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本“入常”背后的中美玄机/冼岩
(博讯2005年4月20日)
     [冼岩投稿]

    对日本“入常”影响最大的是中美两国,美国是因为份量之重,中国是因为态度之坚决。但是,纵观海内外相关评论,未见有人能准确揭示中美两国在这场博弈中的各自动机与底牌。可见,分析人士纵然可以洋洋万言,一旦涉及到专业领域,他们大多数就只不过是隔靴搔痒,更遑论媚俗的公共舆论。

     美国在联合国附和中国“不赞成联合国定时限票决改革方案”一事,令观察人士大跌眼镜:美国不是“坚决支持”日本“入常”,极欲以日本牵制中国吗?它怎么反过来为日本“入常”设置障碍? (博讯 boxun.com)

    其实,美国支持日本、欲以日本牵制中国的战略意图没有改变,它在联合国的表态,绝非顺水推舟的随声附和,而是深谋远虑的策略决断。

    美国的核心战略目标很明确,那就是重建“国际新秩序”,确保美国的霸主地位不受挑战。其它一切,包括“以日本牵制中国”,都要服从这一核心目标。在美国心目中,联合国现行框架并非“国际新秩序”的理想载体。美国的基本思路是:要么对联合国进行大幅度的、符合美国利益方向的改革(这种改革必须确保美国在关键问题上不受票决制的限制,可以“便宜行事”),要么架空联合国另起炉灶--现在美国确实有此实力。

    因此,美国一直对所谓“联合国改革”不冷不热、时冷时热。有分析人士说美国作为现行秩序的最大得益者,“对联合国改革最为消极”,这是不确切的。美国的目标并非保守既得利益,而是利用其一强独大之机攫取更大利益。现行国际秩序是基于二战后的力量格局建构的,已经远远不能反映当今世界的实力现状,更满足不了美国随实力而膨胀的野心。美国不是“对联合国改革消极”,而只是对不符合它自己利益和意志的改革方案消极,它急欲谋求符合其“重建国际新秩序”构想的、具有集权色彩的改革方案。

    但是,在自由民主已经成为普世价值潮流的当代,关于国际事务的任何带集权色彩的方案都是不可能被普遍认同的。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是一把双刃剑,它在为美国战略利益煽风造势的同时,也在另一方面牵制了它的手脚。观念是无主之物,它的力量谁都可以借用。因此,虽然有一些自觉将自己绑紧在美国战车上的人士发出了诸如“恶棍的平均数仍然是恶棍,因此国际事务适于专制、不能民主”之类的嘟咕,美国的意图仍然受到阻碍。

    所以,美国不能在联合国改革酝酿时直接表明自己的意图和方案,那除了成为众矢之的外,不会有其它结果。美国必须制造一种特殊的情势,让越来越多的国家认同它的主张,使最后剩下的人无可奈何。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美国就是利用了9.11这一特殊情势,发出了“非友即敌”的威胁,争取了部分支持,使另外的人无可奈何。当然,支撑这一行为模式的基础,正是美国独一无二的实力。

    相对来说,联合国改革问题复杂得多,暂时又没有9.11这种机会借口,因此美国必须进行更加周密曲折的谋划。美国对形势的诊断很准:自二战至今,世界格局几经波折,可以说已经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变化;联合国原有构架无论如何也已经维持不下去了,改革势在必行。因此,美国的基本手法是:首先为改革制造障碍,使它沿着票决的方向走不下去,让对改革的内在要求与现行逻辑发生冲撞,充分暴露联合国现行框架的无能。然后,美国可表示对联合国改革进程及其前景的失望,仿仿佛有另立炉灶之意。在这种形势下,象日本这种在改革中受挫的国象自然有理由表示支持。其它现行秩序的既得利益国(即安理会其它常任四国)最担心的就是美国撇开联合国另搞一套,其中尤以非美国传统盟友的中俄担心最甚。于是,这些国家只能对美国作出让步。这种支持和让步如果足够,美国就可以使联合国改革朝自己的意图方向进行;如果不够,上述过程还可以重演,同时也可利用不满者及美国主导的其它国际机构,启动另立炉灶的过程。

    因此,对于美国附和中国“不赞成联合国定时限票决改革方案”,日本口头上表示遗憾,内心其实理解:即使有美国的支持,在联合国现行的表决程序下,“入常”也非易事;只有按照美国意图改变联合国的表决程序,“入常”才有把握。何况,美国的支持当然不会不需要代价,这个代价就是“支持美国”。

    在现行程序下,中国可以阻止日本“入常”,但中国最大的担心是因联合国改革不成被搁置最终导致联合国本身被架空搁置。因此,中国不会一味坚持反对日本“入常”,而更有可能在日本作出有限让步后放行。

    那么,日本可能作出的“有限让步”是什么?中国的底牌又是什么?现在评论者多将视线集中在历史教科书、靖国神社之类的新闻噱头上,这真是不知所谓。与美国一样,中国最关注的是自己的国际利益,历史教科书、靖国神社等等只是中国为实现目标可以反复运用的手段,而不是目标本身。中国同意放行日本“入常”的底线是日本退出针对台海冲突的日美军事同盟,即《日美安保条约》不以台海作为共同战略目标--这才是中国最关注的现实利益,也是最近中日关系风云骤变的源头所在。

    另一方面,日本虽然可以在历史教科书、靖国神社等等事项上作出一些让步,但不可能明确作出实质性的承诺。中国不会以这种“不可能”的目标作为底线,何况其现实意义并不大--作为国家利益的代理人,中国政府当然要将现实利益放在优先位置。

    反之,《日美安保条约》不以台海作为共同战略目标,这对于日本并非不可能做到,正适合于作为此轮讨价还价的筹码。真正的障碍是美国,《日美安保条约》以台海为共同战略目标符合美国拉扯日本制衡中国的战略利益,美国不会容许日本轻言退出,日本也不能不顾忌美国的态度。

    因此,桌面上围绕日本“入常”、桌底下围绕新《日美安保条约》,中美日三方将展开错综复杂的博弈。在此同时,三方以争夺道义资源为目标的宣传战、心理战也已经激烈展开,舆论铺天盖地。中国与美日的不同是,美日可以自然借用知识阶层的力量来争夺道义资源,而中国的知识阶层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被所谓“普世真理”所驯化,他们中的不少人其国家认同已经被摧毁,头脑中仅余“民主正义”和“专制邪恶”之争,因此他们不但不会主动维护他们所并不认同的国家的利益,反而往往自觉不自觉成了伸张与中国利益相对立的国际强权利益的急先锋,起到了对方本身所起不到的微妙作用。于是,中国政府唯有借重民间朴素的爱国主义精神与民族感情,这是近日中国社会系列“反日”运动竟成声势的主因。

    所以,从软硬实力对比及国际格局看,这场博弈的胜负已经没有悬念。幸运的是,现实世界并非单行道,通向目标的路有多条,也没有谁仅仅关注于单一目标。这个日益全球化的世界确实已经具有了一些相互依存的特性,胜者不会全胜,总要有所付出;败者也不会全败,总会有所收获。笔者只希望,这一次中国收获的不是“面子”,而是“实惠”。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