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极右的左翼人士难明的现代文明道理
(博讯2005年8月27日)
     香港左仔:极右的左翼人士难明的现代文明道理
    原题:极右的左翼人士难明的现代文明道理【为香港“左翼”人士而写】
     (博讯 boxun.com)

    张三一言
    
    
    最近发现,香港聚合了一班自称为“左翼”的人士,办了一个《左翼论坛》(http://www.leftwing.hk.st/)。这批左翼人士是老香港还是新移民,不得而知。但其思想之僵化,对现代政治理论之盲塞,令人喷饭。下面三篇文章就是为这个论坛的左仔们写的。
    
    第一篇:左派应知自己是极右派
    
    这个论坛的一个名为铁托公社社长的质疑:「在张兄的意识里,似乎言论自由是右派的专利,左派与言论自由不相容。产生了左,右翼之分的法国大革命时期,当时都是反对法国革命的自由,平等理念的保守人士,全是右派,支持法国革命的自由,平等理念的革命者,全是左派。西方的左翼--德国社会民主党,瑞典社会民主党…在他们执政下,德国,瑞典都保持了民主自由。请张兄不要随便诬蔑左翼!南韩的朴正熙,全斗焕,印尼的苏哈托,智利的皮诺切特,这些由美国支持的右翼独裁者,大肆屠杀异己,压制人民自由,经常讲民主自由的右派,如张兄,有评击过这些右翼独裁者的暴行么?」
    
    下面就是为此我为他们澄清左右中的问题解答。并给这些左派们正名。
    
    这些关于左右派概念混乱的质疑有道理。每当我说中国左派的时候,心里都有一种旁徨和无奈的感觉。
    
    西方的左右派划分标准。
    
    一般地说左派注重理想和原则,法国大革命时左派热衷于“自由、平等、博爱”。左右派起源于法国制宪会议,但很快定型成与初始含义毫不相干的两个集团。其中左派比较支持平等,有变革(革命的欲望),强调建设福利国家,更多的通过国家干预手段帮助弱者,右派比较强调自由,反对过高福利,比较支持竞争,反对国家干预,强调建立“弱”政府,反对对于强者的过多限制。左派和右派的区别只基于对平等与自由的偏重上。左派更偏重平等一点,左派更偏重自由一点。对基本限度的平等与自由权利,均持有同样的共识。
    
    甚么是极左?所谓极左,就是把左派的思路推向极端,突破“自由的底限”。为获得无差别的公正,而取消绝大部分的自由,为取消绝大部分的自由,必须建立一个无比强大的国家机器,将人民的一切活动处于国家的控制之下。甚么是极右?所谓极右,如果把右派的思路推向极端,突破“平等的底限”。把反对国家限制强者推演成要强者控制国家欺□弱者,宣称“国家就是为强者存在的”(斯托雷平),实行寡头统治,取消对弱者的一切保护,一切自由。
    
    左右分派源自法国大革命时的议会分座。那些主张共和,政教分离和人权的革命支持者坐在左边。而那些支持君主制度的则是坐在右边。此后的分派的标准中仍旧可以找到这些起源的含义。比如左派常常会倾向于支持自由民主,相比之下,右派则偏向于君主专制,宗教立法,政教合一,以及民族主义等。右派常被用来描述保守主义,可是20世纪后,右派也被用来形容法西斯主义,基于法西斯主义镇压诸如工会和少数人权利之类的左派分子的事实。
    
    各国的标准不尽相同。西方国家将保守主义,神权统治和法西斯划为右派;而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划为左派。欧洲(除了英国)是把自由主义看成中道偏右,欧洲的自由党则是主张自由市场的。在北美,自由主义被看成是新自由主义或社会自由主义,是中道偏左的。而美国的右派,定位他们自己是保守派。其实是深受传统欧洲自由主义的影响,特别是强调传统英国自由主义所主张的个人对抗政府的权力。所以,自由/左派和保守/右派,都有对美国政府的敌
    
    在中国左右翼分派称谓混乱的原因。
    
    大陆的左派、右派名词来源与欧洲不同,在中国大陆,派别的划分都是以政府为参照系的。由于历史上政府一直是极左,因此在人们思想上有一个惯性:完全支持政府的就是极左,大部分支持政府的是左派,反对政府的是右派。可以说在九十年代之前,这种划分都是比较合理的。但现在情况变了,大家都能看到。农民问题、失业工人问题、学生就业问题,基本上都是自由主义者提出来的。按常理,自由主义应该属于右翼阵营,对平等问题的关注较弱。但在国内,连他们都开始关注平等问题,表现得"左"了。说明目前的参照系已经偏向极右。
    
    极左阵营一分为二。有一部分人停住了追随变革的脚步。如果说工人失业、资本家入党还可以被认为是"阵痛"和"权益之计"的话,国有资产的快速私有化却是令人心下雪亮。有些地区,在九十年代末,私有经济比重还只有百分之十几,但过了四五年,就上升到百分之五十到八十。这可不是什么私有经济的"优越性",而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国有财产瓜分。私有经济再"优越",也不可能几年就翻上几倍的。这些是目前坚持极左的"毛派"反对"邓派"的基础。
    
    极左分裂了,不少人可以归为极左与极右派系分裂。极左称为毛派,已经失去了实际的政治权力,转移到网上成为另一类反对派。现在有些网友看见极左派和右派都在批评政府,就想当然地认为执政者是中间派,其实不然。还有一点不能忽略的是:不少极左派系转型成为民族主义派系,我认为他们的转型是为了逃避面对国内现实问题。骂日本骂美国,多容易呀,多安全呀,也不需要什么判断力,中国做的就是对的呗!哪有谈国内问题那么难?(资料主要取自 秦晖《极左、左派、右派、极右的区分与现状》;WANGHU《你是左派还是右派?》 )
    
    把现在中国既反自由又反民主的极右派叫成左派,可以说是历史无奈和误会。每当我说中国左派的时候,心里都有一种旁徨和无奈的感觉。我说中国的“左派”时,即今天执政的当权派,也抱括其拥护者,它符合今天世上大体公认理论中的极右派概念,即是上面铁托公社社长说的右派「南韩的朴正熙,全斗焕,印尼的苏哈托,智利的皮诺切特」是一致的。不过顺便提醒一下,请铁托社长牢记历史,朴正熙、全斗焕、苏哈托、皮诺切特等在位时都是中国共产党的的同志加兄弟啊!单就人以群分的角度看就知道中共是极左还是极右了。
    
    以下凡指“左派”或“左翼”,都是现代理论中的极右的意思。
    
    第二篇:左派难明言论自由
    
    这里不从理论上谈论,只从现时发生的具体事例,分析一下甚么是言论自由。
    
    其一
    
    有人认为A论坛删B文或封B的IP是打压言论自由(或者自己认为如此,或者认为别人认为如此)。
    
    言论自由的实质是:个人言论不受权力压制;尤其着重指出不受政府的权力压制。
    
    A 论坛删B文或封B的IP,极其量你只能说A论坛王伦心态,心胸狭窄;并不构成压制言论自由,因为A不是用权力压制B。如果A论坛阿权心切,去删B文或封B 的IP,我们也只能说他们为权力压制言论自由作帮凶;但A论坛并不触犯压制言论自由之罪。若被迫行事接受权力之命行事,A论坛也不构成压制言论自由,但是,从整个来看,两者都是压制言论自由;因为在它的上面权力在起作用。如果奉权力之旨行事,则A论坛是压制言论自由的组成部分。
    
    同理,若A传媒不刊登b的文章,B媒体不采用a的文章,只要没有权力介入,都不构成压制言论自由。所以我被绝大部分国内论坛删文,和大部分封笔名,从不向坛方抗议。但是,就总体而言,我明确无误地认定这是专制权力压制和剥夺我的言论自由权利!我一到贵坛就说明,删我的文章或封杀我,我都不会有异议,所持的就是这个理据。本坛的一些人指责我说:「一句讲完,张三一言认为一删他的文就是没有言论自由」,这与我的想法正好相反。若政府惩治、威胁发表异议者,若权力下令封杀某些人、某些团体、某些派别的文章,若权力不准某些个人、某些团体、某些派别办传媒,则是剥夺人民的言论自由权利。按照这一理解,现大陆的共产党是无可质疑的言论自由的压制和剥夺者。
    
    左派人士很难理解,或者是不愿意理解这个理论;即使理解了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理论。因为他们思想根深柢固地,甚至会条件反射地认为禁止错误有害的言论是天经地义的事,是自古至今都是如此的。所以你要他们理解和接受权力不可禁止“错误”理论,他们当然大惑不解,难以接受。当人们提出政府无权镇压法轮功时,就条件反射式反对;然后再找寻理由来反驳。
    
    他们是不会汲收压制地动说、反马尔萨斯人口论、反救世军一贯道的历史教训的。
    
    为甚么权力不可禁止思想和个人自由权利问题,说来话长,这里只能提供纲领式的简单阵述。世界上的事,不是随便可以判定是非对错的,即使是1+1=2 也未必是绝对唯一正确;尤其是社会和意识型态问题,更是是非对错重复又重复,永难得出结论。除了上帝(先假设他存在)人世间没有能判断是非对错的圣人。在这样条件下,硬要判定对错,逻辑结果是由掌权者判定是非。由专制者判定人们的是非对错,是除了自然灾难外的一切人类灾难的主要根源;自然灾难很多时候也是由统治者决策错误有关,大跃进饿死三千万人就是典例。
    
    其二
    
    有人认为对方评论、质疑、批判、否定自己的理论,就是不尊重自己的言论自由权利;甚至认为这就是压制剥夺自己的言论自由。这是一种很普遍的思想。这个论坛就有网友质问我:你的“哈巴狗”文是表示尊重别人吗?(大意)就是这种思想的表现。
    
    在谈论言论自由时谈“尊重”对方,指的是尊重对方的发言权利,而不是指要对对方客气,不得评论、质疑、批判、否定对方。我们可以用这样的话来表示尊重的意思:“我评论、质疑、批判、否定你的理由,但极力捍卫你的发言权利。”
    
    尊重还得分辨如下情况。对事理的评论不能等同于对人的评论。例如,指为权作伥的御用文人之为哈巴狗,没有不尊重别人的问题。例如鲁迅打落水狗并没有不尊重别人。但对具体个人的评议就绝不能如此。如果与一个具体的个人讨论问题时,指对方为哈巴狗,就是流氓下贱的行为,当然是不尊重对方了。
    
    如果能站到更高角度看,应该说,你评论、质疑、批判、否定对方,其中有一个可能就是表示你认定对方有与你相当的分量,有一定的水平和思想,你才会动手敲键回应。这正是一种尊重对方的表现。若你认为对方根本说不上甚么理,或文品低下等等不齿对之,所以就不回应。这才是不尊重。
    
    当然并不是不回应对方就表示鄙视对方的。例如有些人不喜欢作某些方式的回应,或者只想表达意见不想讨论等等的不回应都不能视作不尊重。
    
    还有一种情况,例如,有人这样批评我:
    
    「看来需要有人安抚下你的心灵。」
    
    「而且如果不是由政府颁布法令,莫非由张三李四决定? 这不是太儿戏了吗?」
    
    还有,我们在辩论时常见到的:
    
    “你多读十年书才来和我讨论吧”
    
    “你知道甚么是XX吗?”
    
    “你是想破坏而来这个论坛的”
    
    …,…
    
    别人当然有权利这样说话,但在正常情况下,对这样的问题,我是不回答的。因我不愿意在讨论事理时,把对对方的个人评价渗到里面去,把事情和道理搞复杂、搞混。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讨论极容易激起情绪而恶性互动,对骂收场。其实这样不回应,客观上避免了双方因吵架而显露各自丑恶的一面。从客观实效看来,反而是尊重对方了。
    
    左派人士很难理解,或者是不愿意理解这个理论;即使理解了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理论。因为他们的思想基因决定他们的自然反应是:错误思想言论不应让它出现。他们连说话的权利也不给所谓错笳咧钊缬遗煞肿印刘少奇、止Α鹊龋灰堤∷堑牟煌饧耍凰裕侨衔蝗谜 岢鲇遗煞肿印刘少奇六四⒎止Α疤と缟剑蝗莸掷怠?罪证,不容他们有辩解的权利的情况下,对他们的打压是正确合理的。他们现在可以接受让刘少奇有限度地作申辩,但是,你提出要政府让六四学生或法轮功徒公开提供事实和表达观点,他们就无法理解和容忍了。
    
    为甚么自由民主人士坚持不管意见是对是错都要让别人说出来,都要保障他们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呢?
    
    理由是自由民主人士有充分信心认为自由民主是符合人性的,是最符合每一个人的利益的,是民心所向,是时代的要求。让自由民主和反自由民主自由辩论,会越来越靠近事实真相、靠近真理,人们必然会倾向自由民主。
    
    自由民主者既要求自己有自由,也要求别人有自由;
    
    专制统治者只求自己有自由,但要求禁制别人的自由;
    
    自由民主是在要求自己可以说话,也要求保证别人(包括敌人)有说话权利的条件下,取得胜利;
    
    专制独裁只能用自己可以任意胡说,不准别人说话的手段才能维持政权。
    
    我极表赞赏李若浮公社社长的话:「随便你,这是你的自由。但是网友看了之后赞同谁,这就不是我所可以控制的了。」三十年前只有极少数人鼓吹也只有少数人相信的的自由民主人权,到了今天,多数人赞同谁了?
    
    第三篇:左派难明民主
    
    key 生产大队队长说:「全世界都向民主过度,唯有中国是例外?全世界都向民主过度,中国就必需跟随?正应左一句,身如柳絮随风摆!俾小小独立个性好唔好?民主的好坏仍在争论,民主的进程仍在争论,如何的民主仍在争论,还未有眉目就企图仓卒一步到位,是否有点贪?!假如民主的争论己经有了答案,假如真的全世界都向民主过度,甘就大获啦!」
    
    中国要不要追随全世界民主过度?当然没有一致答案。答案由你对自由民主态度决定。支持自由民主反专制独裁者例如张三我等人,当然认为理当如此。支持专制独裁反自由民主例如key生产大队队长等左派们,当然认为那是「身如柳絮随风摆!」连带人格也变得「小小独立个性」都“卑唔出了”。
    
    民主真的是「还未有眉目」、「好坏仍在争论」吗?下面就从这样的具体问题来谈谈己见。
    
    [一]、由事实说明民主早有定论
    
    民主真的是「还未有眉目」、「好坏仍在争论」吗?
    
    在反民主的左派心目中,民主「还未有眉目」、「好坏仍在争论」是假,“民主早有定论”和“民主是坏已经没有疑义”是真。说民主「还未有眉目」、「好坏仍在争论」,目的是要推出民主不可行,尤其是不可在中国行的结论。
    
    民主真的「还未有眉目」吗?
    
    这是言过其实。近二百多年来,世界上明明白白确确实实出现了数以百计的民主国家,而且强国中绝大部分是民主国家。请问,在民主「还未有眉目」的情况下有可能出现强大民主实体这样的事实吗?这好像一个人对新界菜农说:“种菜法还未有眉目”、“这个世界并没有菜农这一回事”一样滑稽。民主实体强大地存在本身说明,民主在认同民主的人们心目中,不但早有眉目,且早有定论了。这定论是民主比任何制度都没有那么坏,而且可行;实际下也实行了。这实行本身就是对「还未有眉目」的彻底否定。
    
    民主「还未有眉目」,即是说民主“连影都唔见”了。那么,为甚么专制统治者及其保权左派总是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被自由民主的民众颠覆其政权与制度呢?君可曾见过自由民主制度民选出来的政府几时害怕过民众推翻其政府?现在的争论,就是左派感到现实的、实实在在的自由民主“恰”到眼前(欺负到眼前),感到威胁,奋而反抗的表现。若民主连眉目都还没有,理当对专制统治没有威胁了,大可以“当□无到”呀!那又何必这样紧张和认真呢?
    
    民主「好坏仍在争论」吗?
    
    民主当然仍在争论。基本上争论的类型有两种。一种是民主内部的争论,诸如民主的正负作用,民主在实践过程中的新旧问题及其改进,民主与自由、宪政、共和、法治、人权的关系及其应处的位置等等;这些问题大概与民主本身共存亡。另一种争论是自由民主与专制独裁之间的争论。这是肯定或否定民主的争论,即是左派说的「好坏仍在争论」;这种争论只能随专制独裁制度灭亡而消失。波匈捷等大概没有这种争论了;俄罗斯共和国仍在争论的休止符前。
    
    [二]、由理论说明民主早有定论
    
    有一句我说过多次的话:“民主的理论是民主的”。最简单粗浅的解释是,既然民主是以个人为中心,其对民主的理解在理论上就有“每人都有一个民主理论”的可能。因而「民主仍在争论」是必然现象,这种现象与民主共存。若有朋友想知道更详尽的道理,请找达尔的《论民主看看》。“民主的理论是民主的”、「民主仍在争论」并不妨碍人们对民主取得共识。自由民主内部对民主的争论是在共识之下的争论。
    
    甚么是民主?
    
    现今自由民主世界政治学者大体上认同熊彼得的定义。大意是,国家各级领导人和立法者由全民公平公开公正有自由竞争且定期选举产生。
    
    世界上所有民主国家(抱括冒牌的民主国家)都在宪法都有国家各级领导人和立法者由选举产生的规定。在实践中,所有真正民主国家都基本上做到公平公开公正有自由竞争且定期选举。我认为,各民主国家的宪法定下的民主原则和规则本身就是一种确实无误的的理论,也即是“民主有定论”的理论。不但是民主在理论上有定论,而且这种确定的民主理论正在规范世界上过半人民和国家的活动。即是说它不但是一种理论存在,还是一种法律和制度形态的存在。
    
    当然反民主的人士可以嗤之以鼻说,民主家的宪法根本就不是理论而是一堆垃圾。
    
    至今为止,在自由民主世界并没有人提出废选举取任命或自我任命。可见在自由民主世界里,人们对民主程序有共识及对其理论有确认。另外,人们对民主核心精神是个人权利、民主理论基础是平等、保护少数、林肯的“民治有有民享”、邱吉尔的“民主是我们所能找到的最不坏的政治制度”等等的理论也是高度认同的。对这些问题,人们之间当然还有争论,但这争论是在肯定、共识下的争论。这和民主与专制之间的争论不相同。自由民主的人们与专制独裁统治者之间是不一致、有的争论是肯定和否定的对抗性之争;因为这些自由民主的东西全被专制独裁统治者完部抹黑和否定。例如,不是经常听到有人说民主选举是做假戏、是富人的游戏、是一秒钟人民主权、是资产阶级的专政工具、个人主义是万恶之源、世界上绝对没有平等、人民当家作主是谎言、民主比专制更坏…等等吗?还有更无稽和搞笑的是,专制统治者及其御用人不敢正视正义且强大存在的民主现实,只好附低头另辟邪径,挖民主的祖坟,找出几块民主尸骨来鞭尸。他们是这样鞭尸的:民主建立在奴隶基础上啦、民主曾经屠杀印地安人啦、民主曾经剥夺妇女和黑人的投票权啦、民主投票决定杀死苏格拉底啦…等等。
    
    这些人当然可以否定民主,但民主并不会因为专制独裁的否定而变成不存在。
    
    你们提出「还未有眉目」、「好坏仍在争论」命题,能推出民主不可行,尤其是不可在中国行的结论吗?看来你们的希望落空了。
    
    顺便简答如下质疑。
    
    「还未有眉目就企图仓卒一步到位,是否有点贪?!」
    
    答:这是栽赃。请问,有哪一位自由民主人士或那个团体的纲领或在哪一篇文章里提出过要在中国实行民主「仓卒一步到位」?用栽赃手段与人辩论除了自暴其短外,没有其它好结果。
    
    「过度民主,越过越穷,越过越落后」
    
    答:请问,现今的日、韩、泰、匈、波、捷、台…更不用提欧美众多民主国家了,是不是「过度民主,越过越穷,越过越落后」?是不是欧盟美国加拿…都比中共国落后了?
    
    「番鬼民主??」
    
    答:你们崇拜的马恩列斯是华人的还是“番鬼”的?
    
    
    转自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保权左派是帮主子吠人的哈巴狗/张三一言
  • 刘晓波:迷失在暴君怀中的西方左派
  • “左派”的斗争形势、策略和前途
  • 槟郎:作为鲁迅左派的胡风——献给尊敬的王晓明先生
  • 曹长青﹕反美左派走火入魔
  • 曹长青﹕「仇恨自由」的西方左派
  • 曹长青﹕美国左派不要圣诞节
  • 刘元琦:亚洲左派力量重振:力求建设均贫富的社会
  • 曹长青﹕西方左派媒体的耻辱
  • 曹长青﹕西方左派是邪恶的同盟军
  • 曹长青﹕美国人不相信左派媒体
  • 根源:在“完全市抄济地位”问题上“左派”们的集体迟钝
  • 理性推导:为什么左派和奸臣总脱不了关系? 缚来宾
  • 曹长青﹕西方左派是“有用的白痴”
  • 余杰: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 流星雨:关于萨达姆被捕写给左派槟郎先生的话:
  • 关于萨达姆被捕写给左派槟郎先生的话:
  • 官方对纪念毛的姿态,可作为观察极左派真实社会能量的一项重要指标
  • 古吕:左派与胡开始分手
  • 左派借「郎旋風」大反擊
  • 备忘录:中共左派在抗争——信件《关于由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联合作出决定对江泽民进行特别调查与审查的建议》引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