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不再重复“雅尔塔时代”/方觉
(博讯2005年5月31日)
    方觉更多文章请看方觉专栏

    2005年5月30日

     四年多来美国政府的外交思想一直处于迅速发展之中。最近又出现了一个重要的新现象。 (博讯 boxun.com)


    2005年5月7日布什先生在拉脱维亚(Latvia)演讲时,坦率地批评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雅尔塔体系(Yalta Regime)”。

    “‘雅尔塔协议’追随了‘慕尼黑(Munich)协议’和‘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条约(Molotov-Ribbentrop Pact)’不公正的传统,强国政府谈判时,再一次以小国的自由为代价。然而这种用牺牲自由换取稳定的企图导致了一个大陆的分裂与不稳定。由此造成的千百万中欧和东欧人民被奴役是应该记取的历史上最大的错误之一。”

    这是一位美国总统第一次公开指出“雅尔塔体系”的巨大过失。

    1945年美、英、苏三大国构建的“雅尔塔体系”的主要内容,是承认共产主义苏联对东欧国家的军事占领,并默认苏联将共产主义制度强加给东欧国家,以此换取苏联不进攻西欧,并换取苏联不同美国直接冲突。从某种意义上讲,“雅尔塔协议”是冷战的批准书。

    六十年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严重地损坏了苏联的国力,严重地消耗了苏联的军队,严重地削弱了苏联的政权。二战结束时的美国是唯一保持着经济繁荣、强大军事实力和生机勃勃的民主制度的大国。美国是当时的世界第一强国,是欧洲的主要解放者。如果那时美国坚定地要求并实际支持恢复或建立东欧各国的自由制度与民主政权,苏联对此没有足够的反击力量,东欧人民会热烈欢迎并积极响应美国的要求与支持。但是,一部分西方人对社会主义的同情和过高估计了苏联的实力,诱发出“雅尔塔体系”的新一轮绥靖政策(a policy of appeasement)。

    布什先生接着表达了这样的决心:

    “我们不会重复前几代人的这种失误:以安抚或原谅暴政、以牺牲自由去徒劳地追求稳定。”

    不仅美国总统布什看到了“雅尔塔体系”的失误,美国国务卿赖斯也看到了这一点。她2005年5月27日在美国圣·弗兰塞斯科(San Francisco)的卡芒维尔斯俱乐部(Commonwealth Club)的演讲这样说:

    “六十年前,世界各国在圣·弗兰塞斯科签署了联合国宪章,这件事标志着开启了世界历史的全新的前所未有的时代。四十年以后,圣·弗兰塞斯科主办了有助于结束那个时代的关键活动中的一个:二十年前美国国务卿乔治·舒尔茨(George Schultz)在卡芒维尔斯俱乐部的一个讲话中详细阐述了加速苏联崩溃的战略,这一战略就是著名的里根主义(Reagan Doctrine)。

    里根主义的主要思想是简明而有力的。乔治·舒尔茨国务卿作了宣讲之后,一种民主革命席卷了世界。美国表示愿意运用它的一切国家力量去保护、加强和扩展世界范围的这种自由运动。”

    赖斯国务卿进一步发挥她的看法:

    “苏联的瓦解根本地转变了世界。从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的坍塌到2001年9月11日纽约世贸中心双塔的倒下,旧的国际秩序先是缓慢地随后便迅速地破碎了。”

    布什先生在他2005年5月7日的演讲中则是这样概括的:

    “从这个新世纪的有利形势看,我们认识到冷战的结束是这个世界的一种更广泛的运动的一部分。”

    布什先生解释了新世纪的这一更广泛的运动的实质:

    “长期而言,我们的安全和真实的稳定依赖于其它国家获得自由。”

    “我们应该看到远方的另一个伟大目标-不仅要在欧洲大陆结束暴政,而且要在整个世界结束暴政。”

    赖斯国务卿在2005年5月27日的演讲里继续分析这个实质性的问题:

    “人们看到当今世界对和平的最大威胁产生于某些国家的内部而不是产生于国与国之间。就后果而言,政权与社会的内部关系同国与国之间的外部的力量平衡一样重要。”

    “自由和民主制度是各种各样的国家恰当解决它们的争端并在没有压迫和战争的条件下共同生活的唯一途径。”

    布什总统和赖斯国务卿的这种观点代表了美国政府的一种新的外交视角。旧的“雅尔塔模式”注重的是大国之间的力量平衡、利益交换、势力范围,而不注重国家的内部制度是民主还是专制。六十年来的事实一再表明,专制国家往往不尊重和平。独裁政权或暴君不仅乐于压迫本国人民,而且倾向于剥削或侵略其它国家的人民。美国政府现在超越了“雅尔塔模式”,将促进不自由国家的自由放在和维持国与国之间力量平衡同等重要的地位,是美国政府外交思想的重大进步。

    美国政府在外交方针上摆脱“雅尔塔模式”,其最深远的影响将表现于美中关系。

    中国是当代唯一的正在崛起的非民主的世界大国。走出了“雅尔塔模式”的美国政府,不大可能在未来同非民主的中国划分势力范围,也不大可能在今后同非民主的中国在涉及全球战略稳定或世界民主化进程的重大问题上做交易,从而避免重犯“雅尔塔式的错误”。

    尽管当前美国推进全球自由民主的主要舞台是大中东地区,但是这种传播自由民主的努力并不会仅此而已,也不会到此为止。美国还在关注并推动世界其它地区和国家的自由民主浪潮。如果人们注意最近一年半东欧、中亚、东南亚、非洲和拉丁美洲一些国家发生的有利于自由民主的变化,就会意识到对美国来说,推进自由民主不是一项国别政策,也不是一项地区政策,而是一项全球政策。

    几年以后大中东地区的和平与民主进程将初具框架,美国将有条件和力量把推进稳定和平与自由民主的重点逐步转向中国,因为那时中国成为了苏联崩溃后迅速成长起来的唯一具备世界性挑战力量的非民主大国,美中关系成为了美国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美国已经无法继续回避中国的民主化问题,已经无法继续回避非民主的中国对地区和全球战略平衡的巨大压力,已经无法继续回避非民主的中国对美国的核心利益的重大影响。

    中国如果要根本改善同美国的关系,如果要充分加入国际主流社会,如果要真正成为新世纪健康的世界领导者之一,就必须进行内部的民主改革,就必须奉行和平的对外方针。如果中国的一些人仍然停留在“雅尔塔时代”,热衷于老式的强权外交(Power Politics)和传统的国与国之间的利益交易,继续寻求同各式各样的非民主国家合作,继续拖延国内民主改革,他们就将犯历史性的错误,就可能把未来的中国引向同世界民主阵营对抗。

    也是在2005年5月27日这一天,布什先生在美国海军学院(Naval Academy)发表讲话时重申:

    “美国准备回答二十一世纪的任何挑战,并将战胜二十一世纪的任何对手。”

    中国在二十一世纪不应该重走二十世纪美苏对抗的老路。

    (完)

    (作者是在美国的中国政治活动人士)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Modified on 2005/5/3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方觉:对日外交要有现实主义
  • 中国应该采取负责任的对日外交/方觉
  • 方觉:民主改革是改善人权的基础
  • 方觉:中国政治形势的几个问题
  • 方觉:无党派人士参政与多党直接选举
  • 方觉:布什政府第二个任期的外交态势
  • 方觉:由改革的执政党逐步转型为现代左翼民主政党
  • 方觉:促进中国的发展•改革•开放——关于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
  • 晨海:中国应出“戈尔巴乔夫”——与方觉先生商榷
  • 晨海:论任畹町和方觉之争
  • 方觉:回应(任畹町)诽谤
  • 方觉:正确计算人权比分
  • 方觉同“中国人权” 的讨论
  • 方觉:宪政神话与修宪局限
  • 重新刊发《扩大中国的政权基础》/作者:方觉
    —庆贺2004年中国春节—

  • 方觉:远离毛泽东
  • 方觉:中国民主需要等待多长时间?
  •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哈佛大学访问学者方觉最新论述:中国的转型与全球战略重点的再转移
  •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方觉对中国新领导层的分析和建议
  • 任畹町:《博讯》网 惧怕暴露“方觉现象”
  • 任畹町发起对方觉的攻击
  • 中国的大变革要在第四代领导人之后-美国之音对方觉的直播电视采访
  • 美议员与方觉谈中国人权状况和政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