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茉莉:评谭竞嫦的“帮助共产党”论
(博讯2005年3月08日)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中国发展简报》是一家英、中文双语刊物,它由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和其他组织资助,致力于帮助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因此,当海外中国人权组织发生性质严重的分裂事件之时,这个组织的记者采访了有关人士,做出了报道。接受该刊记者采访的,除了已辞职的理事李晓蓉、王渝之外,还有现存的中国人权组织执行主任谭竞嫦。 (博讯 boxun.com)

    谭竞嫦女士在接受采访时,发表了一个使我们中国大陆人非常吃惊的言论。对十二位理事在辞职后发表《公开声明》的做法,她指责说:“他们对共产党的帮助,超出了他们自己的想象。”(‘They have helped the Communist Party more than they can imagine,’)

    既然使用“帮助共产党”这样的语言指责对方,可见,谭竞嫦女士对共产党一定是非常反感的,所以才把这顶大大的帽子,慷慨地赠送给她的诸位前同事。但是很不幸,细心一点的人会从中发现,谭女士在这里表现出来的思维方式,和她所反感的共产党惊人地相似。

    因为,共产党典型的思维方式之一是:谁批评它就是“反党”,就是“颠覆国家政权”,就是“被海外敌对势力所操纵”。很遗憾,这位人权组织执行主任的言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其思维逻辑与共产党同出一辙:只要是批评本组织就是帮助敌人。这种论调的实质是:拒绝批评,拒绝监督。

    主观动机和客观事实

    为什么这位来自香港、在美国受教育的执行主任说出“帮助共产党”的这种话,会令我们大陆人惊奇不已,甚至要哑然失笑呢?这是因为,我们惊奇于谭竞嫦女士如此缺乏关于中国的常识,惊奇于她对她的前同事如此的无知。她似乎完全不知道方励之、刘宾雁、郭罗基、苏晓康、张伟国和王丹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不知道这些人在中国当代历史上曾经扮演过、或正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在已经辞职的十二位理事之中,不少是当今中国最为著名的反共产党专制的人士,他们曾经为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做出很大的贡献和牺牲,其中曾经上过中国政府的通缉令的,有苏晓康等;坐过中国政府的监狱大牢的,有王丹、张伟国等,还有好几位目前仍然是入境黑名单上的,如方励之、刘宾雁、郭罗基等。甚至,和这些中国理事一起辞职的美国著名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也在中国政府禁止入境之列。

    如果指控这样一批人“帮助共产党”,谭竞嫦女士碰到的首要问题,就是找不到他们想要帮助共产党的主观动机。我们总不能无缘无故地认为,这样一批长期遭受共产党迫害的人,会比既没有上过黑名单,也没有在中国坐过牢,甚至还可以入境中国的谭竞嫦女士,更想要帮助共产党吧?

    缺乏主观动机,是谭竞嫦女士无法证明其高论成立的第一个因素,而另一个因素需要证明的是,这些已辞职理事是否有帮助共产党的客观事实。显然,谭竞嫦女士拿不出任何站得住脚的事实根据,来论证理事们的行为帮助了共产党。因此,无论从主观动机还是从客观事实来看,“帮助共产党”之说都是不能成立的。

    促使人权组织走向健康之途

    也许在谭竞嫦女士看来,由于已辞职理事公开了他们辞职的原因,提出中国人权组织发生蜕变和腐败的问题,并表示了不与之同流合污的决心,那么,这就伤害了这个组织的声誉,其结果就必定是“帮助了共产党”。这大概是谭竞嫦女士的逻辑。

    这个逻辑是否有道理,我们可以从一个组织的发展前途上去思考。如果当初这些理事不辞职,仍然留在中国人权组织里,他们还能做些什么呢?

    当时,理事们是在无力回天的情况下痛苦地辞职的。对于中国人权组织的“黑箱”,他们已经进行了长期内部抗争,已经无法行使其监督职责了。在《公开声明》里,他们说:“我们以合乎程序的方式纠正偏差的努力,均告无效。所以我们决定辞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硬要让他们留下,给组织维持一个表面“团结”的假象,让内部的蜕变和腐败,一如既往地存在甚至加剧,——这难道是有利于人权组织的发展的吗?结论当然是否定的。

    比较起来,理事们选择的辞职道路,反而更有益于这个组织的发展。他们离开这个组织,利用美国社会的民主自由环境,把问题诉诸媒体,诉诸社会公论,使这个已经成为“利益集团”的非政府组织,受到社会舆论的压力,迫使他们进行内部改革,这样,就使得已经发生蜕变的中国人权组织,在外界的压力和关注下,有了走向健康之途的可能性。

    这是千千万万民主社会里的公益组织走向健康发展的途径。任何组织都需要两种监督机制,在内部监督机制作用不力的情况下,需要外部监督机制的制衡,这包括法律监督、财税监督、捐款人公共评估监督和新闻媒体监督。西方媒体一般比较关注非营利组织的运作,因为这些组织的资金来自社会大众,媒体作为社会公众的耳目喉舌,有责任竭其全力探索真相,这就是目前中国人权组织正受到更多美国英文媒体调查的原因。

    例如德国一个非营利机构,他们把捐款的大部分都用于机构本身,当媒体把这件事在欧洲曝光之后,这个组织就完蛋了。美国联合劝募会的丑闻在媒体曝光后,所得捐款直线下降。可见媒体作用是很大的。反之,当一个公益组织在内部问题公开之后,引以为戒,纠正错误,自觉接受监督,做出自我批评,力求改革,提高透明度,更好地为它的服务对象效力,那么,它们也会因此获得媒体的广泛报道和大力赞扬,从而获得更多捐款人的信任。

    那么,究竟是谁在“帮助共产党”? 共产党欢迎的是一个蜕变、腐败的人权组织,还是一个透明、健康的人权组织?

    媒体监督使民主社会更强大

    在中国人权组织风波爆发之前,联合国“石油换食品”计划腐败案正闹得沸沸扬扬,世界各大媒体使尽浑身解数,力求抢到新闻猛料:有人要求彻底调查,有人要求安南辞职,……。

    没有任何有正常头脑的人会说:你们这样的闹法,是想要搞垮保卫世界和平的组织联合国,是想要去帮助和平的敌人--本拉登之类的战争恐怖分子。因为,头脑健全的人们都有这样的共识:反对联合国的腐败,正是对这个组织最大的爱护;致力于清除联合国腐败的人,恰恰是对联合国最具责任感、最抱希望的人。

    同样的道理,中国人权组织这些已辞职理事,是最热爱这个组织的人,是对中国的人权事业最具责任感的人。他们身处美国的民主社会,按照民主社会的理念,挺身而出,揭发人权组织内部的问题,给这个组织带来了一线希望。

    民主社会鼓励人们揭露政府机构和民间组织的丑闻,是因为他们在主观上有自信,在客观上,揭露丑闻使民主社会更完善、更强大。不知道为什么,长期居住美国的谭竞嫦女士竟然认识不到这一点。

    谭竞嫦女士需要了解中国

    根据李洪宽的《大参考》报道说,谭竞嫦女士在中国人权组织的年薪,高达12万美元,我想,这可能是因为谭竞嫦女士的工作能力异常优秀的缘故。但中国人权组织的服务对象是中国人,因此,它需要工作人员具有丰富的中国历史知识和现代经验,才不会在处理日常人权工作中出错。

    据一位已辞职理事反映,谭竞嫦女士曾经拿着中国人权组织的名义和资金,去赞助一个歌颂共产党的电影晚会。当时参加这个晚会的,有深刻了解中国问题的胡平先生等人。据说胡平等人在观看那些对共产党歌功颂德的电影时,实在看不下去,只好当场退出。

    这个教训是很严重的,因为人权组织的捐款人——无论是基金会还是私人捐助者,他们绝对不愿用他们捐助的金钱,来赞助具有中国共产党官方色彩的电影。谭竞嫦女士这一行为,很明显违背了捐款人的初衷和意愿,帮助了共产党,值得好好检讨。

    谭竞嫦女士需要学习,更需要了解中国。她最好的老师,应该是她的这批前同事——既有丰富的中国经验,又有强大道义力量的已辞职理事。希望谭竞嫦女士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在现存中国人权组织内部努力进言,力求挽留已辞职理事。

    否则,中国人权组织内部毫无改革的愿望,继续做“鸵鸟”的主席刘青仍然好官我自为之,那么,已辞职理事空出来的职位,会被刘青拿来赠送给一些亲近他的人。如果鹊巢将被鸠占,像王渝、李晓蓉那样诚实、奉献的优秀理事,被一些只会巴结逢迎、看刘青眼色行事的人所代替,对于中国人权组织和人权事业,都是非常值得忧虑的事情。

    (注:欢迎谭竞嫦女士本人对茉莉此文进行批评指导,做出正面回应。其他代理出征的人,例如封从德最近在网上代刘青质问茉莉,或者躲在化名下撰文肆意侮辱茉莉的人,茉莉将一律不予理睬,请自重。)

    ——原载《议报》(3/8/2005 3:27)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