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恩泽:中国目前形势和任务--消灭私有制
(博讯2004年11月04日)
    (编者按:中国过去几十年实行的所谓“公有制”,实质上是少数人有决策权的“私有制”。而真正的自由市场经济,真正体现了公有-即大众所有。公司可以自由上市,上市后拥有股权的公众真正能监督企业。中国目前的问题仍然是少数人左右公有、私有的财产,这包括国有企业的资产、资金,农民的土地。本编辑认为,中国的真正希望在于实行大众所有,让农民真正拥有土地,而不是官员支配。让国民拥有企业并对监督企业的管理,而不是政府。)
     (博讯 boxun.com)

     2004年9月19日,中国社会历史又沉重的翻过了一页,她向世界宣告:江泽民统治的时代以告终结。不管中国共产党前领导江泽民是真心还是假意,在历史关键时刻,能够从高位“急流勇退”,这是不争的事实;这是非常明智的选择。他避免了国家政权的动荡,避免了不必要的(可能)各社会力量冲突。这对社会来说是一种贡献,一种很大的贡献。
     中国在这紧要历史关隘,将向何方去?是纠正历史错误理智的回到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主义正确的社会主义道路上来还是照搬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模式?抑或是继续维持目前的强盗主义加流氓的奴隶主义现状?何去何从,中国人民以及全世界人民都在关注着。
     世上的一切罪恶源于私有制。
     所有社会现象和存在的社会问题源于这个社会所产生的制度本身。所有人类社会历史已经无数事实证明,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的有关社会理论和社会实践,是科学正确的。她完全符合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社会历史的发展不但已经证明,只有科学的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只有共产主义能够解放全人类。并将继续证明,只有马列主义,毛泽东主义的革命理论是中国仍至世界劳动人民唯一正确指导思想理论和社会实践的导航明灯。舍此别无它择。
     伟大的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是具有悠久的革命历史传统的民族,尤其是一代伟人毛泽东主席能够依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结合中国具体的革命实践,唤醒带领工农千百万,浴血驰骋疆场,终于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及其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创立了中国历史上未有过的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 ...令人遗憾痛惜的是,社会主义的中国在历经55年后,正在历经磨难,她被混进共产党人组织内部的修正主义者,机会主义者篡改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性质,他们背叛了革命,修正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方向。他们用那罪恶的双手打开了中国社会的“潘多拉魔盒”,致使工农大众重又走上受压榨受剥削受凌辱的社会生活道路。中国社会的这种深重欺凌,强迫劳动人民接受强加给自己的荒谬的强盗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强迫接受野蛮的社会昏暗。劳动人民的迷惑,惶恐和凄凉生活并不会唤来已经丧失了人性野兽们的感悟。“这社会还有理性吗?这共产党还是不是毛泽东主席所创建的共产党性质的组织?这世界还是不是我们劳动人民自己的?如果是,那应由谁来保护我们?如果不是,我们又将该怎么办?”这发自劳动人民内心的几多叹息又能如何呢?就连许许多多当初跟随伟人毛泽东出生入死过的老共产党员,老战士在受到修正主义的社会压迫后,也只能向苍天长叹:这党的组织已完全背离毛泽东主席所创立的为人民服务的崇高宗旨。他们所能做的选择只能是极其无奈的退出党的组织。
     这些十分严峻的社会政治事实,没有理由不让劳动人民相信,摆放在每个中国人面前的社会完全是又被划分为各个不同的等级,由各种社会地位构成的多级阶级阶梯。可以这样说,整个社会已经分裂为两大直接对立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对立的阶级:富有(压迫,掠夺,抢劫者)和贫穷(社会受害者)。在这阶级社会中,不管是承认还是不承认压迫与被压迫,剥削与被剥削,掠夺和抢劫的富有者终归富有,还得加给他;贫穷者,非但不加,连他原来拥有的,还得剥夺。这些不用质疑的社会现象,已是不能简单的用马太效应理论来概括,它而是用全新的阶级,全新的压迫条件,全新的剥削掠夺方式,全新的抢劫犯罪手段,全新的斗争形式取代了原有的社会陈旧形式。
     中国十多年来在假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者江泽民的误导下,“实践”邓小平理论的所谓社会经济改革,社会政治变革等国策,已经步入死胡同。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不应该违背自己入党誓言,他颠覆了共产党的组织,颠覆了人民民主国家政权,践踏了国家宪法和法律。总而言之,他给中国社会和全体劳动人民所带来的深重灾难是无法估量的,后果是极为严重的。我们现在谈论起来,与之同时带来的沉重思考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各种混乱的社会观点及“理论争论”显得那么毫无意义。它终将随同他本人,不过宛如一枚抛向空中的镍币,只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在历史的长河中,一闪而过,悄无声息的没了踪影,被历史的巨浪淹没,淘去。
     历史无情的告诉中国以及世界人民,先进的中国共产党人组织在江泽民时代已经遭到严重破坏。社会修正主义,机会主义,腐败的官僚资本主义者已经侵蚀组织,他们几乎垄断了中国社会权力,中国有限的社会资源,能源。他们以“国家”和“政府”名义进行权力垄断,实施抢劫,掠夺,鲸吞属于全体劳动人民所共同拥有的社会财富。这样的社会官吏,连封建时代的包拯都知道“廉洁的官吏是社会的表率;贪污的官吏是社会的祸害”。正是他们的无恶不作和淫威,使得中国社会政治处于一片黑暗,手无寸铁的工农大众,社会平民据理力争的结果遭来得是残酷镇压。他们公然违反国家宪法,践踏社会法律,利用窃取来的社会公共权力剥夺劳动人民的话语权,游行示威抗议权,社会劳动工作权,拘禁侵犯他人人身自由权。他们在社会中犯下的累累罪行,利用掌握控制的社会媒体来掩盖和粉饰,恬不知耻的以“功臣”自居。封锁一切有利于暴光他们恶行的报道和社会信息。竭尽欺骗,施压,讹诈,收买等等卑劣手段,野蛮的强迫社会接受他们的“禁忌”词语,强迫社会“尊重”他们人身“尊严”,封杀一切有利于社会进步的时代声音。
     他们无视工人阶级的劳动,生存权益,剥夺工人阶级的一切权利。“职工代表大会”,工会组织早已经名存实亡。虽然不覆存在,但是还得打着“职代会”的旗号,用来对外“宣布”一切关乎工人阶级切身利益的重大事项,强奸职工民意。广大农村农民的收入低微,有的甚至不能回收成本,就是这种状况,“基层政府”还是如狼似虎,横征暴敛!
     这个人类共同拥有的世界社会,在到达二十一世纪已经进入文明时代还有比这更为卑劣黑暗而又悖论的行径吗?
     整个社会被搅浑乱了的人们思想一切只为如何牟取私利而为!股市一落千丈,物价却变着法儿的暴涨;一幢一幢的楼房拔地而起,充斥市场,一方面,千百万工农大众因为囊中羞涩无力购买;政府官员与不法奸商相互勾结,以社会公共权力强制拉动所谓“内需”,中饱私囊,大发国难财。
     “国有”企业在被掠夺,掏空后,随即宣告“破产”;私有业主依靠贿赂来制造伪劣商品,牟取高额利润;商人以私货自居,抬高社会零售物价;证券商与政府官员投机以欺诈手法对整个社会财富进行掠夺,抢劫,转嫁社会经济责任给全体社会劳动者,袭击经济上最受苦痛的那一部分生活在社会最地层的贫困劳动者。
     这样的国家政权能够说是在为改善社会人数最为多的劳动阶级生存环境,造福于工农阶级生活福利么?一味强调的是“国家官员”和各大资本者的利益。政府官员自己给自己加酬,“国企经营者”自己给自己加资,一般的社会公务员,执法社会的职能者就只能利用手中的社会职能权力层层设卡,“查处”加“处罚”等等劣等手法来获取社会不义之财。中国社会由此步入自上世纪四九年以来前所未有的暴力,凶杀,贪污,行贿受贿,买官卖官,黄色,下流,吸毒贩毒,抢劫,强奸等等社会腐败。生活在这种社会黑暗环境中的劳动人民,他们的生命和财产是没有任何安全保障的,他们得到的只能是种种屈辱和欺凌。在无辜的遭到不法侵害后,即使是沉沉血案也不会得到昭雪。
     为了躲避承担抢劫钱财迫害人民的重大社会刑事责任,腐朽的反动派一方面宣传“公民道德”素质,要求社会大众“遵纪守法”;一方面自己却又凌驾于国家宪法法律之上。劳动人民为了自己的基本生存据理抗争,只是维护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被抢去的劳动果实,却被视为“违法”。他们凭借窃取的社会公权,在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肆无忌惮的公开抢劫,行凶,嫖娼,掳敛社会财富,这极为严重的社会犯罪,却是“合法”行为?社会公众设立的“司法机关”,到了他们手中,成了可以万变的泥团。他们可以随意“制订”法律法规,可以随意歪曲和“解释”法律法规 。最为严重并引起社会特别关注的是,这么多年来一直在“销毁”满“二年”期“没有证据和证明能证实”的积案,赤裸裸的毁灭犯罪线索和证据,挑衅社会正义,诱使社会贪污,掠夺,抢劫,受贿行贿腐败行为泛滥盛行。
     道德和法制成了他们拿来欺骗社会和劳动人民的工具。同时也为他们在社会中所犯的累累罪行寻求“合法”借口。
     一个小偷迫于生计行窃他人是偷,一个手持尖刀威胁他人交出钱财是抢,一个伙同他人或者单独讹诈别人钱财称为讹诈,这些等等行为都是犯罪。依情节轻重恶劣程度都要受到社会制订的法律法规条文惩戒。对于借了“国家政府”“公安”“法院”“检察院”......等机关名义巧取豪夺掳敛社会财富以及“税务”“工商”“交通”“市容”“房地产”“教育”“医疗”等等社会各个部门收取的这个“规”,那个“费”,小到百儿上千,大到万儿上亿的利用社会公共职能讹诈,勒索,狂骗,掳掠的巨额社会公共财物,就不是犯罪?作为一个政党,不管是何种性质的党派,都不可能“享有”如此特权,可以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组织只是社会中的一个团体而已 。组织中的成员与社会中的平民一样都是社会自然人,其行为受到这个社会的法律法规约束。在宪法和法律中无任何有关司法人员,政府官员,社会执法人员,企事业单位等等人员触犯刑律后可以免责条款。而在共产党的组织内,一个具有党的组织关系,利用社会职务犯罪者,有时仅仅给个党内“警告”“免去职务”就能万事大吉?一个“政纪”,一个“党纪”,一个“党内警告”,就可以让一个罪犯逍遥法外,逃之夭夭?不需承担任何社会责任?这些存在的社会事实难道能够证明在法律面前所能体现的人人平等吗?
     “国企”,顾名思义,属于国家所有。这个“国家”的资产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实际中来讨论,都是全民所有。在职的职工有权代表全国人民行使维护国家资产维护自己权益权利。“政府官员”没有权利利用该企业的“生产管理者”共同抢劫属于全民共同拥有的财产。企业中的“生产管理者”,同属于这个企业的职工,没有谁授予他逾越这个企业本身规章制度的权力。“生产管理者”,可以根据企业的生产经营需要,向全体职工说明调整生产方式和方法,但没有权力擅自决定这个企业所得利润如何分配;更不用说可以随意处置这个企业的任何资产。“生产管理者”无权把属于全民以及这个企业的全体劳动者的果实用来吃喝玩乐,或者变了法儿的中饱私囊。他们借了不存在的“职代会”的名义,“通过”自己给自己加薪,这是监守自盗;把公共财物通过掩耳盗铃式的方法装入自己口袋,这是地道的掳敛侵吞。
     社会修正主义者们无权利用“国家和政府”名义“转让”“出售”“合资”属于全民共有的土地及其企业等资产。国务院下属的“国资委”“发改委”所宣布的所有“企业改制”文件,都是与现行宪法精神相抵触,此举显然已涉嫌违法。在没有得到全国人民还有这个企业本身的全体职工表决同意,授权下,贸然作出的所有“决定”和“文件”都是无效的。中国人民已经高度警惕“发改委”在人民的一片抗议声中,又别出心裁的玩起让外商“并购”国企的花招。不管目前“国有”四大银行为了“剥离”不良资产而进行改组,还是诸如上海宝钢特大型的企业进行什么“明晰产权”,这些等等行为都是违法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章第一,第二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第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
     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
     第十二条规定:社会主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国家保护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坏国家的和集体的财产。
     中国在前十五年里被那么多的贪官污吏抢劫掳敛走那么多的属于全社会共有的巨额财产,这个责任最终应由谁来认定?应由谁来承担负责?全国至今已有多少企业财物被掳掠,各省市有多少国土被强占出卖?这些严重的经济和社会政治等等问题,如果您们还自认为能够代表国家和人民,那么现任的这届全国人大,国务院应该必须向全国人民有个历史交代!
     人们每天可从电视,报刊上看到凶杀,强奸,抢劫,诈骗......的报道,这些存在的社会事实是对人的生命的漠视,对人类社会恪守道德的亵渎。所给社会留下的种种严肃思考......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说明和证明它的存在的罪恶?
    
     中国的新闻媒体自称是大众传媒,客观报道社会事实应是最起码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但是作为社会上的劳动人民没有从任何媒体的报道中罕有的能看到远非想象中的实事求是的社会报道。媒体没有向社会公众告知这些究竟为了什么,昧着良知的却在那里利用垄断了的现成社会传讯机构,以有偿服务为借口,忙着大赚黑心广告钱,向社会兜售渲染黄色下流和暴力,还有恶作剧的打情骂俏,用歪曲事实的“正面”报道来欺骗误导社会。这直接的后果是导致我们生存的社会充满血腥的残害无辜,扼杀社会正义。媒体远没有意识到形成这种危害社会良知的程度,那并不是为了人类社会进步,而是在给社会制造灾难。充当了不应该充当的反动腐朽的修正主义者的帮凶。
     社会主义中国在经历了风风雨雨五十五年以后,现在又处于风口浪尖,社会变革的大前夜。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无论社会怎样变化,最终的结局还是理智的回到科学的社会正义道路上来。在这一过程中,也许会出现一段弯路,就象现在和过去了的十五年,或者接受西方的“自由民主”,但那是名符其实的资本主义,中国劳动人民会答应吗?如果继续维护现状,那只能是寄托在空中楼阁海市蜃楼上的幻想。
     我们不能用简单的类比方法来阐述科学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社会过程所发生的一些社会现象。中国人民要彻底的变革反动的社会制度,劳动人民不能企求社会修正主义者发善心,不能凭自己的一腔善良愿望,而是要靠非常手段,靠坚定的革命信念和意志。历史已经告诉我们:在一个社会象征国家政权权力没有消失之前,无外是要么人类中一小部分人靠抢劫得来的社会财富成为“富豪”对大部分的劳动人民实施掳掠和镇压;要么是人类社会中的大部分劳动大众团结起来奋起革命,改造“富豪”,使其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那种认为“西方自由民主”能给中国人民带来幸福仍是一种“奢侈”。无论当前的海外舆论与国内一些“自由民主”派如何与中国人民一样“举荐”和揭露国内存在的实际腐败,他们要达到的目的,在本质上与中国劳动人民是有区别的。他们所要得是西方“自由民主”,这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主义思想理论和社会实践格格不入的。而中国人民要的是先进的科学的社会主义。
     现在海外的“西方自由民主”派也已经意识到中国劳动人民的力量是决定将来中国政权的未来关键,如果西方“自由民主”力量在中国“取得成功”,可以想象,未来的社会主人还是实业家。社会仍然是穷人与富人为了各自的生存利益而作斗争。富人按资本主义方式经营自己的企业,赚取利润。他们与穷人的关系还是保持发号施令和享受社会经济特权。这种保留少数人压迫和掠夺多数人的社会制度就是资本主义。这二者之间决不会有什么平等,更谈不上会使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由此可见,中国人民不会从中得到真正意义上的生活幸福。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过去的十五年里,一个号称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的政党的组织最高领导,却不懂马列主义,毛泽东主义为何物;却精于投机,钻营,贪婪享受,荒淫。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就那么轻易的相信他是一个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者?轻易的把无数烈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江山“拱手”让给他来执掌和管理?当一个“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的假马列主义者来执掌管理十三万万人口大国时,中国人民却不知这种选择的后果是让厄难悄悄降临自身......
     没有真正的政治哲理思想水平,却硬要充“象”,没有世人值得称颂的地方,却极喜炫耀,标榜自己;这样的人也许永远不会懂得和理解学生与导师是什么关系,伟人之所以能够成为伟人,在于伟人能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来对待国家的生计和民族的存亡。之所以能够赢得全社会公众的敬仰和尊重,在于伟人自身的品德高尚,不计个人得失和安危,全心全意的为国为民为社会鞠躬尽瘁的全力谋取利益。
     社会历史总是呈螺旋形向前发展,有时就难免会出现一些历史现象的回复。它把一个并不具备从政资质,但却能非常出色的完成某项技术工作的普通人推上从政历史舞台,从其身上与其安排的人事结果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政局目前的整体政治人员结构。相当多的从政人员都不具备从事政治工作执掌国家权力的资质和能力,但是他们却可以利用贿赂色情等肮脏手段,通过五花八门的歪门邪道,不惜铤而走险的利用犯罪来达到从政目的。这些从政人员,不懂如何治理社会,如何建设国家。他们所能懂得的是如何鱼肉百姓,掳敛社会财富,让自己能过上荒淫无度的廉耻生活;对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的抗争如何镇压。他们是一群冷血动物,把好端端的一个国家搞的乌七八糟,拖上绝路,陷于战争的边缘。他们还厚着脸皮的说:“只要不抱任何政治偏见,中国二十多年来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国力的增强,所取得的经济成就是举世公认的”。有成就没有成就让事实自己说话,用不着自我意淫。随着不可调和的国内社会矛盾的深化,日趋激烈,他们自己在给自己挖掘坟墓,决不再有可能象以前那样躺在一代伟人毛泽东的功劳簿上“享受”劳动人民对其的信任和恭敬。中国人民已经识破了此等惯用的伎俩,不管他们再怎样的渲染和兜售什么“理论”,什么“政策”,什么“大好形势”,什么“小康生活”......什么“太平盛世”都已于事无补。中国人民从十五年来的“国家普法”中清醒的认识到“国家法制和法规”的存在为何还给自身带来重重灾难;由此证实社会法律是有阶级性的,什么样的阶级具有什么样的社会法制和法律的内涵与解释。人民寄希望于社会法律公正,能够保护自己生命安全和财物不受侵犯,那只能在共产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社会制度中才能得以实现。
     在阶级社会中,要实现“法律”的公正那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现实的。
     中国社会存在大量的重大案件事实的实例击碎了人民曾经拥有的幻想。谁在践踏宪法?是谁一而再的触犯社会法律?显然是那些手中“握有”社会公权的腐败者。他们为了保护自己犯罪不受社会法律条款追究责任,能够逃避惩处,一次又一次地向社会推出令人啼笑皆非的什么“疑罪推定无罪论”,设立什么“廉政帐号论”,更为滑稽的还有“经济犯罪免于死刑论”。在此种论调下,贪污成性,贿赂腐败的官员,有了一个“廉正”帐号,“原则上”就可以免于承担罪责?有了一纸“经济犯罪免于死刑论”,不管贪污贿赂数额在百万,千万,万万以上,都可以以此“条文”而打住保留住罪恶生命?可见,这样的“法制和法律”在他们手上只不过是可以玩弄的布偶而已。
     他们把一手造成的整个社会道德坠落败坏责任,用什么“以德治国”来欺骗社会,以什么“公民道德素质教育”来愚弄人民。他们企图把这种社会责任转嫁给社会平民。中国缺少诚信和道德吗?社会不公正是出于人们道德上的缺陷吗?却却相反,社会道德败坏的根源在于以推行的私有制和人对于人的掠夺,抢劫以及残酷剥削为基础的非人生活条件。
     当腐败者们“弹冠相庆”的祝贺掠夺,抢劫“取得成功”的时候,却不知他们为自己敲响了丧钟;当腐朽的社会反动者们任意曲解社会法律法规对广大中国人民残忍镇压的时候,他们却不知死神已经降临自身。
     “处于社会各个阶级中在与之对方斗争时,有权认为自己同时代表这个社会各个阶级的利益”。
     中国人民应该看到自己团结起来的真正力量,那是任何社会反动力量所不可战胜和阻挡的。它无坚不摧,攻无不克,是使一切反人类反社会反人民的腐朽者骇怕。对于至今还沉湎于权力欲中不能自拔的丧尽天良,失去人性的巧取豪夺,贪赃枉法,籍口“行使”社会公权,无视人民生存利益,草芥人民生命,掳敛社会财富者,在今天社会法制和法律形同虚设不能惩戒他们时,中国人民有权把这种犯罪视同为向人类社会“宣布”战争行为!英勇的中国人民应该团结起来,用铁的手腕给予迎头痛击,并让他们知道:这个社会不可能是他们寻欢作乐的犯罪“天堂”,仍是作恶以后必进地狱。应该让这些人类渣滓有所收敛,不敢作恶,懂得他人生命的珍贵,人的尊严神圣不可侵犯,社会生活不可剥夺;只有用铁的拳头让他们知道一个人民民主国家的法律是何等的重要,社会主义法制是针对整个社会而言的,法律法规是要人人遵守的,他们的那付臭皮曩与贫困的劳动大众没有什么二样;要让他们真正懂得珍惜他人生命,尊重他人;要让他们真正的知法,懂法,守法。
     全体中国人民有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及相关法律法规等条例追究中共十六大之前江泽民执政的非法性,犯罪性;依法追究一切危害社会,危害人民利益的犯罪者的刑事责任;依法清理所有发布的危害社会,有悖社会文明进步的“法律法规”以及“政策文件”;依法没收被他们掳敛走的巨额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清算他们把中国领向歧路,拖向战争边缘;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主义者的罪行。
     对于今天的中国共产党的组织,无论是国内还是来自于国外的各政治团体,民间组织还有中国社会民众认识,综合起来能达成的二种认识观点---一是“无可救药论”,持这种观点的认为,党的组织总体已从根本上被修正主义修正,修正主义者把持着整个社会权力,能进入该组织的权力人,必须通过他们“权力组织”的“培养”,他们设置了种种入门门槛条件,诸如“工作经验论”,“党员身份论”,“大专文化水平论”,即使这样,名为“公开,公正,公平”实为欺骗社会舆论的“公示公告论”,“公开选拔论”等等的实为暗箱操作作绣,拒先进进步的社会力量于社会公权门外,能进入这个圈子的只能是与他们同流合污的,贪赃枉法的,买官卖官的......基于这种状况,无人能有回天之力;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是解散该组织,把她推倒重来。二是改造整顿党的组织论,这种认识来源致力于社会制度建设,逐步淘汰反动腐朽的腐败分子,重整党的社会“威信”,找回党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应该说第一种观点风险很大,社会也将付出沉重代价,这种选择只能是在社会到了无可选择的地步不得已为之而为之;第二种的做法很多人持怀疑态度,也就是中国人民所希望能看到的中共党中央在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政治形势非常严峻的情况下,面对国内的修正主义,腐败的官僚资本主义的疯狂,能够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担当起历史的重任,力挽狂澜,扭转和击退出现在中国的这股反社会反人民的政治逆流,回到正确的社会主义道路上来。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共党中央和代表国家政府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正在努力反腐败,他们率先要求全国企业工人直接选举工会组织,让工会组织能真正的代表职工意愿;他们还相继打破社会用人的腐败途径;废除“党员身份”“大专学历”“工作经验”等貌是“人才”用人途径;提出只要有真才实学,即使不是党员,没有“文凭”都可以进入社会权力领域,为社会造福;对社会基层政权的建设逐步推行公开竞争等措施;这种“唯贤而任,不唯亲而任”的选材用人是符合社会进步理念的;但从社会实际效果来看,没有落实的积极手段,一时也难以奏效。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一切文化知识和技术都是为社会政治服务的。中国目前应该突出提倡平民政治,而非“精英”政治。“精英”只能祸国殃民。真正的共产党人,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者;一切有志于社会进步的仁人志士是不肖与那些流氓,无懒,龌龊的社会腐败者,贪污行贿受贿者等等下流人为伍的。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能够合法存在的只能是以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为指导思想,以社会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前提,以劳动的工农大众为主体的人民民主政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已经到了紧急危难时刻,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社会各民主党派,中国军人以及全体劳动人民,真正的共产党人应该成为当前中国社会政治斗争的中流砥柱,要把中共十六大作为中国共产党第二次遵义会议的起点,为了我们共同的国家,民族,子孙后代,为了保卫先辈烈士们为我们打下的江山果实,筑起钢铁长城。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是我们人类共同的优秀思想和宝贵财富。他们在继承和在更高阶段发展,尽管没有穷尽真理,但是他们为了人类的幸福,已经尝试和实现了科学的社会主义,打破了这个世界压迫与被压迫的人身依附关系,创立了科学的革命理论:唯物主义和唯物辩证法。创建了革命政党---共产党。他们为了人类美好生活,为了消灭私有制,尽了最大努力,贡献了自己一生!
     英勇的中国劳动人民携起手来!理直气壮的共同喊出:
     ---消灭私有制,还权力于人民!
    
    
     江恩泽(江水林)2004年10月18日于中国江苏南京完稿
    
     联系方式:Emei:[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通信地址:中国江苏南京上海宝钢梅山钢铁公司上怡二村413--乙--502
     中国江苏南京上海宝钢梅山钢铁公司技质部烧结站
     联系电话:(86)025-86703397
     手机:13182948785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