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草根:纪念六四
(博讯2005年6月04日)
    草根更多文章请看草根专栏

    多少年来,一直想写一些六四的纪念文章,甚至写一本厚厚的回忆录。但是每到六四,总无法用笔墨表达那一种难以诉说的痛。

     浏览网络文章,发现六四竟成了一块肥肉,一份很多人都要争夺的遗产。很多人抢着要纪念六四,争着要做纪念六四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博讯 boxun.com)

    不禁冷笑。

    如果六四是一份财产,那么,我大概也有一份。我那份,谁要就拿去罢。

    我一直渴望可以在我的祖国的土地上光明正大地纪念六四。但是我不敢。我能做的,是在深夜点起一支蜡烛,洒一杯陈年好酒,祭奠那些我亲眼见到的尸体。或者上网回顾当年的图片和声音,看看梅艳芳的《血染的风采》,独自泪流满面。

    我不敢与任何人一起纪念六四。父母恐怕不能理解,也不能承受儿子的这种行为给他们带来的忧惧。妻子永远不能原谅丈夫,因为他古怪的不愿妥协的立场使家庭丧失了很多的致富机会。六四对于某些人而言,是一个早已过去多年的往事,对于另一些人却是影响一生的永远无法忘怀的伤痛。

    我所在的小城远离政治,甚至没有需要国安重点监控的人物,公安或国安也不会在六四来临的时候做太多的准备。但是,这并不等于我就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纪念六四。在小地方,一个小小的政治异议者所受到的迫害远远超过那些声明显赫的民运人士,这是普遍规律。我不是一个有胆量的人,更不是一个喜欢坐牢挨揍挨饿的人。

    六四成了一个无法与人交流的情结。当年一起从广场回来的人,二个已经成为政府官员,一个成为当地著名的儒商。从他们的言行表情,很难联想倒这些人曾在天安门广场呐喊、流泪。偶尔在某些场合遇见他们,彼此也不谈六四。也许他们也象我一样有着深厚的六四情结,也许早已淡忘,但又有什么区别呢。

    在网上,我不敢写六四的回忆文章。如果我写出来,我的同学、朋友、亲人马上可以知道草根是谁,这是我不愿透露的。

    据说那些从月球回来的宇航员,心理健康都受到了很大的损害,原因是他们拥有过最刺激、最不凡的经历,而这种经历给他们带来的兴奋却永远不能在以后的日子中体验,他人也不能理解这种感受。对很多六四人而言,六四是他们一生中最真诚、最激昂的时刻。今后,不会有什么事件能给他们心灵同样的震撼。六四是否也造就了诸多的心理异常者呢?

    六四,让一些人拿到了六四血卡。那些血卡的持有者,很多已经“毅然回国”,享受着政府恩赐的各种好处。而那些在心底守卫着六四的人,大概没有那么风光。

    对某些六四人而言,六四是被打落的牙齿,被剜去的膑骨,被割掉的睾丸,被强奸的恋人。

    无处复仇,和血吞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