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自立:死人张春桥
(博讯2005年5月20日)
    

    张春桥死了。他何时死去,好像有些争议;但是依笔者观察,张真正死去的时间是在那个人死去的当天。事件自然要推到1976年的那个日子。

     记得那一天中午后,我的一个将军子弟朋友跑到我家,他笑逐颜开地告诉我一个重大新闻,说是,他,死了! (博讯 boxun.com)

    真的吗?我们稍息后,顿片刻,就终于开怀大笑了,四只眼睛放出异样的光辉。

    四点钟午后,消息得到证实,广播了。

    这也就是说,毛一死,四人帮就死定了,张亦不可以幸免。

    以后发生的事情按照这个政治逻辑随之发生。大街小巷上红旗飘飘,锣鼓喧阗,人们又唱又跳,作画写诗,好不热闹。但是此刻,我却并不那么忘乎所以。为什么,也搞不太清楚,只是忽忽然想起看过的拿破仑的一句话,大意是,我凯旋而归,人们欢呼鹊跃,但是我上断头台,他们也一样欢呼鹊跃。这句话点出什么要害?似乎可以证明。

    在多少次诸如此类的欢呼鹊跃中,群众像浪潮一样涌来涌去,全无轨迹可寻。他们走上街头,完全可以因为完全相反的目的。好像他们很容易就有了某种胜利感,欢呼鹊乐感,说,时间开始了啥的。也不知道时间开始了多少次!殊不知,他们的笑的权利,游行和作画写诗的权利却是人家给的。设想如果张春桥做了主席,他们不是也要上街游行,大肆欢呼一番吗?

    所谓“堂堂之鼓,正正之旗”,是我做报人的父亲在记述40年代末反蒋游行时的一句文章标题。可惜他走了,也没有看见这次的堂堂正正。这个话,我考证,来自黄遵宪的诗句。于是,堂堂之中国人果然在四人帮去后,就有了做人的正正之尊吗?没有!差得远呢!

    张春桥之死,果然是某种正义之师的制裁吗?

    是,也不是。

    何以见得?一个最为明显的因素是,逮捕四人帮的法理依据何在?

    四人帮是应该被打倒的。虽然各国宪法里好像没有“打倒”这个语汇。只是中国人喜欢这样用词。就是说,政治对手,在民主国家里被制裁,应该依据法律手段,像美国依据宪政宪法对待尼克松这类政客的无耻一样,在媒体上曝光,揭露,继而法办之;而不是似我们的华主席,叶将军所使用的手段。这类手段和毛的打倒刘少奇的手段如出一辙,就是用宫廷政变的办法。

    这个办法也许在那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敌我力量诡秘相处,又都是使用一个政治理据,就是都是毛的信徒和学生。何以毛尸骨未寒就如何如何,有一点争议。就只好如此这般一下,说是担心投鼠忌器。

    但是这毕竟不是宪政生活应该具备的手法。在未来的时间里,我们也许还会使用之,只要还不是法治。但是这只是说明我们政体国体的缺陷没有根除。

    因为不可以公开。不公开,就不可召集大会,制定选票,得出裁决。要一下子就“最后解决”。

    我们的做法往往就是关键时候不可以开会,不可以讨论,不可以表决(不到关键时刻却是大会小会瞎开),那样就坏事情。因为,你要这样做,反方是不按照这个游戏规则做的,你就被打倒,有被打倒的各种可能性。所以,叶啊,汪啊,华啊,就一下子做了。

    这个做法有没有民意基础呢?有。这个基础就是四。五运动。

    所以,人们没有追究法律程序(法律程序是候补的)。呈现出对于那次行动的欢呼鹊乐,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并不是说,这种做法就是健康和民主的;他的危险在于,如果历史发生一个逆转,张春桥也会这样做。

    至于他们没有有效的非和平手段,没有军权,也是一个问题,但是却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

    于是,张坐在了被告席上。

    有人说,张一言不发,很坚强。笔者也许同意这个说法。

    他有啥好说的呢?没啥好说的。原因是:

    一,他知道他们这个游戏无是非可言,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是也。

    二,因为,他的理论基础是恍惚的。上海人民公社的提法,他自己也不相信。他不是理想主义者,是机会主义者。因为,毛的做法矛盾百出,不让他当总理,是为证。他知道,毛的脾气,就不可能坚持原则,坚持也是白搭。毛一下子就否定了。毛虽然打倒林,但是也没有把权利交给张,是半交给周。毛的失误,就在于他幻觉起作用,可以万岁。

    三,他知道,没有辩护的可能性。所有的辩护权都被他们自己消灭了。他们打倒这个那个,都是不给辩护权的。他现在还要辩护什么呢?辩护个屁!

    四,他依稀可见的沉默,体现在他对于法庭的蔑视,他蔑视那种连他自己也不相信的特色政治,他不想争辩,是非,真理,在他心里早就被抹去了,即便对毛,无论死的活的,现在都没有用。

    五,他懊悔自己没有政治手段取胜,懊悔没有使用更加流氓的手段,先下手为强。

    等等。

    所以,他没有说话,面部表情阴沉,内心充满复杂感。

    但是,这个人有没有一点点精神支柱呢?也许有。

    前述他的反对特权和上海人民公社理想,其实,他也是又相信,又不相信的。

    笔者少年时代就是从上海公社联想到巴黎公社,1967年就跟随毛/张那种实践,那种理论,写出要实行巴黎公社原则的大字报,以为是毛发动文革之反特权目标。因为我们在列宁的『国家与革命』里读到那些美妙的段落。如,取消常备军,政府人员拿熟练工人工资,等等。

    这是一个误解。张真的相信列宁主义吗?见鬼!他知道许多特权。江青,林彪过的日子,毛过的日子,是按照巴黎公社的原则吗?当然不是。所以,出入那堵红墙的特权非但没有因为文革被取消,反而变得使人更加不可理喻。就不要说他们的荒唐的私生活了。所以,张的反特权实在是一个笑话。

    现在,张春桥死了。关于他的盖棺定论应该是,他也是毛的一条狗。这条狗是悲哀的,他知道他的死是毛的死的自然延续。他没有什么申辩,申辩是无效的。

    而我们对他的追思——请原谅,我没有更好的说辞——就是追思他这个死人迫害过的无数无辜冤死者的亡魂。这个死有余辜者死了,不值得做更多的事情。--------------------------原载《议报》第198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推迟宣布张春桥去世 评价仍未定
  • 大陆四人帮之一张春桥病逝(图)
  • 张春桥遗体火化,姚文元等前往送别
  • 张春桥死亡
  • 毛泽东怎么看中了张春桥(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