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仰卧街边的老人/老戚
(博讯2005年10月30日)
    
    周五傍晚。
     妻子说要到新万佳超市买些生活用品。反正我是天下第一闲人,除了偶尔和几位街坊去钦江游泳外,每晚均陪妻子散步(大风雨外)。于是便愉快跟随。 (博讯 boxun.com)

    国人曾流行:“听老婆的话,跟共产党走。”
    我是例外。
    我是穷人缘于不能入党提干之故吧,我对物质充斥的超市兴趣不大。
    我是个唯心者。唯良心是从。
    我只进去转了一圈便走出门口,庆幸有塑制桌椅侍候。
    于是枯坐观望往来人流。
    很为钦州失望。美女极少。成都某处“三步一个张曼玉,五步一个林青霞。”这类胜景不会在钦州出现。
    特别对面便是车站,是路口。
    通常美女是在宾馆出现。
    美女也大多是妓女。
    意外出现了。
    一位俏丽的女子竟笑吟吟身我走来,并坐在我身傍。
    我冲着满脸堆笑的靓女点点头,并询问:
    “你是不是和同伴相约在这里等候?”
    靓女笑笑不出声。
    “你是不是学生?你那么年轻?”
    靓女依然笑笑。
    含混说了几句我也听不明白的话。
    此时我突然担心妻子从超市出来。我赶紧站起来:
    “我把位置让给你,让你慢慢等待。”
    然后钻进超市里。
    妻子拾了几件东西。交钱。用袋装好,让我提着。
    我侧头一看,靓女消失。
    走到转角时,我笑笑对妻子说:
    “刚才我独自坐在外面,一女子跑到我身傍坐下。我和她聊了几句,担心你发现赶忙走人。”
    妻子杏眼圆睁,脸色骤变。
    然后酸溜溜开口:“不错啊,有靓女看中。”
    我笑笑:“你错了。我没有任何东西能吸引靓女。我穿拖鞋,四季裤、短T恤。袋了一个儿也没有。不会有靓女看中我的,你放心。”
    “谅你也不敢!”
    “我连色心也没有,何况色胆。贫困是我们共同的问题。”
    这段日子一直因收不到稿酬郁闷。
    盘思着为她母女留点积蓄,到时或天堂或地狱只能听由命。
    天堂的路是这展开的——发表作品并结集。
    地狱的路也在召唤——开罪当局被扔进监狱。
    郑贻春、张林、师涛、李建平、许万平。2005年互联网五君子。五位在网络发表作品让当局逮捕的仁人志士,正人君子。在太平盛世的宏大背景下失去自由。
    只要105条款存在一天,有良心的作家便有可能失去自由。
    我中断思绪。
    对妻子说:
    “这已是一条食街,你看这间名叫”三娘湾“的大排挡,生意多红火。原因”三娘湾“这个旅游渔村的名字好听。听说每年有一、两万元利润。今晚是周六吗?若今晚有六合彩,8点正后会有许多或输或赢的食客涌来。到时热闹非凡。”
    他对面和邻近的大排挡人气无法和他相比。这就是人气的作用。
    行了几步。右侧出现一间挂着温州美容中心的发廊。门前停一辆小车。这条街新来往往的小车挺多。
    “你看见里面吗?”
    妻子顺着我的指示看过去。
    一楼的玻璃墙后的大厅里,坐满两排穿短裙,露出雪白大腿的外地女孩,显然是“捞妹。”
    钦州人把四川、湖南等地的“鸡妹”称为“捞妹”。
    “这显然是鸡店。”
    我曾在网上倡议中国的妓女合化法。但显然当局仍然以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方式维持现状。
    朋友秦天说:“这是男人下半身最强大的时代。”
    中国的嫖客是个庞大的群体。他们的敌人是性病,警察。
    我和妻子并肩散步有一种少有的自豪。
    突然间,不经意间。我和妻子同时发现一个人。
    我们走人铺着六角砖的人行道。在人行道和街道之间。
    一个男人,一个穿着肮脏、破烂白衬衫的老男人,仰面躺着,闭着眼,很消瘦。。双腿搁在街道。上半身摆放在人行道。
    脚下摆着几个塑料袋盛着不清的东西。是食物。
    我们没有回头,不经意地行走。
    但我一直想着这位老人。
    “他是不是饿得躺在地下。他是癫佬或是流浪汉?我曾写过一篇《把家安在水管里的流浪汉》
    华灯初上,在渐渐渲闹的食街。
    这个无家可归的老人闭着双眼,疲倦地躺在大街傍。
    川流不息的人和车,有多少人注意到他。而注意到老人的又有谁停下帮助他。
    “我真想给他一些钱。”或进一步找个饭给他吃,找旅社住。
    但我只是停留在念头上。我渴望拿诺贝尔奖,便是希望像德兰修女一般帮助穷人的。
    我什么时候能拿诺贝尔奖呢?
    我只有良心,没有力量。
    当贫困饥饿、疾病折磨这位老人及许多我看不见的难民时,我清楚知道我无能为力。
    到了家里才从电视的大屏幕里知道是农历七月七。中国人传统的情人节。
    在情人节时我绝望地关注一位仰卧街边的老人!
    
     2005、10、10
    
    老戚家园
    http://zyzg001.126.com
    http://zyzg2005.126.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勇之死/老戚
  • 失踪的民主使者郭飞熊/老戚
  • 阳光男子肓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老戚
  • 我爱贝拉/老戚
  • 谁偷了老周的营运三轮车/老戚
  • 谁黑了自由中国和震旦文化/老戚
  • 蚌埠恶人桑殿鹏/老戚
  • 人大是个“养老院”/老戚
  • 声援高智晟大律师/老戚
  • 工头靠什么富?/老戚
  • 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老戚
  • 哪个医院愿收治我病危的大嫂?/老戚
  • 死亡之城——平舆/老戚
  • “植物人”参政议政/老戚
  • 黄花菜都凉了/老戚
  • “民工之歌”是奴隶主的赞歌/老戚
  • 《钦州日报》别把钦州人民当“白痴”/老戚
  • 妓女合法化的十大好处/老戚
  • 老戚: 林樟旺能否回家过中秋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