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这样能建立和谐社会吗?
(博讯2005年4月06日)
    李卫平/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人大与政协会议,建立“和谐社会”是代表与委员们最重要、最热门的议题之一。当局总算认识到中国社会的不和谐业已达到非常危险的程度,如果不能迅速妥善解决,必将阻碍社会的发展,并威胁到政权的统治。

    不论当局此举是不是仅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有没有舒解民困、推动国家健康快速发展的良好愿望,仅就“建立和谐社会”事实上能够救民于倒悬这一点,我便愿意无条件地对他们的构想予以最真诚的支持。但仅有构想并不能实现和谐社会,只有采取切实有效的行动,才能消除产生诸多不和谐现象的矛盾,才能实现社会的基本和谐。

     自从当局提出“建立和谐社会”以来,我就一直在密切关注他们的行动。但非常令人失望。这次会议倒有两个亮点。先是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承诺,明年将全部取消农业税;而后又有税务总局官员表示,将使用税收杠杆重新分配社会财富,调节收入差距。 (博讯 boxun.com)

    朱镕基曾公开说过:“一税轻,二税重,三税四税无底洞。”农业税正是他所谓“一税”,只占农民沉重负担的极小部分,取消与否对改变目前农民艰难的生存状况并没有实质性帮助。

    自国税、地税分立后,中央税收大幅增加,地方税收锐减。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地方开支不仅没有减少,反而不断增加。然而,中央并没有给予地方相应地补充,各级地方政府只得依靠向农民加征名目繁多的税费来维持运转。中国各级国家机构恶性膨胀,在编干部,1979年为279万,到1997年“壮大”到800万,18年间扩大了两倍半!去年,中国每26个老百姓就要养活1个官,比清末高出35倍,比西汉时期高出306倍!必须承认,随着社会的发展,政府承担了更多的职能,官民比例必然会有所上升。但同为乡一级机构,韩国目前平均只有5名官员,而中国却平均高达40名官员。他们都依靠农民养活。仅就这一点而言,中国农民的负担就是韩国农民的8倍。因此,只要分税制度和政治制度不做出根本性改变,“三税四税无底洞”之状况就不可能扭转,农民的负担就不会减轻,城乡就不可能和谐发展。

    通过税收制度转移财富,调节贫富差距,不仅作用有限,而且是“杀鸡取卵”之道。只要存在一套税收制度,那么不论怎样严苛,其结果不过是从富人处多拿走一些,对其庞大的基数而言,影响很小,对穷人而言,由于人数众多,也不足以使其生活产生根本性的改变。但无论富人还是穷人都会产生微妙的心理变化:富人会不快,进而委靡穷人

    由于先天与后天的诸多原因,没有一个人的能力和际遇会与其他人完全相同。每个人以自己的能力辛勤工作,进而占有自己的劳动成果并承担责任,世界上没有比这更为公正的事了。任何对这样结果的调整,不论以什么借口,也不论以什么手段,都是对智慧、勤劳者的剥夺、剥削与侵害,都将严重打击人们普遍的积极性、主动性与创造性,进而迟滞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常言道:救急不救穷。自助在先,他助在后。人如果自己腰杆子不硬,再多的外力也不能帮助他站起来。更多的补助与救济只会使接受者产生严重的依赖心理,加重惰性,更不利于人们走出贫穷。

    另外,中国绝大多数个人财富的取得都不是依循的合法的商业途径,而是依靠权力垄断与寻租。显然中国贫富悬殊的实质是政治问题,而非经济问题,改革税收制度根本是文不对题。况且他们的收入不透明,税收制度根本无从调整。

    值得提倡的是,以减税、免税或其他非经济手段,如社会地位、荣誉等,鼓励富人回馈社会,帮助弱势群体。但前提是他们自觉自愿,不能强迫。

    由此可见,在中国建立和谐社会是一个政治问题、制度问题,而不是经济问题、税收调节问题。当局的两项举措对建立和谐社会了无作用。

    就我来看,社会和谐的关键在于尊重与保障公民的权利,在于权利的公平而非结果的公平,即公正。结果的公平就是不公正。尽管一个没有特权、垄断与歧视的社会仍然会存在差别,但由于不是制度性原因,而是自然与人们自主选择的结果,因而人们虽然不满,却可以接受。

    因此,建立和谐社会首先就要真正落实宪法权利,让公民切实拥有平等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如果不能做到这一切,“和谐社会”的构想就只能永远是天边的幻景。(2005年3月20日星期日于北京香山)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