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慕容文成: 祸国殃民的“壮举”-农业学大寨
(博讯2005年1月11日)
    七五年时俺在跟父母下放的农村读小学。那阵子全国上下风风火火地掀起了一股“农业学大寨”的热潮,这股共产党风毫不例外地也刮到俺生活的那个小山村。

    那村子座落在山坳里呈倒T字形,沿着山向东西和北三个方向延伸。在村西有一大片田地约有百亩从山脚向下呈慢坡状伸展到一条公路旁边,从远处看上去象个巨大无比的长方形以十五度角从水平地面支放在山坡上。

     那是一块油黑发亮的良田,一脚踩下去鞋子就要陷入土里。村里的农户们在上面耕种,世代相传靠着这快风水宝地得以温饱。即使在那“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发狂的岁月里,靠着这地村里的农民家家户户年年仓里都剩下余粮,没有一个人被饿死或者因为缺粮食吃而背井离乡。有从山东,河南河北逃荒来的许多乞丐后来也都愿意在这个村子里扎根落户。 (博讯 boxun.com)

    众所周知,“农业学大寨”并非是从七五年开始的。在那之前整个公社各个大队早就开始轰轰烈烈地大“学大寨赶昔阳”。俺读书的小学也常常停课去支援各个大队学大寨。老师曾经带着我们去过其他大队修梯田,每天要走十几公里的路程,而且一修就是整整一个月,手上磨出了一层又一层的老茧。

    这次大祸临头,村民们万万没想到公社领导看好俺村西头的那块风水宝地。道理很简单不是因为那块地不平整将来不好机械化耕种,而是因为那块地就在省市县各级领导来光临时的必经之路的旁边。那年秋季在公社革命委员会领导同志的亲自关怀下,调动起包括俺小学生在内的全公社所有的生力军,意气风发打了一个突击战,短短半个月后这快地就在红旗招展之下变成了和宣传画里面差不多的层层梯田。

    不久上面领导一来视察,俺公社就被评为全省“农业学大寨”的标兵。还出现个回城后又再次“扎根农村干革命”的优秀知青上了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成为全国学习的典型,公社领导一时好不风光得意!

    第二年,大队的农民照常在那块地上耕种。雨季到来,当俺路过那里的时候常常看到有大量的黄水淤积在梯田里面使玉米大豆都淹没在水中象栽种水稻一样,过去在这快地上从来没有看过这副令人可笑,可悲又可叹的光景;到了干旱无雨的季节黄土赫然露出地表,经太阳一晒在土壤的表面结成了一层坚实的外壳。庄稼能否继续正常生长?可想而知!

    到了锄草的季节,俺看到梯田上面生长的所有庄稼都似乎患了营养不良症,特别是分布在每层梯田后半部的庄稼尤其“面黄肌瘦”。到了庄稼即将成熟的季节,每层梯田里的大部分的玉米才长到一尺多高,结出的玉米穗只有手指头一般大小。

    以后两年一直到俺回城的一九七八年,这里的庄稼生长状态都是一样。回城数年后听村子里来的人说那梯田因为无法继续耕种,已经成为一片大荒野。一块曾经世世代代养活了农民的肥沃土地却因中共的恶作剧被彻底糟蹋掉了。

    不知是否有人统计过,整个中华大地在那疯狂的年代里有多少个这样的百亩良田被中猪突猛进的愚民政策糟蹋掉了?今天中国成为世界上一个进口粮食的大国,有人说这与中国人均耕地面积小有关,俺看这种说法未必正确!

    读了这篇,恐怕那人又要说俺活在“恨”中,其实不是恨谁,而是以史为鉴。

    2005年1月10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慕容文成: 中共是否会对台独使用核武?
  • 慕容文成: 灵魂是否存在?
  • 慕容文成: 老毛驾崩时我笑了
  • 慕容文成: 赵博士“传奇”
  • 慕容文成:杨振宁应该干脆宣布“纳妾”
  • 慕容文成:中国是头“黔之驴”
  • 慕容文成:解放战争是摧残农民的战争
  • 慕容文成:中共为什么不能被推翻?
  • 慕容文成:从放弃战争赔偿看中共本质
  • 慕容文成:束缚农民是共产党暴政仍在延续的象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