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潘一丁:集巨人和侏儒于一身的毛泽东--另类纪念毛泽东诞辰111周年
(博讯2004年12月25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作者按:祝朋友们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中国人有“盖棺定论”的说法,意思指对一个人的判断评价,只有在他去世以后才能真正作出确定不变的结论。这个说法是完全符合“新人类社会学”理论的科学观点的。因为这种理论认为,既然承认“生命在于运动”,那么除了“分子热运动”外,所有其它的运动,都必须要遵守特定的运动规律,生活在“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中的人类当然也不能例外。只是因为“人”是地球上唯一特殊的生物,人造的社会也是一个特殊而复杂的坐标系统(详细阐述请参阅拙文“论社会”),理应有自己运动规律,只不过这种规律是不能靠任何相对简单得多的“理工科思维”,从直接研究任何物质世界所总结、归纳出来的所谓“科学理论”或经验,去认识、解释。所以在“只知其然”的初级认识层次上来看,每个人都不同,几乎和“分子热运动”一样地没有规律。结果只能以每一个人的一生,就是他在社会大系统中具体运动停止(去世)以后,留下的全部轨迹作为参考,所谓的“定论”就是对这种轨迹的客观判断和评价,只是因为这种运动的规律极为复杂,所以要想评价一个具体的个人,只有在他去世之后,从他留下的不变轨迹中,根据当时社会的道德价值观标准加以比较,才能做出客观公正的判断结论。

     这句话如果对一个平凡的普通人而言,由于其一生所处的客观时间、空间环境条件,比较简单、短暂,其主观对社会做出的贡献、以及产生的或正或负的影响,大多也都是面窄、量小、甚至微不足道,所以只要以当时社会普遍接受的道德、价值观标准,就事论是(非)地衡量判断一下,得出一个结论,一般也是不会有太大出入的,除非处在社会大变动的年代(如“文革”和“改革开放”)。由于重新树立的基本道德、价值观标准,往往和之前的那个时代,有完全不同、甚至相反的取向,所以对具体的人做出的结论也会大相径庭、甚至有一百八十度的差异。这是中国历史上或尊或贬的“翻案风”不断的根源,也是毛泽东说要“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的原因。可惜他自己也未能幸免,在去世以后,很快就被“抽象的肯定,具体的否定”了。但是,这只不过是一次相对(没有是非的判断)的“颠倒”而已。因为迄今为止,我们根本就没有一个统一的判断行为是非的标准,就像一个集市里的交易中,没有采用一致公认的秤和尺来进行买卖,只能由黑白两道的恶势力来“欺行霸市”,由强者说了算的结果一样。所以只要一致的衡量标准一天没有建立,这种循环“颠倒”现象,就一天不会终止,这是总结中国历史总是反复给我们的教训和启示! (博讯 boxun.com)

    这完全是因为有史以来,包括中国在内的人类社会,就从来没有科学地认识自己,有一套能够全面认识和解释自己和自己的社会的、没有不能自圆其说,经得起推敲或检验的社会理论,更不用说建立起一个客观正确的判断是非的统一标准,矛盾或纠纷当然是必然的。就像为了保证商品市场的有序进行,必须要有统一的度量衡标准一样。这根本就是一种社会生活的基本常识,在这样的层次上去鼓吹什么“自由”或“多元化”,不是自己进化不到位的无知,就是别有用心(欢迎批判、反驳)。而正是这种无知或别有用心的结果,使得人类因为没有统一的是非标准,无法让自己的人性起到控制、约束天性的作用。最后使良知被谎言代替,社会从上到下、从小到大、从东(方)到西(方),从联合国到恐怖组织,直到黑社会,甚至小说电影中描写的形形色色宗教,可以说无不处处充满谎言。尽管不能否认谎言也有善意或恶意之分,却不能改变其负面的本质。我们怎么能指望一个充满谎言的世界,会变得越来越好呢?

    其实社会这种潜意识对统一标准的需要,早就被人感觉到,并试图加以制定。比如中国一直就有“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之说,可以理解为“不按一定的标准做人,就不算是人”,而中国的文字更以偏旁巧妙而明确地,对不守规矩(法律)的人加以区分,并以不同方式体现出来。比如孔子就曾经尝试制订过这样的标准,以及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被推崇过的“礼义廉耻忠孝仁爱”等,都是证明。可惜的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在只知其然的认识层次上产生的这些的确属于“人性”的东西,由于过于浓缩、精练,就像电脑中被压缩过的文件一样地不能直接解读,其重要性和必要性很难被多数人真正理解、接受,当然敌不过自私、贪婪和性欲望等、始终存在而绝对不能根除的天性的负面影响,而变得越来越无能为力。结果,从“只知其然”的认识层次来看,就只会看到当前社会存在的严重而危险的问题的表象而束手无策。只能一面哀叹“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同时,一面靠谎言和物质刺激来编织越来越做不到的“美梦”,包括互为极端对立地、把希望寄托于发展经济,或鼓吹从操“毛泽东思想”的教条旧业。所以,在不可能阻挡潮流的现实下,探讨一下毛泽东的问题,对避免将来的又一次矫枉过正式的“颠倒”,应该是有益的。

    佛教寺庙中,有一种特殊的佛像造型,就是在一尊大佛的头上或胸口、或肚子上还有一尊小佛,从表面“色相”(佛教用语,切勿和社会上所谓的“鸡”“鸭”做任何联想)的角度相对来看,一个是巨人,另一个就是侏儒。用这种极富“矛盾的对立和统一”哲理的形象来比喻毛泽东是很恰当的。

    在只知其然的认识初级层次上,毛是一个有着巨人般的能量和无人能及的智慧的伟人,这几乎已经被中国人甚至全世界所公认。因为他不仅前所未有地,领导中华民族挺起胸脯、伸直腰杆,创造了一段可以扬眉吐气的历史辉煌。彻底终结了那些无知的“种族优越论者”,对中国人是“劣等民族”“东亚病夫”之类、自以为是的“屁话“。所以他受到在同一个认识层次的、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全世界的钦佩和尊敬,公认他是世纪伟人也是理所当然和当之无愧的。因为他的一些论点(如“枪杆子里出政权”),至今不仅不能被推翻,甚至连美国都要当学生或跟屁虫来盗版学习仿效,在阿富汗或伊拉克达到了它的目的,并在尝到甜头以后,欲罢不能地甚至还要进一步当秦始皇的跟屁虫,用高科技的“枪杆子”来统一全世界!

    但是不能否认,毛泽东在的确建立了中华民族历史的丰功伟绩同时,客观上也带领着那个时代的中国人,一起闯下后患无穷的“滔天大祸”,如“反右”“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这些运动后来给中国社会带来的灾难和影响,是长期和严重的,大概只能用小说“水浒传”开篇中,那个洪太尉在龙虎山的“伏魔大殿”,因为不信邪而放走了一百零八个天罡地煞星魔头,对当时社会造成的后果来形容了。所以客观地以中国人习惯的所谓“几几开”方式来说,他的“功过”就是“五五对半开”。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对他的是非争论,总是势均力敌地相持不下,没完没了的原因。因为持对立意见的双方,都是以自己所肯定的一个真实片面,来以偏概全地否定对方,所以双方都可以振振有词地坚持己见。可以断言,除非权力的介入,否则这样的“窝里文斗(争论)”,会长期地持续下去,就像我们翻来覆去地对秦始皇功过的争论一样。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呢?

    根据科学的“认识论”理论,认为在“只知其然”的初级认识层次上,只能看到事物的表象,根本看不到本质。而从表象认识上找到的解决办法,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总是要得出“事与愿违”的结果。这早已被包括美国的“反恐战争”在内的,古今中外无数历史事实所证明。这种理论也同样可以适用于对毛泽东的认识和评论。

    应该承认,毛泽东个人是一位具有非凡智慧和能力、迄今为止无人可比的天才。加上他把从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中吸取的历史知识、经验,直接运用到自己亲身参与的革命实践里,与之紧密结合,在失败和成功的反复磨练中,使自己成长为有雄才大略、处变不惊、对形势和部下及群众的情况了如指掌、指挥若定,是魄力和魅力无限的真正“巨人”级领袖。他以自己的实力征服了部下和民众,甚至对他产生盲目的迷信和崇拜,成为他后来得以连续进行几次并不成功的冒险实践的基础和资本,不用担心为此负责而下台,甚至到今天还有人在为这些失败的实践不遗余力地为之辩护,就是因为他们现在也开始认识或体会到毛泽东当时的“良苦用心”。但是,就算用君子之心去度这样的行为,最多也只能下一个“好心办坏事”的结论。怎么会这样的呢?如果用三层次“认识论”的观点来认识和解释,就一点“难以自圆其说”的矛盾都没有了。

    其实毛泽东受历史条件和时代环境的影响,自始至终都只能停留在只知其然的初级认识层次上,看到的是事物的表象,并从表象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所以他的伟大和胜利成功,都只不过是在表象层次上,用同层次的眼光,看起来比任何其他人都要“技高三筹“而已,并无本质上的区别。比如从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或者还有抗美援朝战争)中,看到人民群众的英雄般力量,得出“人民是创造历史的动力”结论。结果在看到自己国家在物质文明方面,的确远远落后于西方时,就提出“大跃进”的口号,想利用来快速的“超英赶美”;在发现党内一部分领导人跟自己有路线的分歧、担心自己身后的中国,会背离他为中国人规划的方向、路线时,就发动了的确“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想以类似过去“农民运动”的激烈方式来警告、惩戒有异心的干部官员,让民众养成“谁反对泽东思想(或路线)就打倒谁”的认识和习惯。可惜的是,他这两次的实践尝试,全部都以“事与愿违”的失败告终,而且造成的负面灾难后果的严重性,也几乎和他为这个国家创造的正面“丰功伟绩”相当,所以才会在他“盖棺”几十年以后,始终因为持肯定和否定意见的双方“旗鼓相当”而做不出定论。这一切都完全符合上述科学“认识论“的相关论点,没有解释不了、认识不到的地方。所以,要是真正客观地来看,毛在在只知其然的初级认识层次上的所作所为,相对于其它的领袖或历史人物,的确足以被认为是伟大的巨人。而他之所以在最后落入整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悲剧性结局(这一点必将由未来的事实证明)。其原因就是他从来也没有能够登上更高一点的、必要而关键的“知其所以然”认识层次。要是以他实际具备的能力和条件,一旦站上那个层次而可能对自己国家,甚至对全世界产生的影响相比,他现在的作为,只能算是一个“侏儒”!

    所以,如果我们真正出于民族的利益和前途,要缅怀、纪念毛泽东。那我们就应该认真思考、全面(而不是“各取所需”地)总结他一生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尝试运用一下科学的“认识论”和“新人类社会学”提供的立场、观点、方法。我们将会很快发现,一个真正属于中华民族的机遇就在眼前! 

    记得笔者在离开美国之前,在发过的最后一篇题名为“别了,美国”的文字中(笔者留在美国“博讯新闻网潘一丁文集”中的同名文字记录可以证明),结尾有如下一段话:

    『别了,美国。你这个除了钱以外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一个十余年来始终不敢接受我的“挑战”、象真正的人(而不是高等动物)那样打精神战争的“胆小鬼”。未来的事实定将证明,包括你们在内的全人类,将因为愚蠢地崇拜和仿效你们的“伟大”而付出惨重代价!』

    那么,现在有一部分中国人,只知其然地看到现实社会中出现的问题或不足(甚至是错误),不知道这是错误的社会理论和这种理论形成的习惯势力所导致,不去从源头上检讨并加以纠正,设法提升自己的认识层次。却想再次以一味宣扬和肯定毛的一切,来纪念毛泽东。要“矫枉过正”地否定当前,并企图恢复类似他那个时代的所作所为。这只不过意味着仅仅是企图再次“颠倒”的行为,结果最多也只能是像中国过去的历次“改朝换代”一样,让历史再次重复而已,没有任何进步的意义或价值可谈!

    所以笔者也要向毛泽东和他的有意或无意的追随、崇拜者们问一句:

    你们敢不敢以你们所谓的“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或其他什么)思想”为武器,跟用科学的“认识论”和“新人类社会学”为武器的笔者,打一场不触及皮肉(其实文化大革命中发生的“武斗”行为,就是一种同样野蛮、却更原始的“肉体战争”)的精神战争吗?或者还是继续仿效他老人家那个年代的过时做法,在资讯网路已经国际化而无远弗届的当前,还“无所畏惧”地把笔者或笔者的文字当作“毒草”,加以封杀、拔除,甚至想以什么高科技的手段为武器,把笔者或笔者的文字,也一起“批判”掉呢?

    (注:1,潘一丁贴出的所有文字,都同时传到强国论坛的深水区,以示没有任何政治企图或偏见,并“文责自负”,供网友思考对比和立此存照!2,所有文中提及的相关文字,可直接浏览网站《新里程碑》的同名文章中,直接点击链接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Modified on 2004/12/2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人大为什么不与时俱进地和美国接轨
  • 潘一丁:尤先科的“中毒”和陈水扁的“中枪”
  • 潘一丁:还没有走出丛林的联合国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65)--乌克兰危机是国际性的窝里斗
  • 潘一丁:学术腐败是对错误社会理论的惩罚
  • 潘一丁:美式“民主选举”和大众皇帝的“自我拍卖”
  • 潘一丁:桔子和枳子
  • 潘一丁:美国正在迈向“独裁”之路
  • 潘一丁:“独裁”也是一种民主的表现
  • 潘一丁:论理工科思维的先天不足
  • 潘一丁:“窝里斗”和恐怖活动的因果关系
  • 潘一丁:“窝里斗”证明了什么
  • 潘一丁:论社会(下)
  • 潘一丁:“新里程碑”网站英文版发刊词(中文本)
  • 潘一丁: 吹响精神战争的号角--贺网站“新里程碑”正式启用
  • 潘一丁:如何反恐
  • 潘一丁: 别了,美国!
  • 潘一丁:明哲保身-逃避现实、逃避责任的巧妙遁词(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十)
  • 潘一丁:成王败寇,永远要损失一半精英力量(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九)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