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晋:潘岳新文——中国社会左转的强烈信号
(博讯2004年10月29日)
    

     很多人士认为,中国的改革是走上了一条不可回头的道路。这些人士包括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市场浪漫主义者、西方的观察家以及大陆的很大一部分民众。 (博讯 boxun.com)

    的确,中国的发展也似乎在印证着这种判断:中国将在现代化的道路上不再回头。这种认识显而易见的缺点是:迫使我们观察问题时只采取这样一种视角,西方的许多人,在看待中国发展面临的危机时,也不自觉地与共产党保持着高度的一致:所有的问题都将在发展中得到解决。他们都确信这一点。

    这一点放在共产党身上很好理解,我们别忘了,中国人对于危机的认识与我们完全不同。“危机”这个词同时包含了“危险”和“机遇”,而且按照中国人的理解,这不是一种简单的二元对立统一,而是一个整体。五千年的文明智慧使他们往往于逆境中突围并重启。所以他们对于面临的问题报有的这种认识并不奇怪。至于是不是能在改革中解决面临的问题,则要看改革的定义是什么了。只要稍加观察就会发现,仅这二十多年来,“改革”的定义就被改革了无数次。在可能性上,不能否定向回走也是改革的一种取向。

    西方支持中国改革的人士,与中国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一起,近几年来将目光都放在了对于中国改革面临的深刻社会问题的批判上,他们对于社会不公批判的热情不亚于1980年代对于当时体制的批判——当时的舆论,普通认为中国在私有化的道路上前进太慢,这种批评仍是现在一些主流学者批判中国社会不公时的一条重要理由。而且,可能因为这种批判颇为符合知识分子的良知,很多人显得是那么理由气壮。

    但是,他们没有注意到,早就有一种声音对于可能出现的社会分化进行着批判,这种声音来自改革过程中被边缘化的左派阵营。无论他们对于国企改革的批判,还是对于邓小平的质疑,还是对“三个代表”的嘲讽,他们的理由都只有一个主题:这种改革会造成中国社会的分化。

    不管他们所依据是理论是马克思主义,还是新马克主义,也不管这种理论在中国大众尤其是在学生中有无吸引力,但他们对社会不公的趋势的判断却被现实所证实。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左派在批判改革会出现社会不公的时候,正是自由主义者大唱市场经济会自动调节自动实现社会公平的时候——当然,现在一些自由主义者仍然坚持这一看法,但在多数人看来,这个理由已经不那么充分了。

    如果所有关心中国改革的人,真的能跳出来对于这二十年进行一次基本的旁观,就不难发现:左派阵营早已占据了批判社会不公的制高点。或者说,他们早已开始培育这一种情绪。

    如果这种看法对于判断中国走向没有明显的意义,那么,我们还可以通过观察共产党中央的政策来发现一种潜在趋势。众所周知,胡锦涛一直受到左派和元老的支持。他刚上台,就去了西柏坡,如果我们仅仅把这种行为看成是一种做秀,那么我们可能犯了幼稚病。新政府力排众议强调加强宏观调控,虽然遭到一些抵制,但这些抵制的存在只能证明中央政府在这方面的决心有多大。还有就是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决议,这一决议的核心思想,其实就是“加强中央集权”。

    如果这些还不能说明问题,那么我们还可以看看刚刚发表的潘岳的新文——《环保与社会公平》。潘岳一直被视为中共体制内积极改革力量的代表。他的这篇文章被大陆众多报纸和网站转载。这对于一个副部级干部来说是少有的现象。这篇文章,可以视为是对中共新决议的一种诠释。他在开篇就开宗明义地提出要实现和谐社会主义。那么他的和谐社会主义是怎么样的呢?他的原文可能会给我们更加清晰的认识:“社会主义不仅要满足人的需要,更要改变人的需要,使人们从自然属性中逐步解脱出来,从注重物质生活转向注重精神生活。”“环保不仅是一门专业,更是一种理念,一种文化。我们一定要最终完成环境文化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消除人的物化,使人类从无休止的物质追求中解脱出来。人类在深刻反思工业文明的过程中,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理念,这就是致力于人与自然、人与人、可持续发展的环境文化。一种理念要成为全社会奉行的价值观,还需创造一套能够为大众提供是非判断标准和行为导向的准则,就是引导大众过一种环保的、关爱他人的、更加注重精神超越的新生活方式。通过改变消费方式来引导生产模式发生重大变革,进而调整产业经济结构。环境文化是生产力布局与资源配置的调节器,是协调社会关系的新杠杆,是社会公平和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础,是文明转型的更高起点。”

    只要不被他文章中那些充满现代语感的字眼所迷惑,你只能读出这样一种曾经相熟的潜台词:改造思想,改造人格。更为熟悉的一句话是:灵魂深处闹革命。对于一个尚未实现现代化的国度,让人们放弃对于物质的追求,只有一种方式做得到——这种方式在这个国家曾经存在过,并且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更何况,那个国家没有宗教精神,现在的社会价值体系又面临着崩溃——潘岳所说的环境文化,不过是党文化的一种变种——在这种情况下,过去的经验就有可能会成为一种取向。也许不会像以前那样惨烈,但也不会那么幸福。

    这个问题不能简单地看作是潘岳个人向左转。更不能简单地看作是向左派表面示好。在一定意义上,他的不真诚可能比真诚所隐含的意义更复杂。真诚说明这可能只是以他为代表的一部分人的看法,而不真诚则说明这一部分人面临的压力有多大。

    无论如何,这都是值得警惕的一种倾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老树:潘岳惜胡杨之末路书生
  • 任评:潘岳的焦虑和我们的悲哀
  • 张清:从叁门峡到潘岳的环保听证
  • 張清:從三門峽到潘岳的環保聽證
  • 郑雍:潘岳——乱世愚忠的现代版
  • 钟文:这只“狗儿”有点悲——也说潘岳
  • 易水:激进主义的哀嚎——评《别了,潘岳》
  • 夫差:別了,潘岳
  • 滇客:民主人士的毛泽东思维——再驳艾利斯批潘岳
  • 王舟:潘岳的“环保指标”如何“考核官员”?
  • 肖基:潘岳还是退而结网的好
  • 艾利斯:環保不能成為民主的阻力--再批潘岳
  • 艾楚:别拿潘岳太当回事
  • 望舟:潘岳的“绿色GDP”能成为推动民主的契机么?
  • 滇言:答某些民主人士的利令智昏——有感於對潘岳建議的批判
  • 余水:潘岳--一个现代狼来了的版本
  • 余水:潘岳——一个现代狼来了的版本
  • 艾劉斯:潘岳不要用錯了自己的影響力
  • 權言:潘岳文章抬昇『科學發展觀』,但綠色發展仍遙不可及
  • 国家环保局副局长潘岳称干部任用应与环保绩效挂钩(图)
  • 潘岳:政府要制定政策保障公众参与环保合法权利
  • 艾劉斯:潘岳帶領學生築長城的真意
  • 潘岳: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
  • 陈邈:潘岳论环境显现大陆经济模式深层危机
  • 环保总局潘岳加大查处环境违法案力度
  • 求实:潘岳终于露面了
  • 东方曼:潘岳遭遇“非典型政治暗礁”
  • 传中国大陆体改办副主任潘岳遭软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