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恐怖袭击与反恐的变化,兼论冼岩的“恐怖之道” /管见
(博讯2005年7月13日)
    英国伦敦遭遇恐怖袭击,与当年911恐怖袭击相比,后者针对着美国纽约曼哈顿世界贸易中心、五角大楼和白宫,是对着美国的经济、军事和政治的要害部位,而伦敦袭击,是对着正在举行着的“八国峰会”,但直接目标是普通民众,是要英国人为英国参与伊拉克战争付出代价。

    与当年911袭击相比,对伦敦的袭击造成的伤亡小得多,但其意义却在于,恐怖主义势力已转变方式,形成某种“分布式”网络,更难以捉摸,相比之下,反恐战争则在政治、军事、情报等方面都暴露出诸多的问题。

     形势在发生变化,反恐的战略、策略都应予检讨,一个突出的迹象就是,美国人对伊拉克战争的态度在变化。 (博讯 boxun.com)

    民意是常常在变化的。美国领导人很重视民意,也试图引导民意。当年罗斯福引导美国参与二次大战是如此,如今布什领导美国发动与坚持反恐战争,也是如此。

    可以看到的是,市场经济在走向全球化,民主制度也在走向全球化,但后者的进程落后于前者,体现着经济决定政治的基本规律。在这种情况下,资本主义解决国内矛盾,与其解决国际矛盾,就显示出明显的差别。美国企业出现丑闻,美国社会反应很快,监管在调整,立法也在配合,与旷日持久的中国改革有很大不同。然而,面对国际性的恐怖主义,反恐的政治进程远远落后于军事进程,致使在军事上突出的仍是国家之间的战争,难以对付相当灵活的恐怖势力。

    不过,近来政治进程方面其实有所进展。贫困与不公正,是产生恐怖主义的温床,而在这两方面,最近都有变化。消除贫困方面,发达国家有新的承诺,更重要的是,舆论对这一承诺没有一味地赞扬,对贫困国家政府腐败而免除其债务有了较多的批评,而美国对于消除贫困的看法也受到更多的关注。同时,美国也对中东地区的民主进程表现出比较明确而积极的立场。这样,未来的变化更值得关注,人们不必对恐怖袭击的一时得手而过多地悲观。

    与当年变化不大的也有,其中很明显的就是,在中国再次出现相当明显的同情、支持恐怖袭击的言论浪潮,对美英的仇恨再次赤裸裸地表现出来。

    在这里,就不能不涉及那位冼岩先生了。

    冼岩近来大作接连不断,争议也不断,于是也就接二连三地后文为前文辩护。先是公然发表《六四伤疤未到揭开之时》,然后是《我为什么提出“六四伤疤未到揭开之时”?》,其中声称“笔者与郭罗基一样反对六四动武,但这种反对同样需要理性适度,……应该反对的是过度使用武力而非适度使用暴力”,那意思是,六四动武只是“过度”而已,似乎并无大错。冼岩还很得意地设置了一个陷阱:六四的事实不清楚,例如伤亡数字、开枪的因果与授权等等,就说明揭开伤疤的条件不成熟,而实际上,伤疤不揭开,这些事实细节永远都被中共作为“国家机密”而小心地掩盖着。

    接着,是《司马南是怎么蜕变的?》,然后是《我为什么批评司马南、何祚庥?》。再后来,就是针对新的恐怖袭击发表《恐怖分子袭击伦敦大有道理》,并且随后就有其续篇《我为什么不谴责袭击伦敦的恐怖分子?》和《民主国家国民应该对公共决策后果承担责任》。

    对冼岩的文章读的多了,对其武断的风格已经很是熟悉,也就见怪不怪。眼前这种连续的前后文配套地发议论,似乎倒是新的现象,觉得蛮有意思,又不免联想:冼岩先生是不是受了近日走红的“芙蓉姐姐”影响,自我表现的欲望忽然之间明显地大了起来?

    不过,冼岩对恐怖主义的态度,有其代表性,还是应该讨论一番。

    其一,基于利益,冼岩反对一切恐怖主义,而基于道义,又应该具体分析,“并非所有恐怖活动都邪恶,也并非所有恐怖活动都情有可原”,而弱者反抗强者,“只能采取被称为‘恐怖袭击’的隐蔽战斗方式,否则他们就只有任人宰割”,特别是,“恐怖分子在当下袭击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正当性,除了美英。对于袭击伦敦的恐怖分子,除身受其害的无辜受难者外,其他人都无权横加指责”。

    其二,“伊拉克战争改变了原来的道义格局,从战争被发动之日起,美英两国就与伊拉克一样成为了战场”,因为“战争对平民的伤亡是一种罪恶”,发动战争的政府与人民都要承担罪责。

    存在即为合理,现实即为合理。冼岩一番高论,是为具体的演绎,而且近乎疯狂。

    其实,具体分析当然不错,只是冼岩的分析遵从的是他的“恐怖之道”。

    战争中打击敌方的平民或非军事目标,是作为“必要之恶”,特别是在精确打击武器出现之前,一向都是如此。二战中盟军轰炸德累斯顿、轰炸东京,与德军日军轰炸伦敦及其它许多城市,都是军事行动,而首开记录的是德日。美国人连原子弹都敢扔,是扔在日本,打击日本人抵抗到底的决心,以求尽快结束战争,同时应当看到,美国方面对此是有内疚的感觉的。至于法西斯分子、恐怖分子,他们的那种以杀人为乐趣或为自豪的冷血之举,世人都看得很清楚,冼岩再怎样为其辩护也没有用。

    精确打击武器出现,意味着将打击范围限制于军事目标的追求,体现着即使从事战争也应尽量避免或减少平民伤亡的观念。恐怖主义则反其道而行之,它是专门对平民下手,对平民集中的地方下手,尤其是以制造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与屠杀为目标,这才招致普世的反对,连冼岩也不得不煞有介事地有所表白。

    然而,有了精确打击武器,也还不能完全避免误伤,也无法完全取代非精确打击的武器。冼岩的“为什么不能在没有把握不伤无辜的情况下放弃行动”质问实属无理,而他对此次恐怖袭击“表示深深的理解与同情”,则为无耻。

    按照美英的逻辑,911恐怖袭击是挑起了一场战争,美英打击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和伊拉克萨达姆政权都属于反恐战争。既然如此,如冼岩所说,英美两国已处于战争之中,对伦敦发动袭击可以视为战争行为。不过,进入了21世纪,战争观念已在变化,上个世纪战争中对敌方非军事目标发动袭击尚未可厚非,而目前伊拉克发生的针对美英盟军、针对伊拉克军警或应征入伍者的袭击,可以视为“叛乱”或“反抗”,或多或少也可以视为军事行动,也属未可厚非,但针对伊拉克平民、国外平民的袭击或绑架,或对美英境内的非军事目标发动袭击,就属于恐怖活动。时代变了,对非军事目标发动攻击,就难以避免“恐怖主义”的罪责。

    冼岩认为“所谓‘人道底线’并非静止绝对”,说的不错。问题正是在于,对战争中误伤平民的观念,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愈益严格,真正是误伤也会招致批评,而如冼岩所说的作为对美英战争行动“还击”的伦敦恐怖袭击,它对平民的打击绝非误伤,因而是普世予以谴责的恐怖主义行为,只有冼岩之流还在一再地为其辩护,且振振有词,正如王希哲先生所说,表现出“公然煽动恐怖主义的嚣张气焰”。

    至于冼岩认为“按照小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的逻辑,希特勒的战争真是太有必要了;如果再加上“错误情报的误导”,如果希特勒再不发动战争,那简直就是置本国安危于不顾,纵容邪恶、罔顾天理了”,就更是荒谬。冼岩如此地为希特勒辩护,不怕遭天谴么?

    美英出兵伊拉克、占领伊拉克,如今似乎已经被证明不合理、不合法,支持的势头已经减弱了很多。然而不健忘的话应该能够记得,当初出兵之前也有过类似的情形:“主战”与“主查”双方相持不下时,布什总统到联合国讲话,人们本来期望他拿出伊拉克违禁武器的有力证据为自己辩护,他却历数联合国多次决议与安理会主席声明统统被萨达姆拒绝的情况,声称联合国已经威信扫地,再不动作就更没有希望。人们无话可说,无异议通过了1441号决议,再次要求伊拉克立即、主动销毁违禁武器。

    这就相当于最后通谍了。须知武器核查是见证,不是搜查,萨达姆须争得主动,但他还是不配合,不“立即”也不“主动”,逼得紧些就让一步的老样子还是照样儿表演下去,而这就构成了“实质性违反”。所谓“实质性违反”,就是对抗联合国,是否动用武力予以惩罚,则要看国际政治的局势,也关系着相关国家的利益。美国有意开战,又被它抓住了把柄,那么萨达姆政权就只能自认倒霉──因为它有对国内人民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前科,又不肯“立即、主动”证明自己已经销毁了这种武器,而且公然支持巴勒斯坦恐怖主义极端分子,其政权成为世界性的恐怖主义毒瘤之一。

    冼岩应该懂得,打掉这个政权,决不可以同希特勒悍然发动侵略战争相提并论。联军在战争中的表现,全世界都看到了:他们尽量减少自己人的伤亡,尽量减少平民的伤亡,开始时甚至尽量避免对方军队的伤亡、争取其投降,而其对手则相反,他们不惜敌我双方的伤亡,更不惜平民的伤亡,只为保全萨达姆本人的政权,结果是适得其反。直到萨达姆政权垮台已成定局,流亡国外的伊拉克难民才敢于出来游行,表达自己的意志,此前,他们只能保持沉默。这是何等残酷的事情!对伊拉克人民而言,他们根本不关心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他们看来,真正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正是萨达姆政权。战后在联军领导下重建政权,叛乱势力以愈演愈烈的恐怖袭击竭力威胁伊拉克人民不得参与,连美英也不敢对大选抱多少期望,但是伊拉克人民以其勇敢的举动向全世界证明,他们愿意与占领军合作,加速政治进程,尽快结束占领状态。

    显然,冼岩根本不理会伊拉克人民的这种愿望,他看重的是,视美英为当代希特勒,大肆鼓动与其对抗,进而将其都弄成为战场、对美国人英国人大开杀戒。

    对伦敦的恐怖袭击,若能够使得美英等反恐联盟的主导国家能够反省,调整其战略与策略,推进已经出现的积极变化,则为不幸中之幸事。而批评冼岩的言论,则因为它代表着根本否定反恐的思潮。冼岩坚持与自由主义与自由派为敌,推动自由派与民族主义相撞,推动民族主义走向极端,走向仇恨美英、仇恨西方社会,他这样走下去,其实不大美妙。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_(博讯记者:张君)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