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论经济/潘一丁
(博讯2005年2月23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前言

     在当前这个提倡、强调“竞争”的年代,如果说“上帝”或“阿弥陀佛”这两个词是曾经被使用得的最多的词汇的话,那么到了今天,要是再去参加什么“词汇竞争选拔赛”,那一定会要把冠军宝座,拱手让给“经济”这两个字的,因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经济”二字,几乎已经可以代表人类社会生活的全部,不要说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甚至拉屎撒尿都离不开经济(收费),连“健康保健”也被那个前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出的书中,归入到什么可以大赚其钱的“第五波财富”中去,更不用说像“做爱”那种亚当夏娃时代就存在的动物天性浪漫的本能,也“进化”到可以用钱来买到由“鸡鸭(社会对女妓和男妓的别称)专业户”提供特殊服务的一种经济手段。总而言之,似乎用一句中国话,就可以把达尔文进化论中所谓“进化”特征的精华要义概括掉了,那就是由“鸟为食亡”进化到“人为财死”这么简单,也就是说生物由低级“进化”到高级,原来就是由三叶虫演变成一头头只会“向钱看”“经济动物”而已。 (博讯 boxun.com)

    想到迄今为止的那些所谓的“经济学家”或学者权威们,穷其一生,混得了“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著作等身”的名声,有了可以指手画脚、一呼百应的资格。但是对社会产生的实际效果而言,却毫无正面建树。因为事实上人类社会出现的一切令人不安却难以解决的问题,其趋势总是只见多不见少,到是不断有统计研究报导指出,社会普遍嚷嚷着要追求的“幸福和快乐”,跟经济欠发达的地区相比,却并没有明显的增加,反而包括富人在内、绝对跟不快乐有直接联系的“自杀率”却在上升。说明他们拥有的“真才实学”,只能算是“八斗精神豆腐渣,五车陈芝麻烂谷子,等身的待回收废纸”罢了。这其中并无夸张诬蔑谩骂,而是经得起用事实来推敲检验的、实事求是的客观形容。要是真想打“名誉权官司”告笔者的话,最好先把这篇文字读一遍后,对照一下再决定是否发“律师信”?以免当庭对质时下不了台!

    倒不是笔者太狂妄而不知天高地厚。实在是因为觉得对“经济”这个比上帝或阿弥陀佛用得还要多、还要烂的词汇,却从来没有人对其加以深入研究探讨,进而真正掌握其本质和应用技巧,可以像自然科学理论一样,用来认识或解释社会出现的一切相关问题,并指导实践得出预期的正面效果。可惜经济学人却完全相反,因为今天那些形形色色的经济学理论、观点,原来真是好像用来穿在美女身上的“比基尼泳装”--露得出来的部分令人心动,遮住看不到的,才是不能示人的关键。但这绝对不是指经济学家真的像泳装美女一样,本身的确有吸引人眼球的“真材实料”。美女们的遮遮掩掩只是为了吊胃口、卖关子而故意留一手的。而经济学家们要是真学美女一脱的话,人们就会发现他们其实就像摆在橱窗里的那些身材曲线各个玲珑窈窕、凹凸有緻的石膏模特儿般的“中看不中用”。因为它们真正能够吸引、加快心跳的那个“关键”部位,原来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为了证明,笔者特别去翻了一下现代汉语词典,居然只得到如下解释:

    经济:经济学上指社会物质生产和再生产的活动。经济学:研究国民经济各方面问题的学科的总称.(原文摘自1998年版现代汉语词典664页,一字不多不少)。

    原来含糊笼统到如此地步,可想而知接下来的研究也深刻不到哪里去了。难怪他们直到今天,还连自己内部的认识都无法统一,只能象林子里的鸟一样的各唱各调,故弄玄虚,近亲繁殖、相互抄袭,还要美其名曰“多元化”。等同于数学老师误导学生以为“1+1”原来可以等于是任何数字的。所以除了只会玩嘴皮子、弄笔杆子,以利益一致为考量,拉帮结派地去糊弄当权者吃自己葫芦里的“药”,再和另一夥同样水平的竞争者,真真假假、似是而非地打没完没了的“文字官司”,热衷于学问“窝里斗”。除了一次次拖全社会上当趟浑水外,解决不了任何相关的具体问题。所以不仅当年的毛泽东都要发出经济学家居然解释不了边币(当时在共产党控制的陕甘宁边区发行的纸币)的真心埋怨或感叹。到了解放后,也只能被迫以“猴气”去当苏联老大哥的“跟屁虫”在经济上东施效颦、依样画葫芦地搞什么“五年计划”。可惜在取得了一点表象上的具体成功(物质生产有所发展)后,并没有真正认识“经济”对人类社会的本质意义,反而接着又以自己真正的“虎气”本性和魄力,自以为是地搞起经济的“大跃进”。在“只知其然”的初级认识层次上发挥其无比的天才和过人的能力,从负面得出跟他当初考虑的动机初衷恰恰事与愿违的失败结果,完全符合用科学“认识论”进行的分析和判断结论。虽然作为国家和民族的领袖,他本人要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但是客观地看,其实他自己也是那个有着绝对方向性根本错误的社会理论的受害者。因为从他擅长阅读的线装古书中,除了着重谈论治理国家和人民的政治手段以及各种权术经验外,本来就对经济重视不够,着墨不多(虽然将来有机会认真探讨起来,这未必是中国文化的不足或缺点),而他能够接触到的那些所谓西方经济理论,其所能达到的挡次或水平,则根本不可能引起作为世纪伟人和天才的毛泽东的重视或注意,就像介绍用“褪色灵”作弊、或“廋肉精”养猪之类等“下三赖经验”的文字,绝不会被真正有水平的顶尖科学家拿来认真学习对待、大做文章,去当争取诺贝尔奖的研究推广课题一样。以为毛也会轻易随着这等水平的经济理论指挥棒转,实在是对他本人和掌握了真正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的低估甚至亵渎!

    为了证明上面的结论所言不虚,想起毛泽东的一句话“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所以笔者在完成“论社会”一文之后,本来准备拿它来作为系统新“人类社会学”理论的“压轴篇”的,何况以笔者虽然称得上有相对丰富的生活实践经历,却的确涉及经济方面不多,本来没有特别的心得体会。只是痛感这个问题原来是当前社会产生的所有问题的根源,是当前沿用的、绝对错误的社会理论进一步制造出来的致命毒药,如果不加以揭露批判以正视听,那么包括联合国在内的我们所有的组织或个人,未来在其它方面所作的任何努力,不是徒劳无功、也是一定要付出多走弯路、事倍功半的代价的。所以决定在“经济”二字上认真一回。依靠真正科学而经得起推敲检验的“认识论”,争取能够站在“知其所以然”的认识层次上,做点抛砖引玉的工作,以便让人们在付出惨重代价教训之后,起码知道今天社会遇到的真正问题之所在、不是因为理论解决不了问题,而是根本还没有一个能够认识问题的正确理论来指导社会的实践,才会最后还得靠恐怖的肉体战争或暴力革命,来解决人类社会之间产生的矛盾,或企图用所谓“民主”的方式或手段来改朝换代,却甚至不知道那玩意儿(民主)本来就是人类社会从来没有失去过、也要不到的客观存在。这有关经济的种种似是而非的讨论,和今天社会因为根本没有正确的经济理论所产生的问题,就是又一个有代表性的典型。

    正文

    那到底什么是“经济”呢?其实,在中文里可以把“经济”理解为“经纶济世”的简称。也就是说,经济是人类用来管理、协调、促进物质文明建设、以造福全社会(不是任何特定的阶层或个别利益集团)的行为或手段。

    根据新“人类社会学”理论的观点,认为社会是人类运用可以约束、控制天性的人性特点,通过集体努力,以远比蚂蚁、蜜蜂的“集体分工合作”形式高级的“个体分工合作”方式,建立起来的一个“非自然生态环境”,从此才得以在这样的“人造环境”中,创造并享受地球上任何其它生物在自然生态环境中享受不到的物质文明(清参阅拙文“论社会”)。

    但是事实上,在“非自然生态环境”的社会中,作为生物共性的诸如自私、贪婪(还包括性欲)等天性,不仅不能被消灭,而且一定会对社会产生绝对负面的破坏性影响。为了尽可能地避免或减少这种负面影响,先人们一方面创造了可以自觉(或强迫)约束天性行为的道德和法律,另一方面就是要设法采取积极手段和行为,来争取在数量、质量上不断提高物质文明享受的水平,以作为交换条件,来鼓励、吸引、刺激全体社会人,使他们通过理性的对比选择,自愿牺牲、限制或放弃一部分天性必然会要追求的“自由”,以维持社会的稳定和正常发展进步,其理论依据用西方通俗的理解,就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种社会行为或手段,就是所谓的“经济”。从这种认识出发,特别需要强调指出的,就是经济仅仅是一种用来促进社会进步发展,以达到要追求幸福快乐目的的行为或手段,却绝对不是要追求的“幸福快乐”本身!

    一个解释“经济”的最恰如其分的比喻就是:可以把社会看成是人类要开往幸福美好生活未来而共同乘坐的一条机动“诺亚方舟”、或一辆“汽车”中的“齿轮箱”。每一个人或具体的单位部门,就是各种大大小小位置和作用都不同的传动齿轮,只有每一个齿轮都在自己应有的位置上正常转动,共同传送动力和能量,才能保证车或船的顺利移动、前进。那么根据物理的机械传动理论或生活常识就可以知道,“齿轮箱”内必须要加有一些润滑油(如机油)来减少齿轮相互间接触必然要产生的直接摩擦,不然就会因为摩擦阻力太大而增加能耗,甚至发生相互“咬死”而无法正常运转。但是,“润滑油”和汽油、柴油等,提供动力来源的燃料油的作用或效果又完全不同,它不能、也不需要靠消耗本身来直接产生推动力能量。但是在正常运转中,缺少它又是万万不能的,只要“适可而止”就行,绝对不是“越多越好”,否则反而会造成溢出、产生不必要的污染或无谓的浪费。所以,经济就像是保证社会这个大“齿轮箱”中所有齿轮顺利有序运转的“润滑油”,虽然不直接产生能量动力(所以不是越多越好),却能保证让每一个齿轮都能得到滋润而不会发生“咬死(意味着社会发生“矛盾、对立、或冲突)”的现象。这才是“经济”概念最本质、精华的要义,是社会完全可以最少的自然资源代价或其它付出,却得到最多的和平、和谐和稳定发展的理论根据和保证。应该成为所有政治家或国际领袖们考虑、制定国家或社会的经济政策时的准则和评价他们功过的标准。

    从这样的认识出发,对比之下,可以突显出现有经济理论的荒谬错误、和那些所谓“权威经济学家”的无知瞒顸、以及当前网路论坛上出现的、所有自以为找到解决各种经济问题的方法的专业或业余人士的盲目自满。因为他们迄今为止,甚至还没有正确认识到什么是“经济”?就想提出这样或那样的解决方案,注定他们已经进入一条毫无出路的“死胡同”,因为他们依据的都是有着一百八十度绝对方向性错误、把自己当成是必须靠竞争(而不是合作)求活路的“高等猴子(动物)”的社会理论,和以只适合于自然生态环境里的“丛林法则”引伸出来的经济学说。而我们从自然科学取得成功的经验教训中,可以得出的一个结论,就是错误的理论是指导不出正确的实践结果来的,正如我们不能靠错误的“燃素论”来指导解决有关燃烧的实践问题一样。历史已经和必将证明,坚持错误经济理论的做法,除了产生“错之毫厘,缪之千里”的下场外,不会有任何好结果的。相反,根据新观点或理论,我们就没有不能认识或解释的社会问题,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自然也就寓在其中了!

    可以有足够的事实和把握,来证明现有经济理论是错误的。

    有一句谚语说“智者的想法各个一样,只有蠢人才有不同”。这是有道理的,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嘛。这也是完全符合最基本的自然科学--数学所揭示的科学规律的。

    但是让我们来看看当前社会关于经济和经济学理论的讨论现状吧。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有一百个参加讨论的人就有一百种不同意见,这些意见不仅不同,甚至往往相互对立矛盾,却都表现出理直气壮、振振有词的气势,根据上面的格言令人想不说“蠢”都不行。但是必须声明:这不是针对任何个人的“人身攻击”,笔者甚至要公开承认他们的智商都远在自己之上。而他们的“愚蠢”完全是因为接受错误而使人变得愚蠢的基本社会理论,并想积极付诸实践造成的结果。我们不是常说“有比较才有鉴别”吗?那么,如果按照西方人经常沾沾自喜、貌似谦虚地、把自己的东西(如所谓的“民主选举制度”)说成是“不是第一好,起码也是第二好”的口吻,现在就可以不客气地指出,由于真正科学的、可以解释或认识所有社会现象的“认识论”和新“人类社会学”的出现,比较之下,那个曾经被奉为圭臬而沿用至今的西方社会理论、以及由这种理论延伸出来的经济理论,最多只能算比赤裸裸的法西斯理论好一点的“第二坏”!因为它给人类带来的,是一条至今还在走的歧路,和本来不应该遭受的灾难或痛苦。其实只要比较那个被当成“落后”的中国文化中,已经可以得到这种启示,而尝试对中国文化“解压缩”后出现的新“人类社会学”理论,就让我们更具备了彻底认识和批判其错误的条件。

    现在可以有把握地说,经济理论的不统一,完全是因为在此之前,对经济根本就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有的只是在“只知其然”的表象层次上“瞎子摸象”般的说法。当然也不可能提得出一个正确统一的经济指导理论。最后只能取决于(瞎子)领袖或当权者曾经摸到过象的什么部位,来决定采用哪个摸过象的同样部位的(瞎子)学者提出的经济理论。同时给摸过象的其他部位的(瞎子)学者提出的经济理论,提供了片面却绝对可以“正确反对”的理由或根据。就形成了长期以来经济界谁都解决不了问题,却谁也说服不了谁的现状。最后还是只能靠武力取得的权力,根据所代表的利益集团或阶层的需要来确定或改变。这也是为什么不同时代(或朝代)总有不同的经济学者或理论学说得势的原因,也是美国能够继续凭借高科技和武力称霸的条件。唯一不变的就是世界进程中永远“事与愿违”的结果。

    特别应该指出,现有经济理论犯的一个最大、后果最严重的原则性错误,就是非但根本不知道经济的“润滑油原理”而善加利用,争取以最少的消耗产生同样的效果。反而将其当成是推动社会发展越多越好的燃料或动力,错误地把经济直接等同于物质,甚至进而又把物质等同于货币金钱。有意无意、自欺欺人地将社会引入“有钱就有一切”的认识误区,最后落入拜物教或拜金主义“邪教”的陷阱,自愿或被迫受到依靠“符咒”般的货币(想想美元等纸币或股票的作用就知道了)作为手段的各级大大小小的教主们的挟持、控制和驱使,成为他们的奴隶或工具而不自知。更荒唐到走火入魔地、直接将“经济”等同于可以用来享受的物质财富,极力误导人类去放任发挥自私、贪婪的天性,打开了当初靠道德和法律才好不容易合上一点(不可能全部关闭)的“潘多拉盒子”。可以认为,当前国际社会普遍出现的一切肉体战争或恐怖活动,资源过度消耗,能源短缺,空气和水资源等环境污染,疾病和自然灾害增加,股票或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危机,以及社会道德风气恶化等现象或趋势,直到社会诚信丧失,弄虚作假、贪污腐败、坑蒙拐骗、假冒伪劣盛行等现象的出现,全部都和这种经济理论错误导致的结果有关,无一例外。因为我们已经不求甚解地把“经济”等同于可以享受的物质,更在不顾一切的追求中,莫名其妙地当成了人类社会生活的全部,以至于到了由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聪明中国人手里,更居然提出了以滥用、浪费资源为前提的“消费经济”概念,本末倒置地变成了“为经济而消费”,使这种错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完全背离了其实早已寓在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中、并已经由新“人类社会学”解压缩后阐述出来的“幸福快乐”的真谛,这种错误的概念和认识,一旦由13亿人口的中国人来带头身体力行,其后果大概真的只能用“黄祸”来形容了!

    有人会以西方经济,尤其是美国经济取得的成功来反驳笔者。其实这丝毫不能证明他们经济理论的正确,因为他们的经验根本没有普遍性价值,就象致富了的骗子或强盗,无法成为所有人致富的榜样或楷模一样。事实也正是如此,因为全世界和这些国家内部,已经开始面临难以克服的经济或社会问题,有的正在谋划以某种改头换面的方式“重操(骗子或强盗的)旧业”呢。这也是中国人绝对不可仿效的原因,因为整个世界根本不可能容忍、也承受不起13亿中国人的骗或抢,所以到头来只能骗或抢自己人,威胁自己国家或社会的稳定、安宁了。这难道不正是已经开始出现的征兆和趋势吗?

    所以,既然今天人类社会遭遇的所有灾难或不幸,都是因为沿用了错误的社会和经济理论的结果。那么“对症下药”的唯一方法,就只能是批判和摒弃错误的社会、经济理论,并用正确的理论来取代。具体而言,就是利用新“人类社会学”提供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按照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去打一场只有人才能打的“精神战争”,最后建立起一个可以认识、解释、指导人类社会实践的,正确而统一的社会理论(包括经济理论),带领全人类完成现阶段(高等动物→人)的进化,并开始朝向一个笔者在“别了,美国”一文中阐述过的目标前进。

    这本来是完全做得到的(尤其是由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中国人) ,因为现在已经有了经得起推敲和检验的科学而正确的社会理论。只要愿意,随时可以用来和社会出现的任何现象或理论进行比较和认识判断,从而得出正确的结论。只是从来不参与炒作所以也没有名气和影响的笔者、深知在一个迷信权威和权力地位的现实社会中,无论多么正确的理论或观点,都是几乎不可能引起社会的重视和认真考虑的。只能再次借这篇可以在网路上保存和流传的文字指出:这是客观上已经肩负“民主”责任的人类良知的耻辱和悲哀。他们必将因为自己的无知和任性、放纵而受到客观大自然的惩罚。不是不报,时间未到而已! 潘一丁2005年2月22日

    (注: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同名文字的链接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起来,不愿做跟屁虫的人们
  • 潘一丁:集巨人和侏儒于一身的毛泽东--另类纪念毛泽东诞辰111周年
  • 潘一丁:人大为什么不与时俱进地和美国接轨
  • 潘一丁:尤先科的“中毒”和陈水扁的“中枪”
  • 潘一丁:还没有走出丛林的联合国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65)--乌克兰危机是国际性的窝里斗
  • 潘一丁:学术腐败是对错误社会理论的惩罚
  • 潘一丁:美式“民主选举”和大众皇帝的“自我拍卖”
  • 潘一丁:桔子和枳子
  • 潘一丁:美国正在迈向“独裁”之路
  • 潘一丁:“独裁”也是一种民主的表现
  • 潘一丁:论理工科思维的先天不足
  • 潘一丁:“窝里斗”和恐怖活动的因果关系
  • 潘一丁:“窝里斗”证明了什么
  • 潘一丁:论社会(下)
  • 潘一丁:“新里程碑”网站英文版发刊词(中文本)
  • 潘一丁: 吹响精神战争的号角--贺网站“新里程碑”正式启用
  • 潘一丁:如何反恐
  • 潘一丁: 别了,美国!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