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卫平:和谐社会何以可能?
(博讯2005年3月31日)
    与北京料峭春寒的气候相反,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与全国政协会议红红火火、热闹非凡。会间,建设和谐社会成为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最关心的议题。说他们言必称“和谐”,一点也不为过。

    有人说,当代中国越是没有什么,就越是高喊一定要什么。其他方面是否如此,我没有研究,不敢遽下断语。但就上上下下、铺天盖地一致要“和谐”这一点而言,我觉得前面的评论是正确的。

     不和谐之种种现象 (博讯 boxun.com)

    1998年出狱后,我先后找过两份工作。先是在武汉一家医药公司做职员,后在北京一家杂志社做编辑。失去武汉那份工作的原因不得而知(也就是说没有确凿证据为武汉公安所为),但北京的工作却是因为去年“六四”期间被北京市公安局强迫离京后失去的。自此以后就再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单纯从事写作。没有工作,社会接触面自然非常狭窄。下面,我仅就自己十分有限的社会接触,谈谈对中国社会不和谐状况的主要认识。

    一,城乡不和谐

    自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户籍制度实施城乡区分以来,中国便分裂为城市与乡村二元社会。国家发展不再是齐头并进,而是以牺牲农村利益为代价发展城市,依靠压榨农民补贴城市居民,通过剥削农业发展工业。国家对农村农业农民的歧视性政策,导致城乡发展水平极度不均衡,差距越拉越大,以致目前仍然还有超过六千万之众的农民在温饱不得的凄楚生活状况中苦苦挣扎,城市与农村、居民与农民、工业与农业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

    二,地域不和谐

    全国的发展态势与地理地貌正好相反,东部最为发达,中部次之,西部最落后。改革开放后,三者的差距呈不断扩大之势。有人将此一现象戏称为一国三个世界:东部为第一世界,中部为第二世界,西部为第三世界。尽管其间原因十分复杂,诸如地理位置、历史经验、经济基础等因素均不可小觑,但国家宏观政策于其中的决定性作用毋庸置疑。巨大的差距导致地区间以及地区与中央的矛盾不断加大。

    三,社会阶层不和谐

    两极分化严重。二十多年间,中国从一个收入最平均的国家迅速转化为贫富最为悬殊的国家之一。据官方资料批露,全国10%最富裕的人口占有全民财富的50%,而10%最贫穷的人口只占有全民财富的1%。去年衡量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为0.478,远远超过国际公认的警戒线0.4。

    社会形态畸形。正常社会的形态应该是橄榄型--中间大两头小,即庞大的中产阶级辅以较小的富裕与贫穷阶级;但中国社会却是不对称哑铃型--一头特别大,一头相对大,中间特别细,即巨大的贫民阶层,弱小的中间阶层,强大的富裕阶层。

    官民比例失调。去年,中国官民比例已经高达史无前例的程度:1比26,即每26个老百姓就要养活1个官。比清末高出35倍,比西汉时期高出306倍!也就是说,被称为“封建剥削社会”的西汉,每8千个老百姓才养活1个官。

    中国在编干部,1979年为279万,到1997年“壮大”到800万, 18年间扩大了两倍半!必须承认,随着社会的发展,政府承担了更多的职能,官民比例必然会有所上升。但同为乡一级机构,韩国目前平均只有5名官员,而中国却平均高达40名官员,是韩国的八倍。中国官民比例过高之毋庸置疑,难道还有比这更有说服力的证据吗?!

    官多消费就多。每年,全国各政府机关的车马费达到3,000亿元人民币;招待费达到 2,000亿人民币;出国“培训考察”费达到2,500亿人民币。同时,跑官、买官、卖官现象严重,直接构成官场腐败。

    所有这一切导致社会各阶层矛盾激化,社会不满情绪泛滥,犯罪率上升,直接威胁着社会的稳定与发展。

    四,人与自然不和谐

    二十多年来,中国经济的平均增长率为每年9%左右,令世人瞩目,但为此却付出了昂贵的环境代价。当然,中国环境恶化问题有其内在因素:中国人均可耕地面积、饮用水、森林、矿产与能源等资源中最高者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加之目前中国已有13亿人口,为50年前的两倍多,到2020年,这一数字还将上涨到15亿。人口不断增加、城市快速膨胀等因素加剧并将进一步加剧原材料、能源、耕地的紧缺状况。例如,可居住区域及耕地面积在城市化与沙漠不断蔓延的双重作用下,过去50年内缩小了将近一半。

    但人为因素造成的资源浪费与环境破坏更为触目惊心。时至今日,中国经济仍然延续粗放式经营方式,其每生产价值一万美元的商品,所消耗的原材料与能源是日本的7倍、美国的6倍,甚至比印度还要高2倍;时至今日,废水、废气、废渣的处理率仍然不到五成,经过环保处理的城市垃圾只占不到20%,以致世界十大环境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当中有一半在中国;三分之一的中国地区降过酸雨;七大中国河流中有一半污染严重;四分之一的中国居民没有清洁的饮水源;三分之一的城市人不得不呼吸着污浊的空气。环境污染提高了生产成本,造成的经济损失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8%到15%。提高效率、节约与保护环境是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必须面对的重要挑战之一。

    如果政府不改变只重视经济发展、轻忽环境保护与治理工作的既定政策,坚持经济增长能够自动保障环境的错误认识,中国环境与资源很快就将届临支持经济继续增长的极限,经济增长就走到了尽头。环境崩溃与资源匮乏不仅将使已有的经济成就化为乌有,而且必然会造成严重的社会灾难。个人认为,中国应该引入绿色国民生产总值的概念,以凸显环境保护与治理工作对经济长线增长不容忽视的作用,重塑全民的环境保护概念,提高全民环保意识与自觉性。

    五,民族不和谐中国有五十六个民族,人口多影响大的有汉、满、蒙、藏、回、维吾尔等民族。除去汉族与满族维持着差强人意的关系外,无论是作为国家主体的汉族与其他少数民族的关系,还是各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都矛盾重重、极不协调。相互间的不和谐不仅体现在经济上,而且表现在文化、宗教方面,最重要的危机出现在国家认同上。

    由于历史原因,中国少数民族都聚居于西北边陲。那里自然生态恶劣,交通困难,文化科学发展水平低,与内地尤其东部沿海地区比,经济发展水平有巨大差距,促进经济发展的能力远远落后,导致经济差距不断拉大;上述民族都拥有独立、悠久、深为自豪的文化和传统,现代化过程中却面临被强势汉文化同化的危险,在民族发展与进步和保持民族传统与文化之间产生了深刻的两难困境;除汉族外,上述民族基本都有坚定的宗教信仰,这一区别导致他们与主体民族在人生追求等诸多方面有很大的差异;除满汉两族外,其他民族都存在严重的国家认同问题:维吾尔欲图建立东土耳其斯坦国。内蒙希望独立,进而与外蒙合并。西藏欲使包括四川、云南部分地区的藏民区在内政方面完全自治。回族尽管没有政治要求,但宗教情节使其很难在心理上认同中国。

    六,政治不和谐

    政治苗圃中一花独放、鹤立鸡群,没有形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政治和谐局面。中共独霸政治权力,不允许各社会群体及其代表参与权力分配和共享利益,是导致众多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民族等矛盾的根本原因。每年人大与政协两会期间、“六四”纪念日及其他许多敏感日期,很多异议人士、上访民众遭到监视、驱逐、殴打乃至任意监禁。今年人大与政协会议期间,笔者便遭到警方两名派出人员的昼夜监视。

    七,经济不和谐

    中国经济结构不尽合理,一、二、三产业比例严重失调。尽管已经有很大改进,第一产业在经济中所占比例仍然过大,第三产业比例依然很小,第二产业十分虚弱。近来中国被外界美誉为世界加工厂。但遗憾的是,绝大多数产品都是附加值很低的初级产品,而且极其少量的高端产品,也因为没有掌握核心技术而只具有形式意义。中国出口产品中完全由自己掌握知识产权的高端产品的比例非常小,它十分清楚地表明了中国第二产业虽然庞大但仍然弱小的现实。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在科技成为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和国家间竞争核心的今天,这一落后是危险的,甚至可以说是致命的。

    八,台海两岸不和谐

    海峡两岸协调发展是中国建立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之一。十多年来,台海两岸关系一直“政冷经热”,既不正常,也不平衡,又无法持久。李登辉后期尤其是台湾完成政党轮替后,倾向独立建国的势力在台湾迅速发展壮大;出于对大陆专制制度的恐惧,主流民意也发生了根本性转折,海峡两岸渐行渐远成为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北京对此又气又急,但鞭长莫及,无论是文攻还是武吓都只能隔靴搔痒。在3月14号闭幕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北京通过了《反分裂国家法》,希望以此遏止台湾越来越明显的独立进程。然而,由于该法无助于增加台湾民众对统一的心理认同,并引发了台湾蓝绿两方的一致反对。我看不出其对国家统一有任何积极的帮助。

    尽管如此,由于同属一个民族,文化语言传统等完全一致,加之两岸近在咫尺,具有巨大的地理变利,两岸经贸文化交流持续升温。虽然政治与经贸文化具有完全不同的属性,但两者内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可能将它们截然割裂开来。如果政治关系不能尽快有一个根本的改变,两岸经贸文化交流的大好形势很快就将成为昨日黄花。

    九,与国际社会不和谐

    国际关系的和谐是中国建立和谐社会的重要前提之一。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在第三波民主大潮的冲击下,全世界194个国家已经有126个实现了民主政治制度。苏联东欧共产国家垮台后,中国成为硕果仅存的社会主义大国,成为挽救社会主义的“中流砥柱”,直接站到了对抗世界民主潮流的最前沿。美国一名资深参议员对媒体说:我尊敬中国人民,但坚决反对共产主义。这句话清楚地揭示了当代中国与世界主流无法和谐的根本原因,也表明所谓西方“反华”势力实际上只不过是“反共”而已。

    今日,全球化进程在世界各个角落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世界范围内分工、自由贸易、双赢成为多数国家的共识,但北京当局却仍然抱着十八世纪重商主义经济思想不放,妄想重走大英帝国贸易立国的老路。毫无疑问,其作为遭到了主要贸易伙伴的一致反对。一直以来,针对中国产品的反倾销调查不断增加、非关税贸易壁垒不断升级,以及最近国际间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都是北京坚持重商主义经济思想的必然后果。如果这一思想不能及时改变,中国势必面临国际间更大的压力。

    不和谐之原因

    造成国家诸多不和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以中国之大,情况更为复杂。但我认为根本的原因在于:人民没有自由,不能自主,权利得不到有效保障。如果国民不分城乡,都有相同的权利,尽管期间差别还会存在,但由于已经不是制度性原因,而是自然与人们自主选择的结果,因而虽然令人不满,却可以接受;如果没有地域间的权利差别,尽管结果有很大的不同,但却是自然的,不会不和谐;如果取消特权,所有国民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即使差别更大,民众也不会再怨天尤人;如果公民拥有土地所有权,每个业主都会成为最自觉最积极的环境保护者,中国将成为一个全民重视环保的国家,人与自然的不和谐将很快消除;给以各民族真正的自治权利,使每个民族对自己负责,各民族间尤其是少数民族与汉族的不和谐将得到有效解决;如果公民普遍享有政治权利,每个群体都有自己的代表,政治也必将和谐;如果建立私有制国家,私有产权将使市场充分发挥“看不见的手”的作用,最适当地协调现时各经济产业的比例;如果大陆也建立了保障民权的政治制度,台湾主流意向必然发生转变,两岸政治和谐指日可待;假使中国建立了宪政民主制度,与国际主流政治的不和谐便会迎刃而解。

    由此可见,尊重与保障公民的平等权利是中国从诸多不和谐中解套的根本方法。

    解决之道

    有人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橡皮图章,政治协商会议是政治花瓶,每年的“两会”是政治作秀。当局一定不同意。

    我认为,既然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它就不应该充当中共与行政权力意志合法化的表决机器;政治协商会议应该真正有权力“协商”民众关心的事物,而不是只能被动讨论中共与行政权力提交的既定方案。如果说立刻建立宪政民主制度,切实保障人民的权利,令一部分人担心会发生“动乱”或者出现“不稳定”的局面,不能实行。那么落实宪法既有的承诺,让人民代表真正有权力决定国家的基本事物,让政协委员有权利真正“协商”国家大事,显然不会有任何社会或政治风险。如果当局真有意建立和谐社会,从这里迈出第一步,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2005年3月13日星期日于北京香山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卫平:红色旅游──“梦”难圆
  • 仅靠公平无法化解中国的社会危机/李卫平
  • 李卫平:《反分裂国家法》的困境
  • 李卫平:囚笼
  • 李卫平:华人的政治冷漠症
  • 李卫平:华人的政治冷漠症
  • 李卫平: 仅有道义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 李卫平:论言论与出版自由
  • 李卫平:黄金高事件的反思
  • 今不如昔/李卫平
  • 李卫平:无耻的“乡官”
  • 李卫平:中国“义务教育”状况及对策
  • 李卫平:清理共产主义——评《九评共产党》
  • 李卫平:中国的「民族主义」
  • 李卫平:盗用信箱的声明
  • 李卫平:中国何来“第四权”
  • 李卫平:中国何来“第四权”?!
  • 李卫平:责任高于一切
  • 李卫平:有法无治的中国
  • 李卫平的历史小说《严酷的光荣》在文坛发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