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孙文广:“一胎化”与“大跃进”
(博讯2005年3月20日)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三评中共“一胎化” (博讯 boxun.com)

    
    
    “一胎化”和1958年大跃进,很相似,都给中国带来巨大灾难,都造成千万生命的死亡。58年大跃进恶果立刻显现,三年后被迫停止。而“一胎化”却延续了廿多年;其恶果,如男多女少,光棍阶层,提前老龄化,却要延续20年——40年才能完全显现。
    
    一胎化”的祸害较之58年大跃进更为长远。
    
    **“一胎化”是又一次“大跃进”**
    
    1982年8月我从“劳改队”返回山东大学,1983年春,在报上看到 有些农村出现男多女少, 我写了篇《保护幼女刻不容缓》,论述“一胎化”(当时叫“一孩化”)是又一次 “大跃进”,但是无处发表;只得变成“上书 ”,寄出后,石沉大海。
    
    22年后,当年上书中,提出的问题,终于浮出水面,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但可预见问题的严重性。
    
    2005年两会期间“一胎化”造成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问题被提了出来,据新华社报道:
    
    “当前代表委员们最为担心的问题之一,即新生儿男女比例越来越失调。据悉,到2020年,全国的男性将至少有4000万人要打光棍。全国人大代表郑大慈说:我们江苏的初生人口男女性别比例达到116:100,长期这样下去,倒卖妇女、卖淫嫖娼现象将越来越严重。十几年后,二十几年后很多男性将无妻子可娶。富余的男性将给就业带来更大的压力。”
    
    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结果表明,一岁中男女人口比为119:100,五岁人口中是121:100,比例有越趋严重之势。
    
    当然当前两会的讨论,涉及问题不可能深刻,不会涉及人权、生育自由等问题。
    
    22年前“上书”中的预言,已成现实,但至今“上书”仍难于在大陆发表,“一胎化”还在推行。这说明在一个没有自由的国度里,全国性的灾难将会不断的发生,认识灾难,制止灾难需要漫长的岁月。
    
    中国需要呼唤自由,中国需要呼唤公民生育自由权利。
    
    现节录22年前“上书”部分内容如下:
    
    党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
    
    《文摘报》一组数字表明,在某农村,男女,幼儿数目是5:1,说明当前幼儿性比失调的情况已经十分严重,有相当数量的女婴和幼女已经被致死。这势必要造成历史性的,不可挽回的恶果。其影响要持续六十年,主要表现在二十年之后。可能要形成我国“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之后的再一个“史无前例”。
    
    希望引起重视,并建议采取果断措施,控制和制止事态的发展。我写了几篇评论文章寄上。
    
    山东大学 孙文广 1983年4月5日
    
    
    **保护幼女,刻不容缓**
    
    ——可怕的性比失调数字,说明大量幼女非正常死亡
    
    《文摘报》1983年3月4日转载,湖北孝感农村对幼儿性比的调查,数字十分可怕,现列表如下:
    
    0—1岁组 男182,女100
    0—3岁组 男384,女100
    0—5岁组 男503,女100
    
    武汉一街道的调查也说明相似的性比失调情况。
    如果以上数字在全国具有代表性,这说明:
    (一)全国的幼儿性比失调已经形成事实;
    (二)数字表明,随着年龄增加,幼女数急剧减少,这主要是由于女婴和幼女的非正常死亡造成的。
    (三)我国过去这五年,有大量的女婴和幼女非正常死亡,估计数字可能超过一千万。(粗略计算见附注)
    [附注]:根据孝感数字估算全国农村在过去五年中女婴幼女非正常死亡数字:
    假定:(1)孝感0—5岁组幼儿性比:男503,女100,在全国具有代表性;
    (2)农村婴儿的出生占全国80%(实际要大);
    (3)我国过去五年平均年出生1800万婴儿(参考了《人口研究》82年第一期数字);
    (4)不计算选择性别的流产;
    (5)非正常女孩死亡数等于现男孩数减现女孩数:
    幼女非正常死亡数=1800万×5× =2880万
    
    粗略估算全国农村女婴幼女在过去五年的非正常死亡数大约是2880万人。
    
    **幼儿性比失调的灾难后果**
    
    我国幼儿严重性比失调,将在我国历史上带来灾难性的严重后果:
    二十年后,现在0—5岁的幼儿将进入婚龄,那时中国社会上就会有大量男青年无法找到配偶。可能在农村的100个男青年中将有80个终生找不到老婆。因为二十年后,青年人成婚数大大减少了,所以中国人口出生率将急剧下降;
    
    四十年后,由于达到二十岁的社会劳动力显著减少,就业劳力不足,劳动大军难以得到必要的补充,经济发展将受到严重影响;
    
    六十年后,中国的孤寡老人将明显增加,其中很多是终生未娶的鳏夫,还有一些是中老年丧失独生子女的老人。太多的孤寡老人形成社会性的问题。
    
    现在幼女大量非正常死亡将造成二十年后青年的痛苦,四十年后社会的不满,六十年后老人孤苦。
    
    当一个社会男青年数目远多于女青年时,必然会引起一系列的社会性的问题,如家庭的不稳定,道德的沦落,违法现象的增多等等。当多数男青年知道自己将终生无法建立家庭,又知道了产生这种悲剧的原因时,他们对政治不满,对社会不满的情绪会增加,这将会造成社会的不安定,甚至产生动乱。
    
    虐待女婴,是一种很不文明,很不道德的行为,致死幼女是违背法律精神的,当大量父母虐待并致死自己亲生幼女的时候,对社会性风气,社会文明,人民思想的影响是可想而知的。
    
    在物质生产比例失调的时候,我们可以进行调整,增加短线产品,或者进口一些。但是当二十年后我们发现大量缺少女青年的时候,我们用什么办法解决问题呢??人口生产也要讲平衡。现在无可挽回的大错已经铸成,我们只能大声疾呼:保护女婴,保护幼女,保护幼儿的性比平衡,坚决制止虐待、残害女婴和幼女的现象,坚决制止幼女的非正常死亡。
    
    **论我国幼儿性比失调的原因**
    
    人类的生育是有规律的。父母哺育儿女主要目的是养儿防老。一个国家的人口出生率总是要和它的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人口出生率是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随着老年福利和服务事业的发展而不断下降的。当人们知道即使没有子女老年生活也会很好的时候,他们就不会消耗大量精力去生育子女了。我们城市双职工家庭一般子女都比较少,因为他们年老时有退休金。外国的情况则更明显,1980 年美、苏、英、法、意、西德等发达国家的出生率都在19 以下,而同一年,印度、印尼、巴西、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日利亚、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出生率都在33 以上。(数字见《人口学刊》82年第2期)而在1979年我国却硬是将出生率压低到17.9 (见《人口学刊》杂志82年第1期),即相当于苏美80年出生率的水平。这显然脱离了我国经济发展,老年福利和老年服务的水平。
    
    现在农村搞承包、搞专业户,有的收入万元,但是农村承包以户为单位。人口多的家庭沾光,农民愿意生男孩,长大了是家庭劳动力,娶了媳妇还可以增加劳动力。农民不愿意生女孩,因为长大了以后要出嫁。某些地方封建宗族观念严重,大户还可以免受欺侮。因此农民希望多生子女,特别是多生男孩,只准生一个孩子的政策脱离了广大农民的意愿和觉悟。
    我国从50年开始到62年出生率都保持在30 以上,62年高达37 ,正当这些时期出生的人口进入婚育期,突然将人口出生率压低到1979年的17.9 ,这是要求过急了。
    
    农民受封建思想的影响,有传宗接代,重男轻女的想法。我国封建社会存在了几千年,要肃清封建思想,不是在几年内就能完成的。当然封建思想并不是造成我国现在幼儿严重性比失调的主要原因,因为旧社会封建思想比现在严重的多,但并没有造成明显的性比失调。
    
    我国前期新制定的计划生育政策和指标,脱离了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脱离了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农民的觉悟和意愿,要在短期内达到过高的指标。显然,这些政策脱离了我国的实际,这些政策“左”了。
    
    因为上级定下了“左”的政策,提出了脱离实际的指标。所以在执行中必然遇到很大阻力。基层只能强制执行,某些地方又制定了很多土政策,少数基层干部,为了达到上级规定的指标,就不惜违法乱纪,侵犯公民权利,如擅自没收财物,拆毁房屋,扣发大人口粮,强行绝育,大量罚款等等。在只准生一个孩子的条件下,很多父母就千方百计把自己亲生幼女弄死,以求再生男孩。这样就造成了大量女婴和幼女的非正常死亡。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我国当前幼儿性比严重失调,是因为超过了实际条件的“左”的政策所造成的。所以当务之急是要调整政策。
    
    
    **论保护幼儿性比平衡的措施**(节录)
    
    当前我国农村出现的幼儿性比失调的严重情况,是一个极大严重的社会问题。尽管其巨大危害将表现在二十年、四十年、六十年以后,但是为了子孙后代的幸福,我们绝不能漠然视之。我们应该有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和紧迫感。要象防洪、救灾一样认真对待这个问题。应该采取果断有力的措施,保护幼女,保护性比平衡,制止幼女的非正常死亡。
    
    **幼儿性比失调的教训**
    
    我们制定政策,法令和计划,必须从物质条件,客观现实出发,要考虑到国内外的经验与教训,不能从主观意识出发。
    
    人民群众不认识、不理解、不觉悟的事情不能勉强让群众去做。凡是要广大人民群众采取行动的事情,必须坚持自愿原则。
    
    先进的政党,先进的政治活动家。可以用先进的思想、理论去教育群众,启发群众的觉悟,但不能脱离人民群众,不能脱离现实条件。真理超过一步使成为谬误。
    
    我们一切活动的目的都是为了人民,都是为了人民的幸福生活。不要把主观制订的指标当做目的。1958年我们不顾客观条件。把钢铁翻番当作目的。“文革”中又把极左口号当目的。最近的计划生育又把“一胎率”当作目的。结果都犯了错误。现实生活中也需要指标,要争取那些可以实现的指标。但是如果指标已经明显和人民利益不一致,就要马上修改,错而不改就祸害人民了。
    
    法制必须受到尊重,法制是人民意志的体现,违犯法律,必定侵犯人民意志。在推行“左”的生育指标时,产生大量违法乱纪行为,说明这是违背人民意志的。
    
    不要迷信行政命令,也不要迷信宣传,宣传的作用是有限的,我们曾多次看到,排山倒海,一边倒的宣传,往往容易掩盖不民主,不科学,不尊重法制。当然,正确的、恰如其分的宣传是必要的。
    
    搞现代化一靠科学,二靠实干,要踏踏实实地搞艰苦工作。要认真学习,研究,要虚心学习人类的经验。要苦心思索。不要想轻而易举地走出一条完全不同于前人,不同于别国的独特捷径。推行和极力宣传为史无前例的东西,往往是史无前例的灾难。
    
    从五十年代中期,到八十年代初,我国“左”的思想、政策,始终没有清除。更谈不上清算。我们纠正了“大跃进”,又来了“文化大革命”,“文革”刚结束,又产生了性比失调。这样下去,何时是了?!
    
    我们要大声疾呼,必须清理“左”的错误,必须彻底弄清“左”的根源。我们过去制定了很多政策、法令。采取过很多行动,订过很多指标,发表过很多决议和文章,讲过很多话。对这些过去的事实,应该回顾一下,总结一下,从中吸取经验教训。
    
    社会是走向分工的。社会管理,包括政治管理,也要分工。有些人专门从事政治领导。还有一些人要专门从事总结经验教训,研究历史,提高理性认识。这些工作的学术自由必须受到尊重,工作不应受到干扰。与现行党政领导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保持相对独立性。他们的工作,他们的理论之争,要依靠其科学性、真理性,让社会承认,让党政领导人接受。
    
    现在我国的社会分工还不完备。还没有形成党政界和学术理论界的严格分工。在这种情况下只能使一部分党政干部停止日常工作,或抽出一部分时间,专门学习理论,研究历史,弄清历史是非,提高理论水平。
    
    人民民主是我国的根本,人民的意志应该得到充分的表达,应该有足够的政治家代表他们的意志。
    
    对“左” 的政策,广大人民群众是有反对意见的,但是无处诉说,也找不到代言人。谁不珍惜十月怀胎呢?谁对亲生骨肉毫无感情呢?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够致死自己的亲生幼女,这不是极其明显的道理吗?当社会上很多父母下决心要致死自己亲生女婴的时候,任何宣传,任何权威,任何法律对此都是无能为力的。
    人民的意志不可抗拒!
    
    **“大跃进”与“一孩化”比较**
    
    (“大跃进”)领导人决定钢铁翻备,粮食跃进的高指标,搞“大跃进”。
    (“一孩化”)领导人决定控制人口的高指标,搞“一孩化”。
    
    (“大跃进”)不认真分析我国国情和外国经验。
    (“一孩化”)不认真分析我国国情和外国经验。
    
    (“大跃进”)各种宣传工具一起宣传“大跃进”。
    (“一孩化”)各种宣传工具一起宣传“一孩化”。
    
    (“大跃进”)学术报刊一起论述“大跃进”的必要性和可能性,不发表争鸣文章。
    (“一孩化”)学术报刊一起论述“一孩化”的必要性,不发表争鸣文章。
    
    (“大跃进”)不利于“大跃进”的资料不发表,不同意“大跃进”的意见不准发表。
    (“一孩化”)不利于“一孩化”的资料不发表,不同意“一孩化”的意见无处发表。
    
    (“大跃进”)强制推行大炼钢铁/公共食堂,不惜到农家砸锅、撬铁,侵犯公民财物。
    (“一孩化”)强制推行“一孩化”,不惜侵犯公民权利。
    
    (“大跃进”)人民意愿无法表达,不满无处发表。
    (“一孩化”)人民意愿无法表达,不满无处发表。
    
    (“大跃进”)农民用自发怠工,不积极耕作,进行消极对抗。
    (“一孩化”)农民用自发致死亲生女婴的办法进行对抗。
    
    (“大跃进”)全国粮食大减产。
    (“一孩化”)全国幼女大减少。
    
    (“大跃进”)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
    (“一孩化”)幼儿性比严重失调。
    
    (“大跃进”)成千上万人非正常死亡。
    (“一孩化”)成千上万幼女非正常死亡。
    
    (“大跃进”)严重恶果当时就表现出来,全国三年饿肚子。
    (“一孩化”)严重恶果的大暴露要在二十年之后,造成多数男青年找不到对象等严重社会问题
    
    (“大跃进”)提出调整方针后,经过四年恢复了经济的平衡。
    (“一孩化”)现在提出调整四十年也不能达到人口性比的平衡。
    
    (“大跃进”)1961年开始纠正“大跃进”,但是仍要高举三面红旗,不承认错误。
    (“一孩化”)???
    
    (“大跃进”)二十年后,只有当领导“大跃进”的主要负责人去世之后,才能讨论“大跃进”的错误,才能说“大跃进”是“左”了。
    (“一孩化”)???
    
    从以上比较可以看出,我们最近几年搞的“一孩化”和1958年搞的“大跃进”十分相似,都是“左”了。现在应该及早总结经验,纠正错误,避免更大的损失。但这需要领导人有虚心的自我批评精神。
    
    1983年4月6日于山东大学
    
    
    后记:1983年,我根据湖北省一个农村地区的数据,预测了“一胎化”的灾难,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很多预言已经变成事实,上千万生命已经死去,中国形成了男多女少的性比严重失调……,即使现在停止 “一胎化”政策,该政策的影响,对中国人口的伤害,也只能等数十年后才能消除。
    
    很明显,“一胎化”是又一场大灾难、又一场浩劫。
    
    问题是:我们怎样才能消除,产生“大跃进”“一胎化”这样一些灾难的根源?有什么方式和途径可以预防、制止这样一些灾难的发生?
    
    我想,自由、人权、民主、法治应是预防、制止历史性灾难的良方。
    
    2005年3月19日于山东大学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人口的“卡夫丁峡谷”(图)
  • 李扬:人口城市化的希望在于农民
  • 人口准入引发争论 南都报剥其外衣
  • 穆正新:中共和朝鲜喜欢玩人口寿命数字的重要原因
  • 人口太多是包袱 人口太少是隐忧
  • 连滚带爬窜回家:中国的人口状态
  • 中国的人口过多是一个流传很广的谎言
  • 用9%耕地养活世界20%以上人口”的说法有误
  • 胡祈评论:中国人口的四大出路
  • 两会建言:北京外来人口管理存在的弊端
  • 魏京生:农村流动人口──一股不可忽视的社会力量
  • mzxtd: 从“中国用9%耕地养活世界20%以上人口”的说法看党的宣传术
  • 螺杆:中国的人口与吃饭问题
  • 螺杆:十三亿人口是怎么来的?
  • 美将撤回对联合国人口资助
  • 北京小左:中国人口和计划生育问题
  • 何清涟文章:中华民族的创口:人口压力
  • 中国开始反思人口政策 (图)
  • 河南2009年人口将突破一亿大关
  • 中国有三亿农村人口用水不安全
  • 提人口准入成众矢之的 张惟英引发北京人外地人之争
  • 独生子女时代:陪读成为人口流动新方式
  • 广东省总人口达到1.1亿位居全国第一
  • 河南2009年将突破1亿人口大关
  • 我国考虑修改刑法遏制出生人口性别比
  • 计划生育:人口老龄化男女比例失调 (图)
  • 大陆人口动能酝酿冲突危机
  • 中国人口达13亿
  • 中国内地人口6日将达13亿 计生使之推迟4年(图)
  • 北京人口曾达到1700万最高承受量为1800万
  • 中国人口问题潜在危机
  • 深圳人口密度全国最高 专家将定制攻略
  • 我国人口政策毫不动摇 特殊人群允许生育二胎
  • 中国贫困人口不减反增达8500万人
  • 中国人口今后二十年每年增一千万
  • 中国承认面临“人口三大高峰”
  • 世界日报:大陆流动人口 反映社会难题
  • 孙志刚案再拷户籍制度 流动人口国民待遇悬空
  • 政府再作蘖:中国流动人口子女被摒之教育门外
  • 丧尽天良者的“事迹”是如何被表扬的?“河南省上蔡县人口大县革掉土葬陋习 ”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