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綦彦臣:帝国死亡诊断书
(博讯2004年11月12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中国历史上几大帝国,在死亡前都要经达长则三四十年、短则一二十年的瞎折腾。进入这为期并不算短的衰败之初,有些最高当权者想干点事儿,但终因难以平衡各方利益和穷于应付形势,结果不了了之。 (博讯 boxun.com)

      短命的秦、隋、元、民国及混乱的南北朝与五代十国,我们就不算了。如果把西汉作为第一帝国算,那么中国共经历了七大帝国,它们分别是两汉(1、2)、唐(3)、两宋(4、5)、明(6)、清(7)。

      第一帝国败坏于成帝刘骜。他于公元前32年即位,至孺子婴被废的公元8年,整四十年。成帝最大的政治败笔是“一日五侯”――上任第二年,一天之内封舅氏(外戚)一族五人为侯。他想与宗室刘向密谋改革,又觉得无从下手,结果为王莽的出现铺平了道路。

      第二帝国败坏始于桓帝刘志,他与灵帝两人合计在位41年,史称“桓灵”。桓灵间政治腐败为中国以前所未见,后来的刘备一提起桓灵来就咬牙切齿。

      至于献帝早非第二帝国之继续了,实为董卓、曹操这样的军事强人所控制。

      桓帝起初想用陈蕃为首的文人集团复兴政治,没想惹火了宦官集团,结果“文人—宦官—外戚”三角斗争愈演愈烈。到了灵帝死后,军事集团介入,结束了三角斗争,却引发了大规模内战。

      桓灵期间,中国历史景观很特殊,一方面强权集团着力打击自由言论(如党锢之祸),一方面底层抗争形成社会崩溃引爆点。太平道即黄巾军凭着两首歌谣就点燃了抗争的野火。

      其一曰:“发如韭,割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吏不必可畏,民必不可轻。”;其二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桓灵政治的另一个奇观就是灵帝卖官,连三公的地位也得拿钱买。这样的政治不败亡那才是天大的怪异呢!至于后代的大官卖小职,不过小巫见大巫。

      第三帝国败坏于唐僖宗,终废于哀帝,经历了33年的衰变。

      僖宗上任之初的政治目标,就是消灭黄巢集团。收效不错,在执政的第十年拿到了黄的脑袋,但他实在无法统驭全局了,少数民族将领李克用与投降将领朱全忠矛盾丛丛,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僖宗居间调和,表面上没事儿了,实际从此后藩镇各自为政了……

      第四帝国的败政,始于宋徽宗。徽钦二帝的治德治能与第二帝国的桓灵差不多。

      不过,这父子二人的政治比较短命,一共维持了26年。其实钦宗根本没来得及干什么,上台十五个月就当了俘虏。

      北宋中期以后,各学术派别以公权为私器,只要上台就把学术对手打成“反革命”。连王安石这样人都在所难免,就别论其他人了!可怜的钦宗也被卷入其中,在他短短的十五个月的政治生涯中,做的一件“大事”就是批判王安石的学术!

      第五帝国呢,衰败的速度加快了。败自度宗,亡于端宗(那个跳了海的小皇帝就不能算数了,算也只两年),仅仅16年,充其量是18年。南宋度宗面临的情况与唐僖宗差不多,只是他面临的强大压力不是内乱而外敌。蒙古兵随会消灭(吃掉)这头政治病羊。当然,他不言而喻的内政对手是一位权臣――贾似道,可他又不得不依靠贾来处理日常军政、朝政事务。在贾似道的专横的强权下,度宗郁闷而死。

      他死他的,贾继续专政!到了大崩溃时期,出了个文天祥。文除留下一首荡气回肠的悲歌外,没有一点能力挽救第五帝国的败亡!

      第六帝国衰败始于明熹宗,亡于思宗(也称怀宗),其间为23年。

      熹宗统治的六年,不如说是魏忠贤统治的六年,前者不过是应名的皇帝罢了!其间,有文人集团试图一博,击倒魏,反被魏一举粉碎。

      随着东林党人的被消灭,明朝实际上已经自己消灭了自己。剩下的就是:是让贼寇分尸呢还是让外敌埋葬的问题了。思怀上台后,以反腐败开新政,杀了魏忠贤,但救亡为时已晚。他不过比魏晚死十几年而已!

      第七帝国的情况似乎有点特殊,以1898年变法失败计,到清室彻底交权的1911年不过13年时间!

      光绪着实想有番作为,从一定意义上说,光绪对中国的贡献绝不亚于孙文。可惜,学惯了汉家治术的满人已经无法走上真正的革新之路,西太后用政变终止了变法。

      总结七帝国的败亡,发现:随着历史的演进,帝国从衰败到消亡,时间越来越短:从第一帝国的40年一直降到第七帝国的10几年。

      从政治原因是总结,归为以下几项:

      一、分利集团强大不可制,腐败成为社会常态;上层社会由于分利不均,内讧不已。

      二、军事集团突然介入权力斗争,或者自成体系以威胁政治运行。

      三、由于腐败导致吏治遍普败坏,民间抗争从零星转为集团化。

      四、政治不讲道德,统治集团缺乏了对底层社会的说服力;同时下大力气消灭言论,包括体制内的言论;统治集团说一套做一套的行为比以往时期更严重。

      五、任何有限的政治改革与政治刷新都会受到强势利益集团的抵制。

      只要以上五条,同时具备了两点,帝国必亡无疑。其中第四条最为核心,它是一切渐进式败坏的累积,又是爆炸式败坏(崩溃)的诱因。

    由于以上因素造成的政治压力,使皇权集团无论从心态上还是统治技术上都处于了守势,权力保障成为最核心问题。为权力保障,他们会乞求实力集团(如唐僖宗之调和朱李两大军事集团的矛盾),甚至会借反腐以收人心(如明恩宗之杀魏忠贤),但这些不过是小小把戏而已!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綦彦臣:沧州郭起真十年悲惨的上访路
  • 綦彦臣:我看茅于轼被禁——兼说以文为业的生存状态
  • 綦彦臣:幽静的山谷,丰硕的果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