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华网发出死亡威胁 孟伟哉想退党不死就残
(博讯2004年12月12日)
    作者:鄂新/12月7日,互联网上发表了孟伟哉先生的退党声明,他在声明中表示,“读过《九评共产党》,有些话要说。”他说,他曾“同情民主运动”,后沉溺于“做官和应酬”。他表示,“我必须在共产党和自己的生命之中做一个选择。现在我为了自己,宣布退出中共,做一个乾乾净净的中国人!” 他在声明中最后说,“我以七十岁的经验 、五十岁的党龄号召大家:退出共产党!”
    
       “中国和平组织”主席唐柏桥透露说,孟伟哉先生的退党声明已受到国家安全机构的警告,他在发表不能接受媒体采访的声明中表达了自己的无奈和决心,“但是目前的形势发展已经使我碍难从命:国家安全机构已经在大家之前预先『采访』了我。从现在开始,我不得不保持沉默。因为我毕竟已经是七十老人了。威胁利诱和严刑拷打都不是我愿意面对的『考验』。再见了,共产主义的神话。” (博讯 boxun.com)

    
      在中国大陆,并不是想退党就退得了的。世界上任何一个民主政党都是自由出入,唯有共产党不行、独裁党不行、黑社会行帮不行。共产党奇特在既是独裁党又是黑社会行帮,进去了想脱离?不把你整死就把你致残。
    
      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第八评《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中就阐述了共产党的这个邪教特征 :
      
      在“暴力洗脑,精神控制,组织严密,能进不能出”章节中说:“入党如卖身,在国法之上还有党纪家法。党能开除党员个人,个体党员却不能脱离共产党而不付出沉重的代价。如要退党,就是叛徒。更有甚者,在共产党邪教一统天下的文革时代,党要你死你不能活,党要你活你不能死。如果自杀,那是“自绝于人民”,还要连累家人也要为之付出代价。”
    
      中国文联原党组副书记孟伟哉退党
    
      大纪元这篇社论是12月3日发表的,12月7日中国文联原党组副书记、原中宣部文艺局局长、现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会长、著名作家、书法家孟伟哉在网上发表声明退党,三天之后,12月10日,新华网就为《九评》提供了最有力的证据,证实中共确实是只许进不许出,除非它开除不要。但凡有点利用价值的人想退党一点门儿没有,中共就是羊圈里的恶狼。
    
      孟伟哉先生说“威胁利诱和严刑拷打都不是我愿意面对的“考验””,但考验咋能不来?现在新华网“滚动新闻”第一条挂著《本网特别受权:孟伟哉严正声明 永做共产党人》!
    
      声明中说:“所有关于“退党”之言,全系彻头彻尾的恶意造谣,毫无根据。”“我,孟伟哉,过去是共产党员,现在是共产党员,至死都将是共产党员,永远不会背叛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不就是一个党员、一个“原”中宣部文艺局的局长退党这么芝麻绿豆大点儿的事吗?中共用得著上新华网可著大嗓门儿嚷嚷吗?这么大惊小怪不等于贴安民告示说自己惊恐不安吗?不等于告诉世界各国独裁中共是空壳党吗?在台湾,从这个党跳到那个党的例子太多了,人家咋没这么紧张、这么害怕呢?中共号称世界最坚不可摧的党,有六千万党员,既然坚固到如此程度,少一个两个人也不至于吓成这副傻样儿吧?况且孟伟哉已是70多岁的人了,有甚么必要非让他发出“视死如归”的钢铁誓言呢?
    
      不过,看了这个声明我倒是眼睛一亮,好!这种例子过去都是秘密处理,想找都非常难,今天中共居然亲自为《九评》送佐证,太及时了!太必要了!干的好!以后多刊登一些!
    
      俺最后偷著问中共一句:咋吓成这样呢?告诉俺个实话,是不是信共产党的党员没有一个?是不是拢不住心、拢住个人名也壮壮虚胆儿?
    
      新华网报导丑闻原文转载如下:
      本网特别受权:孟伟哉严正声明 永做共产党人
      12月10日,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致函本网,授权刊发中国文联原党组副书记孟伟哉同志的严正声明。声明全文如下:
      中国共产党党员孟伟哉严正声明
      12月8日夜间,我获悉一家中国境外网站说我退出了中国共产党,十分吃惊。为此,我严正声明如下:
      1、我于1953年4月在朝鲜战场第一线加入中国共产党,半个多世纪来,忠诚坚定,从无悔意,“退党”之说,纯属造谣诬蔑,毫无根据。
      2、我的父亲孟守义是一位革命烈士,共产党员,牺牲于抗日战争。我在朝鲜战场负伤致残。对我父亲和我曾经从事的战斗经历,我感到无尚光荣。
      3、我自幼受中国共产党教育,是在党的培养下,在军队和革命战争以及和平年代的工作中上了大学,并成为一名作家,我不会忘记党的培养和教育。
      4、我离休几年来,仍未停止文学创作和绘画,仍在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担任会长,为我们国家的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5、我至今交著党费,在党的基层组织里过著党员生活。
      因此,所有关于“退党”之言,全系彻头彻尾的恶意造谣,毫无根据。
      我,孟伟哉,过去是共产党员,现在是共产党员,至死都将是共产党员,永远不会背叛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孟伟哉
      2004年12月9日
    
    否认孟伟哉退党 新华网声明疑有假
    《九评》引发退党潮 中共官方首次公开“回应”
    
    --------------------------------------------------------------------------------
    
    【大纪元12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宇心、唐青报导)“中国和平组织”12月8日发布新闻证实,原中宣部文艺局局长、中国文联原党组副书记、著名作家和画家孟伟哉先生“公开声明退党确有其事”。10日,新华网特别受权刊发“孟伟哉严正声明”,予以公开否认。这是自11月19日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以来,震撼海内外,引发退党风潮,中共喉舌缄默了20余天之后首次作出公开“回应”。
    “中国和平组织”主席唐柏桥接受大纪元采访指出,不排除新华网的声明是孟老先生被迫写的,也有可能是文联自己写的;因为是文联授权新华网发表的,不是孟先生本人授权。唐柏桥表示,根据“中国和平组织”的求证方式,孟伟哉此前的退党声明应该是真的。他们会进一步查证。
    
    北京知情人士透露,当局非常害怕孟伟哉退党事件在北京带动一大批知名的专家、学者退党。相关内情在适当时机才能透露。
    
    
    
    
    
    
    
    
    新华网的“严正声明”。
    
    *唐柏桥:中共统治下,沉默的权利都没有
    
    唐柏桥指出,这个声明,不少认识他的海外朋友认为,不象孟伟哉本人写的,语调、文笔都不象。新华网的声明是一种很左的写法,很象文革喊口号,忠于党之类的东西。但79年以后,孟伟哉与不少民运人士有来往,不象新华网那种父子感恩戴德、无限忠于党的极左思想。
    
    唐柏桥说,完全有可能是孟老先生在压力下违心的写的。这种事情在共产党中太普遍了。1989年万里在加拿大访问,跟华侨和媒体说“学生运动是爱国运动”,一回上海就被江泽民扣压,马上表态拥护党的决定,态度180度转弯。以后就没有露面了。胡适的儿子在中共的压力下写文章骂父亲。胡适表示理解和同情,说了一句很精彩的话,在中共统治下,连沉默的权利都没有。它非要逼你表态,站在与党一致的立场。
    
    唐柏桥表示,哪怕孟老先生真的违心写了声明,甚至将来在更大压力下被迫上电视表态,人们都会理解的。在中共那种恐怖邪恶下,有一天的勇气都是了不起的。
    
    *中共喉舌媒体报导要倒过来看
    
    新华网刊发的“孟伟哉严正声明”说,“我,孟伟哉,过去是共产党员,现在是共产党员,至死都将是共产党员,永远不会背叛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原广东政协委员、前华南理工大学食品学院院长、目前在美国任职的高大维博士接受采访说,这种“声明”正是《九评》指出的、典型的中共党文化,不由使人们想起邓小平“永不翻案”的表态,以及官方喉舌否认六四杀人、打死法轮功学员等等。
    
    高大维指出,根据中共的一贯做法,如果孟伟哉的退党声明是假的,新华网没必要发声明回应。中国民间一直流传,看新华社、人民日报、CCTV的报导,要反过来理解,倒过来看。孟伟哉先生在新华网上的声明,要么是生命受到威胁违心写的,要么是官方搞假的。而且,孟老先生退休那么久,为什么还要文联党组来发?为什么要封锁海外对孟老先生的采访和接触?
    
    *“中国和平”吁关注孟伟哉人身安全
    
    “中国和平组织”在8日的新闻发布中指出,孟伟哉先生的退党声明已受到国家安全机构的警告,他在声明的最后表达了自己的无奈和决心,“但是目前的形势发展已经使我概难从命:国家安全机构已经在大家之前预先『采访』了我。从现在开始,我不得不保持沉默。因为我毕竟已经是七十老人了。威胁利诱和严刑拷打都不是我愿意面对的『考验』。再见了,共产主义的神话。”
    
    “中国和平组织”为此“呼吁国内外各界广泛关注孟伟哉先生人身安全和公民权利,避免中共的进一步迫害。”
    
    *新华网间接将《九评》公开化
    
    过去每次遇到挑战或危机,中共喉舌媒体总是大张旗鼓地制造恐怖舆论,而此次“回应”《九评》及其引发的退党潮,却是以“否认孟伟哉退党”这种消极辩护的低调弱势形式出现,显然是害怕公开抨击或公开查禁《九评》反使其家喻户晓。
    
    据来自大陆内部的消息,中央现在“骑虎难下”,“左右为难,下文件禁止也不是,不下文件也不是”。
    
    高大维博士指出,新华网公开否认孟伟哉这样一个文坛名人退党,人们难免私下议论,境外网站为什么要“诬蔑”孟伟哉退党?这背后究竟有什么“阴谋”或值得津津乐道的“故事”?这就自然会引出有关《九评》和退党潮的传闻。无形中,新华网已间接将《九评》公开化,无异将《九评》和退党潮向全社会推广。
    

挡不住的退党潮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后,中共当局异常紧张。据大陆不愿透露身份的消息人士透露,胡锦涛为此有一个绝密讲话,他说:“我们在意识形态上是失败的。北韩没有发展经济,但是他们在意识形态上始终坚持党性的原则,这一点上他们是正确的。”
    
    无论孟伟哉先生退党是真是假,如今,在大纪元新闻网建立的“退党网站”上,每天都有一、二百人公开声明退党,其中不乏在中共党组织中有身份、有地位的官员和人物,如江西抚州官员孙全生、河北省河间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郭继东、原光明日报记者、原中共安全部情工干部丁柯、深圳宝安公明派出所孙军、贵州20多名法学、医学、哲学和文学界的知识份子等等,对此,中共喉舌媒体显然无法一一予以否认。
    
    高大维博士最后表示,可以预见,《九评》引发的退党风潮,将会使更多有影响、有地位的中共党员勇敢地站出来,公开声明退出共产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孟伟哉忍无可忍,声明抗议病毒攻击
  • 孟伟哉宣布退出中共
  • 新华网:孟伟哉严正声明 永做共产党人(图)
  • 孟伟哉最后的声明(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