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还没有走出丛林的联合国
(博讯2004年12月09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孩子指着被大臣簇拥着的皇帝说:他没有穿衣服!—安徒生童话- 

     据报道:12月2日,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纽约总部接受他任命的联合国改革名人小组组长、泰国前总理阿南提交的关于改革联合国以应对21世纪新挑战、新威胁的、题为《更为安全的世界:我们的共同责任》的报告。并在将这份报告呈交给联大的信函中说,他支持报告关于建立更广泛和更全面的集体安全体系这一核心观点,他认为该观点能够解决已有和新的威胁,解决所有国家的安全关切。事实真是如此吗?绝对不是! (博讯 boxun.com)

    笔者于1994年6月6日(“二次世界大战纪念日),在“给联合国秘书长并转全世界各国 领导人的公开信”中就曾提出:『在这二十一世纪即将来到的时候,来“总结世界历史过去的经 验和教训’规划人类未来的展望”应该是必要和最恰当的机会,因为那一时刻早已在人们心中引 起广泛的猜测和各种“期盼”。注定要跨越这一不平凡的历史时刻的当代人,在庆幸能享受如此 难得的际遇之时,也同样应该有义务给历史留下一个清楚的交待,为未来准备一份让自己和子子 孙孙享用不尽的“厚礼”!』并同时附上自己对相关问题所作的思考文字“新的里程碑”。当时 只收到了一个礼貌性卡片作为答复。

    现在十年过去了,但是世界反而更不安全。联合国自己则继续充当“一仆二主”的尴尬而吃力不讨好的、类似中国当年“日伪时代”的“维持会”脚色,令人失望之极!

    如果不是健忘的话,在2000年举行的,旨在商议联合国在新世纪的作用及面临的挑战的《联合国千年首脑高峰会》。当时的安南也发表了提交高 峰会审议的报告,报告中表示,新千年和高峰会给世界人民一个独特的反思共同命运的机会,期望各国领导人能够确定未来的挑战并采取行动,使联合国在新世纪给民众生活带来切实的、可衡 量的变化。还提出了如下的一些目标议题,如:要在2015年将世界上每一个部分的极端贫困人口减少一半;预防和制止世界上发生杀戮性冲突威胁;强制执行国际法和人权法,保护易 受伤害的人民;安理会对利用国家主权掩护肆意伤害本国人民权利和生命的人可以授权进行武装 干预;加强维和行动;保护环境;联合国改革等等。笔者当时就在《致联合国千年首脑高峰会的公开信》中指出:“这些议题,不仅有的相互矛盾,更没有切中 现象或问题的本质要害,结果反而提出错误的口号或解决方法,令人有理由怀疑这次会议的成果 对未来产生的负面影响”。

    不幸的是,接下来的国际事态发展,完全符合笔者根据科学的《认识论》和《新人类社会学》提供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所做出的判断结论。在那次会议以后,世界以残酷的事实证明,疾病(如艾滋病、禽流感、疯牛病、SARS等)和贫困的两极分化不见减少反而增加。不仅接下来发生了以“反恐”名义发动的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其恐怖后果,比所要反对的“恐怖活动”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两场肉体战争(后者甚至不顾联合国安理会多数常任理事国的反对),至今没有完全结束,让那两个国家(尤其是伊拉克)的数以十万计的平民,遭受到远比“九一一事件”恐怖得多得多的“恐怖”,加剧(而不是改善)了那里人民的贫困。人们所能预料到的,就是未来对世界各国可能产生的“后遗症”的严重性无法估量,完全看不到任何和平的希望。也许对那次会议的“成果”,只有用“事与愿违”才是最恰如其分的形容!

    现在安南这次又说:“这份(名人小组提出的)报告给联合国提供了一个进行改革的独特机会。并表示,报告中有关当前各种威胁相互关联的提法是十分重要的,他认为恐怖主义、内战以及贫困等问题是不能孤立地得到解决的。他将认真考虑和实施报告的有关建议,他也希望联合国各机构对报告进行研究、消化和实施”。我们有什么理由或根据可以相信他这次代表联合国的许诺呢?

    其实,不要说安南本人是否有可能继续领导这样的挑战(他自己目前正面临因为联合国本身,以及涉及到他儿子也参与的贪渎丑闻,而面临作为“大金主”的美国国会议员不满意、要他下台的挑战)。只要先看看那份所谓的“名人小组报告”的几条主要内容,就足以下全盘否定的结论了。

    首先,关于联合国机构改革。如果用医学术语来形容,就是采用了避重就轻的“保守疗法”既不敢碰至关重要的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问题(这里是简单的就事论事,没有是非的判断),又以“和稀泥”的方式提出两个非常任理事国席位分配方案,等于把球又踢回给大会各成员国。可以预见的结果,就是继续通过台面上下的各种软硬兼施的交易,再次形成一种新的妥协。最多也是换汤不换药的“七嘴八舌”而已(中国人只要联想一下现在一些学校中,出现的多班长、多学习委员的怪象,就可以心领神会了)。

    不过最值得注意的,就是所谓应对威胁的“新集体安全观”了。因为报告确认的战争法则,竟然是认可“先发制人”打击。这等于想以“下不为例”的手法,回避对美英未经联合国授权,擅自入侵另一个主权国家伊拉克的的表态谴责,等于默认了他们的违规行为,为今后开创了恶劣的先例。因为他们就是以“安全受到威胁”为理由,发动“先发制人”的战争的。而且以后更可以同样理由,胁迫联合国“授权”对伊朗、北朝鲜等主权国家,发动“先发制人”的战争!

    其实,现在所谓的战争,就是指以互相杀戮为手段的“肉体战争”,根本就是一种以剥夺他人生命为要挟手段的、绝对的“恐怖行为”,虽然被披上了现代化高科技的美丽“文明”外衣,却掩盖不了丛林中动物般原始野蛮的本质。而这样本质的战争的发动者永远不会是弱者的一方(能想像羚羊或者兔子、野马之类,会对狼和老虎发起“先发制对手“的攻击吗?)关于这一点,只要对二战以来直到不久前发生的伊拉克战争等,所有近代战争史的因果关系,稍微做一点客观深入的追究探讨,就不难发现,任何一场战争的发动,一定都有军事大国的直接参与,或唆使、支持的背景事实,无一例外。而所谓“恐怖行动”,则是强者对弱势一方,对被动应战,本能一定要会产生的反抗行为的歧视性称呼(详细阐述,请参阅本网站的相关文字)。不了解这一点的,客观上就没有资格谈论什么“公平和正义”,只能被认为是没有进化成“人”的高等动物,对这个神圣概念的亵渎!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一味地指责联合国的所作所为(可能部分也是合乎道理的),把它当成替罪羊或出气筒,文过饰非地把责任都推到它的头上,也是不公平而毫无用处的,因为它也是“受害者”,中国有句话曰“冤有头,债有主”,不从源头找到产生这些问题的“头”或“主”,就不要指望联合国会带领我们走出灾难的深渊!那么真正有资格承担“罪魁祸首”的教唆犯责任的,只能是非“完全、绝对错误的社会理论”莫属了。

    正是这种有一百八十度方向性绝对错误、连“文明”的衡量标准都没有摸到的社会理论,把早已走出原始丛林,进入非自然生态环境—人造社会,应该执行新的运动法则的人类,当成是猴子般的“高等动物”,嚷嚷着非要执行它们在大自然丛林生活条件下必须遵守的“丛林法则”。以人的智慧和分工合作所能达到的物质技术能力,来进行只适用于另外一个自然生态环境下的“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才导致今天人类国际社会这种“不是动物,胜似畜生”的现状。我们怎么能够想象一个处在丛林精神环境条件下的联合国,能做出什么符合人类根本利益的正事呢?!

    现在是认真考虑“何去何从”的时候了,否则一定会“悔之晚矣”!

    (注:所有文中提及的相关文字,可直接浏览网站《新里程碑》的同名文章中,直接点击链接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65)--乌克兰危机是国际性的窝里斗
  • 潘一丁:学术腐败是对错误社会理论的惩罚
  • 潘一丁:美式“民主选举”和大众皇帝的“自我拍卖”
  • 潘一丁:桔子和枳子
  • 潘一丁:美国正在迈向“独裁”之路
  • 潘一丁:“独裁”也是一种民主的表现
  • 潘一丁:论理工科思维的先天不足
  • 潘一丁:“窝里斗”和恐怖活动的因果关系
  • 潘一丁:“窝里斗”证明了什么
  • 潘一丁:论社会(下)
  • 潘一丁:“新里程碑”网站英文版发刊词(中文本)
  • 潘一丁: 吹响精神战争的号角--贺网站“新里程碑”正式启用
  • 潘一丁:如何反恐
  • 潘一丁: 别了,美国!
  • 潘一丁:明哲保身-逃避现实、逃避责任的巧妙遁词(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十)
  • 潘一丁:成王败寇,永远要损失一半精英力量(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九)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四十五)“招安”乎?
  • 潘一丁: 另类社会学词典
  • 潘一丁:观念的误区-“将功折罪”扩大化(探讨之八)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