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我们向古巴和北朝鲜能学到什么?
(博讯2004年12月28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有言在先,我这可不是绷着劲,非要同新上任的总书记过不去,“对着干”,因为这是很正常的,领会新任总书记的讲话精神要有一个学习理解过程和现实认识过程,时代不同了,不能再像四十年前的那样,对毛主席的最高指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
     (博讯 boxun.com)

     中国最近要向北朝鲜和古巴靠拢、看齐、学习,我虽然还没有能够理解,但是这个明显的变化就连大洋彼岸的美国人都看出来了。据报刊媒体披露,美国国会中许多议员开始将中国与朝鲜和古巴等同看待。一些高层的共和党人如杰西·赫尔姆斯、弗兰克·麦考斯基、阿尔法斯·达·马托、弗兰克·沃尔夫以及本杰明·吉尔曼,都是公开指责中国的国会人士。
    
     我觉得,这不仅仅是两种社会意识形态的分歧问题,还有一个目前中国国家政策的转向问题,它关系到每个中国人未来的切身利益和生活水平,是前进还是倒退的问题。
    
     为什么?
    
     对于一个国家,必然有说它好的,也必然就有说它坏的,如何去判断它的好坏?绝不能单凭言论上的东西,出于利益上和意识形态上的原因,有多少种人就有多少种不同的观点,这是十分正常的。有一个最简单的辨别方法,最有发言权的,莫过于它自己本国的人民,你只要看看他们究竟是用手投票还是用脚投票就明白了。凡是真正拥有人权的国家,它的人民必然会用手去投票;而那些没有或假的拥有人权的国家,它的人民只有用脚去投票,这是毫无疑问的。
    
     只要不是瞎了眼或是别有用心,谁都知道,古巴和北朝鲜,经过半个来世纪的“共产主义”建设,无论从政治上还是从经济上,都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困难重重,特别是北朝鲜,已经到了气息奄奄的地步,几次回光返照,都是靠中国、韩国、以及日本提供粮食、肉食品、生活必需品和轻工业日常用品,注入了数不清的活力和血液,才苟延残喘挣扎到今天。
    
     你提出向北朝鲜学习,你在向北朝鲜抛媚眼,北朝鲜可并不领这个情,因为在它的心里,它早已把你看作是伪装的敌人,早已把你同修正主义画上了等号。
    
     1991年以后,苏联和东欧发生本质性剧变,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社会性质也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中国搞改革开放金日成的心里就不乐意的,但那是中国的内政他自然不好说什么。1989年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集体制裁中国,邓小平出于打破西方封锁的需要,出于“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个实用主义的原则,又采取“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猫论”,放弃鼓吹多年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违反《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与韩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这件大事从始至终一直都瞒着金日成。《互助条约》中曾规定,对涉及中朝两国利益的一切重大国际问题进行彼此协商。可是中方自始至终对涉及朝方的这样重大的利益问题从未协商过一次,只是到了建交的最后时刻,才通知对方。
    
     正是由于中韩的突然建交,对北朝鲜金日成、金正日父子刺激极深,父子二人看得一清二楚,记得牢牢的,早已在意识形态上同中国进行了彻底的决裂,把中国看作是假想敌人。金正日无数次在《劳动新闻》上,有所影射地指责中国的反动派是所谓的“利己主义”、“资产阶级”和“唯利是图”的思想,把中国的变革和“改革开放”称作是资本主义复辟和修正主义。
    
     金正日是个被他父亲一手扶持上来的,苗红根正的太子党,他没有多少实际的工作实践经验,他的左倾思想甚至超过了他的父亲金日成。老一辈的北朝鲜党和国家领导人,没有机会接受正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所以根据实际和自身的利益出发,在很多方面都采取灵活变通的路线。在金日成当政的六十年代末期,北朝鲜人民的生活水平比中国高得多,在当时的中苏论战中,金日成也像罗马尼亚和越南一样,持有相当灵活的中立立场;同时他还相当的清醒,从没有积极仿效中国推行极左的社会主义路线,他只在北朝鲜若干地区实行了类似苏联从集体农庄向国营农场式的经济改革。
    
     金正日个人也对中国并没有什么感情,他没有在中国进行长时间学习和工作的经历,他只在1983年到过一次中国,作过所谓的非正式访问,在胡耀邦举行的答谢宴会上他甚至一言不发,答谢辞也有国防部长吴振宇代作,可以看得出他对中国的冷淡。而且他访问了中国的深圳,回到北朝鲜以后,他的言论表明,他认为中国推行的改革开放就是资本主义复辟,他感到中国的变革会冲击北朝鲜政治的稳定性和政权的稳固性,这是不能轻视,也绝不能接受的。
    
    
     多少年来,北朝鲜政府一直宣称北朝鲜是地上的人间天堂。可是苏联瓦解后,失去援助的北朝鲜陷入了饥饿的困境。北朝鲜从1957年开始实行粮食配给制。规定一般劳动者的口粮定量为每天700克,军人800克,老人500克。可是1973年开始以储备战备粮为理由,人们的口粮定量削减了10%。1987年以准备世界青年运动会为由,宣布人们的口粮定量暂时再削减10%。但世界青年运动会开完后,口粮定量的暂时削减却一直持续下去。
    
     进入1990年代,口粮定量又作了几次修改,到1994年一般劳动者口粮定量为每天450克。1995年北朝鲜以水灾为由,口粮定量减半,1996年口粮定量又削减三分之一,现在的口粮供应为每人每天100克左右。
    
     目前人民的口粮供应每天只有二两左右的玉米,还不能按时供应。现在北朝鲜饿死的人数按国家的人口比例计算恐怕比中国自然灾害时还要多。每天100克的口粮当然是无法维持生命的,于是北朝鲜提出国家解决口粮的三分之一,单位解决三分之一,个人解决三分之一。单位较好的人可以从单位分到一些粮食,有钱的人还可以从黑市买高价粮。但是无钱无势的人只好去野菜,吃树皮。北朝鲜的中央电视台则宣称根据科学研究结果,少吃饭有利于长寿,野菜更是营养丰富,多吃有利于健康。
    
     平壤等大城市的粮食情况还比较好一些,中小城市、偏远地区则情况比较糟,饿死者不断出现。虽然老百姓陷入饥饿的困境,但干部们却有特供,吃饭没有问题。高干们则过着豪华奢侈的生活。据说近来北朝鲜出现了自称为生活调查委员会的盗窃集团,专门行盗富裕的干部家庭,盗完后还要留下生活调查委员会的纸条,颇得老百姓的赞赏。不管该传说是否属实,北朝鲜的老百姓对生活富裕的官员干部们的怨恨是毫无疑问的。
    
     金日成创建的“社会主义”,从1995年开春一直到1999年,饿死的人不是成百成千,而是以万计算。西方媒体说在北朝鲜饿死了至少有三百万人,实际上谁也说不清,跑出来的原中央书记黄长烨也没说清,这就是“铁幕”社会的基本特征。在“凤凰卫视”的电视镜头里,中国人看见北朝鲜那些被饿得细脖大脑壳的孩子们,心里有一层似曾相识的感觉。过去的中国和苏联曾经也都经历过这样一个惨淡的历史阶段,因为极权的本质是对任何人都不信任,那个期间丹东火车过江的列车员都看见了,在冬季火车开近村庄时,饿死的尸体被码放成垛,不知是饿得没有力气掩埋尸体,还是因缺少烧尸的燃料,当火车进站后在月台上经常有老人为赶车摔倒后就断气了,没有人去管他,别人饿的也是有气无力的。
    
     人祸连着天灾,为了活命不饿死,朝方先是用废钢废铁换粮食,以后就整个机器设备搬过来,不要大米只要玉米,这样换得多一些。显然是有组织行为。再往后是原木、矿石、水产品……。高峰时,每到入夜,鸭绿江河图们江上的走私活动就开始了,交易铜,金沙和别的东西,后来发展到假钞,毒品,甚至人。
    
     我的手头有一张不太完全的清单,清楚地记录了近三年来,世界上的一些国家,包括联合国,出于人道主义,对北朝鲜的粮食和化肥援助。
    
     2004年10月12日,韩国AFMC为北朝鲜买入10万吨泰米
     2004年9月2日,美国农业部所属CCC为北朝鲜寻购2.4万吨美白麦。
     2004年6月16日,泰国对北朝鲜出口的大米数量大幅提高。
     2004年6月7日,韩国今年下半年将以贷款方式向朝鲜提供40万吨粮食。
     2004年2月11日,世界粮食计划署呼吁向朝鲜提供粮食援助。
     同一天,美国农业部CCC为北朝鲜寻购38,000吨美国玉米。
     2003年12月25日,美国宣布向朝鲜捐助6万吨粮食帮助朝鲜受灾民众。
     2003年10月23日,俄罗斯向朝鲜捐赠4万吨小麦。
     2003年10月22日,欧盟将向朝鲜提供800万欧元的化肥援助款。
     2003年7月28日,韩国援助朝鲜二百吨面粉。
     2003年7月24日,韩国农渔营销公司买入10万吨中国玉米,用于援助北朝鲜。
     2003年5月20日,北朝鲜要求韩国无偿援助50万吨大米。
     2003年5月6日,韩将向朝鲜提供20万吨化肥并磋商大米援助问题。
     2003年4月9日,美国商品信贷公司购买1万吨美国硬红冬小麦捐赠给北朝鲜。
     2003年4月2日,美国商品信贷公司将标购6,000吨玉米/大豆混合物捐赠给北朝鲜。
     2003年3月18日,韩国将援助朝鲜45万吨大米。
     2003年2月26日,欧盟向朝鲜捐赠小麦1.2万吨作为食品援助。
     2003年2月11日,朝鲜呼吁国际社会应继续向朝方提供食物援助。
     2003年2月10日,南韩援助北朝鲜40万吨大米。
     2003年1月22日,中国援助朝鲜的16000吨大豆采购合同已签定,将较大影响现货价格。
     2003年1月10日,南韩向朝鲜销售40万吨大米。
     2002年12月13日,辽宁省丹东口岸对朝鲜出口大米呈上升趋势。
     2002年10月10日,韩国又援朝鲜化肥10万吨。
     同一日,朝鲜粮食供应不足 金正日号召农民大力种植土豆。
     2002年9月3日,吉林无偿援助朝鲜价值100万元的玉米。
     2002年6月27日,越南向北朝鲜捐赠大米。
     2002年6月24日,联合国粮援中断,朝鲜难民再陷饥荒被迫食草充饥。
     2002年6月10日,美国决定向朝鲜提供10万吨粮食援助。
     2002年5月16日,韩国援助朝鲜化肥20万吨。
     2002年4月30日,欧委会为朝鲜购6万吨尿素。
     2002年4月9日,大米30万吨:南韩对北朝鲜提供援助。
     2002年3月7日,泰国与朝鲜达成出售30万吨大米的协议。
     2002年2月26日,美国农业部CCC买入49,910吨软白麦捐赠北朝鲜。
     2002年1月23日,泰国将船运首批大米到北朝鲜,北朝鲜将在4月份支付拖欠的泰国大米货款。
     2001年12月26日,美国捐赠1.5万吨大米给北朝鲜。
     2001年12月20日,USDA向朝鲜捐赠105 000吨食品。
     2001年9月13日,美国农业部CCC寻购5万吨美国黄玉米捐赠给朝鲜。
     2001年8月30日,美国农业部CCC买入50,000吨美国硬红冬小麦运往北朝鲜。
     2001年8月24日,美国商品信贷公司购豆粕、小麦捐赠北朝鲜。
     2001年6月7日,日本向朝鲜提供第一批粮食援助。
    
     就是这样一个极权国家,老百姓饭都吃不上了,还要穷兵黩武,扎紧裤腰带武装军备。人所周知,北朝鲜国家虽穷,却都有着第一流的军队和国家安全力量,人员编制完善,经费充足,装备精良,可以和任何发达国家的军队和警察相媲美,实行着极端的意识形态及其思想控制。但他们的国家里,一切社会、经济和平民的单调的日常生活,都被严格地遮掩在铁幕的后面,把自己的国民搞得十分封闭,有如白痴一般。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值得夸耀的社会现象。
    
     美国有一亿五千万人口,它维持着大约一百二十万的陆海空军队。俄军目前是一百五十万。中国十三亿人口,经过裁军五十万之后,目前还有两百五十万的陆海空和武警的军队。而北朝鲜只有将近两千万人口的国家,它却维持着一百万的大军队,更精确地说是九十万常备军和大约无数的“工农赤卫队”。而南韩,人口几乎是北韩的一倍,四千万人口,却只维持了六十万大军。在军事上,北朝鲜在整个战略结构上进行了调整,在靠近中国和靠近俄罗斯的边境地区,扩充了武装力量,在靠近中国疆界地区兴建了若干个地下导弹基地。
    
     金正日军事扩张的主体思想意识和金日成时代是一模一样的,它把北朝鲜的军事援助和武器贩卖推广到了亚洲的柬埔寨、伊朗、非洲的赞比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这样的一些国家。北朝鲜的军事扩张思想还不仅仅是共产主义的扩张,而是以所谓金日成为首的主体思想的扩张,也就是朝鲜式的社会主义的扩张。造成自己的子民一批批的成为饿殍,迫使自己的子民为生存背井离乡、抛家弃子、亡命天涯偷渡到海外,这不是今天世界上最黑暗的社会制度又是什么?
    
     在中国的吉林省延边有一家北朝鲜开的饭店,名字好象叫牡丹峰,里面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北朝鲜的人。服务小姐很漂亮,发育的很好,一点没有饥饿的样子。据当地人说,他们都是人民军的情报人员,从金日成大学毕业的,素质很高,她们边经商边做中国的情报,在长春市、沈阳市,北朝鲜也开了许多家的饭店。
    
     延边和浑春的中国政府官员说,朝鲜的人员外逃一年多过一年,朝鲜边防军开枪打、放狼狗、埋地雷,仍挡不住饥饿的人群。朝鲜对偷偷跑到中国来的人很严厉,他们亲眼看到,中国边防把抓住的朝鲜人送回去,那边的人民军把大人小孩用刺刀穿锁骨拿铁丝穿一串,后来为了节约只用半尺多长的铁丝穿掌心,双手合拢铁丝穿过后拧成死结,一串串地拉到树林里枪决。受难者每每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令人毛骨悚然。因为延边很多地方于朝鲜仅隔一条图门江,最窄的地方几十米。冬天结冰,几分钟就过来了。这两年朝鲜逃的人多了,连人民党的书记也跑了。朝鲜人要出门很不容易,离开几十里去亲戚家里都要严格审批。
    
     私下里中国提出了严肃的抗议,一般的来说朝方是给中国面子的。2002年外逃人数达到八千余人,在中国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下,现在政策好一些,回去不枪毙了,但要判刑,每天给一个窝头二两重,但要干重活,许多人几个月就死去了。至于听到的集中营里惨不忍睹、耸人听闻的故事,因得不到相互印证不好妄加推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里的真实情况不会亚于当年苏联的劳改营和纳粹德国的集中营,因为至今还没有发现活着出来的人。这就是朝鲜劳动党——一个自称是人民拥护的党的所作所为。
    
     鉴于难民潮的主要通道是在图们江长白山一线(难民过来后可就地依托朝鲜族同胞得到一些救助),中国公安部下拨专款在图们市外高速公路口旁的山坡上修建了专用的朝鲜难民收容转运站(归吉林省边防总队代管,但真正的领导在北京),粉红色的围墙有两层半楼高,从外部看扣除办公警卫用房最多容纳七、八百人,但实际上经常是一千多人,由吉林省各地抓来的朝鲜难民都押送到这里集中,体检、治病、甄别、学习,更重要的是了解情报,在号里不能抽烟,饭吃得饱,据说质量还可以,毕竟是中国最大的国际收容所。
    
     在我们这个机关里,只有最低一个等级的从来没有出国过的“老干部”们,才被“照顾”出国去北朝鲜。到了中朝边界口岸,手机和一切杂志,书都不能带入朝鲜,不然要被没收。进出朝鲜的口岸,人民军战士查得很仔细,有时要搜身,对来自中国的“革命干部”们也不例外。 在口岸的入口处,有一个被装饰的宽大耀眼的大标语牌,朝鲜族的同胞坦然相告,上面写的是“二十一世纪的太阳是金正日将军”。后来,在所有去的那些地方都会看到这种耀眼的大标语牌。
    
     从口岸到市区有四十多公里,坐车要走二个多小时,路上看到的农民惨不忍睹,汽车和拖拉机很少,有几辆公路上跑着的卡车还都是五十年代的苏联产品,那种车的车型叫“嘎斯”,以前中国的南京市还仿造过。牛拉车的车轮还是铁轮,就是铁圈包木头的,没有橡胶轮。专门为中国干部们居住的饭店是平壤市最大的饭店,吃的东西品种很丰盛,但数量有限,不管饱,商店里面卖的东西大都是中国货,但比中国贵一倍。其它城市里的商店很少,看不到医院。路上的行人都是面黄肌瘦的样子,个子很矮,很少能看到一米七以上的,没有看见过几个胖人,就连大街上的便衣警察们也都很瘦,普遍营养不良。女人也看不出多大年纪,基本上没有胸部曲线。
    
    
      北朝鲜是一个严格实行彻底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一个人进入社会首先遇到的就是家庭出身问题。北朝鲜的出身成份要追溯到前三代,家庭出身详细分为51种成份。这51种成份大致可分为三大类:核心阶级,动摇阶级和敌对阶级。核心阶级包括革命家庭(长辈为革命干部)、军烈属、工人、贫下中农等。核心阶级的人数占北朝鲜现有人口2200万的三分之一,是北朝鲜政权的支柱。动摇阶级是指没有誓死捍卫北朝鲜现政权决心的人,动摇阶级约占人口的一半。敌对阶级是指地主、资本家、反动分子、不纯分子、以及在南朝鲜有亲戚关系者,敌对阶级约占人口的五分之一。
    
     在北朝鲜,家庭出身决定一个人一生的命运。敌对阶级的家庭出身者,是绝对不能在大城市居住的,也不能上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只能在中小城镇和农村从事一些低贱的工作。说句题外话,这同过去的中国社会十分的相似。动摇阶级的家庭出身者,虽然可以上大学,但是入党、提干都非常的难。在北朝鲜,报考大学首先要有中学的推荐,所以到了高中,一些家庭出身不理想的学生往往会向老师询问:老师,我也能上大学吗?。北朝鲜对外号称自己是世界上最自由平等的国家,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自由平等,不用我说你也会清楚。
    
     平壤有几个现象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许多年青漂亮的女交警在马路上值勤,在商店、饭馆、旅店等服务性行业集中了漂亮女性,反映出政府很注重形象工程,爱做表面文章。再一个现象是除了公务性接触(如在商店里与售货员)以外,很难看到人们的笑容,那怕是苦恼人的笑。尽管企业大都停产了,但大街上的人仍是来去匆匆,很少有悠闲自得的人,马路上汽车很少,自行车也不多,大多数人是走路。初来咋到的人会有一种感觉,这里的社会生活方方面面似乎很简单,街上没有报亭、读报栏、明显的公厕、存车处、冷饮店、垃圾箱……,所到之处没有任何都市应有的喧哗,完全是一个沉默中的社会。
    
     朝鲜也有电视,不过只有一个台,每天只播放两个小时。 内容贫瘠单调,可想而知。住在宾馆饭店里的房间里也摆有电视,但大都没有天线接口,纯粹是摆设。因缺油、缺电公交车很少,地铁也是按点开行,上下班高峰时间公交车站上聚集着大量等车的人,特别是在冬季的夜晚,寒风中黑压压的人群庄严肃穆,一律灰乎乎的颜色,单薄陈旧的冬装,好像都不怕冷。最有意思的是看了当地学生的一场演出,专门为中国旅游者表演,朝鲜特色的夸张表情就不用说了,最好笑的是有一首合唱叫“全世界羡慕我们”,不言而喻,台下的中国人都笑了起来。
    
      我们机关去北朝鲜的干部问过他的同行,一个司局长级的干部,每月大概三、四千朝币,国家规定汇率是1元人民币兑换与17元朝币,可在黑市上为1比100到130元,这就是说,一个司长每月收入折合人民币为30至40元。按计划内的供应,物价低得惊人,可是供应量不够或者根本就没货,例如粮食,机关干部每月28市斤,在没有其它油水的情况下一般不够,缺口部分自己去农贸市场补齐,那可是改革开放的新生事物,是近一两年内才合法化的,由于90%的东西来自中国,物价自然比中国要贵一、两成。因此一个清水衙门的司长其生活状况就可想知了。据了解,朝鲜平均的工资水平是每月一百多朝圆,相当于我们的五元钱。在罗津先锋地区,由于是朝鲜的经济特区,工资比别的地区多十倍,每月有二千多块的朝圆。
    
     在北朝鲜,身边有许多的便衣“特务”,即使是一般的接待人员,革命警惕性也无比的高昂,以监视、告密为自己“神圣的使命”,我的同事去北朝鲜10天,回来后诉说有如体会到了在敌占区搞地下工作一样的感觉,处处都需要提高警惕,提心吊胆。临回来时,为了把手头的朝鲜币花掉,他们特地在专为“外宾”服务的商店里,购买了许多包装袋上印着朝鲜文字的水果糖,等回到国内一打开包装袋,大呼上当,原来都是中国出产的最低档的糖块,北朝鲜不过把它们再包装了一下而已。
    
     中国在文革时,毛泽东也搞过造神运动,但毛泽东的造神运动比起金日成、金正日父子来说还是有所自知之明,知道一旦过分了就会令人“讨嫌”。而金日成、金正日父子却是毫不知羞耻,北朝鲜家家必需悬挂金日成、金正日父子的画像,而且要经常打扫,画像上不能落有灰尘,否则要以“攻击”罪论处。最麻烦的是刊登有金日成、金正日画像的报纸,既不能丢,也不能乱放,一旦不小心弄脏弄破报纸上金日成、金正日画像被旁人告发,就要被法院判刑,还会株连亲属。这种情景,只有在中国的文革里才会发生。
    
     回过头再来看看古巴。
    
     根据1976年颁布的宪法,古巴为独立的社会主义主权国家,古巴共产党是古巴唯一的合法政党(同朝鲜一样),连装饰性的“民主党派”都不要了。2002年6月26日,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通过一项对1976年共和国宪法进行修改补充的法律,进一步确定宪法规定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不可更改性。宪法修改补充条款规定,古巴决不允许资本主义复辟。1959年革命后上台的国务委员会主席菲德尔·卡斯特罗·鲁斯(Fidel Castro Ruz),1976年再次就任此职,至今,2004年,已经连续掌握最高领导权45个年头了。
    
     古巴与美国只有一海之隔——佛罗里达海峡,几十年来,有数不尽的古巴人,从平民到知识分子,驾驶着自己简陋的木船、木排、甚至澡盆,一批批地拼命划向海峡对岸的美国大陆,一旦被沿海岸巡逻的古巴海军发现,他们要遭受到机枪的扫射,要被关押,要送命的。在美国迈阿密海滩的滩头,如今形成了数目壮观的古巴难民营。古巴,景色秀丽,气候宜人,一向被称为“岛国天堂”,首都哈瓦那 (la habana) 也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之一,有“加勒比海的明珠”之称。促使数十万难民逃离自己美丽的家园,除了渐近僵化的政治和经济体系所造成的贫困状态,还真找不到其它的理由去解释。
    
     古巴政府把自己国家目前的贫困状态归咎于美国政府长期的敌视和封锁。古巴政府在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说,美国对古巴长达40多年的全面封锁已累计给古巴造成793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在1120万古巴人中,70%的人是在这种封锁下出生和生活的。为了防御美国政府可能的侵略,古巴一直在把高昂的政府收入用于军事领域,号召全民皆兵,比如最近,它就组织了古巴历史上规模最大的“2004军事演习”,模拟一旦美国军事入侵时的全民军事抵抗。
    
     古巴的教育和医疗等社会福利状况要明显的好于中国。百分之百的古巴儿童获得了免费教育。古巴从幼儿园到九年级学生在校率超过99%,在这个半球是最高的。它的小学学生的母语和数学成绩在世界范围内是最高的。在全球范围内,这个国家的教师相对与学生的比例是最高的,每个班的学生数是最低的。身体或智力有残疾的所有学生均被特别学校录取。不管在城市或乡村,电脑教育和电化教育扩展到所有的儿童、少年和青年。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所有年龄在17到35岁之间的先前不在校或未就业的年轻人,被给予了带津贴的再学习机会。所有的古巴公民不用花一分钱,都有从幼儿园到博士学位学习的机会。功能性文盲在古巴也不存在了,古巴是目前世界上残存的4个社会主义国家中唯一敢于自称真正消灭了文盲的国家。
    
     今天的古巴拥有世界上人均最高的医生数量,几乎达到紧随其后的下一个国家的两倍。古巴人也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医疗保健系统,并将继续得到完全免费的医疗服务。社会治安覆盖100%的国民,社会犯罪率极低。 在古巴,85%的人拥有自己的房屋他们不必因为任何原因上缴财产税。其他的15%的人们只交象征性的租金,仅相当他们工资的10%。
    
     说句良心话,至今仍然在自称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自称改革开放事业取得了巨大进展的中国,应该好好地向古巴政府学习,把钱花到平民百姓的身上。
    
     同越南、北朝鲜一样,凡是自称社会主义的共产党政权国家,都有着明显强烈的排华倾向,古巴也不例外。1959年底,古巴刚刚成立社会主义国家,以郑振铎、周而复为首的中国文化代表团访问古巴的时候,古巴有华人华侨五千多人,到了2004年,古巴成立45年之后,据“凤凰卫视”报道,原来历史上居住在古巴的数千名华人已经逐渐被迫离去,转移到周围其他的南美国家,现在居住在古巴的华人已经不足百人,而且财产都已经被古巴革命政府没收,沦为城市贫民,想走也走不了了。
    
     “凤凰卫视”还报道,古巴同北朝鲜一样,至今仍在实行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票证制度”,凭本供应每人每月5公斤大米,4公斤砂糖(也不怕得糖尿病),3公斤面粉,等等。
    
     最近,中古的关系有所发展,中国广播电视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总公司与古巴国际有线电视公司今年9月在北京签订了关于中国电视节目在古巴首期入网播出的合同。合同规定,中方提供有关设备并负责安装,古巴方面提供人力密切配合。合同还规定,中国电视节目首先在哈瓦那等古巴五个省份共12个有线电视台站的入网播出,这12个电视台站覆盖古巴全国一半以上的涉外酒店和公寓。目前,首都哈瓦那市(省级市)和马坦萨斯省所属的旅游胜地巴拉德罗共6个电视台站的入网设备已安装完毕。中国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CCTV-4)、英语频道(CCTV-9)和西班牙语--法语频道(CCTV-E&F)的节目17日开始进入古巴有线电视网,并通过这一网络在古巴首都哈瓦那等地各涉外酒店、公寓播出。   
    
     向往富裕美好的生活,寻求宽松和谐的社会,是每一个人,也是每一个家庭追求的理想境界,能够顺应民心的政府才会得到民心,能够体谅民意的国家领导人才会得到人民的支持。这种来自民间的支持是发自内心,自觉自愿的,绝不是依靠“戒严部队”的枪杆子和国安的政治警察才可以维系的。
    
     至于,能够向北朝鲜和古巴学习到什么,你看了我在上面所做的粗浅的介绍,你就完全明白可以学到什么了。
    
     聪明人无需多言,点到为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