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宁:中共反腐不三不四、不真不假、不死不活
(博讯2004年12月13日)
    中国的腐败问题,堪称世界之最。今日中国的腐败问题,又堪称中国历史之最。此两项吉尼斯式记录,中国应该当之无愧。既如此,中国的执政者是否就惊醒了呢?面对当之无愧是否就“党”之有愧了呢?

    回答是否定的。这就是本文想要表述的,中共反腐不三不四、不真不假、不死不活。即:中共反腐败的措施和手段不三不四,中共反腐败的动机和目的不真不假,中共反腐败的结果和效果不死不活。

     中国腐败问题产生的根源是现行专制政治、垄断经济制度、体制存在着先天的缺陷和弊端所造成。 (博讯 boxun.com)

    人性是自私和贪婪的,人性也是有其先天性缺陷的。在圣贤也是人,也会有七情六欲的现实生活中,当一个社会由于其制度上存在着政治权力不受舆论的监督和政党的制衡,经济生活处于半封闭状态,财产权限归属不明等等缺陷的时候,也就等于必然的为人性自私和贪婪等缺陷提供了贪污、腐败、巧取豪夺、为所欲为的空隙、条件、机会和土壤。

    人性介于兽性与神性之间,如果纯粹从人的天性来讲,人总是要得到你想得到的一切及最大限度的满足自己的欲望。这样的人生总是把“及时行乐”、“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涛天”当作生活的全部内容及生活最高最后的信条。

    人生的悲剧和人类的悲剧正在这里。人性的欲望总是无限的,而人类赖以生存环境的资源又总不会是无限的。

    而中国的悲剧则远胜于此。如果没有“中共制度不能改变”的原因作祟,腐败问题总可以通过制度建设得到根治。贪腐问题还有可以通过制度约束人性等办法得到解决。

    更大的悲剧是,中国的腐败问题已经无所不在,所谓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贪腐已经从贪腐者的肉体渗透到灵魂,从行为渗透进文化。贪腐者不以贪腐为耻,反以贪腐为荣。甚至于国人的认识和观念已经转变为:在现行体制下,贪腐是常态,是合符人性的,不贪腐才是不正常的,是反人性的,贪腐是一种本事,贪腐不了是无能等。

    更大的悲剧还在于,中国的贪腐是清醒者的贪腐。中国的腐败是王朝末世心态在国人行为上的反映。贪腐者们清醒的认识到,现存社会制度是长不了的,时间不多了,赶紧贪吧,不贪白不贪,而且要大贪特贪。争取在有限的最短的时间内积累起尽可能多的财富,以备随时可能到来的社会动荡或新政局的不时之需。争取在这个社会转轨变型的过程中尽快的决定自己或家族进入富有者的行列。即使牺牲枪毙了我贪腐者个人,也要让家人家族不再受苦受穷等等等等。

    更大的悲剧还在于,制度性的腐败严重的毒化了社会风气,人心不古、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由于在腐败面前机会的不平等,以至于贪腐者们争先恐后,前“腐”后继,趋“腐”若骛。“倒下去一个孔繁森,站起来千百个王宝森”入木三分。以至于国人的心态和行为也变得怪异令人哭笑不得,甚至于社会上流行“共产党是打不倒的,是推翻不了的,只有吃垮共产党,玩垮共产党,腐败垮共产党”的说法。

    在今天的中国,腐败仿佛披上了合理合情甚至合法的外衣,不腐败还不行,岂不咄咄怪事,天下未闻,史无前例。

    腐败始于体制,腐败加速于“反腐败有错,镇压反腐败有理”的“89、6、4”,腐败也只能止于民主政治的建立,也只有民主制度才是解决中国特色腐败问题的唯一良药。

    这么多年来,中共反腐的措施和手段可谓多矣。什么“党内监督条例”、什么“党外监督举报信箱”、什么“规定时间规定场所的双规”、什么“反腐银行帐号的设立”、什么“赦免贪腐者的原罪”等等不一而足,五花八门。结果要么流于形式,要么治标不治本,要么反腐异化成打击排斥异已的政治斗争工具。这些措施和手段可谓是不三不四。

    这么多年来,中共反腐败的动机和目的可谓不真亦不假。真反腐败,自由舆论的监督和民主政党的制衡则会构成对中共独载和专制政权的威胁与挑战。这是中共不会真反腐败的根本原因。不反腐败,腐败掀起的滔天巨浪同样会使中共政权倾覆。因此,中共的反腐真也不行,假也不行,可谓不真亦不假。

    这么多年来,中共反腐败的结果与效果又如何呢?腐败的出生率始终大于腐败的死亡率。不仅腐败不死,反而腐败的新生儿还在反腐败的风雨中不断的茁壮成长,腐败的畸型儿诞生于腐败的畸型社会,以至于现在腐败已经到了天怒人怨、人神共愤的程度。

    腐败与反腐败的问题将成为检验中共真假变革的一个重要标准。

    曾宁

    2004年12月12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宁:从多维角色之争再谈民运
  • 曾宁:中、美、台三方互动是深化世界战略格局继续发生重大变化的关键
  • 曾宁:驳康晓光“民主化祸国殃民”说
  • 曾宁:驳“民主化祸国殃民”说
  • 曾宁:一个反革命分子的刑事裁定书
  • 曾宁:从18年前和胡锦涛的通信说开来
  • 曾宁: 一些极其危险的信号——兼谈对时局的看法
  • 曾宁:主观维护专制、客观演变渐进--如何看待中共现行执政政策兼谈民运
  • 曾宁:胡是谁?“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命题是“胡温曾”体制有限政改的第一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