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管见:事情会起变化的
(博讯2005年9月30日)
    
    一边是太石村村民要求撤换村官的权利,一边是陕北民营油田投资者要求其投资权益,都被扣上了"非法集会"的罪名。民营油田投资者自己开开会恐怕没什么大关系,律师加入进来就比较可怕,那就叫作"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而村民们自己开开会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怕的是有外面的人士来参与意见,就叫作"不明真相的村民受别有用心者煽动"。
     (博讯 boxun.com)

    一边是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博弈越来越深化,一边是政府与民众之间的矛盾冲突越来越多表面化。中央政府动用行政命令调控,好歹还能容忍些批评,还会多少地关照市场调节的空间,以体现"五年计划"改为"五年规划"的意图,而政府为维护政权稳定而维护社会稳定,则越来越频繁地动用武力──与某些富人"穷得只剩下钱了"相应,政府如今强大到思想理论、法律道德一概靠不住,只剩下国家机器运用起来得心应手了。
    
    一边是请来台湾文人政客李敖作"神州文化之旅",歌颂共产党的功德与主张依照宪法实现公民自由权利搅在一起,一边是自诩"先进生产力"与"先进文化"代表的共产党进一步限制互联网上的言论空间,且无论对诚信的标榜或对保护隐私的承诺,在政府利益要求面前就统统不算数了。
    
    各种现象、变化接踵而来,进入了秋季,中共要开它的中央全会了,事情似乎也格外地多起来,真成了"多事之秋"。
    
    法国报纸指出,中共面对市民社会崛起,感到了恐惧,有危机感。这可谓一针见血。
    
    从行政控制型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计划为主市场为辅"的"有市场调节的计划经济"到"有计划调节的市场经济",中共几经摇摆,总算在它的十四大上通过决议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种市场经济还戴着一顶"社会主义"的帽子,保持着政府垄断与控制市场与资源的很大空间,刺激着权力普遍地进入市场,攫取"干股",攫取利益与财富,然而,尽管市场规则在党政权力制约下已极其扭曲,尽管腐败的黑暗的势力在"维护稳定大局"的掩护下已极其猖獗,市民社会毕竟还是在渐渐地出现。它以消费者权益为突破口,消费权利意识的觉醒,带动着各种公民权利意识也逐渐地觉醒着。劳动就业、获取报酬的权利,居住环境的权益,投资的权益,选举自治组织与政权机构领导人的权利,以及与这一切权利的维护密切相关的言论、出版、集会、游行的权利,……在民众的眼前,它们不断地展现出新的意义,争取和维护它们,成为他们自己的事情。
    
    在施行计划经济的时候,为市场经济保留了一席之地,再为市场调节开了一扇窗,最后不能不打开大门,放弃计划经济,顺应市场经济发展的大趋势。相应地,接受了市场经济,出现了消费者权益的一片天地,也就开启了一扇窗子,市民社会或公民社会,以及民主政治,迟早总是会挤进房间里来的。
    
    的确,共产党对抗政治民主,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在国际社会中已令人侧目。一些人不断地在嘲笑,一些人不得不承认,经济发展不一定能够带来民主政治,相反,一党独裁会获得经济发展的支持而强大、难以动摇。
    
    常言说得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社会规律的展开,需要时间。
    
    政治的民主化,不是经济发展自动带来的,它毕竟是一种社会过程,有社会力量参与,而这种参与,无论是在这里开始还是在那里萌芽,总是会出现的。马克思学说认为,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共产党的政治无论怎样地强大、怎样地有力量,也只不过是政府控制市场、垄断市场资源那样一种经济的表现而已。逐渐地,经济在发生着变化,逐渐地,再强大的共产党也不能不体会到,什么叫作"形势比人强"。
    
    按照马克思的看法,人类社会在市场经济的阶段中,将形成"普遍的社会物质变换,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求以及全面的能力的体系"。这样的一种社会,是一种多元化的社会。中共在国际关系中为它自己的一席之地而主张多边、多极、多元,而在自己控制下的社会里,则力求单边、单极和一元化,竭力地压抑公民社会的形成和生长。它要求其治下的民众,有了生存权、消费权就应该满足了,他们的发展的权利一旦超出了经济的范围,进入到文化的社会政治的层面,就是危险的了。然而,"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求以及全面的能力的体系"逐渐地显示出其丰富的社会内涵了,中共于是就越来越象一位老人:他喜欢各式各样的假龙,在自己身边弄了许许多多的假龙,真龙一旦慕名而来,他却手足无措地害怕得要命。
    
    市场经济的规则,是以追逐剩余价值(利润)而形成"创新式毁灭",是在市场的公平原则前提下"弱肉强食",为强者食弱肉。中共控制下的"市场经济"的规则,则是权力与资本交易,强行吞噬弱肉。无论那"弱肉"是弱势群体还是国有资产,只要沦于"弱肉",则被人强食。这是一种扭曲了的" 市场规则"。不过,国有资产沦为"弱肉"有一定的限度,工农民众与投资者沦为"弱肉",也有一定限度。这里的"强食"者毕竟是依恃权力而"强",而市场经济中真正的强者是企业家,他们凭的是资本的实力,靠的是知识与智慧。市场强者之强,毕竟长久得多,非权力强者可比的了。
    
    农村里土地承包,城市里放权让利,十多年里出现了各种变化,其中,经济自由所唤发的生产能力及创新能力渐渐形成,乃深层中的变化。它使得短缺阴影大面积地消退,市场疲软表现出有效需求的不足正在成为常态,终于迫使中共不能不顺应市场经济之势。同样,要迫使中共不能不顺应政治民主之势──无论它在台上或者垮台,也须有相应的变化,亦即公民社会出现。
    
    中共当然不是傻瓜,它的恐惧完全可以理解。
    
    其实,事情在起变化的一个重要特征正是在于,中共越来越频繁地诉诸国家机器,以破坏社会稳定、压缩自由权利空间,来维持其权力的稳定,相反,民众在逐渐懂得社会依靠法治而稳定的道理,在逐渐学会合法斗争,逐渐学会以良法对抗恶法。
    
    统治者诉诸武力,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转向合法斗争,这本来是19世纪后期就出现的趋势。顺应这一趋势,意味着共产主义运动不再期待"资本主义总危机"式的大动乱,而要准备资本的"盛极而亡"。遗憾的是,共产党没有接受恩格斯老人的意见,无视这一趋势,也无视列宁在其生命晚期的反省,致使自己的实践在长期中遭受挫折。现在,进入了21世纪,在古老的中国,公民社会随着市场经济发展而不可避免地出现,合乎规律的变化也在出现,那么或迟或早,老态龙钟的专制中国总要让位于少年的民主中国,就是我们这里的大趋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转自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湘灵: 袁伟民被中国政治制度绊了一跤
  • 廖天琪: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 当代中国政治生活的理性筹划/ 任剑涛
  • 李扬:资产阶级将在中国政治舞台崭露头角
  • 李扬:资产阶级将在中国政治舞台崭露头角
  • 关于应对新时期中国政治机制战略上的思考
  • 欧美报章:不容忽视的中国政治
  • “六四”以来十六年中国政治思潮
  • 刘刚:改变中国政治要克服内心恐惧
  • 卫子游:“六四”以来十六年中国政治思潮
  • 任不寐:“胡连会”与中国政治伦理
  • 丘岳首:从捡瓶子做起--贺"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筹委会)成立
  • 蔡振翔:20世纪中国政治运动的特征与规律
  • 党委立宪与当代中国政治体制的改革
  • 吴国光:赵紫阳——中国政治变革的旗帜
  • 方觉:中国政治形势的几个问题
  • 王希哲:赵紫阳是中国政治改革的一面伟大旗帜和丰碑
  • 羽林翼:网络时代的中国政治
  • 中国政治的变革之路
  • 美议员称中国政治制度迟早会变
  • 中海油在消耗中国政治资本?
  • 王怡 廖亦武:呼吁关注欧阳懿先生和一切中国政治犯的人权
  • 刘晓波: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 赵紫阳告别式:中国政治开明度指标
  • 网路大潮冲击中国政治生态
  • 中国政治和六四
  • 中国政治和六四
  • 胡温平民菁英主导政权 中国政治准现代化
  • 谭慎格指胡江交易有碍中国政治改革
  • 一党专制需要替罪羊 “问责”成中国政治新亮点
  • 中国政治上不一定进步 经济增长会持续二三十年
  • 公开信促改善中国政治犯待遇
  • 衡量中国政治发展的7个另类标尺
  • 经济自由必然带来中国政治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