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什么明知是谎言还要坚持
(博讯2005年10月09日)
    一个大众政治符号:为什么明知是谎言还要坚持
    
     (博讯 boxun.com)

      《刘文彩真相》是一本出版几年的旧书了,但只要有人第一次读到,就会“回肠荡气”。6月9日“青年话题”史峰先生的《还有多少历史学家能站出来说话》就属于这样的感慨。刘文彩的“水牢”、“地牢”、“行刑室”是不存在的;刘文彩待人厚道扶危济困,帮助乡亲的故事还在民间传说;刘文彩的脾气甚至一个有点可爱。因为少年辍学做生意,不谙四书五经,被人讥为“文彩无文”,便羞愧难当,促使他巨资兴学(顺便说一句,史文的200万不是美元,而是当时的法币),并勒石为记:身后捐献给社会。这都不是什么秘密,零星的早有披露。
    
      我本人看过笑蜀的这本调查性著作,并且最近的五一假期第三次去了文彩地主庄园———历史是荒诞的,文彩庄园的门票几年前就已经不是一般人想去便去的价格了。文彩庄园我以前去过,这次主要是想去探访镇上的其他庄园,因为据说它们将再一次易主。我认为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变迁:从当年兴建的主人,到收归国有,现在又要姓私,并正在以新的名义翻土动木。在镇上,我不断地找人聊天,史峰先生说得对,“刘文彩的乡亲没有必要说瞎话”。但我觉得历史是无法复原的,我相信要找到一个能清醒说出过去的老一代居民,只能是非常偶然的情况,而年轻一点的根本不知所云。初夏的阳光活泼泼地洒进颓废的庄园,照着斑驳的墙壁和无言的草树,我一个人走来走去,想到庄园当年的主人和大半个世纪的历史,心情无以言表。
    
      “面对尘封许久的真实,我们是否要怀疑历史学家们的良心和责任了?这么久了,历史学家们为什么选择了沉默?”———我不像史峰先生这么想,我觉得这是不公正的,不能要求历史学家独立地发现历史。他们也不是故意“选择了沉默”,他们是没有选择地沉默。“为什么没有人大声地说刘文彩真相”?原因不应该是历史学家集体偷懒。历史不是历史学家描写的,只有我们每一个人说出真实,才有真实的历史。“没有人说出真实”的原因是,应该归咎于某种偏见,在偏见意识的影响下,反思一个时代的政治符号,成为一个迈不过的坎。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努力说出真实,我们每一个人都获得说出真实的条件,才是事情的关键。自称坐过刘文彩水牢的冷妈妈,并不是一个天生的骗子,她一个文盲,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可以说,冷妈妈也是一个政治符号,一个大众政治符号。无数冷妈妈一样的人,他们的声音通过麦克风发出来,就不是他们的了,他们的意思变成铅字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不改变这样的现实,就不能面对历史,就不可能“说出真相”。因此,你不能心急了就“责怪”某些小众比如历史学家。
    
    
    作者:何三畏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揭批关于美国指挥参与1965年印尼大屠杀的谎言/蟋蟀王
  • 杂评:中共的虚伪,暴力、谎言和改革骗局/北海青年
  • 中国军控白皮书 谎言带威胁/林保华
  • “打破大锅饭”成了进行财富转移的谎言
  • “打破大锅饭”是进行财富转移的谎言
  • 余杰:谁喜欢谎言?
  • “告别谎言”一个留学生的警醒
  • 论报纸副刊—后谎言时代文化观察之一
  • 美国屠杀印第安人的大谎言
  • 张鹤慈:于立群戳穿了曹天予的谎言
  • 党文化的一部分:谎言和欺骗/古德平
  •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刘晓波得奖感言
  • 李怡:谎言价值观----中国社会的主流价值观
  • 刘路:谎言包装下的无耻构陷——评解放日报文章《透过现象看本质》
  • 资本原始积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最后谎言 樸石
  • 中国人一直来的十大谎言!
  • 谎言编织的中国历史
  • 所谓美国屠杀印地安人的谎言
  • 安魂曲:“60年代的美国,黑人和妇女都是不能参加选举的”是一个无知无耻的谎言
  • 太石村事件戳穿了中共基层民主试验的谎言
  • 楼市大跌其实是谎言
  • 温家宝一句话戮破“总体达到小康”谎言(图)
  • 来中国人的沧桑血泪 「红朝谎言录」还原历史真相
  • 民间摄影人霍岱珊用镜头揭穿淮河治污谎言
  • 大谎言--CNN名记者迈克.奇诺伊见证当局改写八九六四真相 (图)
  • 安徽医科大学的关于萨斯的谎言
  • 用事实说话, 让他们的数字揭露河南卫生厅的谎言
  • 《欺世谎言》(三)
  • 刺穿江泽民心脏的利剑!《欺世谎言》(四)
  • 《欺世谎言》(二)
  • 《欺世谎言》(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