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傅国涌:“历史总是胜利者写下来的”
(博讯2005年9月27日)
    傅国涌更多文章请看傅国涌专栏
    
     何兆武翻译的那些西方学术经典,从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社会契约论》和帕斯卡的《思想录》到罗素的《西方哲学史》曾滋养过我的青少年时代。他学贯中西,却并无留洋的经历,当人们惊讶他把那些艰深的学术书译得如此晓畅、明白时,他只是淡淡地说:“我没有留过学,就是西南联大和清华学的基础。主要是我译这些有兴趣。”这些译着都是利用晚上的业余时间偷偷完成的。毫无疑问,他作为一个翻译家的名声和成就都远远超过了作为思想史学者,但他对中西思想文化有过长期深入的思 (博讯 boxun.com)

    考,有许多独到的见解,他去年出版的讲堂录《文化漫谈——思想的近代化及其他》就是一个小小的证明。
    
    与那些他倾注了一生心力的“汉译学术名著”相比,他的谈话和讲演显得如此的浅白,如同一泓清水,乃至让有些人怀疑这是否出自大家之口?何先生晚年耿耿于怀的是思想的近代化,是中国走向世界,无论他介绍西方文化史、讲述“中学与西学”、“传统与近代化”,还是讲“五四”、讲胡适,我们都能体会到他的忧虑、他的着急,也能体会到他恢弘的视野、深邃的眼光。他是如今还健在的少数读通了西方典籍的学者之一,在他看来,所谓学并无中、西方之分,只有真、伪之分,正确与错误之分,学术是天下之公器,源于希腊(或埃及)的几何学没有理由叫“希学”(或“埃学”),源于阿拉伯的代数学也没有理由叫“阿学”,同样道理,源于中国的“四大发明”也不是什么“中学”,在漫长的历史中,事实上世界各国是相互影响的。
    
    他深情地回忆起学生时代,听史学家向达上课,讲到中西交通史,向达特别强调中世纪中国的思想和文化受到印度的极大影响。当时作为学生的他曾贸然提问:“如无印度的影响,中国文化将是什么样子呢?”向达先生的回答是:“历史当其成为过去以后,再回过头去看,就是命定的了。”60多年后,何兆武先生仍禁不住感叹:“多年来,每当读史书而发奇想时,总不免记起向先生这一非常之巧妙的答案,那巧妙得宛如一件完美无暇的艺术品。”
    
    是的,历史是已经翻过去的一页,仿佛一切都是“命定”,那里面有一种无边无际的苍茫感,一种人在浩淼宇宙中的无力感、无奈感。但正如帕斯卡所言,人是脆弱的芦苇,任何一点力量都足以毁灭他,然而那是有思想的芦苇,他知道自己的死亡,而宇宙什么也不知。只有人类能书写自己的历史,多少悲欢成败,多少是非荣辱,当我们像芦苇般挺立在寒风中守望命运的起伏时,我们知道痛苦和欢欣、卑鄙和高贵。思想、学术、文化,一切都是因此而生。可惜我们的历史常常失真、片面,何兆武先生在《文化漫谈》第一讲开篇就说:“传统的历史学著作都是着重于写政治史,而于文化史则很少注意”。他盛赞《世界史纲》作者韦尔斯博大深远的历史眼光,以专门篇章介绍巴赫、莫扎特、贝多芬等作曲家的贡献——“难道像贝多芬这样光辉的名字在历史上的地位竟然比不上同时代的塔勒兰(法国外交部长)和卡斯勒累(英国外交部长)之流的政客们 的地位吗?”
    
    这位有历史感的学者曾反覆说过,“历史总是胜利者写下来的。所以总是片面的。”“秦始皇的朝政,十几年就完了,没有来得及建立真正的绝对权威。他在历史上是挨骂的角色。如果秦王朝也能像汉朝和唐朝那样,有个三四百年。秦始皇也有为自己辩护的可能。历史总是胜利者写的。”何先生晚年走出书斋,与年轻人直接对话,漫谈他所理解的中、西思想和文化,表达他对脚下这片土地的关怀,倡导挖掘民间的历史,不妨都可以看作他想打破胜利者写历史的努力。
    
    “历史总是胜利者写下来的”,这是一代学人今天的喟叹。我们可以不同意何先生的某些见解、某个具体的观点,但在他那一代“五四”前后出生的学人身上,我们确实能看到真正的中华情结和世界眼光,他们对真知、对理想的执著,遥望他们的背影,我有时会在心中产生疑问——那一种与他们生命同在的精神气质正在日渐远去吗?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日研究中国历史教科书 称中国进行反日教育
  • 生理与悲剧:中日战争与“雅尔达”的历史教训/MIKE
  • 警惕日本电玩游戏传播错误的历史和文化观(图)
  • 中国历史的独特轨迹(图)
  • 历史会记住这个卑微的杀人犯——农民工王斌余
  • 为毛泽东辩护—兼谈邓小平的历史责任及本来面目(下)
  • 为毛泽东辩护——兼谈邓小平的历史责任及本来面目(上)
  • 大历史,非历史(图)
  • 朱长超:严肃地对待历史
  • 曾国藩打败太平天国的历史意义
  • 纪念抗战,仅仅是为了历史吗?
  • 历史解密:前苏联军队侵华消灭国民党军队扶持毛泽东建立共产政权/北海青年
  • “河南歧视”的历史渊源(图)
  • 历史毕竟还是公正的(图)
  • 也评朱鎔基的历史功绩
  • 还华国锋历史庐山真面目/秋石客
  • 袁红冰:中国史学的伟大历史使命
  • 中国给美国算命的历史
  • 历史教训、认清现实和展望前景
  • 萧瀚:太-石村事件评论之二:历史会记住哪些人?
  • 社科院:蒋介石在抗战中的历史功绩
  • 广东农地新政:新中国历史上第四次土地改革
  • 从中国煤矿的历史看中共右派的罪恶
  • 大陆欲以历史问题牵制日本 目的遏日插手台海
  • 外资改造国企可免历史欠税
  • 余杰:“秦制”:中国历史最大的秘密--论谭嗣同对中国专制主义传统的批判
  • 学者:中共篡改抗日历史
  • 中共开始正视抗战历史
  • 大型电视片集《抗战》删改抗战历史
  • 中国央视再次删改抗日战争历史
  • 抗日老兵陈述一件残忍至极的历史真相:日军把七八百女学生奸淫后杀害(图)
  • 历史最差也吹牛?
  • 从历史角度评六四并对比光州事件
  • 让政府羞耻:残疾人自掏腰包建起大屠杀历史纪念馆(图)
  • 胡锦涛:发展中日关系要正确处理历史、台湾问题(图)
  • 中共不光采历史 港报吁吸取文革教训
  • 何晓松:日本转守为攻责难中国历史教科书
  • 胡锦涛擅用毛泽东的“革命两手”,国民党正在重蹈覆辙历史
  • 盛雪:永远的记忆 历史的传承
  • 【历史见证】 “六·四”杂忆
  • 新青年学会四君被审判的历史意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