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蔡卓华案的独特性及其提出的问题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信仰

(博讯2005年8月07日)
    
    作为一名基督徒,蔡卓华案我从头到尾一直都在密切关注(朋友寄来蔡案相关网帖汇集第四版,如有网友需要阅读,我可email给您)。我认为蔡案有一些独特之处,也给中国基督徒和自由知识分子提出一些需要思考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一、蔡案受到前所未有的舆论关注。长期以来,基督教,特别是家庭教会,在中国都一直处于边缘化、半透明和灰色的景地。毋庸讳言,明里暗里的基于信仰的逼迫和歧视,在我们的国家也一直或多或少地、具有“中国特色”地存在。这种情况当然比过去(如文革当中)有很多进步,但是即使在近年,也是时有加剧、时有缓和,尤其是对一些“邪教”的打击往往会殃及“正教”(当然所谓正邪很多时候并非以宗教学信仰本身确定,而纯粹是一种政治性的“裁判”)。家庭教会,特别是农村的家庭教会,有的时候是被诬陷或误解为“邪教”而受到打击(包括拘禁领袖、经济处罚等等),有的时候是由于基层执法人员水平低劣、违反官方政策而横加迫害(甚至包括严重的肉体侵犯),还有一些情况到底逼迫事出何因恐怕还不太好说。我自己认识的国内的基督徒朋友也不乏“享受”过这样那样的“特殊照顾”的人。对遭受的苦难,国内的弟兄姐妹往往是低调而轻描淡写的,但我自己仍然多次为我的弟兄姐妹流泪伤心。在我们的“特殊国情”之下,大量的逼迫都不可能得到报道,也因此完全不被公众所了解,更没有得到各种舆论的同情和声援。感谢互联网络,蔡案不同了。蔡案由网上维护正义的网友曝光,从开庭以前就开始受到广泛的关注和声援(至少在网络上是如此),在网上颇有知名度的“八君子”更直接介入为蔡辩护。我相信也正因为如此,官方的处理才至少显得比其它涉及家庭教会的案子更“小心谨慎”。很显然,“上面”尤其害怕蔡案跟宗教信仰自由产生关联(庭审时那位女陪审员“你再这么讲[信仰自由],我就弃权退出法庭了!”的话,既可笑而讽刺,又意味深长,可谓“经典”。)
    
    二、蔡案显然受到官方的高度“重视”。开庭和宣判都一再延迟。而且“上面”的处理可以说是相当的 “用心良苦”,尽管最初曾有“最大的一起境外宗教渗透案”的定性(10月28日《衡阳晚报》),后来的正式法律指控却刻意避开了宗教信仰而力图以经济犯罪(“非法经营”)加以定罪,甚至可能不惜在审讯中采取诱供的手段。(“八君子”等对“非法经营”的反驳和一些网友对“宗教渗透”的批驳都非常有力而理性,这里不再赘述。)
    
    三、蔡案得到国内自由知识分子的关注与维权参与。这一点我自己觉得有很不寻常的意义。“八君子”等自由知识分子,只有很少数是受过洗的基督徒(“八君子”中我知道有一人是),其余的有对基督教文化感兴趣或有好感的人,也有并不认同基督教信仰的人。然而他们都拍案挺身,站出来为蔡、为家庭教会仗义执言,为维护社会公义、维护公民基本的自由和权益而努力抗争。作为一名中国人基督徒,我要公开地、专门地向他们致敬,我敬佩他们的道德勇气和仁爱精神,也感谢他们的个人努力。
    
    四、蔡案对中国家庭教会有极其深远的意义。蔡案对基督徒反思作为一个信仰群体应该如何维护公义、如何处理与政府的关系等等可能有帮助。近年来政府也在制定和调整“宗教管理”方面的法规和制度。面对“是否要登记”等相当复杂而微妙的问题,家庭教会应该如何反应、何去何从,如何与一个信仰无神论的政权相处,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实际、需要家庭教会认真面对的大问题。网络上已经有一些有识之士在探讨这方面的问题,我期待有更多关心中国的人来关注。
    
    五、我注意到近年来在中文网络上颇为“热门”的关于自由主义与基督教信仰的论争在关于蔡案的讨论中也再度成为话题。我自认也是自由知识分子的一员,甚至是一个广义的“自由主义者”(只不过“自由主义”本身也是多元化的、缺乏界定的。)“全然败坏”兄所说:“我是自由主义者,我也是基督徒”,我想我可以说,“我是基督徒(天国子民的信仰),也是崇尚自由的人(地上公民的理念)”。“自由主义”作为政治倾向或理论本身跟信仰不在一个层面上,但对我来说,两者可以毫不矛盾,因为自由主义完全可能有基督教信仰的根基。
    
    六、蔡案给中国人基督徒带来值得思考的一些问题。我个人认为这里至少有两点值得我们“主内”朋友思考:
    
    一是基督徒面对社会不公的信仰实践。中国基督徒往往对“政治”有非常消极和逃避的态度。以前不同信仰的“别人”遭受不公,我们常常失语和无为。(对于在国内那个特殊环境里的弟兄姐妹,很多时候他们的沉默可能是一种智慧,我绝对不配、也无意论断他们。但是我在网上看到很多享受着充分信仰自由的海外的基督徒也明显以不问世事为属灵。)蔡案以后,不少中国人基督徒朋友仍然在强调“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或者表示反对基督徒介入“政治”。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蒙冤遭受不公的是蔡弟兄,不是我们自己,而且为蔡弟兄的基本自由和权益呼吁也并非是“搞政治”(尽管不可避免地具有政治性)。同时在蔡案的评论中,我们也看到一些弟兄姐妹开始意识到即使基督徒“关起门来属灵”,不问“世俗政治”,“世俗政治”也会过问基督徒的。约翰•卫斯理说“对基督徒来说,也是对地上的人类来说,‘对邪恶保持沉默,就是犯罪’”。基督徒的信仰实践有忍耐宽容甚至顺服地上政权的一面,也有抵抗罪恶疾呼公义的一面,如果人的权柄跟上帝的公义抵触,“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
    
    二是中国基督徒对待自由知识分子的态度。这次回国跟一些自由知识分子有一些交流,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不是他们中的一些人对基督教文化的好感(这种好感已经让一些反对基督教的网友不安甚至气愤),而是他们当中相当普遍的对信仰的渴求和对真理的追寻。“我们需要上帝”,这是他们的心声。他们当中很多还在信仰的道路上漂泊,但是我们也不断看到他们当中的一些已经或正在“走向十字架上的真”。这当然是上帝自己的工作,但另一方面我们这些自以为“正统”、以自己不是“文化基督徒”而自傲的基督徒对他们又有多少帮助?我们实在是亏欠了,不但欠了福音的债,也欠了“文化”的债,不但亏欠了人,也亏欠了上帝。自由知识分子朋友对蔡案的参与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与中国人基督徒的交流和互动带来一个契机,我盼望也能促进中国基督徒更了解、更关心中国的自由知识分子。这次回国见到上帝在中国知识分子中的工作,每每让我惊异不已,远远超出我自己的想象。
    
    七、另外,蔡案不但涉及宗教信仰自由,也涉及出版自由等等自由知识分子最为关心的议题,我相信从此案中学到的功课对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发展和成熟也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蔡案的判决不知道要拖到何时。“八君子”等已经尽了他们的努力,网上的呼声也已经汇流成海。然而“上面”要怎么处理,有没有起码的智慧和公义,都不在你我网友的掌握之下。我会跟千千万万的基督徒弟兄姐妹一起为蔡弟兄和此案牵涉的他的亲属和同工祷告,我们向上帝发出呼吁和恳求,愿掌管万有的主从高天伸手,拯救他的儿女,成就他的旨意。我也会跟包括“八君子”在内的关注、参与此案的中国知识分子一起,继续为公义的障显而努力。尽管我们所做的很可能对官方影响甚微,但是该说的我们还得说,否则我们将会受到良心的责备。
    
    基甸2005-08-05初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基督徒当如何饶恕仇敌中共/冀晋峪
  • 三位中國基督徒為什麼被判刑?
  •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 中共基督徒上亿 政府内部有分歧
  • 对基督徒蔡卓华、肖云飞被控犯有非法经营罪的无罪辩护
  • 吉林地下教会遭查六百基督徒被拘
  • 刑讯致死的重庆女基督徒家属呼求全社会主持公道(图)
  • 基督徒,我们警醒吗?(正版)
  •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刘凤岗等三基督徒刑事判决书
  • 刘凤岗等三基督徒杭州市中院8月6日被判一至三年有期徒刑;一百多名基督徒洛阳市被抓捕
  • 短讯:三基督徒杭州市中院8月6日将宣判(图)
  • 安徽教会领袖被抓捕; 被打死的基督徒家属公布经过
  • 旁听 家属法院遭监禁, 三基督徒杭州结束审讯; 被囚河南教会领袖庭外侯审(图)
  • 原定星期一出庭聆讯的中国家庭教会基督徒推迟至星期二(图)
  • 中国家庭教会基督徒星期一出庭聆讯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