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从2004年的英语四六级考试作弊谈起
(博讯2005年1月24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中国的诚信问题,看来真有要从娃娃抓起的必要。在2004年底,英语四六级考试作弊的问题又被各方面折腾得沸沸扬扬。据监考管理机构人员的逐年统计,英语四六级考试的作弊现象越来越严重,作弊的手段和方式五花八门,从在现场被没收的各种作弊工具来看,就连最新高科技通信产品也被引进使用,绝对不亚于克格勃和联邦调查局的专业水平。

     因为依靠提供考试作弊来为生,已经形成了一个专门的行业,也产生了一大批专业的人士以此来作为谋生的手段,你在全国各大学校园里的通信栏里和可以提供各种考试信息的互联网上可以看见,每逢岁考的大忙时节,提供考试作弊枪手、工具和服务的小广告堂而皇之,比比皆是,没有任何羞涩和躲躲闪闪,不好意思,这是个行业,也是个职业,专职人员和兼职人员都有,就像国家公务员和大学教师一样,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博讯 boxun.com)

     在商品社会,市场的生存法则很简单明了,有需求就有供给,有商品的市场流通,就会有社会提供生存的空间。你只要亲眼看到每次考试前寻找枪手的火爆场面就明白了。事后,根据各高校从事考试监考人员的“专业性”估计,在纪律较好,管理较为完善的考场,作弊的(现场被抓住的和尚未被发现的潜在的)人数大约在2%到4%左右,监考人补充了一句:只多不少。在那些比较混乱的考场,作弊的人数已经超过了7-8%。从这一次有1200万人参加英语四六级考试来计算,保守一点估计,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作弊的大学生人数至少达到了40至60万人。在这个基础上做个换位思考,在全国从事提供考试作弊手段的专职、兼职人员不下十余万人。这真是一个提供了大批就业机会的新兴行业。

     不要忘记,今年在进行英语四六级考试的同时,还有120万大学生的考研,700多万应届高中升的高考,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作弊市场。

     根据已经发现的各种情况,考试作弊的商业化模式大体上有三种方式:

     第一种,最常见和最省力的,也是最贵方式是提供替身做枪手,代替你进考场参加考试,考完之后根据考试人的身份(是研究生还是应届大学生,是不爱学习的富家子弟还是因贫寒打工耽误了学业的农家子弟),考试的成绩和此次考试的重要性(拿什么学位,竞争公务员名额或出国名额),也根据本地高校当时的行情按原来的约定付款,特别满意的你还要酌情支付额外的奖金。这一种的费用大约在两三千元,代考托福和雅思考试的,因为有一定的难度和巨大的好处,代考费用要达到上万元不等,依具体情况而定。

     第二种,从掌握考卷的大学老师和监考人员,以及各种消息灵通人士的那里去提前购买考卷,自己要辛苦一下,提前按照标准答案做好记熟,进考场后就看你的记性如何了。因为出售考卷的信息来源不同,这一种中间的诈骗情况很多,买考卷的费用依据考卷来源的可靠性而定,从三四百元到两三千元不等,在购买考卷中,记住:这一行的“信用”十分的重要,购买这唯一的要求就是“货真价实”。除此之外,还要牢记商品流通中的最基本原则:便宜没好货。顺便提醒一句,在这三种作弊方式中,这一种也是唯一一种可以被弄上法庭受到审判的。

     第三种,在你既无枪手可以提供一劳永逸的代考方便,也无渠道可以提前买到考卷,你只能依靠提供考试“作弊服务”的机构或个人,用现代化的通信方式,进行场外现场指导,从手机、步话通讯机、近距离的无线通信耳机,微波信号接收机,应有尽有,这是一种好像最外露,最普遍的作弊方式,在场外提供作弊服务的人,更像一个互通有无的互助组,而真正从事收费服务的人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是考生的家长、亲属、老师、同学,全民作弊齐上阵,试看天下谁能敌?

     每逢看到学生们在考试期间上蹿下跳的忙碌场面,我就想起了我们那个时期的的大学生活。在我们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最多的一门课程就是外语(英语、俄语和日语),计算起来,花在外语上的支出占所有基础课和专业课支出总和的一半左右。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国人民大学号称是北京市的“第三外国语学院”,意思是说它对自己学校的外语教学和对外语重视的程度仅次于以外语为专业课程的北京外国语大学和二外。后来到北大和清华这些其他的大学一看,各个高校对外语重视的程度都大体相当。

     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了,我们接触外国人和使用外语的时候几乎很少,除了流窜到国外才需要使用外语之外,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国内为本国人服务,到各省下面搞调研,因为是给中国的首长和领导看的,所以只能用中文写调研报告和工作论文,可是每逢机关的职称的评定和晋级,都还要在现场再考一门外语,上级规定,除了在国外5年以上拿到学位的“海归”人员免考之外,其他的人一概要重考,已经有的英语四六级成绩仅作为参考。此举看似严格,其实流于形式,考场上的作弊者、抄袭者堂而皇之,数不胜数。

     再后来,我也有了孩子,在他上学之前的6岁就开始学习英语,从小学起就开始参加英语一级B的考试,因为他参加的是他所在学校的英语特长班,所以他们最主要的精力和时间都要花在学习英语上面。尽管学校为他们安排了外教老师,尽管现在他们大都通过了二级的水平,但是老师和家长的心里都清楚,在这些每天费力地学习英语的学生当中,将来只有极少数的人可以在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中使用上英语。

     英语四六级考试为什么年年都会出现作弊现象,是因为外语这门需要死记硬背的成绩对每个大学生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没有外语成绩就不会给你毕业文凭,只能算是“肄业”,而学位(四级对本科,六级对研究生)就更不会授予你了。从这一点来看,外语这门成绩的重要地位的设置也太不合理,太没有道理了。把外语抬高到同本国语言的地位一样是极不公平的,因为毕竟外语对你现在的学习和将来的工作没有直接的和必然的联系,只有极少数与国际接轨或与国际为背景的专业才有掌握外语知识的必要性。把外语人为地提高到极端的地步,不能不使人联想到背后的利益驱动。

     事实上也确是如此,国家审计署把全国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的收费去向不明列入审计违规的重点,每一年仅考试报名费的收入就达到上亿元,即使不算上非法私下买卖试题,非法聘用“枪手”作替身代考的种种费用,光是每年用在“新东方”这类英语辅导补习学校的钱就不下数亿元。这是一个耗资巨大的“无效经济”。

     既然知道了英语四六级考绩过分抬高了外语的地位,冲击了对专业课的学习,加重了学生经济和精力的额外负担,耗糜了巨大的社会资源和财力物力,助长了社会的不正之风和导致了权力的腐败现象,那么为什么不能废止它呢?

     反对浪费的含义是多方面的,它既要反对经济上的浪费,也要反对在社会资源、人的精力、时间上的无效劳动。

     最后,我要提示一句,中国是个热衷于考试的大国,一个人,从他小学一入学,每一年的升级,直到最终的毕业、就业、评比、考核、出国、提升、晋级、等等等等,几乎都需要考试,以考试成绩定终身,这看起来似乎公平,其实并不公平。据我多年来的亲眼所见,有许多人,甚至是很低劣文化和人品的人,他们依靠某种社会关系的依托就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内容的考试,而且还混得非常的自在,这使我明白了,这些被制定的各种考试内容的政策,其实是为了对付像你我这些没有过硬的社会后台,也不肯卖身求荣的人。所以,有政策就一定会有对策,认真研究不同考试的不同内容,做出针对不同考试内容的作弊方法,成为一个庞大社会群体的从业方式,尽管含有对考试的欺诈、对其他诚实的考生不公平等诸多不合理因素,但它比起那些动辄购买假文凭以求快速升官发财的贪官污吏,是一种活跃在平民知识分子之中的投机取巧。

     专家们,特别是各种从事法律、刑事犯罪研究的权威专家们指出,目前中国的法律对考试作弊尚无合法的处理手段,只能对个别使用假身份证替考的枪手以“伪造使用假身份证罪”给与处罚,对使用自己的真身份证的替考枪手,只能眼睁睁看着而束手无策。这同中国社会目前道德水准的普遍低下,没有,也无法建立整个社会的公信、信用制度有很大的关系。

     在这种道德氛围里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的中国公民,要想建立起整个未来社会的公信和信用制度,何其难也。如果即使运用行政的手段强行建立起来了社会的信用制度,就像目前的上海部分公民那样,它的可信度能有多少?在眼前的现实中,一个类似的鲜明例子就活生生地摆在我们的面前:中国共产党的先锋队伍是由无数个贪官污吏组成的。

     这个用无数事实呈现的客观状况,你能否认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道姑李莲翠
  • 言信:我的中国穆斯林朋友
  • 言信:中国自报家丑 医改步入歧途
  • 言信:官赌丑闻不断 民赌遍布全国
  • 言信:中国大陆的公民们,你幸福吗?
  • 言信:中国的富人和美国的富人有什么不同?
  • 言信:再谈基督教与《圣经》在中国
  • 言信:从新闻背后看真相-吴德东的故事及其他
  • 言信:为你点评一份基督教的传单
  • 言信:一个日本汉奸的丑恶逻辑——评《日本统一中国》歪论
  • 言信:我们向古巴和北朝鲜能学到什么?
  • 言信:朱镕基先生(续)
  • 言信:腐败的责任
  • 言信:损害国民利益取悦洋人的朱镕基先生
  • 言信:我的那些发迹的朋友们
  • 言信:谈谈中国的自杀问题
  • 言信:中国城市生活常识:选购食品的哀与愁
  • 言信:一个并不遥远的噩梦
  • 言信:江泽民政权应该对中国承担什么历史责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