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达功:孩子们成了 “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博讯2005年6月14日)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博讯 boxun.com)

    黑龙江宁安市沙兰镇洪灾消息通过两个渠道传播,一个是官方媒体,一个就是互联网。官方媒体截至今天的报道,说死亡人数增至92人,其中学生88人,学生失踪17人(参见新华社报道),而网民的报道截然不同,不寐论坛报道的消息是,“ 据当地居民说:小学共有352名学生,只救出100多小学生,其余全都淹死了,1、 2、3年级所剩无几,只有5年2班死亡人数最少,2人,在两名家长的帮助下,都爬上了屋顶,班级内水深2、5米。有几人能逃生?还说62人死亡,放屁!”
    
    当地网站消息说,“据当地人反映,昨天下午(10日)和盛水库决堤,水库工作人员发现险情后立刻打电话通知沙兰镇政府和沙兰派出所,可惜都没有人接听。也就是说由于政府官员漏岗,才导致洪水泻至中心小学,导致灾难发生。有网民发布消息称:灾后,愤怒的群众企图群殴镇政府及派出所有关责任人,但相关领导现已经逃走。目前沙兰镇已实行军管,道路封锁。”
    
    遇难者学生的家属悲恸可以想象, 200多天真无邪的孩子们在“温暖”的“和谐社会”里消失了。历朝历代的中国百姓往往只能仰天长叹,只能哀求老天爷开开眼,如果仅仅是天灾,如印度洋大海啸,我们又能怎样呢?但发生在黑龙江沙兰镇的并不仅仅是洪灾,这么多孩子丧生洪水中,恰恰人祸是主要的原因。就是官方也难以完全掩盖人祸的原因,官方媒体说,“对群众反映强烈的沙兰镇党委书记和派出所长立案侦查” ,黑龙江省长也自请处分。
    
    中国整个官方已经是一个腐败透顶的官僚机构,腐败官员怎会把人民生命财产放在心上!以往发生的重大灾情,几乎都有腐败贯穿其中。朱镕基曾说过的“豆腐渣”工程已经造成了多少灾难?和盛水库建于 1960年,45年来从未维修过。官方说这次洪水200年一遇,把责任推给自然界,这完全是托词,以此掩盖官僚体制的腐败问题。
    
    沙兰镇的居民(村民)已经认识到洪灾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祸这次灾难的罪魁就是政府。网上报道说,“一位分管的副市长被愤怒的市民用铁锹把头部砍伤,原因就是这个 ‘副市长’在和别人打电话中说这里已经没事了,这些话被几个村民听到上去就砍。”中共官员哪里还有人性,人命关天的大事在他们眼里都是儿戏,这就是中国社会血淋淋的现实,这样的社会还是“和谐社会”?
    
    中共统治下的社会一直以来有一个 “坏事变好事”的所谓“辩证法”,每当发生重大灾情和事故的时候,媒体的报道核心都是各级党政官员如何“爱民如子”,什么领导亲自坐镇,什么救援物资如何如何安排,什么“接受教训”,提出避免发生类似灾难的措施,他们在灾难中还在捞取政治资本。但事情过去之后,各种类似的灾难还是继续发生。煤矿灾难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温家宝不知流了多少泪,各级大员不知表示了多少“杜绝”的决心,规章制度不知道制定了多少条,但煤矿灾难依然连连不断。他们怎么就不想想这个制度是不是有问题?怎么就不想想民选的政府才会爱人民,才会避免草菅人命和玩忽职守?
    
    沙兰镇的人民和死难孩子们的灵魂还会相信共产党吗?中国各地掀起的维权浪潮已经在倾诉中共的罪恶统治。中国社会越来越多的灾难使得中国社会越来越不和谐,共产党专制统治也快走到尽头了。
    
    2005年6月14日
    
    
    原载大纪元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横眉:二百年不遇的洪水和五千年不遇的共产党
  • 丁松泉:民主化不是洪水猛兽
  • 周末碎语:芬兰的洪水/唐夫
  • 李扬:受中国洪水威胁的南边国家们
  • 求实:把李鹏丢到长江洪水里去泡著!!
  • 黑龙江沙兰洪水真相:已找到280具孩子尸体(图)
  • 黑龙江牡丹江沙兰洪水真相
  • 黑龙江宁安市沙兰乡突遇洪水已致27名学生死亡
  • 贵州遵义洪灾冲垮桥梁 四人被洪水卷走
  • 广东今年部分江河可能发生大洪水
  • 重庆客车被洪水冲入河中已致3人死亡41人失踪 中小学生达30人
  • 重庆:一客车被洪水冲入河中 约30人全部失踪
  • 淮河洪水亿元救灾款成“唐僧肉”
  • 新疆水库管涌:受灾2万人 三个连已被洪水淹没
  • 河南兰考一万七千馀人遭洪水围困近半个月
  • 黄河连续决口山东八万人遭洪水围困
  • 人民日报:农民上访决不是“洪水猛兽” 须正确看待
  • 渭河洪水渗入华县县城 防汛抗洪物资紧缺(图)
  • 陜西洪水致死38人 失踪34人
  • 中国洪水和台风致86人死亡 损失惨重(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