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本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博讯2005年4月17日)
    阮次山/虽然在中国政府极力疏导之下,从上周掀起的一股全国性反日示威浪潮已暂时中止,但是,中国民间的反日情绪并未真正降温。而且,危险的是,这股热浪一旦爆发第二次,势头将因“新仇加旧恨”的效应,更加扩大,届时,中国当局如果处理不当,民众对日本的怒火可能会由对外转向对内。

      目前笔者看不透的是:一、日本正全力想加入联合国安理会成为常任理事国之际,理应造就睦邻友好的国际形象,何以在教科书、“独岛”、“钓鱼岛”等问题上与中国、韩国起纠纷?

       二、中日之间去年的双边贸易额已超过2110亿美元,中国首度成为日本对外最大贸易伙伴,而且日本方面的出超为139亿美元。商场中有句俗话:“顾客永远是对的”。过去,美国一直是日本对外贸易的金主,日本因而对美国百依百顺,如今,眼看中国即将成为日本海外最大市场之际,日本政府何以处处和中国过不去,显示出一副不在乎态度? (博讯 boxun.com)

      三、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具强大影响力,日本真以为可以一方面和中国顶着干,一方面能争取到“入常”吗?

    此时激怒邻国令人不解

      就拿这次日本右翼团体篡改史实所编撰的教科书事件来说,问题不在于这本教科书为日本各级学校的使用率不到百分之三,问题也不在编此书的团体和扶桑出版社是否只属日本少数极端右派分子,关键所在是:日本文部科学省何以居然通过了该书的审查,认为这套教科书中所谓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咎在中国,模糊南京大屠杀的事实,否认台湾自古以来是中国领土,而且还称二战时期“正是日本对东南亚国家发动战争,客观促使该地区国家推前了民族独立运动的时间”等内容是“合格” 的?

      过去,日本曾对外宣称,二战之后,日本天皇及历任首相曾至少十七次向中国为战时行为道歉,事实上,日本政府所谓的道歉用语围绕在 “深切反省”、“省思”这些字眼上,一直未能“谢罪”、“道歉”。因此,《洛杉矶时报》专栏作家普雷特(Tom Plate)曾撰文表示,除非日本政府做出诸如首相不再到靖国神社参拜的行动,并且正经八百地学德国总理布兰特对历史的态度,正式向中国人民道歉,否则,世世代代的日本人都将背负历史罪名,被历史罪行“挟持为人质”。

      今年稍后,中国将举行纪念反法西斯战争60周年的各项活动,免不了又会掀起一波反日浪潮。我一度以为,日本想借着教科书问题、钓鱼岛问题、东海油气勘采问题做文章,以图声东击西,使中国政府有所顾忌,为免掀起国内大浪,而降低、减少反法西斯战争60年的纪念活动。

      但是,仔细判断,可能并非如此。一来日本政坛人物一向短视,不太可能有能力下如此超前几步的棋法;二来,即使为了避免在今年联大讨论改革方案期间,中国一波又一波反法西斯战争纪念活动造成日本“入常”的困扰,日本反而更应加强对中国的公关活动,不应以挑衅作为交换,何况中国民众未必懂得或接受这么复杂的 “交换”逻辑。

      自从明治维新后,日本当局一直认为西化后的日本在国力、在西化的程度上优于中国,对中国也一直存着轻视和蔑视态度,这种态度使日本军阀发动了对华侵略的致命性错误,时至今日,这种思维还支配着日本对中国的政策方向。

      汪道涵先生曾告诉我,1982年,他担任上海市长时,为了发展上海汽车工业,曾邀请日本三大汽车工业的老板访问上海,寻求他们在上海投资设厂,但是这三个人同时拒绝,理由是中国国民所得太低,不是有利的市场。

      汪道涵在民族自尊心受打击之余,立即转到欧洲访问,向德国大众汽车及法国汽车公司探询,结果,这些欧洲公司立即同意到上海设厂。也就因为如此捷足先登,德国大众汽车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远远超过日本车。据一位日本汽车公司的主管告诉笔者,这种错误判断是日本企业界所做过的最“致命”的错误。

      其实,除了讨好日本右翼人士外,小泉纯一郎上任后对中国所采取的一连串态度,从宏观角度来看,不但误判中国领导人的态度,同时也因袭了过去日本人轻视、蔑视中国人的传统思维,错估了年轻一代中国人在民族情绪上对日本的敌视是如此激烈。

      在日本执政者看来,中国官方绝不愿见到反日活动蔓延到全国以致一发不可收拾,因此判断中国当局必压制反日示威,不能任其扩大。

      这种逻辑的表现是:日本政府官员,从小泉首相到外长町村信孝等人,事后居然以挑衅性语言,高调要求中国道歉、赔偿,并且保证不让日本使领馆人员及侨民再受到伤害。同样的话,日本大可以温和表示。小泉政府甚至于公开表示,其外长町村信孝4月17日访问中国时,将向中国政府抗议此事。日本驻华公使井出敬二竟然表示,中国爱国主义教育可能激发了反日情绪。

      日本当局的算盘也许是:示威活动是中国政府面对的双刃剑:若不制止,会影响中国“和平崛起”的形象,若强力制止,则会触怒民众,使示威运动的矛头转向中国政府。

    中国政府须防怒火反噬

      但是,日本政府没有料到的是,中国政府及民众以激情却相当理智的态度,对付这场风波。

      在政府方面,中国当局以强硬态度表示,反日示威活动蔓延的责任不在中方,但一方面又表示将遵守国际外交公约,依法保护日侨及外交人员,藉此反驳日本并安抚民众;另一方面,中国防暴的公安也以相当平静的手法防止示威民众失控,偶尔发生的暴力受到制止的镜头,刚好向日本及国际社会展示了中国官方并非纵容示威者的“演出”效果,也正好反驳了日本媒体所称的“中国官方默许示威”的说法。

      有些学者担心,最近中日关系跌到33年以来的谷底,这种状况对两国会有不利的影响,笔者倒持不同的看法。

      首先,日本企业界占据的中国市场已经是其经济复苏的一大支柱,中国发生反日示威活动后,日本企业不甘蒙受长期损失,必然向日本政府施压。日本企业在中国雇用的100多万员工即使全部失业,也很容易被中国其他企业吸收,不会造成太大社会问题;

      其次,有人认为,中国示威活动刚好增长了日本右派人士声势,这倒有点似是而非。中国面对日本右派人士的挑衅时,若无反应,反而会让全球人士侧目。

      笔者不担心日本这些措施的真正意图,笔者担忧的倒是,中国政府如果不小心处理民间的反日情绪,将会使民意之火反噬自己,不但会腐蚀自己的威信,也将严重影响政府的公信力。其实,中国民众所要求的,不过是希望政府对日本展现一点骨气而已。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