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摇摇欲坠的亚洲专制三角的再一次修补/武振荣
(博讯2005年10月22日)

——就胡锦涛朝鲜、越南之行想到的
    
     今天雅虎网上刊登了胡锦涛在10末11月初访问朝鲜和越南的消息,我对这个事件的其他部分并不关心,譬如说胡锦涛的访问是不是想同亚洲专制三角中的哥儿们讨论什么,要达到什么样的结果等等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他的哥儿们意识到了他们的日子所剩不多就是问题的关键,因此在以前的时间中曾经各自为阵的他们需要携手合作就很自然,好象一伙人在一艘将要沉下去的船上需要把自己捆绑在一起一样。正因为我是这样看问题的,所以就不同意某些人所说的这是胡锦涛“本来面目的大暴露”的话,其实,我们只要对20世纪的专制主义人物有了足够的了解,就不存在胡锦涛的“本来面目”问题,所以从胡锦涛上台以来,我没有作过他的“本来面目”的研究,在今天他“坐稳”了的时候,就更用不着谈论它。 (博讯 boxun.com)

    
    20世纪人类民主化运动的第3波,把一个苏联和东欧的共产党专政给一风吹了,在全世界范围内,共产党专政的国家只剩下了4个:中国、朝鲜、越南、古巴,而其中的3个都集中在亚洲,并且在亚洲的排列是以中国为中心组织成了一个中、越、朝连手的三角形,它维持了共产党一党专政在亚洲的存在,使亚洲在人类民主化的进程中大大地落伍了,变成一个十分可悲的洲。就这样的现象看,孟德斯鸠在18世纪作出的“自由的欧洲和奴役的亚洲”的预言在20世纪末完全变成了“现实”。可不是吗?在跨进21世纪门槛的时候,欧洲是“自由”的了(就是说已经没有一个专制国家了),但是对比的看亚洲的“奴役”的绳索非但没有被斩断,而且好象还越来越“紧”了,难怪某些中国人在提到国家主席的名字时,说出了“胡紧套”(意思是把捆绑中国人的“绳索”“套紧”),如果说人的名字本身具有许多的意义,而其中的有些意义可以被归之为潜意识的范围的话,那么“胡锦涛”这3个字中的潜藏的意义就可以被我们揭示出来。在一个需要解放、需要民主、需要自由的世纪中,想“套紧”绳索的人的行为就是反动的。
    
    在专制三角中,中国是一个特殊而又特别的国家,她有过1966年人民政治大解放运动的光荣传统,也有着从此传统而来的当权派迫不得已而进行的所谓“改革开放”,而越南只有其二,没有其一;朝鲜两者都缺乏,因此我认为要突破这个三角的最可行的战略是从处于中心位置的中国打开缺口,而中国民运人士就是这一场战斗中的尖兵。一旦中国人民彻底结束了共产党一党专政,那么,这个冲击波在很短时间内就可能波及到越南和朝鲜,那时亚洲民主的曙光就会出现,全世界都会为之鼓舞。也许已经看到这个现象,才发生了胡的朝鲜、越南之行。
    
    我认为今天亚洲的专制主义者携手,于密室中策划联合对抗亚洲民主运动的计划,这本来是预料中的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我们亚洲人民和中国人民以及民运人士如果对这样的事件缺乏认识或者掉以轻心,那么就不对了。亚洲人民的问题暂不涉及,单说中国人民和中国民运人士在新的情况下研究如何组织联合行动,策划全国性的民主运动这就是本文所关心的问题,不然我们即使把三角中的专制人物诅咒一千遍,也是惘然,到时候,胡的访朝、访越公告发表后,我们发表了洋洋万言的批评文字,又能够顶什么用呢?
    
    就一般情况看,越南有民运人士却没有民主运动,也很少发生维权运动,而且根本缺乏这两方面的传统;朝鲜即没有民运人士,也没有民主运动,是一个民主上的“光板”,因此,要等到这两个国家的民主变革走在中国前头是根本不可能的(除非发生了如阿富汗战争或军事政变的意外事件)。中国就不同了,我们在39年前就有人民造反运动,在29年前有异议运动,在16年前有学生运动和市民运动,在今天又有一系列的维权运动,如此这般具有历史传统是我们的优势,也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可惜我们如何利用“优势”,如何运用这笔“宝贵财富”,使之发挥充分作用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因此,当我们在看到了亚洲的专制主义人物们联合行动时,我们应该做什么?就是我所想到的。在这一篇文章中,我不可能对我们应该怎样作的问题进行讨论,我只是说目前的局面促使我们应该以更加团结的方式和方法对抗之。
    
    这篇文章说的“修补”有可能是“最后”的一次,因为人类进步的脚步不会在21世纪被几个专制人物所阻挡!胡锦涛为了巩固早已经被13亿中国人唾弃了的专制制度而寻求来自朝鲜和越南帮助的行为是典型的饮鸩止渴,他在一个世袭的子承父业的国家中去讨教,能有什么结果,不就是一清二楚的了吗?为了掩盖这一点,胡锦涛可以糊弄美国人说,我此行是说服朝鲜,要他们听你们话,不破坏6方会谈的成果,但是这样的行为暴露自己和金正日穿连裆裤,又是弄巧成拙了。也正是在这个时刻,我才想起了黔驴伎穷这个成语,胡锦涛如果不是这个成语中的“黔驴”就不会急急忙忙地去修补这个摇摇欲坠的专政三角;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即使“修补”,它也免不了要散架!
    
    2005-10-22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论民运人士对马克思的归档──民运中的马克思主义问题(3之1)/武振荣
  • 论民运人士对马克思主义的批评/武振荣
  • “89运动”——中国大学生的一场梦/武振荣
  • 目前学生运动缺位原因之浅探/武振荣
  • 试论中国民主运动的“路线图”/武振荣
  • 民主运动中的符号问题解读/武振荣
  • 试绘中国民主的“接力”图像/武振荣
  • 如何解读民主生活中的“忘恩负义”现象/武振荣
  • 论广为人知的毛泽东和鲜为人知的毛泽东/武振荣
  • “两股言论”给我们的启发/武振荣
  • 论毛泽东精神出偏和中国普通人民主立正/武振荣
  • 民运人士是新闻评论员吗?/武振荣
  • 不合脚的鞋:甘地的非暴力主义不适合于今日中国民主运动之理由/武振荣
  • 《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66——1882)》批评(下)/武振荣
  • <<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66-1982)>>批评(上)/武振荣
  • 论陕西人的“二劲”/武振荣
  • 武振荣:民主不能从零开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