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网络媒体:全球化背景下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前奏(图)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5年10月16日)
    
网络媒体:全球化背景下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前奏

    
    
    
    
    
    
    网络媒体:全球化背景下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前奏
    
    亦 忱
    
    从现代政治学的视角看,中国社会迄今在严格意义上一直是一个缺乏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传统的前现代社会。
    
    有人说中国人现在已沦落为一个没有痛感的民族,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中国的各级掌权者自古以来大都是对社会疾苦没有痛感的。民间所谓“报喜得喜,报忧得忧”,说的就是中国的掌权者从上到下对社会疾苦缺乏痛感的最正常心态。中国也是各级掌权者不拿小问题当一回事而对大问题又视而不见的国度,小问题要么就是没有,就是有也会被消弥于无形或萌芽状态,中国要真的有问题就是骇人听闻的大问题1。仅就近年的事例来看,这样说不是没有道理的。例如,2003年初,官方不仅公开否认非典疫情,而且主流媒体也加入官方的合唱,众口一词否认疫情的存在,结果是当不得已而公布疫情时,不但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人人自危,甚至在世界上竟不少国家限制中国人入境把中国人当瘟神对待。又如,证券市场的问题,当问题严重到不得不纳入国家最高决策者视线时,股票市值已经蒸发了一万多个亿而濒临崩盘。诸如此类的大问题,如:金融问题、环境问题、三农问题、司法问题、腐败问题、信访问题、拖欠民工工资问题等等,莫不如此。
    
    这说明了什么呢?这说明我们国家在制度设计上至少在社会问题的发现机制上存在严重的缺失和盲区,其中,一个很容易被发现的关键原因,是主流媒体在各级掌权者的操控下,对社会的溃疡缺乏痛感,其监督社会的功能并不指向各级掌权阶层所忌讳的领域。
    
    但进入新世纪以来,这种情况开始有了决定性的变化。随着互连网媒体特别是非主流网络媒体在中国的兴起和中国的网民人数爆炸性的成长过亿,社会结构处于转型过程中的中国也终于开始逐渐的走向有条件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一些社会的溃疡点或面开始受到上网人群的关注,中国社会中存在的严重问题已经不再是各级掌权者完全可以遮掩的台面底下的问题了。
    
    只要实事求是的看问题而不带偏见,中国有见识的网民在虚拟世界发出的声音,不仅已经开始象中国古代士子的清议能够上达天听一样而被最高领导层所注意,而且,即使是鱼龙混杂的网民中无论是理性还是非理性的声音也都有了宣泄的渠道,乃至一些骇人听闻的故事也能得以终见天日而为人所知。从社会走向开放和自由的角度看,互连网在中国的出现和出人预料的超常发展,是中国5000年有史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大变局的前奏。在我看来,互连网在现阶段对中国而言特别是对中国的各级掌权阶层而言,就好象一个没有痛感神经而只有快感神经的人,突然间有了痛感神经一样有着难以估量的意义。虽然这个阶层目前还不太适应当代任何一个正常社会都会有痛感神经带来的痛感,但我相信,只要假以时日这个阶层是会适应这种正常的感觉的。从最积极的意义上说,互连网能在中国继续存在下去,那中国的主流媒体无视社会问题的局面必然会走向终结,中国社会真正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时代迟早会到来。这是由互连网的特性所决定的,而不是由哪一个强人或几个强人的意志所能改变的。
    
    一,在当今的制度安排和法律框架下,互连网媒体的发展虽然会受到种种限制,但从世界一体化的大趋势来看,其发展空间是非常广阔的,前途也是非常远大的。
    
    互连网作为20世纪人类最重要的科技成就之一,它对人类生活和生产方式的积极影响,才刚刚显现其巨大的力量。我坚信,在各种媒体和传播手段的竞争中,最终会是网络媒体胜出而成为集新闻传播和人类思维方式、思想观念及科技人文知识更新的活的源泉。中国只要不退回到闭关锁国的状态,中国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将率先在网络媒体上实现。我说当今中国素质最高的人群基本上都上互连网恐怕没人会质疑。事实上,在当今世界上(也包括中国),有创见、有思想、有品位、有影响的网络媒体,既没有新闻检查,也没有言论禁区,更不会摆出绝对权威的架式;有的只是网民之间的平等交流和互动。在网络世界,即便是象胡、温这样的中国最高领导人,与我等芸芸众生一样,其ID后面也是一个普通的人。经常上网的人,特别是隔三差五在BBS留言的人很容易发现,在网络媒体中,任何言之有据的事情,任何宪法和法律框架内的主张乃至有根有据的批评任何人的言论,想说的人只要有足够的胆识和稍微过得去的技巧,说了也就说了,就是因此而有麻烦那也与过去相比是微不足道的。这与在电视媒体和平面媒体上获得话语权之不易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
    
    二,以宣传为宗旨的传统媒体在可见的将来无疑会继续去从事宣传,而以传播知识、表达意愿、追求真相和真理的网络媒体则会在网络虚拟空间获得广阔的天地。
    
    中国一些人气最旺的网络媒体,一些受到网民交口称赞的网站,除去那些提供娱乐活动的站点,无一不是宣传色彩比较淡化,网民发表意见踊跃,传播知识和反映事实真相比较前沿的站点。一个无庸置疑的事实是,凡在互连网上从事欺骗性宣传的,既不可能在很长的时间内欺骗一部分人,更不可能在一段时间内欺骗所有的人。因为网络媒体向所有人开放的特点决定了骗术再高的骗子在互连网这个虚拟空间恰恰没有生存空间。网络空间虽然是虚拟的,但新知识、新观念、新事物在其中有广阔的生存空间,离奇的真相和真相里面更离奇的人和事在其中也会有它的生存空间,这是每一个网民都能够实实在在感觉得到的。当然,在网络中不是不可以搞宣传,但互连网上的宣传,必须是实事求是的宣传,是言必信行必果的宣传,是立此存照式的宣传,这是因为任何人与组织在互连网上的言行自然也包括劣迹,都是记录在服务器中的,宣传者事后想抵赖不仅是徒劳无益的,而且只会更加诒笑大方而被世人所不耻。
    
    三,互连网的出现使世界先是在虚拟空间继而在现实空间成为一个大同社会有了可能,中国不仅不可能自外于世界,而且为了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加速融入世界。
    
    我们生活在当今信息爆炸的世界,越来越感觉到那些追求进步的国家里的人民在生活方式上的趋同以及在价值观念和思想意识上的同质化和同一化。可是在2、3百年前乃至50年—20年前,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不仅思维方式非常不同,而且行为方式也迥然有异,这样的状态既不利于沟通、交流,也不利于贸易,甚至非常容易因相互之间的误解而引发战争。现在回头来看,也只有那些生活在封闭社会环境中的人群,才不会产生新的思维方式、新的政治观念、新生产观念和消费观念,以致政治制度僵化、经济发展缓慢、社会进步停滞而一无所知乃至感觉特好。而以前的中国恰恰是这样的封闭社会:当欧洲开始地理大发现的时代,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时,中国明朝的皇帝却在此之前下令郑和停止远航;当西方在十七世纪产生代议制政府以后,中国的“康隆盛世”却在热衷于制造文字狱。这样的国家行为如果发生在当今世界则是不可想象的2。
    
    今天的中国人已经真正的认识到了,中国要和平崛起就必须搭上全球化这列快车。事实上我们也正是这样做的,我们经过15年的艰苦谈判终于成了WTO的成员,就是搭上这趟快车的标志性事件。而全球化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人类社会在互连网这个虚拟世界开始连为一体。别说我们用的电脑和软件是全球化的产物,就拿我们日常生活举目所见的很多变化来说,实际上也是全球化的产物,所谓本土化的东西就是有所保留也所剩无几。今天,全球经济一体化、生活方式的同一化、价值观念的同质化,其发展趋势是无人可以阻挡的。虽然在中国有许多人特别是一些依传统制度的路径而掌权的人拒绝承认这些全球趋同的事实,但无情的现实是,这些趋同却是每天、每时都在发生,你只要看看自己每天穿的、用的、行的、住的,甚至于吃的,有多少保留了50年以前的原样?有什么没有受到外来东西的影响?说句有点崇洋媚外嫌疑的话,中国自洋务运动后出现的种种新生事物和意识形态,甚至包括执政的共产党的建党理念,差不多每一种都是外来的。过去的100多年,中国在“西学为用,中学为体”思想指导下,以为西风东渐带来的好东西真的就像超级市场买菜一样,可以只挑想要的东西,结果如何呢?结果是我们中国过去一个多世纪所经历的太多时间却是腥风血雨,怎么也没有走出黑暗而又肮脏的历史隧道。这些血淋淋的教训应该已经明白无误的告诉了我们:西化和全球化作为一张药方,要么你就别去碰它,你要选用这张药方来医治中国的痼疾,就得照药方老老实实用药,你想选择药方中几样合你口味的甜药而弃用苦口的,吃下去后要么没有治病的效果,闹不好甚至会有性命不保之虞。
    
    注释:
    
    1冷云《禁止报道和谈论政治,中国沦为没有痛感的民族》
    
    2陈志武《全球化的中国选择:“单极”还是“多极”秩序?》
    
     出处:西陆网
    
    *(博讯记者:万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郭飞雄和艾晓明与网络言论自由
  • 太阳城:网络管理之我见------回应cangtian119和沧海一声笑两位网友
  • 孙国栋:论中华文明与共产专制之是与非------确立正确思想(一)----黄埔军政学校(网络)
  • 观世观山论战 网络写作漫谈/章笑拳(图)
  • 网络匿名造就思想繁荣/冼岩
  • 要脱大家一起脱:网络实名制与官员财产透明化
  • 一位热血大学生就网络管制致教育部部长
  • 澄清以下四川疾病的一些网络上的数据
  • 根源:坚决抵制大开历史倒车的网络“实名制”
  • 苏露锋:网络思想与新世纪启蒙
  • 网络实名需要宽松的言论自由环境?/柳哲
  • 苏梦枕:网络实名的背后将是另一道铁闸
  • 刘晓波: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 我所认识的网络作家和社会活动家
  • 从池州事件看政府对网络媒体的控制
  • 马建:《亞洲媒介》: 中国的网络专治
  • 网络空间独立宣言
  • 网络色情“红灯区”时代来临了吗?
  • 许晖:当公务员变成网络评论员
  • 官方兴师动众控制网络:扼杀言论自由于摇篮之中
  • 突破网络封锁:网络专家与最新技术
  • 张敏:网络专家与最新技术——“突破网络封锁”
  • 张敏:网络专家与最新技术
  • 扼杀网络言论自由,非主权在民的政府还能抵挡到多久?
  • 中国网络异见者郑贻春因泄密罪判囚(图)
  • 中国电信据信计划封杀网络电话(图)
  • 克林顿昨晚微笑抵杭 今参加“西湖论剑”网络峰会(图)
  • 大陆官方:五部委彻查网络非法下载
  • 中国群众运动新工具--手机和网络
  • 网络封锁 中国博客有志难伸
  • 大陆网络出现SZ77++A3231型埃博拉病毒的部分资料
  •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有了网络!
  • 我反对网络实名制的最大的一个理由
  • 重庆大学BBS首行网络实名
  • 中国开始网络实名制,腾讯QQ成首批试点
  • 四川天全县委书记“霸道语录”在网络流传
  • 北京遭遇大面积网络故障(图)
  • 张耀杰:无微不至的网络封锁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