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公民议政]
   

言信:中国城市生活常识:选购食品的哀与愁
(博讯2004年11月29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这几年来,中国的城市人口急剧增加了两亿多人,当然不是正式的,这两亿多人几乎都没有“城市户口”,是进城来打工,为给自己,也为给全家混口饭吃的农村人,说得好听时髦一点,是进城来“谋发展”的。这些人自然谈不上是“白领”,也够不上“蓝领”,而是地地道道的“黑领”一族。 (博讯 boxun.com)

     生活在城市,特别是中国的城市里,居多不易,首先是“吃”就是个大难题,“民以食为天”,这是恒古不变的万世真理,我今天就来谈一谈在中国城市中的“吃”的问题。

     “黑领”一族的吃饭问题最不讲究,因为有腰中荷包的限制,食不拘多少,粮不求粗细,菜不限荤素,只要能够填饱肚子就行,不讲究吃好,尽量争取吃饱,在嘴里、肚子里刨食的目的,是为了多少要省下点辛苦钱,积少成多,集腋成裘,将来还要回到农村的家乡,盖房,娶亲,生儿育女,赡养老人,给儿子娶媳妇,繁衍后代,往返无穷。

     “白领”和“蓝领”则与“黑领”一族明显不同,他们是生活在城市中的精灵,大都有固定工新的保证,在城市中有家庭和住房,大多数人都有,或有望得到城市户口,他们命中注定要在噪杂的城市中奔忙一生,了此终生,“食”在城市,尽力求精,是这些城市居民的最显著特征。为保证有一个健康的体魄,为避免“病从口入”,不能不去讲究居住在城市的饮食卫生,在今天中国的城市里处处出现污染,到处出现假货,“吃”的问题尤其要小心谨慎,不能大意。

     先从“主食”开始。城里人为了节省时间,在城市里的大街小巷,开设了许多“主食厨房”,专门经营从馒头、花卷、糖包、豆包、发糕、各种烙饼、各种馅饼、各种包子、各种面条、各种面包之类的所有面食主食。这些年来中国的经济发展了,各个省份的名优特吃汇聚到各个城市,你想尝一尝各地的特产小吃可太容易了。河南的“鸡蛋灌饼”,陕西的“凉拌拉皮”和“羊肉泡馍”,天津的“煎饼果子”,山西的“羊肉汤”和“羊肉蒸饺”,沈阳的“李连贵大饼卷肉”,还有著名的、无处不在的“京东肉饼”、“脂油葱花饼”,``````应有尽有,只要你在卫生方面不很挑剔,可以任你挑选,饱你口福。

     这几年来,人们时兴“回归大自然”,品尝粗粮野菜,往年几乎被遗忘多年的玉米面窝头、贴饼子、菜团子、小米面发糕、杂面条也重返市场,而且大受城市居民的欢迎,当然,最受到赞扬好评的是那些名目繁多的山野菜,今年,我曾经赶时髦,从超市买回来不少承德出产的山野菜,有十来个品种,我依次打开密封的塑料袋一看,除了常见的一些苋菜、蕨菜之外,还有好像是柳树、榆树的嫩枝叶,桦树或是什么树的嫩树皮,我一面吃,一面猜想当地的树木是不是连树皮带树叶都被扒干净了?

     “回归大自然”,重新吃以前人们所不爱吃的粗糙食物我不反对,但重新吃过去的一些根本不能吃的东西我却是大大反对的,而且城市居民也都一致的反对。

     过去,中国北方的农民在赶上水旱灾年闹大饥荒,没有粮食吃的时候,因为饿得实在是难受,曾经被迫吃过“观音土”,一种没有任何营养,白色的粘土。结局当然是十分的可悲,吃过“观音土”的人,由于在人的肠子里结成一团,拉不出屎来,大都被活活的胀死了。现如今,一种比“观音土”更加白净的滑石粉,被中国的粮食奸商掺进了面粉里来销售牟取利润。

     众所周知,半个多月前,北京的“家乐福”超市,法国商人投资开办的商业连锁店,爆发了北京市民蜂拥去退成袋面粉的风潮,因为据传,这些面粉中的滑石粉含量达到了百分之十一或十二,“家乐福”超市从善如流,照退不误受到好评,幸好,“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老百姓知道,“家乐福”虽然是法国人开办的,但人家无法从数千里以外的欧洲西部把面粉掺好滑石粉运来,在面粉里掺滑石粉的,还是那些黄皮肤黑头发的本国同胞,因此,并没有一个人向“家乐福”提出要执行“错一赔二”的消费者赔偿权益条例。

     这个事情后来怎样结束的我不太清楚,听同事说,有关方面在报纸上发表消息,说经过检验,这些面粉完全合乎标准,可以请市民放心食用,滑石粉一点也没有超标。老百姓瞪大眼睛,想看看面粉里除了小麦粉之外,还有其它什么具体的内容,偏偏这一详细的内容或化验单不见踪迹,只字未提。其实,在面粉里掺杂滑石粉早已有之,虽然至今没有发明人公开站出来申请国家的专利,这项“新技术”的推广和普及早已在各个城市的面食领域蔚然成风,这已经是报刊上、电视里多年来挥之不去的旧闻,只是“没有超标”这个词令人费解,莫非往面粉里掺杂滑石粉,真的制定出了什么国颁标准或部颁标准了吗?有关方面也真拿老百姓结结实实的幽默了一把。

     滑石粉既然你躲不开,只好放宽心胸,坦然相对,无论你在中国的哪个城市的大街上、或是超市里的主食厨房买面食吃,你不知道在这些面食中所用的面粉中已经掺杂了多少的滑石粉,好在滑石粉不是毒药,你每吃下一口,只当自己是在体验“万恶的旧社会”所吃的东西,只当你是在不自觉地做点滴的扶贫贡献罢了。退一步讲,滑石粉可比前几年掺杂在米粉里的“吊白块”强多了,纠正社会上的不正之风要一步步来,急不得,你说是不?

     霉变大米做成的食物,对人体的伤害远比滑石粉具有更大的危险性。我从南方而来,喜欢吃大米,许多像我一样的南方人都喜欢吃米粉、水磨年糕、大米面发糕一类的主食。有一次,无意之中,我撕开花花绿绿的水磨年糕的包装袋,一片明显的霉斑出现在眼前,我找到出售它的超市,不为单纯的退换,非要见一见经销商,讨个说法。这一次的经销商没有白见,他为了减轻自己的责任,道出了一个秘密,这些大米的制成品,为了降低制作成本,竟然都是由陈年压仓米做的,前些时候国内各新闻媒体上报道的,给农民工吃的陈年压仓米被禁止了,拐了一个弯,又加工制作成米粉、年糕卖到城里来了,真是防不胜防。

     我们机关的食堂,很长时间里常卖一些各个机关食堂自己内部制作的糕点,口感不错,人们图个卫生放心,常买一些回去给全家人吃。在街上销售的糕点,高糖、高油不说,主要是不知根底,不知道他制作的卫生、用油的来源情况,不敢轻易去买。现今的中国,生产的人绝不吃他自己生产的东西已经成为一个惯例,还是机关内部食堂要让人放心一些。每到三两天过后,总有一辆专门运送糕点的面包车,车身上蒙着“首钢食堂”或“解放军304医院食堂”的广告横幅,为机关的内部食堂送货。

     当然,各人都有自己的偏好,我就总愿意在国家专利局的门口,购买他们食堂做出的糕点,回去给全家人吃。忽然有一天,我心血潮,要同一直来送货的人攀攀交情,交谈交谈,我是奇怪,为什么这些个制做糕点的食堂总是同一批人来送货,而且送货的人都土头土脑的,与印象中的“工人阶级”不一样。到底是农民兄弟们为人实诚,不善于蒙骗人,几句话过后,他们说了实话,原来他们都是郊区县的农民,房山县东小营村的村办糕点厂,“打着人家大单位的旗号,不是好卖么。”

     后来逐渐洞悉了国内糕点行业的秘密,我对制作糕点的师傅们越发感到无比的敬畏。

     比如说鸡蛋糕,过去在很早以前,北方各省的一致称谓叫作“槽槽糕”,为什么这么叫,我没有考证过,不得而知,只知道现在的品种有很多了,其中最主要、最常见的称呼是“蜂蜜蛋糕”。顾名思义,制做蛋糕是一定要放入鸡蛋的,否则就是对蛋糕最大的“不忠”。然而,中国的糕点师傅里不乏能工巧匠,硬是制做出了充斥在市场里的,没有一星鸡蛋的“鸡蛋糕”。没有放鸡蛋,你却可以在吃“蛋糕”的时候吃出鸡蛋壳的碎皮,看,师傅们的“障眼法”就是这么巧妙,他让你进食者相信“鸡蛋糕一定是用鸡蛋做的”。

     “鸡蛋糕”的蛋黄颜色用的是黄色素,不要幻想师傅们会费心为你去寻找“食用色素”,有黄色就行了,管它这个“浅黄”、“橙黄”是画画用的还是刷墙用的,进到肚子里都算是“食用色素”。“鸡蛋糕”的甜味用的是甜味素,学名很好听,叫作“阿斯巴甜”,其实就是俗称的糖精,宝贵的白糖是不能用在这里的,反正你也看不见,放多放少都是白白浪费。职业道德好的师傅,还多少放上一点食物香精,少许蓬松剂,起码让你吃起来口感很好,对得起你的金钱付出。职业道德差的师傅,连这一道手续都免下了,做出的“鸡蛋糕”,使你吃起来像甜腻腻黏糊糊的忆苦饭。至于用的是什么油和面粉,因为怕影响到你刚激起来的食欲,不提也罢,你可以任意想象就是了,只是不要往好的方面想,要往省钱省事的方面去想。

     此外,中国的糕点师傅还有许多不亚于四大发明那样的“高招”,不仅是没有鸡蛋的“鸡蛋糕”,没有放一点绿豆,只用大米玉米粉和绿色素做出来的“绿豆糕”;没有用一滴牛奶,而用“奶香剂”做出来的“奶糕”和“奶皮酥”;早就忘了核桃是什么样子的“核桃酥”,同样能使人垂涎欲滴。再回过头来看,用一点烂枣和核桃碎屑做成的名点“冬枣核桃糕”,用砂糖、果胶、色素、凝固剂和香精做成的“高档水果月饼”,虽然主料含量少点,定价高点,但也应该是多少有点名副其实的了,作为食品进入商业市场,一个愿卖,一个愿买,买卖全在各人的自愿,你无法给制做者扣上偷工减料的“奸商”帽子。

     糕点师傅们豪迈地对我说,当年,准许你一只鳖做成上百万瓶保健品“鳖精”,准许你用牛骨头作出“虎骨酒”,准许你用糖稀和化工原料做出“蜂蜜”,我们今天这点糕点算得了什么。中国在很长的时间里是强调讲“辩证法”的,“辩证法”中最主要的一项就是要“变坏事为好事”。在今天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富人在花大价钱,寻找低脂肪、低热量、低糖分的减肥食品。亲爱的富人们,请你们到中国来,购买中国的假冒糕点好了,这是当今世界上最名副其实的减肥食品,能够把胖人变瘦,瘦人变死。如果再要购买减肥全脱脂的“牛奶”饮品,请去购买中国生产的独特“婴儿”奶粉,绝对脱脂,绝对减肥,绝对不含任何的营养成分,不信,有报纸上,电视里活生生的实验范例摆在你面前。 说实在话,受到污染变质的面粉、大米这些东西比起以假乱真的食用油来说,仍然算是小鬼见阎王,小巫见大巫。在当今中国这些大中型的城市,餐馆里、食堂利用“地沟油”来炒菜烧菜,做早点炸油饼油条,早已是屡禁不止的餐饮界的通例,越是北京、上海、天津这些个大城市里越是有市场。

     小贩们从各个餐馆旁边的泔水桶、地沟里,捞出浮在上面的油脂,然后卖到设在郊区的“炼油师傅”那里,“炼油师傅”土法上马,因陋就简,用架在火上的油桶和大锅提炼,再放入化学制剂分离提纯,最后将纯正淡黄色、毫无异味的再生油装入干净整洁的小油桶,运到市场上,各个餐馆里,各个被承包的机关、大学、工厂的内部食堂,依次推销,价格是正常食用油的一半,发票上可以写上全额价,“反正又不是给你们自己吃”,于是,当你中午饭拿着饭盆去机关食堂的时候,你无法知道你吃的是不是人们闻声色变的“地沟油”,你也无法知道你太太在她们单位,你孩子在学校食堂,究竟吃的是不是“地沟油”,一切只能凭承包大师傅们的自觉性了,而在今天的中国,最靠不住的,也就是这个从上到下的“自觉性”了。

     对了,说“地沟油”完全是来自地沟,也确实委屈了他们,据电视里、报刊上的偷拍和跟踪调查,构成“地沟油”的来源,还有死鸡、死猪、以及你叫不上名字的其它东西,炼油厂里恶臭冲天,我想,这也是中国贫穷农村对富裕城市的报复,叫你们再穷奢极欲地大吃大喝,现在,要让你们自作自受,把你们摈弃不吃的肮脏东西再吃下去。 同没有鸡蛋的“鸡蛋糕”相似,四川的“麻辣牛肉干”是用豆制品熬制的,你就是查遍了“麻辣牛肉干”的前后几代,也同牛肉联系不到一点点血缘关系。河南的袋装方便“牛肉面”就更缺德了,他干脆连那点可怜的豆制品也舍不得放,鬼才知道是用什么垃圾一类的东西制成的。相比之下,用骡马肉、硝盐、和其它化学原料制造的“山西平遥牛肉”,应该还是最敬业的,因为你吃到嘴里的还确实是货真价实的肉,虽说你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动物的肉,但只要不是人的肉,你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在超市里购买其它的食品,同样存在种种陷阱。我在家门口附近的一家超市买过一袋浙江温岭出产的“新鲜带鱼”,等回到了家里一打开密封的塑料包装袋,一股刺鼻的恶臭表明这些条带鱼至少牺牲了一年以上,而且,隐藏在腐败带鱼段中间的带鱼尾巴是出奇的多,好像海洋里出现了鱼类的新品种——多尾带鱼。我去超市交涉,要他们将恶臭的“新鲜带鱼”立即下架,以免再欺骗其他的消费者。超市虽然“虚心”地接受了我的意见,但实际上却依然故我,温岭出产的“新鲜带鱼”仍然一直摆放在货架上。于是,在一个人群熙熙攘攘的星期天,我特意赶到超市,将几袋“新鲜带鱼”的密封袋撕破,让它原形毕露,顿时,恶臭的腥鱼尸气味弥漫了整个超市,人们纷纷掩鼻躲闪,像遇到毒瓦斯一样夺路而逃,不过短短数分钟,这些“新鲜带鱼”终于下架,到了它们该去的地方——垃圾场。 还有,包装精美的“金露易”原味鸡块,直到下到热油锅里才暴露出真面目,鸡肉早已经腐败发粘了,可封袋上保质期12个月的时间才过去了不到3个月,个中原因谁也说不清是怎么一回事。

     前些时候,北京电视台7日7节目曾经曝光,一个人买了袋一只装的“德州扒鸡”,打开后竟有7只爪子。我没有遇上这份殊荣,我的奇遇略好一些,今年,为母亲祝寿我们买过一只“金聚德”的烤鸭,打开后却发现鸭子好像生前犯了大罪,被人齐刷刷的紧贴着脖根斩首,首级——鸭头留下来了,鸭脖子却无影无踪,也许为了使鸭头、鸭身子不致太寂寞,密封的袋子里出现了一段又细又短的鸡脖子,要不是有一天,我无意中看到大街上的熟食摊都在热卖今年北京最“火”的麻辣鸭脖子,我真以为北京又培育出了“鸡脖鸭”这个新鸭子品种。 选购水发的食品尤其要注意,在一些需要长时间浸泡的干货时,防止腐败变质是最重要的,谁都懂得这个道理,但是用浸泡标本和尸体的福尔马林来水发干货,没有特殊头脑的人是绝对想象不出来的。而且据说加入福尔马林,可以使干货充分的吸收水分,涨发到最极限的程度,面对水灵灵、活鲜鲜的水发冬笋、海参、鱿鱼、毛肚、蹄筋、扇贝,我斗胆提醒你一句,如果你自己暂时还不想变成标本和尸体,最好眼前不要去吃它们。

     我以前,还经常购买超市里配好了的盘菜,为的是回到家炒菜方便,为什么后来不再买了,就是因为吃亏的次数太多了,“粟米松仁”长了一层厚厚的白毛,“酱爆鸡丁”的肉都酸了,“炸耦合”吃得我们全家老小一齐拉肚子,“腰果虾仁”刚一打开包装袋就倒了全家人的胃口,发出的气味像是从公厕里传出来的。你今天如果再到各家超市去看一看,原来专门卖配好的盘菜的地方,现在大都已经改行了,剩下不多的也在艰难维持,砸了这块牌子的人实在不是顾客,而是售卖者自己,也是质量太差害了他们。 最后,在成捆的韭菜里发现大把大把的青草,这也许完全是正常的,农民种植的韭菜地里,完全可以自由地生长出一丛一丛的青草,农民们收割韭菜,眼神不好,把青草一块收割了并绑进韭菜捆里,这种小小的失误在所难免,它远比用奶香剂制做假牛奶,用麦糊精制做假奶粉,用甲醇制做假酒要仁慈得多。但是你在购买了成箱的葡萄回到家,发现里面足有半箱的硬纸板;买了成箱的苹果和梨回到家,发现箱底垫了两块大大的泡沫砖,恐怕任何人都会对现在中国国民的低素质感到气愤。但你仍然要庆幸,要感激他们,他们没有在销售之前喷洒一遍防治虫咬的剧毒农药乐果,没有喷洒一遍防止水果腐烂变质的福尔马林,这已经非常人道的了,你应该知足。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还要赶快去超市采购,准备今天全家的午饭和晚饭,不要以为我讲了许多,天下的乌鸦就都是黑的了,其实,超市里合格、合乎标准、合乎规范的商品还是大多数,你在中国生活久了,在超市里采购的次数多了,特别是您吃亏的次数多了,“久病成医”,您购物的火眼金睛也就锻炼出来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回头见!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一个并不遥远的噩梦
  • 言信:江泽民政权应该对中国承担什么历史责任
  • 言信:记给我带来重大影响的两本书
  • 言信:困扰中国大陆的新文盲问题
  • 言信:邓大人百年华诞,什么人感激最甚?
  • 言信:省市部委顶风作案,中央权威丧失殆尽
  • 言信:圆恩和尚
  • 言信: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部分失控
  • 言信:关注黄金高和黄金高现象
  • 言信:以一代万的人事工程
  • 言信:中国应及早施行国际大赦
  • 言信:在一则新闻的背后
  • 言信:“组织”是什么?
  • 言信:张郎郎先生
  • 言信:埋在心底的丰碑
  • 言信:中国,总是以自己的腐败制造出丑闻和笑柄
  • 言信:水正在覆舟,你发现了吗?
  • 言信:从“民运”、法轮功到家庭教会
  • 言信:在三则新闻的背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