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范子良:我和林老同歌哭!
(博讯2005年10月17日)
    林牧老先生祖籍浙江义乌。他毕生追随胡耀邦先生,是耀邦先生的早期秘书,两人建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

    记得上世纪末,林老有一次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谈到耀邦先生为中国民主事业作出的贡献、谈到中国未来前途、谈到他和耀邦先生的坎坷经历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失声痛哭起来。我一边录音,一边为林老与耀邦先生间的真挚情谊感动得潸然泪下。他们这一对师生为中国的前途命运呕心沥血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令后人深深怀念。

     林老在这次访谈中,对中国的前途充满了信心,而对自己前途的坎坷曲折却毫不顾及。 (博讯 boxun.com)

    林老为中国的民主事业操了太多的心。他对民主派、尤其是浙江的民主派竭力关怀爱护,为保护他们的安全奔走呼号,为减轻他们的苦难慷慨解囊。

    我在认识了民主派朋友之后,也有幸与林老邂逅了,并受到林老的热情关怀和教诲,令我这个无知晚辈竟也融入到一个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出生入死的民运精英群体中,并也为此经历了2年牢狱之灾。我无怨无悔,而且还觉得牢狱之灾给我增添了为中国的民主化奋斗到底的决心和底气。

    出狱当天,儿子、女儿、女婿用车来接我。车行驶在林老故乡的土地上,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聆听林老的声音。我用女儿的手机拔通了林老的电话,很快听到了林老那铿锵有力的陕西方言,我听得出他老人家身体健康、激情依旧。他千叮咛万嘱咐,首要任务要养好身体,同时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民主大业任重道远。

    义乌这块土地,对林老来说是其祖辈生于斯长于斯歌哭于斯的地方。今天,在林老的故乡,我终于跟林老通过电波联接一同歌哭。可惜车子穿梭的地方虽不能说是崇山峻岭却也是山挨山岭接岭,无线电波的传播受到影响,通话效果很不理想。但我们一起歌哭的愿望实现了。

    歌者,昔唐文学家骆宾王(义乌人,林老的祖先)在《传檄天下、斥武后罪状》中慷慨激昂、义正词严:“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文章写得感情充沛,气势宏伟,词章优美,是传世之作;

    同时值得歌者:对宾王那言词过激、所举事实与历史真相不尽一致的檄文,则天女皇惊奇作者才情非凡。比起共产党毛、邓、江一类独裁者,则天女皇的文字狱在对待宾王这一问题上竟表现得宽宏大量,在此也应该为之一歌;

    哭者:又有一位义乌人吴晗一篇《海瑞罢官》,夫妻双双死于毛泽东之手。故同时更要为中国民众之大不幸而哭:"“东(西)方黑,太阳落,中国出了个毛魔头……”中国民众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半个世纪内非正常死亡人数达8千万之众,仅一个所谓大跃进就活活饿死了三、四千万……

    可以告慰逝者的是,义乌人并没有忘记这些先贤。今天,义乌建起了以骆宾王命名的公园,连著名的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也以骆宾王命名,同时还为吴晗建起了纪念馆。我们应该为此同歌唱。

    虽然从目前国内的形势看,独裁者还不肯退出历史舞台,但宾王那句“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振聋发聩。太石村的农民,山东临沂的农民,重庆特种钢厂的工人,全国亿万民众,都已经觉醒了,再也不肯受共产党的欺骗蒙蔽了,未来中国的天下一定是中国老百姓自己真正当家作主的天下,今日之域中肯定是民众之天下!

    范子良 写于2002年11月24日恢复自由之日

    2005年10月10日整理 _(博讯记者:路明)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牧:中西人性论之比较
  • 林牧:一个百姓的读史笔记:导游小姐讲了一个笑话
  • 聘律师团支持林牧起诉西安公安局
  • 田晓明:好人受难——评张林和林牧近期的遭遇
  • 林牧:严正的申诉
  • 林牧: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 前胡耀邦秘书林牧谈中共抓人
  • 林牧: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
  • 林牧:人民万岁! ——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 林牧:人权!人权!人权!
  • 林牧: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 前胡耀邦秘书林牧声援纽约大游行
  • 前胡耀邦秘书林牧状告公安遭压顶
  • 赵丧事后被释 林牧怒骂中共
  • 林牧女儿谈林牧被绑架经过
  • 林牧被当局带走 刘晓波被软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