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从新闻背后看真相-吴德东的故事及其他
(博讯2005年1月05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元旦节前这一期的报纸《南方周末》上,刊登了一片耐人寻味的文章:“举报者老吴的命运”。这篇文章讲的是一个正直的人在今天中国大陆的悲惨命运,但同时也从侧面上,清楚回答了中国的股市为什么长久杳无生气,气息奄奄的根本原因。

     吴德东是从军队转业的正团级干部,山东济宁市一家省属国有药品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这是一个标准的,改革开放时期国家栋梁的真实写照,他有着辉煌的革命历史,有着过硬的面目地位和背景,又有着功成名就的现实地位和远大前程,他在经济上无忧无虑,没有众多普通中国人那种下岗处境的困扰,他所领导的这家药品零售企业又是年年都赢利的大户,他只要等着看准机会,稳稳的、美美的、结结实实的捞上一票,不用去管这家企业和企业里面职工们的死活,然后自己舒舒服服的去怡享天年,这是如今许多革命领导干部都在走着的相同的道路。 (博讯 boxun.com)

     可是吴德东没有选择走这条道路。为什么?因为他考虑的不是自己个人的命运,而是企业、即国有资产的命运,结果是,一心保卫企业的利益,努力避免大批国有资产被吞并,被大量流失的吴德东却遭受到了灭顶之灾,他身陷囹圄,失去了自由。

     这又是为什么?

     中国大陆上的众多国有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的、极其奇怪的社会现象,就是自己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在一个权力构架的极权社会里,上级政府管理集团出于自己利益的需要,沿用或套用计划经济时期的老路,让每一个企业要由它的上级领导机构主宰它自身未来的命运,企业就像一个永远也熬不成当婆婆的小媳妇,永远在接受他人的指使,即使被极为不合理的出卖,企业也无法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

     这是在商品社会里最可悲的经济现实。政府权力机构从自身的利益出发,以指令性方式强行决定企业,特别是盈利企业的最终命运,由于是黑箱操作,隐藏在黑幕后面的利益分成永远不会为外人所知,各级政府的权力机构从中得到了多少好处,都被表面上省国资局那套假公济私的迷雾所掩盖,吴德东的孤军奋战,犹如堂吉格德同风车的一场毫无结果的无谓大战,最终,只能使自己深受创伤。

     吴德东原来的企业,被一家医药集团公司毫无道理的所兼并,这家医药集团公司吞吃兼并吴德东原来的企业,并不是要维持原来的在生产规模或扩大再生产规模,而是采取了最卑鄙的一着:“将企业资产暗自转移”,导致“经营状况恶化”,吴德东开始带领职工上访,所有的职务就被这个“新的上级”一撸到底,这个世道真是奇怪的让人看不透,就这样,以往大半个生涯都大红大紫的革命干部,竟然一下子沦为上访专业户,这是为什么?

     事情还没有完。到目前为止,吞并吴德东原有企业的这一伙大小革命干部们(老百姓称之为贪官污吏),侵害的只是山东济宁当地的百姓利益和国家利益,与全国人民和整个的国家资产只有着间接的关系。可是,山东的这家医药集团公司的下属,还有一家上市公司——鲁抗,它可是面向全中国的股民发行股票的。这家集团公司吞并了吴德东原来的企业不算,其下属上市公司还在造假账,目的是要增发近8亿元,把全国的股民当作了自己的行骗掠夺的对象。吴德东再去举报,直奔中国证监会,以详细的,准确无误的原始财务数据为依据,用实名举报了鲁抗及其上级医药集团公司。

     中国大陆上最奇特,也是最常见的一幕从此开始。一个历史清白,一心为维护国家利益和国有资产的干部被扣上“涉嫌贪污和挪用公款”的罪名,失去了自由,而那些坑害国家利益,坑害济宁当地人民利益,坑害股民利益的举动倒是一路顺风,畅通无阻,人们不禁常常要问,在今天这个还自称为社会主义的中国大陆,公理何在?正义何在?

     吴德东实名举报,但是这个“实名”只有中国证监会才能知晓,将吴德东的“实名”泄露给这家医药集团,中国证监会以自己不可信任的道德价值闻名于全中国,2003年1月下旬,吴德东被济宁市中区检察院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4个月后,“2003年5月份,在未进行任何解释的情况下,中国证监会又同意了该公司增发。”在2003年刚刚募集了8亿元的资金之后,“鲁抗”在2004年前三季度已经爆出亏损,其利润总额比去年同期下降96.72%。就此,欺骗坑蒙股民之事已成为事实,对此,没有任何一个政府部门,特别是负有监管责任的中国证监会站出来给予合理的答复。

     吴德东“涉嫌贪污和挪用公款”的罪名来的蹊跷。按照常理,一个有贪污劣迹的企业领导人,早在2000年企业被兼并的时候,就应该隐瞒、涂改、制造假账,即便是他“没有经验”,疏忽忘记了,那么这个“贪污挪用公款”的企业领导人至少可以在2001年就落入法网,而不会等到两年多之后,他正在向中国证监会举报的时候,这份迟来的罪名才姗姗出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乎!

     中国大陆改革开放时期什么新奇的事情不曾出现,真正的贪污和挪用公款的人们始终躲避在暗处,不露痕迹,不动声色,被人为捏造出的“贪污和挪用公款”的人往往倒是最廉洁正直的人,天地无行,致使世道黑暗,黑白颠倒。

     吴德东的故事说明一个许多的股民、国人至今还弄不懂的问题,那就是:中国的股市为什么一垮多年,无数股民的巨额资金投了进去,竟然无法给濒死的中国股市注入一丝的活力,那些巨额的资金究竟都跑到哪里去了?看了吴德东的这个故事,谜底解开了,原来是被那些勾结从中央到地方官府的那些奸商们给瓜分了,他们掠夺瓜分了本地的企业还不够,还要在中国证监会中间某些高层官员的帮助下,用假帐去欺骗全国的股民,又在全国人民的身上捞了一大把。

     这个财发得太容易,也太缺德了。

     吴德东的故事还说明,在今天中国走上改革开放的社会条件下,真正要维护社会主义法治,维护国有资产权益不受侵犯,维护社会主义企业的诚信道德价值体系,维护共产党政权的公平公正精神,维护社会主义公有制度的合法性,恰恰是这些处在中国社会最底层的工人和农民,他们才是真心实意地维护社会主义制度中最后这一点残存的东西,社会主义是他们活下去的希望和依靠,相反,那些身居高位的贪官污吏,那些发了大财的不法奸商,他们才一心要置社会主义于死地,好使他们靠非法掠夺来的巨额财产合法化。

     在今天,辨别社会主义的敌人,辨别共产党政权的敌人并不难,你只要分析一下,一旦当社会主义垮台,当共产党政权垮台,谁是当今社会最大的受益者,谁又是当今社会最大的受害者就明白了。可惜现实就是这么反常,那些一心维护社会主义公有制度,一心维护共产党政权国有资产的人被强迫下岗踢出门外,被关进监狱失去自由,而吞吃社会主义财富的人却被当作改革先锋,社会栋梁。你只要看见中国的腐败现象越演越烈,中国的腐败分子气焰是如此的嚣张,你就会不得不承认:在今天的中国社会,黑白真是被颠倒到了极点。

     “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明于谦乎?吴德东乎?

     我们社会主义的执法者们,不会昏聩到连什么人在挖社会主义的墙脚,什么人在拼命维护社会主义的基石都分不清了吧?如果真的到了社会主义的守护神分不清是非黑白,分不清良莠善恶的那一天,那就意味着共产党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寿命真的到头了,当共产党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命中注定要垮台的时候,任凭你再多的吴德东站出来拼命维护也是无济于事的。这个原因不是别的,就是因为你的手中早已经丧失了各级的政权。而掌权者要走什么道路你是阻挡不住的。 好了,再空发议论也是没有用的,最后,让我们衷心感谢正直的人吴德东,他为了国家的资产不被流失而没有闭口不言,也没有说假话,他失去的是自己的自由,得到的是全中国正直的人们都会牢牢的记住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他。

     同时,也让我们深深地感谢在《南方周末》上为我们介绍这个故事的记者庞瑞峰,他在两年多来始终关心和支持吴德东,跟踪记录吴德东以后的故事,他为我们讲述这个故事所反思的意义,远远大于这个故事本身所记录的内容。

     举一反三,窥一斑而知全豹,透过现象看本质,庞瑞峰和他的吴德东的故事所揭示的意义就在于此。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为你点评一份基督教的传单
  • 言信:一个日本汉奸的丑恶逻辑——评《日本统一中国》歪论
  • 言信:我们向古巴和北朝鲜能学到什么?
  • 言信:朱镕基先生(续)
  • 言信:腐败的责任
  • 言信:损害国民利益取悦洋人的朱镕基先生
  • 言信:我的那些发迹的朋友们
  • 言信:谈谈中国的自杀问题
  • 言信:中国城市生活常识:选购食品的哀与愁
  • 言信:一个并不遥远的噩梦
  • 言信:江泽民政权应该对中国承担什么历史责任
  • 言信:记给我带来重大影响的两本书
  • 言信:困扰中国大陆的新文盲问题
  • 言信:邓大人百年华诞,什么人感激最甚?
  • 言信:省市部委顶风作案,中央权威丧失殆尽
  • 言信:圆恩和尚
  • 言信: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部分失控
  • 言信:关注黄金高和黄金高现象
  • 言信:以一代万的人事工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