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言信:谈谈中国的自杀问题
(博讯2004年12月01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这是一个令人感到沉闷、压抑的话题,尽管自杀这种现象就经常发生在我们的身边,但人们几乎都会装作视而不见,尽力回避不去谈它。因为自杀的问题联系到人的死亡,人的生命的结束,自古“人命关天”,蝼蚁之命尚且偷生,何况人乎。 (博讯 boxun.com)

     最近,听到家乡的消息,在秋收完结,就要天寒地冻的时候,两户家境贫寒的农村老人,一位临近七十,一位七十刚刚出头,曾经是很要好的老哥俩,老伴都已经先后去世,他们看到自己已经到了暮年,完全丧失了劳动力,又年老体衰多病,再活下去凭空给儿女添加负担,于是私下悄悄相约,选择了共同自杀的方式,当今年第一场小雪到来之时,他们在距离村子很远的一个小山洼的树林子里,静静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们是用什么方式自杀的,人们没有对我说,当亲人们和乡亲们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的身体早已经冰凉僵硬了。贫穷的农村人几乎没有什么家产,所以谈不上什么遗产继承的问题,尽管这样,他们还是留下一张写满字迹的小纸,把自己生前的一点心爱之物,微薄的一点点东西,分别留赠给自己的儿孙。

     老乡们说,除了我们的村子,其他的村子里一直都有这样的情况,好像这已经成为了一种“穷人家的传统”,流行十来年了。听到这里,我的咽喉堵得说不出话来。

     贫寒的农村老人们为了不增加亲人们的负担,自愿选择了自杀的方式离开人世,我最早看见这则消息是在几年以前,《南方周末》上刊载的一篇文章里,写这篇文章的是我的老乡,著名的杂文作家刘洪波,他记录的是他的亲舅舅,一位六十岁刚刚出头的老人,因为贫病交加,以服农药的方式选择了自杀,为的就是不再拖累自己的亲人。

     每当回忆起这篇文章,我都会百感交集,欲哭无泪。我不知道中国改革开放一二十年来积聚的巨大社会财富都到哪里去了?都用在了什么地方?我只看见,中国的穷人,特别是朝不保夕,衣不蔽体的赤贫穷人们越来越多,中国社会的不公平、不平等现象越来越严重。那些富人们和领导干部们家住豪宅,出入有车,花天酒地,穷奢极欲;相反,穷人们走投无路,靠打工、卖血、卖淫为生,莫非,这就是共产党追求的极乐世界么?它是有权有钱人的极乐世界,是贫苦穷人们的索命地狱。

     与此同时,我看到一篇过期的新闻。“在中国,每一天自杀的人达到750之多。”每一年的9月10日,是“世界预防自杀日”,在今年,2004年的9月10日,在北京的地坛公园里,举办了“预防自杀”为主题的大型宣传活动,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面向社会招募被称为“生命守门人”的“自杀干预志愿者”。

     资料显示,自杀已经成为中国第五大死因,占全部死亡人数的3.6%。在15岁至34岁的人群中,自杀是首位死因。中国每年有25万至28万人死于自杀,平均每天约有750人。此外,每年还有200万人自杀未遂,这意味着每天至少有5000人想以自杀结束生命。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中国至少有1600万的抑郁症患者,他们有着严重的自杀倾向。

     把每天高达750人的自杀者归结为精神“抑郁症患者”这个唯一的医学原因,实在是一个极大地认识误区。毫无疑问,每天出现高达750人的自杀现象,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用唯一的医学原因去解释由于各种原因造成的社会问题,这是一个极端幼稚浅薄的做法。否则,你无法解释,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中国成为今天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精神病大国”,你也无法解释,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中国出现数量如此庞大的“抑郁症患者”,而且,每天甚至有高达750名的重疾患者“自愿”选择了死亡的道路。

     比如,人所周知,因为上学交不起并不很高的学费,已经有大学生、高中生、初中生先后自杀,因考上大学凑不出学费,农民父亲也含恨自杀,这些都是被国内的报刊公开刊载的新闻,而且,他们中没有一个人是精神“抑郁症患者”,被窘困的经济状况逼得走投无路倒是真的。我与正在大学里念书的贫困大学生们常打交道,他们中的许多人因为贫困,学费无着落,告贷无门,倒是患有强烈的自卑感甚至“自闭症”,造成这种现象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自己农村家庭的极度的贫困状态。

     同样,国外也有经常出现的自杀现象,有些甚至是十分严重的群体自杀现象,像这几天在日本发生的十几名自杀者的突发事件,既与“抑郁症患者”无关,也与极度贫困化无关,那是邪教蛊惑的结果,各国的情况都不相同。

     既然自杀是个社会现象,是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这其中大多数自杀者的情况,都应该从社会中去寻找原因和答案,如果有一项真实完整的社会调查就会发现,由于社会原因而造成的自杀现象,要远远高于医学原因造成的自杀现象。说的直率一点,由于社会生存条件的恶劣、即由于社会逼迫而造成的被迫自杀现象,是目前中国社会每天750人自杀现象的主要原因,这其中数量庞大的自杀者们,其实都并不是严重的精神“抑郁症患者”,而是头脑极为清醒的人。

     这几年来,仅在我的身边,我所知道的自杀者就不下数人,这些人大都是走投无路的绝望者,或者身患重病无钱医治,或者身患绝症无法医治,据我所知,他们中间没有一位是“抑郁症患者”,倒是有两位类似“疯狂症患者”,一位用菜刀猛砍自己的头部和颈部而不知疼痛,另一位翻身跃下高高的立交桥,片刻之间,生命即逝。

     我以前有个极端的错误,就是非常看不起自杀的人,我认为他们没有勇气面对生活,对自己的家里人也没有责任感,他们只考虑到了自己的摆脱苦难和现实,却没有考虑家里亲人们的感受会怎么样。在中国,自古以来,很长时间里都把珍惜自己的生命,同中国社会传统的“孝道”结合起来,因为父母给予你的最宝贵的东西,就是生命,不珍惜你的生命,就是不孝。当然,这与那些贪生怕死的做法,与“好死不如赖活着”的观念是截然不同的。

     在今天,有了更进一步的感受之后,我认为自愿选择自杀的人,有许多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人,他们的头脑清醒,有着非凡的勇气去面对死亡,他们用自己一个人的死,去帮助自己的亲人减轻家庭的生活困境,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无私、最值得怀念的人。

     中国,可能有第一流的医生、医疗技术和医疗设施,却没有建立起第一流的卫生医疗救助制度;中国,可能积累起了雄厚的国家物资和财政储备,却没有建立起应有的养老福利救济体系。根据资料显示,在中国,真正享有完全的医疗养老保险的人,不过占全国人口的8%,也就是说,其余的92%的人们,都要依靠自己的收入,依靠自己的亲属和子女,自行解决自己的医疗养老问题,或者购买有限的保险,或者存钱防病防老,在占全中国人口70以上的农村地区,基本上还是依靠中国流传几千年的“养儿防老”,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执政了半个多世纪,在医疗养老方面走得基本上还是几千年来的那一条老路,至今,没有任何新的建树。

     近些年来,由于中国社会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大量的国外相关信息涌进国内,国外,特别是经济发达的民主国家,对社会资源和社会财富的综合分配和使用,渐进完善的社会福利和救济制度,使国内民众目瞪口呆,造成国内的社会形势此起彼伏,跌宕不稳,除了社会腐败,严重不公的原因,绝大多数的国民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社会福利体系,对未来的疾病和年老惶惶不安,这也是一个重要的现实原因。巨大的现实压力和心理压力找不到合理的解决方法,对外发泄,走入极端,会造成社会的巨大动荡;对内发泄,走火入魔,选择自杀也许是唯一最好的归宿。

     在活着的人世间找不到出路,就只有从死亡中寻求永久的安宁。所以,死亡不是自杀者的不幸,而是自杀者的一种个人责任和社会责任的彻底解脱。

     同情自杀者,同我不幸的家境有关。在我十来岁的时候,我的祖母就自杀了,她信了一辈子的佛教,一生都在吃素,烧香,敬佛,却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离开人世。后来是我的祖父,他是被活活的冻饿而死的,死的时候正是寒冬腊月,他祖居的房子被生产大队占用,当作大队部,他被赶到一间冰冷透风的仓房里,没有一粒米,没有一根柴,就这样死去了,像蝼蚁一样。可见,当一个社会容不得你的时候,不管你自杀不自杀,都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我同情每一位自杀的人,他们自杀的原因各不相同,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无辜的,都值得同情。

     勇敢面对死亡的人,视死如归,他们也值得我们的尊重。

     最后,我说一句不那么中听的话,现在每天750人的自杀数字,还远不是中国的自杀人数最高峰,更严峻的局面还在后头,在中国即将到来的老年社会。中国目前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超过1.3亿,占总人口的10%以上,从2004年10月20日召开的国际老龄协会第十六届大会上获悉,到本世纪中叶,中国的老年人口将超过4亿,占到全国总人口的1/4左右。中国大陆的老年人口每年递增3.2% ,而整个人口的增长率却递增不到1.5%,绝大多数的中国家庭都面临着养老治病的新问题。

     这个家庭包袱所造成的沉重经济负担和心理负担是非同小可的。自从中国共产党执掌政权的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的社会先是为人口的肆意放纵和无限制增长付出沉重的代价,眼看着,又要为荒唐不合理的人口计划生育政策付出惨重的代价。到了那个时候,为沉重的负担所造成的巨大心理压力再也支撑不住的人们,不仅是正在养家糊口的中青年人,还有大批眼看走投无路的老年人们,都将会面临精神上的崩溃, 这一次,大批老中青的“抑郁症患者”会达到新的高峰,如果,在这一时期,中国社会的农村人口和城市贫民依然,甚至更加的贫困化,那么新时期的自杀者的数字将是破纪录的,中国将会成为名扬世界的自杀大国。

     不信,你就看着这一天的到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Modified on 2004/12/0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中国城市生活常识:选购食品的哀与愁
  • 言信:一个并不遥远的噩梦
  • 言信:江泽民政权应该对中国承担什么历史责任
  • 言信:记给我带来重大影响的两本书
  • 言信:困扰中国大陆的新文盲问题
  • 言信:邓大人百年华诞,什么人感激最甚?
  • 言信:省市部委顶风作案,中央权威丧失殆尽
  • 言信:圆恩和尚
  • 言信: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部分失控
  • 言信:关注黄金高和黄金高现象
  • 言信:以一代万的人事工程
  • 言信:中国应及早施行国际大赦
  • 言信:在一则新闻的背后
  • 言信:“组织”是什么?
  • 言信:张郎郎先生
  • 言信:埋在心底的丰碑
  • 言信:中国,总是以自己的腐败制造出丑闻和笑柄
  • 言信:水正在覆舟,你发现了吗?
  • 言信:从“民运”、法轮功到家庭教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