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保华:中共扼杀新闻自由再添新恶
(博讯2005年5月20日)
    欧洲通讯卫星公司与新唐人电视的续约问题,因为“中共因素”未解除而难以成功,证明当时欧卫公司与新唐人的谈判,只是在舆论压力下的缓兵之计。除非彻底消除“中共”这个拦路虎,否则恐怕很难越过这个难关。

    新唐人事件还没有落幕,香港又发生承接印刷“大纪元时报”的印刷厂拒绝承印,而印刷业相当发达的香港商业社会里,居然还没有找到愿意承印的厂商,可见背后也一定有政治因素。记得30多年前“争鸣杂志”扩张而创办“争鸣日报”时,中共港澳工委下令左派机构“五不”,其中包括不许承接印刷业务,更荒谬的连订购中共通讯社的新闻稿也被拒绝,加上其他威吓及策反手段,终令该报夭折。如今香港“回归”了,中共的明暗训示,自然不止当年的左派机构,而是囊括全香港。可叹香港大纪元时报对此向社会发出呼吁时,除了新唐人,希望之声电台外,几无媒体报导,遑论声援。连屡遭中共打压的媒体,也因为害怕“罪上加罪”而封口。这也是中共的威胁利诱何以总是得逞的原因。最近主管香港工作的中共官员已经明白表示,谁反对“一党专政”,就拿不到回乡证。如果香港媒体再不团结,也许若干时日后,哪一家媒体反对一党专政,所有印刷厂就拒绝承印,看你死不死!

     当然,我们也看到,国内的同业,在争取新闻自由方面,也做出很多努力,并且也付出不少代价: (博讯 boxun.com)

    曾经率先报导SARS的流传与孙志刚被打死事件的“南方都市报”前总编辑程益中被逮捕后经过海内外的强烈声援而被释放,不久前获得联合国所颁发的世界新闻自由奖。但是当局没有批准他出国领奖,显然担心他在外面揭露中共的丑行。他在委讬代表致答谢词时表示,自己虽然自由,“但外面无非是一座更大的监狱”,现有的小康生活“其实是一间丰衣足食的猪圈”。他更表达对至今仍在狱中的南都同事喻华峰和李民英的思念。这是他们有血有肉的“战斗友谊”。

    众多的旧冤案未解,新冤案又不断产生,最近的一宗是,山西的记者及作家师涛被当局判刑10年,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众所周知,中国的“机密”漫无边际,是对异议人士加罪的最方便理由。问题还在审判是秘密进行,所以他到底泄露什么机密,外界难知其详。就如文革期间枪毙攻击“伟大领袖”的罪名,没有人知道内容是什么,而以“民愤极大”判处极刑。

    最近,中共封杀新闻自由的手段还凌驾到“台湾骨肉同胞”身上,不但在连战访问中国期间对台湾记者呼之则来,斥之则去;更在联合国的WHA会议中,向该机构施压,禁止台湾记者采访。理由台湾不是一个国家。国际记者协会秘书长怀特表示这是联合国的“政治错乱”。联合国自己不遵守联合国的人权宪章,的确是精神分裂的症候,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中共介入所致。看来联合国里的确有“两条路线”,否则他们又怎么会给程益中颁奖?

    中共这一切扼杀新闻自由的恶行,使江泽民、胡锦涛不断荣获不雅的桂冠。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每年列出传媒十大“公敌”,江泽民连续5年获选。江去胡来,最近无国界记者的报告说,中国是去年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全球被关押的107名记者中,中国占27人。胡锦涛获“新闻掠夺者”的称号,与他所崇拜的金正日并驾齐驱。联合国如果不对这样一个丑恶的国家表示一下立场,例如将它革除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职位,则所谓“改革”云云,又有谁能够相信?又有谁能够尊重联合国的宪章、决议?(大纪元)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