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姜福祯: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
(博讯2005年10月10日)
    
    ──由一桩小案例惹起的反思
     (博讯 boxun.com)

    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有时候仔细想一想真的很悲哀。
    
    最近我经历这样1件小事:有1位几乎一无所有的先生,找到我写1个
    材料。他的事情不大,但很执着,多年来一直在讨说法,很象秋菊。
    我欣赏他锲而不舍的精神。他反反复复找我多次,眼看在本地区已经
    没有解决的可能了,我建议把他的材料发给省有关部门。没想到他嗫
    嗫地说:“这样不要紧吗?”刹时,有1种透骨彻髓的寒冷和失望袭
    击了我。我很生气,当场问他:“你现在还有什么?即想找,又害
    怕!你没有乌纱帽可以丢,也没有岗位可以下。你也不会搞爆炸同归
    于尽。可以肯定,你不会因为继续找而坐牢,而且,如果有结果,最
    起码,你会办下1个低保,可以维持在城市的基本生存……”同时,
    我也在想:我的说法到底对不对,即使1个一无所有的人,有时也仅
    仅需要嗟来和赐予,我困惑了。
    
    他走了,我还在想:其实岂止是他,我们的民运朋友和我们自己不也
    常常这样吗?我们的空间有限,能做的事情本来不多,可我们还是患
    得患失,在事情的本真之外搞出许多名堂的头盔和马甲来弄得到处乱
    飞,以至于有时只是在道义上伸一下援手都很难、很难。民主与自
    由、革命与改良、问题和主义,在形形色色的头盔底下你是谁?你在
    干什么!
    
    还有,我们有什么?没有什么?我们为什么澎湃?为什么沉默?唉
    ……
    
    以下是我为这桩小案所写的文章的摘要:
    
    ------------------------------------------------------------
    
    §§正视历史面对现实拨乱返正还我青岛户籍
    
    我叫何立铭,原住青岛市市北区即墨路39号内1户。
    
    在1958年深秋的1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正在上小学4年级的我,由于
    父亲当过国民党部队军需副官的所谓“历史问题”和与原籍基层妇女
    干部的1次纠纷就被判处管制两年,并累及全家一起被遣送回原籍济
    墨县院上村劳动改造。
    
    我父亲何丕禧为人和善,虽然曾经服务过旧军队,但完全是搞皮革技
    术的。当时南法刑字第437号判决的主要罪状是阶级报复,即“殴打
    妇女干部”问题。其实,这完全是当时“肃反”运动中的1个借口。
    
    就在冤假错案得以纠正、右派得以平反的时候,可怜我老父身上还一
    直带着“历史反革命”的沉重枷锁,就这样一直带到1986年,终于迎
    来了一纸迟到的改判书。〔86〕改判南法刑字13号,改判书的2条主
    要事项是:一、撤消〔58〕南法刑字437号判决的两年管制;二、宣
    告无罪。
    
    至此,我父亲的历史问题总算有了1个合乎实际的结论和相对人性化
    的交代。可是,我本人的的问题却刚刚开始。由于历史久远,政策和
    文件繁多,也由于当时有关部门没有及时通知我的不作为行为,以至
    我的户口回迁问题至今没有解决。历史的残酷和现实的冷漠给我的心
    灵带来极大的创伤,也给我的生活带来很大的不便。从1998年开始,
    我来到青岛边打工,边上访,先后找了父亲的所在单位皮件一厂、皮
    革公司、二轻局和市统战部,也找过市公安局有关领导,均被以种种
    借口推委,将球踢来踢去,忽悠了7年,问题至今还是没有解决的迹
    象。
    
    问题真的无法解决吗?显然不是。其实,早在1975年山东省革委
    〔75〕鲁知办25号文件就开始纠正“成户下乡”(当时还不能提遣
    返、疏散等字眼)问题,此外,《关于对文化大革命中遣送、疏散人
    员随迁子女办理随迁手续的通知》中的第6条明确规定:“文化大革
    命前遣送回农村右派人员的随迁子女按照〔78〕105号文件办理。”
    可见,当年对待各种不同情况的遣返和强制回乡都是依据这些文件办
    理的。我争取的是纠正错误、落实政策、户口回迁。这个过程是
    “非”转是,而不是“农转非”。有关部门必须对无理拖延和不作为
    行为承担责任
    
    今夕何夕?可我已经在历史幽暗的黑巷中徘徊了几十年。我相信我应
    该不会徘徊太久了吧。
    
    原载民主论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达功:等到人们不上访了,革命就分娩了
  • VOA听众谈中国的上访问题
  • 马亚莲:对公然截殴上访人的质疑
  • 上访的三个怪圈的背后/陈林
  • 上访人被迫与狼共舞/万生
  • 陈永苗:并非天方夜谭——到银河系上访去
  • 并非天方夜谭——到银河系上访去
  • 四川杨泽香计生致瘫 上访16年受尽迫害
  • 孙文广:从上访到请愿、示威
  • 告上访公民书/老上访:一丹
  • 上访的悲哀
  • 孙不二:今天我去了上访村,我流泪了
  • 《中国上访村》序/胡平
  • 羽林翼:浅谈中共统治下的上访状况
  • 孙文广:阻截上访是违法行为
  • 刘晓波: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 伊川:上访问题揭开的社会毒瘤
  • 朱长超:上访论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北京上千军人上访
  • 上访农民卖官,骗倒一群贪官(图)
  • 临沂村官强卖耕地,村民上访却遭暴打(图)
  • 中国上千名上访人联名上书胡锦涛
  • 上海警方被指大规模抓捕上访人员
  • 一群老工人的上访(湖北) 391名退休工人/刘飞跃
  • 海南:1000多群众排队上访 一天处理200宗
  • 亚洲华尔街日报:中国愤怒的上访者
  • 网民声援在京被捕的四平上访人,指点中国之未来
  • 中国官方将清拆北京上访村
  • 四名艾滋病感染者在京上访遭公安殴打
  • 吉林30名职工进京上访中纪委25名被拘留
  • 刊登上访警察控告高官维权网站《中国百姓追踪网》遭封杀
  • 中央军委:军人组织参与游行示威串联上访将严惩
  • 三峡移民居住环境严重污染 代表上访被阻截
  • 北京“上访村”见闻
  • 甘肃146名上访者-“非法”聚会受“处理”
  • 农妇上访20年 冤屈让其精神失常(图)
  • 八一建军节 传万名军人上访被抓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