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独裁”也是一种民主的表现
(博讯2004年10月28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格言曰“有比较才有鉴别”,俗话则说“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货比三家不吃亏”。这应该被认为是科学的“认识论”寻求任何真理(正确的运动规律)的必经之路。反过来换一种说法,那就是害怕、拒绝“比较”、或只敢和过去的、旧的、已经被公认为落后、错误的东西“比较”的,一定是同样落后或错误的。这不仅适用于自然科学和物质领域,也同样适用于社会科学和精神领域。 (博讯 boxun.com)

    这也是新“人类社会学”敢于公开宣称现有的社会科学理论都是错误的、并要最终“取而代之”的理由和根据,因为它们根本经不起这种比较和鉴别,所以也不敢在没有权力的庇护条件下(就像文革中姚文元、梁校具备的政治后台,或纽约时报、英国BBC具备的经济后台那样),接受这样的挑战。所以只能像中世纪“宗教裁判所”那样,靠错误理论所形成的习惯势力,通过误导民众而得到的权力来打压、甚至扼杀他们眼中的“异端邪说”,直到事实迫使他们不得不承认失败为止。

    但是,同样应该强调指出的是,一种社会理论的错误,并不能直接证明另一种理论的正确(可惜过去往往如此,比如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就是互相以对方存在的缺点或错误,作为为自己“正确、优秀”的理由)。社会理论的正确与否,完全只能取决于用这种理论来认识或解释社会现象的结果、和其它社会理论认识或解释的结果相比,是否更正确、更符合实践的事实结果来判断。新“人类社会学”理论也毫不例外地要接受这种考验。所以将不断对现有的社会理论在一些重要概念上的错误理解和认识,主动发起批判、攻击,并且提出自己全新的认识和解释,创造出一个可以进行‘对比、鉴别”的条件,因为对一个以不断追求接近“客观真理(运动规律)为目的的理论,不仅不惧怕“比较”的挑战,更把在挑战中的失败(如果有这种可能的话)当成是让自己完善进步的契机。

    现在就以被当前社会炒得最热的有关“民主”的概念和理论为例,来说明现有社会理论的错误,以及这种错误对人类社会产生的恶劣影响和严重后果。

    什么是“民主”?如果要去生搬硬套西方学者的论述,可能洋洋洒洒地抄下几万甚至十几万字,结果还是只能得出“选举”二字。事实正是如此,因为所有那些靠哭着喊着打着闹着争来的“民主”,最后得到的,无非都是一张实际上并不能真正代表大多数民众利益的“选票”而已。而把那个社会后来可能发生的所有正面一点的变化(同时却忽略可能产生的更大的负面影响),都说成是“民主”结果的行为,其实和大陆文革期间,把一切成就归功于“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教条模式,在本质上,是完全一样的“弄虚作假”,甚至连产生这种“弄虚作假”行为的原因都一样,都是所依据理论本身的错误无能的结果,因为它们根本不能正确认识、更不能有效指导社会实践,只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地,根据自己和自己所代表的集团的利益需要,编出一些牵强附会的说辞罢了,根本经不起推敲或实践检验的。甚至可以认为,迄今为止的社会理论,就从来没有真正认识到民主的本质,今天全世界出现的所有有关民主的问题,都是西方用自然科学的思维方式来研究复杂的人类和社会所产生的错误认识,最后反而把问题搞得越来越复杂、再“以讹传讹”的结果。

    如果以新“人类社会学”的认识论观点来认识民主的本质,其实是一点也不困难,中国人甚至可以直接从字面上的解释来理解。就是民众是国家(或社会)的“主人”,一切有关社会运作、发展和前途的决策,都要取决于生活在该社会中的大多数人的意愿或符合他们认可的利益,民众有权选择自己满意的人来组成具体管理社会的政府,或把不满意的官员甚至政府赶下台。上面的解释虽然未必全面、完善,但相信其精神已被当今各种不同社会制度,却都声称要实行民主的国家,写进自己的宪法之中。更几乎可以肯定,世界上已经没有一个国家,会公开否定或拒绝上述的精神。

    但是这只是在“只知其然”的初级层次上认识“民主”。而根据上面提到的“认识论”理论,认为在这个认识层次上,只能看到现象而不能认识事物的本质,所以提出的应对方法,不仅不能正确有效地解决矛盾,反而往往会产生“事与愿违”的结果。有关“民主”的问题就是如此,一个被公认为理所当然的“民主”概念,却无法贯彻落实,反而被代表少数人利益的集团利用,经常因此发生战争或暴力动乱,结果绝对让大多数人的利益受到损害,就是在“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层次上认识“民主”和应对“民主”的结果。道理也是显而易见的,因为这种理论从来没有能够爬到更高一点的、必要的认识层次,所以根本不可能正确认识民主的本质,当然更不可能正确有效地实行民主。那么什么是民主的本质呢?

    其实,“民主”根本就是一个人类社会从开始形成以后,就一直是主导社会走向的客观存在。只是因为从来没有离开、失去过它,所以也就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而已,就像我们一直靠空气呼吸,反而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以为自己生活在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里一样。由于当初受到交通和资讯手段等、物质条件的限制,人类社会被地理和自然条件分割成许多相对封闭的非自然生态环境(不同的社会),并在和客观环境相适应的互动中,孕育出不同的、用来加工“社会人”的文化(详见拙文“文化的升级和统一是21世纪的当务之急”http:/www.newmilestone.org/czl210523.html)。当地的民众根据自己的文化的价值观和社会习惯,形成了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在时间的进程中,除了外力因素影响外(如文化不同的异族武力入侵),可能也会发生一些变化或反复,但是一定都和当时那里大多数民众对社会现实的认识和心态,保持着明显的同步“因果关系”,体现了真正的(隐性)民主。以这样的本质现象为基础,我们才能正确认识和解释、所有从古到今出现的、任何和民主有关的问题,而不会有难以自圆其说、最后还是不得不靠武力“说了算”的尴尬!

    比如中国历史。之所以总是出现“螺旋形反复”,就是那里的大多数“社会的主人(民众)”,从来没有要彻底抛弃自己的文化的打算(也跟本没有令他们信服的抛弃理由),所以每一次政权的更迭,都只不过是一部分有抱负(或有野心)也有才能却无法施展的人,利用民意对当时现状的不满而产生的变革期望,在大多数人的支持或旁观默许下,推翻了原政权。但是新上台的领袖,一方面自己也要受同样文化形成的习惯势力的影响和局限,一般不可能有太大的突破,只能迎合自己所代表的民意,做一些局部、细节上的修改,否则反而会引起反弹,给对手制造攻击或复辟的机会。古代改革家商鞅、李斯或后来的王安石以及清朝末年的“变法维新”就是这样的典型,因为它们当时的做法,都超出了同时代代表大多数民众的习惯势力所(不是少数读书人)能够接受的限度,无形中为保守派的复辟提供了民意基础。这是为什么现实中的改革派往往要受到反对甚至猛烈攻击的深层原因。因为他们除了由于自己认识问题的层次不够、总是出一些最后证明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馊主意”外,“脱离群众(的普遍认识水平)”也是一个失败的原因。而毛泽东也正是因为熟悉并利用了那个社会的真正民意,所以他带领中国人既创造出许多轰轰烈烈的成就,也闯下不少愚蠢而后果严重的大祸。但在大多数民众心理(直接受害的当事人除外),非但没有太多的怨恨,反而对他有越来越大的崇敬、甚至越来越怀念起他的那个时代,完全不在意他在客观现象上,绝对“独裁、专制”的表现和祸害极大的结果。这是中国人将自己的文化在和西方文化一样的低层次上运用时,必然形成的潜意识(隐性)民意。这种潜意识民意,也体现在他们至今还在津津有味地、不断欣赏着大量从正面描写各个时期封建帝王生活、政治行为的文学、艺术里,对“皇上圣明,奴才该死”之类对话听得十分顺耳,没有一点反感。这才是实行所谓“西方式民主”难以克服的真正民意阻力。而以西方眼光、标准看来是“独裁、专制”的,可能反倒是一种民主的表现。如果不是缺乏联想能力的话,本来是可以从希特勒靠“民主选举”上台的事实中,获得某种对“民主”本质更深刻的启发的。

    特别要指出的是,今天我们受西方错误的社会理论的宣传误导,把西方人也从来没有真正打倒、消灭过的“专制、独裁”,当成是不能接受、反“民主”的罪恶行为,要鼓励、唆使一部分人去强行改变社会制度。以至于直到今天,中国人还总是把自己当成是一群没有享受到“(民主)福利”的“(民主的)无产者”,或像以不断乞讨(要)“民主”为业的叫花子!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完全是一种无知愚昧的低层次认识,是他们中相对少数的一部分读书人主观想当然的行为,就算在某种权力的支持下得以付诸实践,才反而是真正的不民主,是上当做了大众“儿皇帝”。中国历史已经、也将继续证明,这种强行违背潜意识民意的做法,除了满足某些别有用心者制造社会动乱的计划外,不会有好的效果!

    如果从这样的民主本质认识出发,不难发现,我们应该和能够做的,就是通过宣传教育,让中国人得以把“民主”的概念,从客观存在的“隐性”,提升到主动运用的“显性”层次。一旦实现,到那个时候,毛泽东代表真正“(潜意识)民意”,被授权以“独裁、专制”的方式去追求、却始终做不到的“民主强国梦”,将由十几亿意识到自己主人身份的权利以及与之对等的责任和义务、掌握优秀而功能强大的中华文化的中国人轻易达到。

    其实这种所谓的“独裁、专制”的民主方式,类似于德国的希特勒或美国的罗斯福总统当时所获得的、可以以“民主”的名义行使权力的方式,都是代表民主的表现,只是前者为“隐性民主”,后两者为“显性民主”,但是无论“显性”还是“隐性”,都是民主,都只取决于主导那个社会的文化和文化所形成的习惯势力。所以以为“民主”可以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理论或观点都是错误的。不仅不符合民主是始终伴随社会客观存在的事实,理论上也不能有令人信服的理由,来证明可以从根本上解决任何现实的社会问题,并经得起所有的质疑和推敲(不服气者,不妨具体举例反驳)。

    以大陆和台湾问题为例,就算采用西方的选举方式,毛泽东也一定会高票当选的(不相信可以从现在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中进行随机抽样调查)。这才是中国暂时不能实行西方式的民主选举的真正原因。既然台湾能够选出一个无视台湾人民长远、根本利益的台独分子当“台湾总统”,中国为什么不会选出一个“保证”要让国家富强统一的“皇帝(总统)”来呢?而今天还在争论要不要或有没有“民主”的问题,只能说明是相关社会理论的无知、无能所造成的“庸人自扰”。中外任何鼓吹、支持他人,用包括武装革命或任何对抗手段,去强行要“民主”的行为,都不会有好结果,都只能和安徒生童话里的“裁缝”相提并论!(有关问题的详细阐述,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中同名文字的链接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论理工科思维的先天不足
  • 潘一丁:“窝里斗”和恐怖活动的因果关系
  • 潘一丁:“窝里斗”证明了什么
  • 潘一丁:论社会(下)
  • 潘一丁:“新里程碑”网站英文版发刊词(中文本)
  • 潘一丁: 吹响精神战争的号角--贺网站“新里程碑”正式启用
  • 潘一丁:如何反恐
  • 潘一丁: 别了,美国!
  • 潘一丁:明哲保身-逃避现实、逃避责任的巧妙遁词(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十)
  • 潘一丁:成王败寇,永远要损失一半精英力量(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九)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四十五)“招安”乎?
  • 潘一丁: 另类社会学词典
  • 潘一丁:观念的误区-“将功折罪”扩大化(探讨之八)
  • 潘一丁: 聪明反被聪明误—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六
  • 潘一丁: “为圣(贤、尊)者讳”?—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七
  • 潘一丁; “换妻游戏”是社会理论错误的必然结果
  • 潘一丁; “望子成龙”—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五
  • 潘一丁: 《老文评新闻》(四十四)一样的“恐怖”
  • 潘一丁: “忍”和“难得糊涂”—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