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平:读《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有感
(博讯2005年6月30日)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今年四月,美国的博大出版社和21世纪基金会出版了著名民间学者任不寐先生专著《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全书分为六章,各章的题目分别是:“江泽民是谁”,“江泽民主义”,“江泽民时代的知识分子”,“江泽民时代的‘人民’”以及“江泽民主义的终结”。该书从学术和政论两方面对江本人及其统治中国十五年的方方面面进行了评述,也是对“六四”以来中国政治、社会史的一次深入的总结。

     作者在第一章就提出这样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中国怎么能容忍江泽民这样的人来统治?作者写道:“在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后,一些海外媒体传播‘万里、宋平和乔石等中共元老批评江泽民恋权不退’的消息,这个消息也引起了北京各方面的关注。一位老先生在探望万里的时候专门提到这个问题,万里先否认了这件传闻的真实性(我当时也分析万里不可能跟宋平搞到一起),然后说了一句颇有代表性的话:‘但江泽民这个人很讨厌,而且越来越讨厌!’如果这世界上真有‘人民’的话,那么万里就说出了‘人民’的共同心声。未来的人们很难理解,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怎么能容忍江泽民这样的人来统治,该统治又如此之久,如此‘稳定’。” (博讯 boxun.com)

    对于江泽民当上“核心”一事,也有人为之辩护。他们说:“‘弱主民之福’。江泽民不是伟人不是强人,那对老百姓不是更好吗?”这种观点看上去似乎也有它的道理,其实却是不着边际。问题不在于弱主是否比伟人好比强人好。问题在于,一个像江泽民这样平庸的人居然当上十三亿人口的大国的领袖,其统治的合法性安在?用通俗的话讲就是“凭什么?”

    按照马克斯.韦伯(Max Weber)的分析,统治的类型有三种:理性的统治,传统的统治和超凡魅力型的统治。理性统治乃是基于相信法令及掌权者的名位的合法性,传统统治乃是基于相信悠久传统的神圣性以及掌权者的正当合理性,超凡魅力型统治则是基于相信领袖具有非凡的品格和英明的远见。

    民主政治属于理性统治。美国人服从布什,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布什赢得多数选票。在美国,总统的权力是来自人民的定期选举,人民接受的是这种理性程序的结果。过去的君主制属于传统统治,这种统治基于一种古老的历史传统或神话,君权神授,王位世袭,哪怕新皇帝还只是个小孩子,人们也认为他的统治权力是合法的,是大家必须服从的。共产党的统治属于超凡魅力型统治,因为它既不是基于理性的程序与规则,也不是基于古老的传统和神话,而是基于相信领袖的伟大人格与英明远见。

    毛泽东和邓小平都被其同僚和相当一部分民众认为是具有超凡魅力的人物。江泽民何德何能?凭什么也成了伟大领袖?不错,江泽民是邓小平指定的第三代核心,但是在中共体制下,指定接班人的做法根本谈不上形成传统,华国锋是毛泽东亲手指定的接班人,可是没过几年就被邓小平联合其他元老赶下了台。这就是为什么江泽民最初接到总书记的任命时战战兢兢,而外界也普遍对江氏能否坐得稳位子深感怀疑的原因。

    然而出乎很多人意外的是,江泽民坐稳了核心的宝座,而且一坐就是十五年。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很多。首先,是因为邓小平在“六四”後又活了八年,而不是像毛泽东在“四五”后只活了五个月。靠着邓小平等元老的鼎力支持,党内外反对力量遭到持续的压制而衰落,江泽民得以有充足的时间巩固自己的权力。其次,由于“六四”与苏东波的冲击,中共上层充满危机意识。他们深知其统治的脆弱,唯恐任何一点变动会引发连锁反应不可收拾,出于这种同谋共犯的心理,形成了黑社会式的紧密团结。一方面,江泽民尽量不去触犯其他同僚的利益,另一方面,其他同僚则力求避免挑战江泽民的权力。

    江泽民知道自己的权力缺乏合法性,因为它既不是得自选票,又不是来自天命,也不是出于个人的超凡魅力。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江泽民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镇压,一是收买。镇压,把一切“动乱”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江泽民时代镇压的最大特点是暴力的赤膊上阵,公然的无法无天。这再一次证明了“唯怯懦者最残暴”。第二件事是收买,江泽民政权借经济改革之机,放手让权势集团瓜分国家与人民的资产,由此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和共同犯罪集团,以此换取同僚部属对自己权力的认同与支持,或起码是不反对的态度。

    《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对上述问题展开了深入而具体的论述。作者尖锐地指出,所谓江泽民时代是一个丑角的时代,怎一个“丑”字了得?作者对江泽民时代的种种丑恶现象,以及它的成因与后果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并由此上升到对民族精神的反省。这本书不但可以帮助读者更清醒地认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时代,而且也可以更清醒地认识我们自己。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_(博讯记者:张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平:我为什么写《论言论自由》
  • 希望就是力量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胡平
  • 胡平:台湾应打民主牌
  • 胡平透彻分析两岸关系
  • 胡平:《犬儒病--当代中国精神危机》序言
  • 胡平:《犬儒病--当代中国精神危机》序言(图)
  • 胡平:再评反日风潮
  • 胡平:中国人真的政治冷感吗?
  • 谈谈反日风潮的“民意”/胡平
  • 胡平:评《北京 谁知道真相?》
  • 为犬儒辩护,驳斥胡平等外行对“犬儒”一词的滥用
  • 胡平:一场拙劣的双簧表演
  • 胡平谈中共对台搞统战转移危机
  • 胡平:形象的力量—推荐陈沅森长篇小说《佛怀煽仇录》
  • 胡平:刘宾雁八十华诞盛会有感
  • 胡平:时间会站在谁一边?--也谈反分裂法
  • 胡平: 家祭如何告乃翁?
  • 推荐《沉重的回首》/胡平
  • 《中国上访村》序/胡平
  • 胡平: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 胡平:谈谈反日风潮的“民意”
  • 蒋彦永、胡平获大陆当代汉语贡献奖
  • 胡平裴敏欣评中共治腐条例
  • 哗众取宠 可以休矣——评胡平《不比不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