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从邵道生先生的文章出现在《博讯》谈起(图)
(博讯2005年5月28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忙于几篇专科专业方面的东西要出版问世,要同时与几家出版社打交道,同编辑们不断的协商,不停的赶稿子,修改交付,很长时间没有登录《博讯》了,这两天偶然一看,没有想到在《博讯》论坛上看见了邵道生先生的大名,一时间,真让我有风马牛不相及的隔世之感。

     究其原因,是因为邵先生的文章出现的太突然,也太不可思议了。

     在中国国内,邵道生先生是个重量级的人物,虽然他的社会地位并不高,但是他的社会影响重大,分量不轻,无论对中国政坛、对中国社会、对国内报刊媒体,包括对国内影响最巨大的《人民网》的“强国论坛”来说,都是如此。邵先生是搞社会心理学的出身,出道很早,早在二十五面前,他早期的上司之一,原中国青年报的社长兼总编张黎群先生(胡耀邦先生的老团中央班底,1957年被打成右派,做过四川自贡地委书记,后调回中央任职),是最早赏识和重用邵先生才华的领导之一,但他同时也对邵先生不是共产党员的身份和他颇为“自由化”的思想倾向始终不太放心。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看到邵先生在学术上不断有成,也有创新,他能够同时与中纪委、高法、高检直接挂钩,被聘为“特邀”级的合作伙伴,发表评论,频频见于各大政法报端,这本身就是极其不简单的。在“强国论坛”上,一向以最能枪毙不合论坛编辑胃口的帖子而著称,而凡邵先生写的帖子,从来不遭被枪毙的厄运,一路绿灯,同邵先生那笑眯眯的照片,年年荣登“强国论坛”的榜首位置。当然,邵先生那笑眯眯的身影,也不时出现在国内各电视台的特邀嘉宾的行列里。基于上面这些情况,骤然间看见邵先生笑眯眯的身姿出现在《博讯》这块偏僻的土地上,怎么能使人不感到惊喜,或者直说,还不如说是惊奇呢?

     一部《水浒传》告诉我们,一些身居优越环境的人在走运顺利的时候,是不会想到要上水泊梁山上的,但凡那些“雪夜上梁山”的人们,大都是给腐败的官府逼得走投无路才上山的,不可能像想到,妻妾满园的大官人西门庆,突然携全家聚首于水泊梁山的忠义堂上,这种情况是不是有些反常呢?当然,我绝不是拿邵先生来比那位屡走桃花运的西门大官人,邵先生绝对是个正派人,行为、举止、言论皆无可厚非。我只是感到不解,对邵先生的突然出现感到不解。

     邵先生曾经是我的老师,短期执教于我,邵先生的太太,北京理工大学的老师也曾短期执教于我,二位先生的正派,对国内腐败的嫉恶如仇,深深感动了我,后来听说邵先生不幸身患重疾,我们都深感关切,盼着邵先生早日康复。眼看着邵先生在国内一路走红,我们也由衷地为先生的成功感到高兴,因为我们相信,邵先生虽然年岁已高,但希望他仍是当年的血性汉子那样,不会出卖自己的原则,不会讨好任何权贵。

     说心里话,最近国内出现了一些政治新动向,许多国内网站论坛的著名写手,经过进一步的培训之后,出现在国外各中文网站及论坛上,有的变更了身份“改头换面”,有的“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俨然一派大侠风范,国内舆论阵地从原来的单一被动防守到目前的频频主动出击的变化,目的是为了“正确引导”国外的华人舆论导向,批驳反动的政治观点,捍卫红色江山永不变色。要不然,在国内封网如此严厉的情况下,为什么有的高人就可以畅通无阻,在海外论坛上畅所欲言,而无所顾忌。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也许形势并没有如此严重,我这是在杞人忧天而已。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更合理的解释:国内的舆论状况进一步严峻,以至于连邵道生先生这样一贯走红,一路绿灯放行的人,如今也面临着舆论封杀,要靠他人跑到《博讯》上转帖才能一展声喉,就像在大宋江山里容不得身的柴大官人,虽身居豪门也要受市井官吏的气。

     还有没有第三种可能:邵先生本来就是为某一政治集团效力的,是在某一条线上或贴近某一条线上的人,邵先生过去的长期在“上面”走红,长期在舆论媒体一路绿灯,用有强力后台的支持,应该是比较恰当的解释。现在,邵先生的文章不远千里,不惜屈尊出现在《博讯》,应该又是为什么政治势力作舆论先导来了。

     总之,无论是什么样的背景,邵道生先生的文章出现在《博讯》论坛上,终究是一件大好事,都使《博讯》蓬荜生辉,无限荣幸,我举双手(不是投降),热烈欢迎邵先生文章的的出现,欢迎他能够出自自己的本意,发表自己不凡的政治见解,欢迎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无论他发表什么样的观点,我认为都是于国、于民十分有益的。

     衷心祝愿邵先生身体健康长寿!衷心希望邵先生能够亲自在《博讯》现身亮相!

    附:邵道生先生简介(博讯编辑转自人民网)

    
言信:从邵道生先生的文章出现在《博讯》谈起

    邵道生近照

      邵道生,江苏无锡人,1942年5月8日生。专攻“国民心态·反腐败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最高人民检察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人生虽短,但曲折而坎坷、沉重而“有趣”。几笔勾画如下。

      自己最大的人生奋斗目标:“事业有成”。

      自己最喜欢的座右铭:“越挫越奋”。

      自己做学问的最大特点:勤奋。

      自己精神作品的最大特色:与他人、前人“保持一点不一致”。

      自己最看不惯的人:善弄权术的“大人”和不学无术的“小人”。

      自己最喜欢做的两件事:写书和跳舞。

      自己人格上的优点和缺点:“实话实说”和“不肯低头”。

      自己最差的一门“学问”:“人际关系学”。

      自己对付不公、不平的最好的武器:多出社会欢迎的成果。

      自己还留下的一个心愿:想“打破”白血病人生存的最长时间。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今年的两会,告诉了我们些什么东西?
  • 言信:每个人生存的权利都应该是平等的
  • 言信:《中国电视报》2005第12期,自己在打自己的嘴巴
  • 言信:从几组统计数字 看2005年上网安全的问题
  • 言信请《博讯》转呈在美国的何歆先生
  • 言信: 赵紫阳先生是个人性化的共产党人
  • 言信: 2005春节见闻-吃肉的节日
  • 言信:向《博讯》及一切网民来客拜年
  • 言信: 寻找“顺其自然”
  • 言信:寒冬时节话难民
  • 言信: 法轮功是宗教团体还是民间团体?
  • 言信: 赵紫阳先生是个人性化的共产党人
  • 言信:上穷碧落下黄泉 两处茫茫都不见
  • 言信:大清国皇帝的宗教信仰
  • 言信:从《博讯》谈到《凤凰卫视》
  • 言信:从2004年的英语四六级考试作弊谈起
  • 言信:道姑李莲翠
  • 言信:我的中国穆斯林朋友
  • 言信:中国自报家丑 医改步入歧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