有关的自然科学(如生物学、医学),不仅经常出现相关理论不能控制或解释的“意外”,也根本经不起像其它自然科学那样的逻辑检验和推敲。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如牛顿、爱因斯坦之类,严肃而有头脑的顶尖大科学家,最后往往都带有一定的“有神论”倾向,因为他们可能已经感觉到在某些方面(如、哲学、人文或社会),用研究自然科学的方法来思维已经无能为力了,这是一点也不奇怪的。

    可以认为,任何没有生命的特定物质(或元素),都是只有共性而没有个性的,也就是说组成任何特定物质的所有个体“个个都一样”,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拿来作为研究它们整体的代表,弄清楚一个(或一组)就知道所有,而且其个体所具有的共性是没有时间效应、不受地点影响,甚至可以看成是永恒不变的。所以研究起来没有时间限制(除非人为设定),想到随时可以开始,遇到困难时又随时可以暂停、搁置,甚至留给后人来继续。研究中获得的知识或成果,可以储存、积累、叠加。除非被更正确的认识理论所取代,否则永远有效(听说过亿万年前闪电中的电子也会“与时俱进”,它们当时还具有不符合现代电子学理论描述的特性,或几十亿年前的氢原子核中有两个质子之类的“科学发现”吗?)。所以可以把自然科学研究的特点,归纳为“以(人的)万变应(物质的)不变”,随着知识理论的积累进步、认识的全面深化、实验加工手段的完善提高,物质文明真是想不提高、不快速递增发展都不行。这只要看看现代的苦行僧或复古、禁欲主义者所采用的现代化“装备”就可以说明了。

    但是社会科学要研究的对象,是已知宇宙中最特殊、复杂甚至(起码在地球上)独一无二的“人”。个体的人不仅和一切生物一样,有比所有物质都复杂得多的生命,除了也具有一切生物所具有的共性(天性),更有其它任何有生命的生物达不到的理性思维,和主动控制、操纵自己行为、从而能够约束天性的能力—人性。人和人之间的共性,只能维持在有共同的天性和生理结构这样的低层次,而真正决定人性的高级思维能力可能产生的结果,却有着千变万化的不同。作为人生活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就是这种结果的互动合成,其复杂性不是任何一门自然科学能够“望其顶背”的,甚至可以说,就凭现在水平的自然科学,连这些东西的“边”都摸不到!如果一定要用自然科学语言来描述社会,那么社会就是一个有数以拾亿计的、没有区间限制的“变数”的集合,其可能的答案只能是一个“无解”。

    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整体而言,理工科思维有一个招牌性特征,那就是“单向思维”,也就是说永远把研究对象当成是静止不变的死物。这也是长期从事自然科学研究所必然会养成的习惯,因为他们研究的就是只要没有客观外力(光、温度、湿度、压力、放射性或其它化学物质接触等)作用、影响,本身就是静止不变的,我们可以在理想状态条件下,分时分段分批地逐步加以认识,随时可以修改,迟早一定会获得正确而完善的结论,更不会影响这种结论应用的效果。所以可以认为,由自然科学研究过程中形成的“理工科思维”,注重的是认识和描述的正确性,而不重视考虑时效的变化或互动的影响。这对自然科学领域并不存在什么问题,因为“物质文明”就好像人类社会在不同时期的历史舞台上表演用的“道具”,既可以根据现成“有什么用什么”;也可以根据需要“要什么做什么”。

    但是对社会科学来说,“单向思维”方式却是致命的缺点,注定了用这种思维方式得出的社会理论必然失败的宿命。因为它根本无法正确研究、认识或应付社会——一个有无数变数的集合所产生的问题。因为现实社会中,既不存在什么“理想状态”、也无法靠人为制造出“理想状态”(其实社会的“理想状态”,就是所谓的“天下大同”或“乌托邦”之类的、在现有社会理论指导下永远不可能实现的“空想”)。可以认为,迄今为止所有有关社会制度的各种主义,经过实践后出现的问题,以及许多国家(不光是指中国)政策总是“慢半拍”的问题,无不都可以归咎于“单向思维”的结果。而今天网路论坛出现的打没完没了“文字官司”现象,其“罪魁祸首”更非“单向思维”莫属。因为每一个参与者都是从一个侧面正确地描述了问题,或针对这个侧面(可惜仅仅是这个侧面)提出的确可行的解决之道。但是从国家整体、全局来看,这样的“解决之道”不是不可行、就是“行”了之后,将会产生另外的、甚至比原来更严重的问题或后果(欢迎就具体问题提出质疑),可以有把握地说,未来中国和世界所发生的一切问题,都可以从中找到原因。而美国已经或即将采取的行动,就是对这种观点的“背书”!

    但是,这完全不是对“理工科思维”的全盘否定,更反对用什么“文科思维”来取代“理工科思维”。相反,笔者认为“理工科思维”虽然不是研究社会科学的充分条件,却是想建立正确社会理论、有效实行真正民主社会的必要条件,就像可以解“鸡兔问题”的算术,虽然不能用来解高阶代数方程,但算术是学习代数之前必须掌握的基础知识。如果作为社会主人(或“大众皇帝”)连这样的思维能力都没有,他们就只能成为一群被独裁者、或打着“民主招牌”的各种野心家驱使、利用来充当最后“买单者”的“蠢人大多数”!

    那么,难道说人类社会的发展趋势,真像某些悲观论者判断的那样、是“没救”了吗?当然不是。其实这也是用“理工科思维”根据当前错误的社会理论推理出来的一种结论,其可能成立的前提是继续沿用这样的理论。只要否定并开始逐步停止套用这种错误的社会理论,那种悲观的结论也就站不住脚了。

    那么解决问题的希望在哪里呢?希望就在中华文化的重新挖掘、开发、整理后的升级(但绝对不是现在某些人主张的那种类似于“复辟”的“复兴”)之中。新“人类社会学”就是这种升级尝试的“试用版”。而“敢不敢、打不打得赢一场取代‘肉体战争’的‘精神战争’?”,就是检验这种真正文明进步、升级效果的实践标准!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中的同名文字中的链接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o4/czl40206.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窝里斗”和恐怖活动的因果关系
  • 潘一丁:“窝里斗”证明了什么
  • 潘一丁:论社会(下)
  • 潘一丁:“新里程碑”网站英文版发刊词(中文本)
  • 潘一丁: 吹响精神战争的号角--贺网站“新里程碑”正式启用
  • 潘一丁:如何反恐
  • 潘一丁: 别了,美国!
  • 潘一丁:明哲保身-逃避现实、逃避责任的巧妙遁词(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十)
  • 潘一丁:成王败寇,永远要损失一半精英力量(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九)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四十五)“招安”乎?
  • 潘一丁: 另类社会学词典
  • 潘一丁:观念的误区-“将功折罪”扩大化(探讨之八)
  • 潘一丁: 聪明反被聪明误—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六
  • 潘一丁: “为圣(贤、尊)者讳”?—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七
  • 潘一丁; “换妻游戏”是社会理论错误的必然结果
  • 潘一丁; “望子成龙”—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五
  • 潘一丁: 《老文评新闻》(四十四)一样的“恐怖”
  • 潘一丁: “忍”和“难得糊涂”—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四
  • 潘一丁:从解释“克己复礼”的争论所想到的—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