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起来,不愿做跟屁虫的人们
(博讯2005年1月17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2005年新年献辞

     (潘一丁声明:这是一篇自认为为代表一个站上新的认识层次上的“良知”,所发出的呼吁或挑战书,所以并不隐瞒想开始示范一场“精神战争”的意图,欢迎一起来参与和并肩作战,或加入围剿、讨伐的对立面!并按照惯例,希望在强国论坛深水区和博讯新闻网“焦点新闻”栏目上首发,以示对其在各自范围内的重要地位、影响的承认和尊重。当然,无论他们发表不发表此文,本声明也会保留在新里程碑网站上,除表示政治责任永远由网站无党派、无国际政治、经济背景的负责人潘一丁个人自负以外,也有意为那些网站,在历史上留下一段可以供后人评论荣辱、是非的“立此存照”纪录。谢谢!潘一丁写于2005年1月18日) (博讯 boxun.com)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如果用已故中国伟人毛泽东的这句诗词,来概括已经过去的2004年,也许到是形象而贴切的。因为站在客观的立场上来看世界发生的一切,无论从正面还是负面、从中国还是全球,从自然环境到人类社会,其产生的动荡、不稳定影响程度的绝对值,都在明显快速地增长。比如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已经成为全球不容忽视的积极因素,但是它的能源消耗和空气、水资源等环境污染,以及贪污腐败和社会精神风气恶化等,也同步成为最令人忧心忡忡的隐祸;美国虽然声称在伊拉克的反恐取得胜利,恢复了那个国家的“民主秩序”,可惜它派到那个主权国家去的军队,却只是在不断地为那里的官员、民众和自己,刷新伤亡的恐怖纪录;本来理应成为国际间矛盾的裁判或协调人的联合国,不仅已经在美英“入侵伊拉克战争”中,凸显了自己“屈服于强权”的无力和无能,现在又在自身改革的呼声压力下,除了继续夸夸其谈地为世界“画饼”外,甚至摆不平组织内部争权夺利的“窝里斗”,秘书长成了春秋战国时代的“周天子”;而人类在取得外太空探索研究和其他高科技物质文明的巨大成功的同时,却增加了战争危险和恐怖程度,也不能阻止地球上多数人的贫困化、吸食毒品以及艾滋病的蔓延扩大,更不能改善环境污染的程度,减缓生物物种灭绝的速度;总而言之可以认为,我们声称取得的每一个胜利或成功的同时,都伴随着另外一个令人不安的负面现象或趋势的出现。而不久前发生在印度洋中的罕见大地震以及由此引起、造成周边国家数以十万计(总数已经超过十五万)人员伤亡的海啸,完全可以成为在年终时,对上面诗词的印证或写照!

    如果我们在新年伊始,把自己对追求物质文明的狂热精神和科学的理智判断能力,分出一部分来客观、冷静地思考一下自己和自己的社会,不难发现,人类整体的活动,其实就像是处在“分子热运动”之中。看到每一个人都在努力发挥自己大小不同的力量,就以为(或被宣传为)都是在为全社会增加积累而作的“贡献”。其实不然,因为“努力”是一个有方向性的矢量概念,如果方向不同,其合力大小就不一样,甚至相反抵消。就好比众人推车和拔河(比赛),前者用力的方向一样,车就会转动前进,用的力气越大,前进得越快;后者各自的用力方向正好相反,所以无论用的力气有多大,只要双方的实力相当,就永远只能在原点左右相持不下,直到其中一方力气用尽、坚持不住为止。所以站在社会整体的角度来看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其真正意义(合力)上的“进步”,就算没有倒退或停滞不前,也是极为有限的。逻辑上证明这一点并不困难,只要拿今天的那些良知(包括美国人的在内)对社会现实的批判、抱怨,以及对道德观提出的各种期望,去和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提出来过的诸如“忠孝仁爱,礼义廉耻”之类的道德观标准比较。就算有人贿于现实、心理暗自羡慕向往“越堕落越快乐”。但是,难道我们好意思公开说,容忍、甚至鼓励提倡“男盗女娼”的“文明”,比提倡要“(懂)礼、(有)义、(守)廉、(知)耻”的行为标准的“文明”,更“进步”、更值得仿效、学习吗?

    这完全是因为人类已经被根本完全错误、所以永远难以自圆其说,只能说一套、做一套的社会理论所误导,在自己的“社会”这样一个复杂的坐标系统中,把一个次要、辅助性的“物质文明”指标,误当成了文明进步的主轴(详细阐述请参阅拙文“文明的图解”)。以至于自己(指错误的社会理论)只能学过去中外的“邪教”那样,靠一些科技物质手段玩的小花招(如过去用的是白纸显字,清水变血,照片换头处理加工,泥菩萨说话之类,低档次的化学、电子把戏。现在则依靠炫耀使用电脑资讯网路等、高科技家用电器或武器)来迷惑、欺骗信众(民主的“大众皇帝”),用物质享受来吸引他们心甘情愿地跟着走(这本来也是邪教惯用的吸引手段之一,如让教徒有更好的物质待遇;说将来进天堂后有美女天使相伴;允许甚至提倡性乱交、混交等有天性吸引力、却被正常社会排斥的行为等)。使大家最后“差之毫厘、缪之千里”地连出路都找不到,还要回过头来依靠采用原始野蛮、动物般恐怖的“肉体战 争”来解决自己内部的问题。在这种层次上宣传的“文明进步”,大概只能用过去的非洲食人族部落,要在,吃人的时候改用刀叉以示“文明”的自欺欺人做法来形容媲美、相提并论了!

    其实我们已经越来越有根据,去怀疑当前人类的所作所为,是否最终会变成一场“零和游戏”?因为理论上,任何一个封闭系统环境中的“分子热运动”结果产生的合力,只能是“零”。

    人类社会就是这样,一部分人在创造物质财富,建造改善生活居住环境条件的房屋设施,研究改进预防、治疗疾病、延长寿命的医药科学;另一部分人却在发展可以大规模毁灭这些物质的装置、手段,甚至研究发明可以大量杀人的生化、基因武器;一部分人在努力设法改进提高电脑的性能、容量、速度的同时,另一部分人却在千方百计、挖空心思地设计、制造、传播破坏能力越来越大的电脑病毒,或专门摧毁电子设备的所谓“电磁炸弹”,都起着和前者完全相反、抵消的作用,社会就是生存在这样一种战战噤噤的“恐怖平衡”之中,为了保持平衡而无谓地消耗了大量的人、财、物力。而这种能量或资源,本来是应该可以用来大大增加人类社会的幸福和快乐的。我们就是被错误的社会理论美其名曰的“竞争”所误导,走上实际是仿效执行丛林法则的动物世界行为的、最没有出息、本质上和已经被批评为“落后”的中国人行为完全一样的“窝里斗”之路。只能证明这种理论甚至还没有达到中国文化早就能够达到的认识水平!

    这种相互对立和消长、制约的现象趋势或规律,完全符合“魔(道)高一尺,道(魔)高一丈”的辩证哲学观点,所以也不能排除人类社会这个系统,由于人为有意无意产生的严重失衡,而导致“崩溃”的可能,就像杂技演员表演“叠椅子”一样,无论水平有多么高,进步有多么神速,凭常识就知道,只要椅子的数量和高度不断增加,迟早是一定要失败摔下来的。我们之所以看不出这一点,只是因为被由物质堆砌出来、并不断升高的假象所蒙蔽,拿片面的、对真正文明的进步与否,没有决定性影响的物质成就,来充当判断文明的指标,却不去想一想,要是这样的判断标准成立,那生活在现代化动物园里的猴子,岂不是也可以宣称自己已经“文明”了吗?而这一点,由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大文学家鲁迅,也都已经看出来了。在他的作品“阿Q正传”中,对阿Q因为穿上西装、手拿文明棍(当时对西方式拐杖的别称),就认为自己已经“革命了”的荒唐、愚昧认识完全一样,是对这种错误观念最尖锐准确的讽刺形容和揭露批判。

    不幸的是,今天还有相当一部分的政治家或学者们,正在企图说服民众,使他们接受以物质文明的水平作为判断人类“文明程度”的唯一标准,这也是正中美国下怀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吸引世人来争当那种和其它文化(尤其是中国文化)相比、一点也不怎么“先进”的东西的“跟屁虫”,从而自己才能运用中国文化中的“扬长避短”策略,以发扬他们能够大量印刷、发行正在被世人所追求的美元的“长处”,利用“人为财死,有钱能使鬼推磨”原理,达到称霸世界的目的!

    这里面丝毫没有任何嫉妒或仇富的民族主义动机。或者还可以现实一点地公开说,只要是对人类社会文明的真正进步与发展有利,向美国学习,虚心当一下美国的“跟屁虫”又有何妨?可惜事实并不如此,甚至完全相反。

    根据“新人类社会学”和科学“认识论”的理论判断,可以有把握地认为,现有的西方社会理论,存在着一百八十度的根本方向性错误,而根据错误理论,不仅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产生的各种现象,而且由此提出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往往总是会得到“事与愿违”的结果。这其实早已经被古今中外的无数历史经验教训所证实,随便拈一个来都能说明问题,比如美国的所谓“反恐”,和要用武力对伊拉克输出“民主”的问题,他们当初信誓旦旦要达到的目的,和现在实际得到的结果,就都是如此,没有例外。

    如果说这些例子都是层次低一点的具体问题,不足以代表那种理论错误的本质。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被世人津津乐道的、有关“慈善事业”的方向性问题吧。

    不可否认,今天的世界上还存在有严重的贫富差距,这是造成许多社会问题、破坏社会稳定的主要根源,也是政治家和社会学者关心探讨的重点之一。只是因为包括马克思或毛泽东在内的大多数人,都只能站在“只知其然”的初级认识层次上来认识问题。这本来就是产生错误的会理论、以及由这种理论形成的习惯势力的原因,当然不能指望用来解决问题。因为按照科学“认识论”观点,在这样层次上只能看到问题的表象,而绝对看不到问题的本质。要是由此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更只能得到事与愿违的结果,造成人类文明进程史上的一段至今没有走出的两条方向相反,却一样走不通的岐路——资本主义道路和社会主义道路!

    鼓吹资本主义理论的人,坚持认为自己就是和丛林中的动物一样的东西(只不过“高等”一点而已),所以强调自由竞争(完全忘记理论上,人类一走出丛林,进入社会,就已经失去丛林意义上的自由了),要坚持身体力行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以任何其它动物都不具备的智力和能力,把一个在原来那个自然生态系统中必要,而对自己这个非自然生态系统(社会)已经是有害的自私、贪婪等“天性”发挥到极致,产生了物极必反的社会效果。典型表现,就是国际、国内贫富差距加大,两极化对立,不稳定因素和破坏性增加。其对应的表象解决办法,就是打着科学的幌子和物质成就的事实,迎合人的天性来宣传、强调按照丛林法则实行种内竞争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再由政府和富人拿出一部分钱来,通过宗教和社会团体,举办所谓的慈善事业机构,以“慈善救济”的名义分给穷人,用宗教上的“博爱”和法律形式上的“平等”,来按抚他们心理的不平衡,企图缓和由此产生的社会对立和矛盾。

    而世界上以马克思、毛泽东、爱因斯坦等,真正天才的伟人为代表的另一部分人,看到或亲身感受到资本主义社会中,因为不公平、不合理产生的严重社会问题,就针对这些问题的表象,提出了一套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方案,以为只要由多数人团结起来,从少数人手中夺回控制国家的权力,实行计划经济,来科学而公平合理地调度、分配资源,大家就可以群策群力地,共同创建美好未来。可惜这些人看不出他们要提倡的“主义”,本质上只不过是想让社会变成一个“全民慈善机构”,完全忽略天性负面影响的考虑。结果,实行这种制度的国家,时间长了,就一定会发展成人人想等吃救济的“大锅饭”形式,最后不是转为专制极权统治,就是实在撑不下去而改变跑道。结果世界就形成一种钱钟书的小说或电影“围城”中描写的“城里人要跑出城外,城外的人又拼命想挤进城里”那样,对资本主义不满的人,向往实行社会主义制度,而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里的人,却羡慕过资本主义国家的生活。双方都是拿对方的缺点和问题,作为自己正确和存在的理由,以对方的失败为自己崛起的契机。世界历史就在这样的此起彼伏的消长中反复,只有动荡、变化,没有真正本质意义上的文明进步。

    其实当初,具有高级复杂的精神思维能力、能够一定程度控制或约束自己天性,而根本就不是猴子般所谓的高等动物的“人”类,在面对一切生物都必须要按丛林法则,面对严酷的自然生态环境的考验时,逐步尝到分工合作的甜头,终于依靠发挥集体的力量,走出了原始丛林,进入“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详细阐述,请查阅拙文“论社会”),开始了自己真正的“文明”进程。那些在古老而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中就有提及的“和为贵”、“和(平)合(作)论”之类,被“压缩”了的正确观点、理论,却不断被“会读书而不会用书”的中国读书人,只知道当“陈芝麻烂谷子”拿出来翻晒,糟蹋了祖先通过中国文化给自己留下的、在预防或阻止发生世界性“窝里斗”的关键时候,可以用来化解危机的“锦囊妙计”的事实,就是证据!

    遗憾的是,后来的人类社会,由于物质文明建设中的客观需要,促进了自然科学理论的探索发展,不断发展提高的结果,形成一种物质文明领域里的“良性循环”,产生了以几何级数增长的效果,为人类真正的文明建设,提供必要的物质基础。但是这种成功,反过来又助长了精神领域里“自以为是”的经验主义,以为可以用观察、研究只有共性、没有个性的无生命物质的同样手段和方法,来认识、研究已经远比所有开始有生命个性的生物,还更为复杂的、有精神思维个性能力的人类自己和自己的社会。就想要去创造认识、解释甚至指导社会实践的、毫无科学可言的社会科学理论。结果,连自己是“什么东西”都说不清道不白,只能像班级上的“差生”面对考卷那样胡乱地应付。把自己说成是一头头猴子般的“高等动物”。其典型的代表,就是达尔文提出的,把人和动物拉在一起讨论的“生物进化论”,以及后来仿效甚至照搬“生物进化论”的庸俗“社会进化论”,把只有在自然生态环境坐标系统中才适用的运动规则—丛林法则,直接引入自己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坐标系统中,加以生搬硬套,完全忽略了真正科学的“特殊性”逻辑原则,把一个起码要放在二维坐标系统(如拙文“文明的图解”中作的阐述)中才能勉强(还不敢说全面)探讨的问题,放到一条只考虑时间的直线上去夸夸其谈,故弄玄虚。如此草率、不严谨的态度,足以令他们的自然科学界同行们为之汗颜!难怪许多有真知灼见、包扩不少诺贝尔奖金得主在内的顶尖自然科学家们,都要把解决社会问题的希望,寄托在中国文化身上(尽管这也不完全正确)。因为他们起码还有长期从事真正科学技术实践的经验,积累下可以启发联想的“良知”。

    这种错误造成的严重后果,已经、并且还将不断在世界范围内产生、扩大、蔓延,直到不可收拾。关于这个问题,只要不是丧失联想能力的“白痴”或别有用心,否则做出这样的判断结论,并不需要什么高级的智商或学问。只要根据丛林法则,拿人类已经具备的物质手段和能力(高科技大杀伤力武器或破坏技术),作为主观行为具备的条件(相当于动物自己的“牙齿和爪子”),再想想森林里的猴子群们,是如何解决它们之间的矛盾问题,就知道了。美国的灾难片“后天”,就是在表象上潜意识歪打正着的描述!

    正是因为这种建立在简单的、完全不足以跟精神文明相提并论的、物质文明成功经验基础上的社会理论,提供了有一百八十度方向性错误的误导,造成人类由于天性使然,在没有形成可以控制、制约天性,从而可以对物质文明起到平衡作用的完整人性前,就误入片面追求物质生活的歧途,最后背上错误社会理论形成的习惯势力的“负资产”,使自己成为精神文明领域里的“无产阶级”,一个除了知道赚钱和追求物质刺激的享受以外,一无所有的精神穷光蛋!

    不过真正可悲的,是大多数精神上的“无产阶级”们,“身在穷中不知穷”地,看不到人类社会的物质文明之所以能够产生,并不断发展,主要完全是建立在社会整体的分工合作基础之上的客观事实,和主要是集体行为的本质,不知道社会所有成就和财富的积累增加,都是绝大多数人一起工作努力的结果。因为无论多伟大的发明创造或成就,都有着前人或其他人(同事、朋友、助手、下级、或其它跨行业的人员)一起留下过的工作痕迹,甚至是他们作出某种包括生命在内的牺牲换到的。但是一些人却在错误社会理论的误导、甚至支持教唆下,在客观上主动钻社会(政府、企业、单位、上级)通过这种理论有意提供的“空子”,得到了比其他人多得多的财富,甚至成了大富翁。而另外一些人,由于这种理论造成的、并不一定公平、合理的政策性倾斜中,失去了本来应该得到的一部分,成为不足以维持最低生活标准的穷人(个别天性好吃懒做的二流子除外),如此不断恶性循环的结果,形成社会两极分化,在只知其然的对比中,产生心理不平衡,构成社会不稳定因素。

    可惜这两部分人自己中的绝大多数,对产生这样的客观事实的真正原因都浑然不知。成功者觉得自己生活在相对最好的环境年代里,是自己由于通过个人的努力奋斗,在“丛林法则”(其实已经根本不适用于人类社会)的规范下,积极参与“竞争”的结果,以为自己已经提前进化成“特别优秀”的良种(精英),取得当“人上人”的资格、地位,可以理所当然、心安理得地享受所有多占的社会资源。然后在物质充分满足之余,再拿出一部分财产去办所谓的“慈善事业”,以填补精神上的一点光靠物质刺激无法满足的空虚,甚至弥补一点自己潜意识人性中感到对他人曾经做过的、某种损人利己的“愧疚”,以期用“吃小亏占大便宜”的方式来安抚受到伤害的穷人,保持社会稳定,维持自己的既得利益。

    而那些觉得现实生活中遭遇挫折的人,看不到这是错误社会理论指导下,接受丛林法则指导行为的必然结果,不知道只要这种理论不彻底否定、推翻、抛弃,并由科学、正确的新理论取代,就不要指望会出现新的理想社会。而只能一味将所有的问题的责任和不满的怨气,都归咎于现实社会的不公平、不合理上,企图用“民主选举”进行和平演变,或以“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革命方式来改变现状。可以肯定的是,社会现状的表象是可以改变的,这已经被东西方的历史所证明。比如包括欧洲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中国近代的“国共战争”在内,以及中国历史上多次发生的农民革命起义造成的政权更迭,法律制度重建等重大变革。但是社会的动物般丛林世界的本质却完全一样,只不过既得利益者的相对位置产生了置换或颠倒,但相互之间的利益矛盾和对立冲突却始终存在,永远没有消失的可能,“肉体战争”成了最后解决问题的唯一手段,绝对靠全人类的分工合作才得以创造出来的物质文明,将被一部分人利用做摧毁人类真正文明的工具和打手。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却是最有可能得到的结果。因为我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当上了错误理论的“跟屁虫”,在疯狂的物质追求中,丧失了人之所以为人的精神思维和判断能力,陷入了习惯势力的泥沼而不能自拔了。

    今天,有些自以为是的精英,在吃饱喝足之余,以一种“人上人”的立场,似是而非地大谈民众的“素质低下”问题。却不知道真正产生这种社会表象上“素质低下”的“始作俑者”,正是东西方、中外那些“会读书不会用书”或“会用书却无书可用”的读书人—所谓的“知识分子”。因为这些人已经被接受公认为代表社会的良知或脊梁,国家、政府处处要听取他们的意见行事。而事实上已经证明,这个社会根本就没有良知,所以精神上也像猴子那样,挺不起做人的腰杆和胸膛。因为正是他们自己把一个绝对错误的,经不起推敲检验,不能自圆其说的社会理论当作“良知”、奉为圭臬,喋喋不休地向社会灌输说“大家都是猴子,要遵守丛林法则”的、比没有还糟糕的理论,说明从他们自己开始,就已经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精神穷光蛋!那么从社会常识可以知道,富人是因为自己有了很多钱和财物,才拿得出一部分来办“慈善事业”,去“救济”那些物质上被不当剥夺的“穷人”。但是怎么能够指望一个精神上的“穷光蛋”,去拿得出什么有效的“思想、理论”,来救济被自己拖累的社会中,和自己一样的精神“无产阶级”民众呢?

    所以,我们能够指望的,就是所有不愿意再当错误理论“跟屁虫”的精神“无产阶级”觉悟起来,在原始的“精神丛林”里,按大自然生态系统中不可违背的运动规律“丛林法则”,去竞争打一场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精神战争。把所有的错误理论当成强壮自己的营养来消化、吸收。最后成为有足够理论储备的(精神)富人。然后由一些因为有这样的信仰而“先富起来”的人,再拿这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来办“慈善事业”,去救济帮助所有的(精神)“无产阶级”和穷光蛋们,一起共同(精神)富裕起来。我们才有可能最终脱离人类自己互相杀戮的肉体战争恐惧,在真正和平和分工合作的基础上,共同走向只有人(而不是高等动物)才配享受的光明、幸福的未来。这才是检验我们自己的真正文明进化指标—“含人量(请见拙文《论人权》)”的“试金石”!

    也许有人一定会嘲笑有这样信仰的人是不现实的“唐吉柯德”。那么我们就索性拿歌剧“唐吉柯德”中的一段歌词“不可能的梦”,反其道而改之,成为一首 “信仰之梦” 来自勉和作为回答吧!

     信仰之梦做将来能达到的梦,对抗要打败的敌人,承担不堪忍受的苦楚,奔向勇者先到的地方,追寻理想之中的星星!这是我的追求,追寻那颗星星,其实并不渺茫,虽然看似遥远。我心无二志,为它奋斗,永不止息,为了崇高的理想,我无惧面对地狱。我知道,我若忠于这荣耀的追寻,我的心将安详平静。当我挥别尘世,愿世界变得更美好!那怕受尽讥嘲,使我伤痕垒垒,只要一息尚存,就要追寻著那一定可及的星星!

    (注:所有文中提及的相关文字,可直接浏览网站《新里程碑》的同名文章中,直接点击链接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集巨人和侏儒于一身的毛泽东--另类纪念毛泽东诞辰111周年
  • 潘一丁:人大为什么不与时俱进地和美国接轨
  • 潘一丁:尤先科的“中毒”和陈水扁的“中枪”
  • 潘一丁:还没有走出丛林的联合国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65)--乌克兰危机是国际性的窝里斗
  • 潘一丁:学术腐败是对错误社会理论的惩罚
  • 潘一丁:美式“民主选举”和大众皇帝的“自我拍卖”
  • 潘一丁:桔子和枳子
  • 潘一丁:美国正在迈向“独裁”之路
  • 潘一丁:“独裁”也是一种民主的表现
  • 潘一丁:论理工科思维的先天不足
  • 潘一丁:“窝里斗”和恐怖活动的因果关系
  • 潘一丁:“窝里斗”证明了什么
  • 潘一丁:论社会(下)
  • 潘一丁:“新里程碑”网站英文版发刊词(中文本)
  • 潘一丁: 吹响精神战争的号角--贺网站“新里程碑”正式启用
  • 潘一丁:如何反恐
  • 潘一丁: 别了,美国!
  • 潘一丁:明哲保身-逃避现实、逃避责任的巧妙遁词(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十)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