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时评:从《废都》据说要再版说中国的性宽容
(博讯2004年11月23日)
    

     十多年前,《废都》的出版乃至读者的趋之若鹜,在一些人眼里,无异于民间好男女之事的信徒供奉淫祠。于是,批也批了,禁也禁了。更有批评家定性为“汲取了古代性文学的糟粕”。就是这句话惹恼了贾平凹,前几天我看到他在《北京娱乐信报》上开骂道,你和那些人是说不清的。有人他根本没有看你的作品,在那里就说开了,也有些人是专门弄那 事的,这大家都心知肚明。贾作家这回算是理直气壮了。想当初《废都》被贬时,他一个人躲在商秦乡下不吭声。他这回的理直气壮不能说与《废都》获准重印没有关系。   (博讯 boxun.com)

    被贾先生称为自己“安妥心灵之作”的《废都》,据说已有多家出版社联系准备再版,而且不改一字。这样的开禁消息放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除了作家自己有所振奋之外,几乎没有哪个凡人会激动一下子了。莫说不改一字,纵然你把书中那□□填满文字,又能怎么样?性,过去曾神秘得能把一个犯禁的作家打入冷宫,经过十多年的开放历程,它已钝得让人难以置信。  有“中国性学第一人”之称的潘绥铭教授给广东的党政干部上了一堂生动的“性学教育课”,据称讲课博得了听众的阵阵笑声和掌声。潘教授认为二十一世纪中国社会的性文明面临着机遇和挑战,精神禁欲主义被打破,但是未能建立新的性哲学观念,目前中国仍然缺乏男女两性的自我解放意识。他甚至幽默地说,在红灯区问题上,教授都不是专家,专家是妈咪。难怪台下会发出笑声。这些话可以说给官员们听,可以赢得官员们的认同,起码说明性事不再是党政干部们讳莫如深的话题了。尽管以往讳莫如深并不意味着“不弄那事”,按贾平凹的话说,“这大家都心知肚明。”  对性的宽容不仅涉及到性开放,也涉及到性罪错。复旦大学经院院长陆德明教授嫖娼事发后,据说网上同情他的比谴责他的多。这种同情不一定是对他性放纵的支持,我想主要是对他由于不良隐私曝光而遭受政治性惩治的反应,尽管上层建筑还很难廓清公务性错误和私人性错误的界线。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陆德明的道歉很快就获得了其亲属和公众的原谅,而同时间的另一丑闻事件关联人、深圳市委副书记李意珍的道歉,就没那么走运。也许,纳税人已把这两类错误泾渭分明了。我甚至更要想,陆的道歉及反应,是目前中国社会走向性文明的佐证之一。我还不能肯定,《废都》再版那一天,我还上不上一趟新华书店? (中国经济时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崔卫平:女性和哲学
  • 论美军击毙敌军伤兵的正当性
  • 周沂林: 默示权力与司法理性——马歇尔如何审判美国银行案
  • 杨炼:回击世界性的自私冷漠
  • 和雪峰宝塔诗《今生有缘今携手》
  • 《生命禅院》雪峰:今生有缘今携手
  • 评雪峰先生对法轮功所发表的评论:心性修持大道生
  • 孙丰:共产党霸占性!
  • 观世山人: 从“伽利略”卫星之争看欧洲自私、贪婪、短视、懦弱的劣根性
  • 老笨牛:彻底纠正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原则性错误
  • 点评几句杜导斌的“狱中札记”
  • 冼岩:郎咸平反证了“国退民进”的必要性
  • 民主宪政vs人性与信仰,蒋经国李登辉vs邓小平江泽民
  • 独裁者的性命之忧
  • 《生命禅院》的人性观:真善美——人性的核心价值
  • 真善美——人性的核心价值/《生命禅院》的人性观
  • 《生命禅院》的人性观:真善美——人性的核心价值
  • 令人不安的中国民间性生活
  • 郭飞雄:共产党罪魁祸首——暴君邓小平的复杂性
  • 四川南充市原高坪区交通局长花13万买官被判刑
  • 神秘女书:世界仅存女性文字讲述隐秘女性内心
  • 污染严重中国资源和环境承载力已近极限
  • “中原涉黑第一案”六十二名被告在河南许昌受审
  • 中国“性政治”谋变:性浪潮冲击广大普通民众
  • 中国车市遭遇严寒传出恐将崩盘
  • 潜水舰入侵日本是重大的战略性错误
  • 华邮:大陆空中预警机 拟台海试飞
  • 港媒体质疑中国公布经济数据真实性
  • 反垄断法将禁行政性垄断
  • 世行预测明年中国经济发展强劲
  • 国际知名经济学家称人民币升值是灾难性想法
  • 两地分居可享“远程性爱”(图)
  • 全国总工会建议修改刑法 对恶性欠薪追究刑事责任
  • 把汉源抗议定性为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事件 当局继续抓捕参与者(图)
  • 中国人均19.3个性伴侣? 专家质疑数据准确性
  • 宝马撞人案真相大白 苏秀文韩桂芝有渊源
  • 宝马撞人案真相大白 苏秀文韩桂芝有渊源
  •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红山农场场党委在政治上拉帮结派显示出黑社会性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