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语出惊人:美国老人的退休金得指望北京
(博讯2005年9月09日)
    著名教授语出惊人:美国老人的退休金得指望北京
    
     (博讯 boxun.com)

    最近中国企业大买西方企业的潮流涌入了西方的茶余饭后。美国最著名的金融学家之一西格尔忽然也谈起了这个事件。他的结论颇有些惊人:只有依靠中国和印度等国的人来大量采购股票即企业,此间的退休者才能保持生活水平;2050年中印经济规模将远超美欧日;籍时90%的诺贝尔奖也归中印。
    
    婴儿繁荣期人退休便退出繁荣今后73岁才退休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沃顿商学院的金融学教授杰瑞米.西格尔(JeremySiegel)是美国最著名的金融学家之一。话题是从所谓“婴儿繁荣期人”(babyboomer,意即战后生育高峰期出生的人)2、3年后即将进入退休圈说起的。
    
    仅仅在美国,这个人群就达8000万之众。这些人以为靠他们工作时期内投资的退休金,尤其是投在股票基金里面的钱,可以在退休后象以前的美国人一样舒舒服服地过日子,西格尔指出,这个希望将化为失望。他认为,这一代人将是生活在股票债券供大于求的时代的第一代人。
    
    美国经济学家密尔顿.弗利德曼(MiltonFriedman)的观点跟西格尔相反。弗利德曼认为,退休者根本不需要售出太多的股票就可以过好日子,因为股票有着很高的红利。对此,西格尔指出,高红利股票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1980至2000年间,股票平均红利确实达到了近15%。但这个现象不会再度出现。大多数靠股票基金养老的这一代人必须清空他们的股票,还必须节省着用。也就是说,生活水平将会下降。
    
    随着“婴儿繁荣期人”进入退休年龄,西方开始进入老龄化新阶段。要相对维持原来的生活水平,一个方法是推迟退休年龄。现在,美国的退休年龄已经悄悄地增加到了67岁左右。西格尔认为,美国人的退休年龄将不得不推迟到73岁,而这一点在35至40年间就必须做到。这意味着:退休年龄进一步接近期待寿命,人们在退休后将平均只有9年时间可颐养天年。
    
    积极的投资只能来自全球化来自中国
    
    西格尔认为,只有积极的、生产性的投资才能带动经济发展。存款(包括投资于股票)起的是一种消极作用。他以日本为例,“这是一个非常保守的社会。他们宁可存款,而不愿投资。结局是:日本陷入停滞。”
    
    谁来积极投资呢?西格尔说:“我认为全球化给西方世界提供了唯一的机会。”因为,“未来若干代的年轻人80%来自发展中国家。”假如没有第三世界的人来收购,“我们的股票市场会象日本一样崩溃。”退休者们不能靠“吃工厂”过日子,而是必须把所占有的股权即股票抛出去。至于股票的价值,他的观点是,不存在在一些人认为的“股票的内存持续价值”,购买者愿意付多少钱,这个股票就值多少钱。
    
    有人说,如果说期待中国人来购买西方股票,但中国自己不也处于一个老龄化过程中吗?西格尔就此指出,中国将不得不改变它的一胎政策,将来55岁退休也会变得不可能。可仅仅从这两点看,中国的潜力就是非常之大的。更何况,中国还有3亿人在生产力低下的国有企业工作,他们中绝大多数在20至30岁之间。私有经济在今后20年内将从这个潜力圈里汲取大量的养分。
    
    大多跨国公司将来属于中国印度人,诺贝尔奖也将集体东流
    
    西格尔指出,中国有个很奇怪的现象:经济在最近10年里巨快增长,而股票市场却疲软不堪。他把这个现象称为“增长陷阱”。他对这个“陷阱”的解释是:中国人不可以到国外投资,购买股票,而他们为迅猛增长的国内经济所迷惑,大量投钱,把股价抬到了天上去。抬得过猛过高的股价是今天中国股市不振的主要原因。他认为这与前几年全世界的新技术股猛涨有一比。
    
    中国的证券市场已经名声不佳。因此,西格尔认为:“假如中国人将来看到国外一个出售的企业价格合理,又是好品牌,他们就会购买。”
    
    西格尔在此说出了一番耸人听闻的话:“而这正是我们和西方的退休者们所需要的。将来大多数大型跨国公司的所有者将来自印度,中国,韩国或印尼,而不再是欧洲人或美国人。西方需要中国或印度年轻人发出的能量。”
    
    似乎还嫌份量不够,他又加了一句:“今天诺贝尔奖得主90%是美国人和欧洲人。50年后,90%将是印度人,中国人和韩国人。”
    
    中印将在2050年超出美欧日但西方千万别闭关
    
    西格尔看到,东方在西方的购买潮已经涌来了,他以中国联想购买IBM的电脑领域和印度米塔尔公司买下美国钢铁工业很大一部分为例。然后,再度出惊人语:“我估计,2050年时,世界资本的一半以上将掌握在门槛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手里。中国和印度将大于美国、欧洲和日本的经济体组合。”
    
    针对在老龄化情况下美国是否需要大量吸收移民这个问题,西格尔说,在今后40年内,美国需要4亿移民,而美国本身人口只有3亿,所以这在政治上实际上是不可能的。而且时过境迁,即使要吸收那么多移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他再次以中国为例:“19世纪,欧洲和美国建设起第一批工业。它们拥有资本,吸引了移民。情况已经彻底改变了。今天中国建设工厂,出口到西方。移民到美国已经没有必要。”
    
    西格尔认为,现在西方建筑贸易壁垒的倾向是“核心问题”。不仅担心中国的商品涌入太多,也担心失去传统企业的国籍。他以瑞士为例指出,瑞士对世界没有大影响,但瑞士人生活得挺舒服。除了金融中心办得好的原因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诸如雀巢或一系列药品公司这些非瑞士籍的公司成就突出。“谁拥有企业的资本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吗?不,管理人员还可以大半是瑞士人。”
    
    西格尔就全球化的厉害举了个例子:日本1941年轰炸珍珠港,意在占领夏威夷,但没有成功。40年后,日本人占领了夏威夷,用的办法是大规模的投资。
    
    
    平心/据瓦尔特.尼德贝格尔的采访录编写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谁冒领了老教师的退休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