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老枭将正义进行到底/老戚
(博讯2005年10月30日)
    
    如果正义荡然无存。
     我们活在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博讯 boxun.com)

    
    打开电脑,来到《震旦文化》。很为老枭高兴。这个去年才红火的网站被关闭后又浴火重生了,据说有赖电脑天才方应看的技术帮助。自由中国又因此多了一位兄弟。
    在为老枭欣喜间随便浏览一番。很自然来到了《林樟旺案专栏》。
    
    知讯、荒谬、无耻、恐怖。
    ——林樟旺判决揭晓
    2005年9月23日浙江龙泉市法院对林樟旺案一审宣判如下:林樟旺一年,缓刑1年半,罚金2000元。其余三人九个月,缓刑九个月,各罚金2000元。
    控方所指控的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的四大法条要件一是违反了国家土地管理法规;二是改变土地用途;三是非法占用农用地较大;四是造成农用地大量毁坏的结果)。四大要件被辩方在法庭上“推翻”,龙泉市法院居然还敢作出有罪判决,这样的结果太出乎意料,太不可思议了。
    主辩律师张星水尚未联系上。林樟旺案法由援助团“团长”及辩护人陈冰获悉后大惊,育斥这是一起荒谬的案件和恐怖的判别决。表示一定要坚决上诉,为林樟旺们讨还公道!
    
    下面是几位朋友的精彩紧贴。
    司马男追:震惊!不得不再次肯定,黑暗啊!
    法院不能独立办案,司法不受人民监督。这种局面就不会根本改观。
    
    爱我震旦:在大陆,判缓刑就等于立即释放,属于“放你一马”……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安魂曲。
    不无耻,就不能叫KD。
    确实,判缓刑,就是已经放一马?
    TMD共产党。
    这我倒还真没想到,原来缓刑是“放我一马”。看来我还算把官司打赢了?
    安魂曲:那倒不是,但缓刑总比不缓刑强,这是肯定的。能判缓刑的都得有点门路……
    大陆这次对你的家人处以缓刑,就是摆明了给你一个面子。一是为了显示其理直气壮;二是为了故意让你知道他们还是给你面子的。
    如果你为你的亲人考虑,这件事先冷冷最好,不要大加炒作以免节外生枝。
    东海一枭:即使根据他们的法条,我亲属也根本无罪,白白受了近五个月羁押,他们不予无罪释放。缓刑,反而成了“给我面子”天呀,什么强盗逻辑?
    
    憨豆:这个结果,可以说是比较“合情合理”的。从政府方面来说,判决有罪,缓刑执行是中国特色,证明抓人没错,保住面子,有了台阶,又堵死了对方申请国家赔偿的路。一箭三雕,妙不可言。说是缓刑一睥半,其实就是不了了之。仅仅象征性罚款2000元,老枭应考虑接受。当然,上诉不加刑,也是可以考虑的。
    
    司马男追:缓刑表面上看是即释放,其实还有一个笼套在你嘴上,监管人员在嫌疑人放出来前会警告说:“出去不要乱说,我随时可以把你抓直来!”(借问案之名)出来的嫌疑人含羞忍辱,冤屈难伸。
    缓刑,是权力部门给受害者的一个台阶,调口。受其诱惑,受害嫌疑人自己从此洞逃走,即等于承认犯罪加害权力机关就能逃避自己的过失和罪行。由此可见,权力机关心虚了。
    老枭,权衡斗争形势;如果你心痛家人,就偃旗息鼓吧。毕竟能争取到缓刑,是大多数普通百姓所期盼的现实利益。
    伙夫:如果判林樟旺无罪释放,一大堆闹心事在等着他们,撤职查办啦,行政赔偿啦等等。他们是不肯的。法制与法治,一字之差万步之遥!
    
    培根:一次不公正的判决,比十次犯罪还可怕!
    显然,中国的法律在浙江龙泉法院只是一堆面团,恶法只是维护统治者的秩序。
    我和老枭通了一会电话。老枭的感觉就是哭笑不得,欲罢不能。老枭说要尊重当事人的意见。
    “这个判决确实是给你面子。实质上是你老枭凭名气打官司。如果一个无名无权无势者得到的不会有这种判决。
    “我不需要这种面子!”
    “这就是中国的司法现状。假如在香港、台湾、美国等法治、民主国家,你现在就要索赔。牢不是白坐的!但是在中国,就看你的能量。因为他还是有罪。坐牢期间村里不是选他为村长吗?有了案底,村长还能当成吗?就像杜导斌的判三缓四,政治权利不是被剥夺了吗?这也许是影响一生前途声誉的尾巴!”
    “看看事情发展吧。”
    中国不是有国家赔偿法吗?这是保护弱者的武器。
    建议老枭在上诉期间考虑索赔。
    谁抓林樟旺向谁索赔。把让无端羁押期间造成的里里外外的损失请专业人员计算一上。请神容易送神难!
    这样,中国正直、善良的人们才能出这心头的恶气!
    
     2005、9、25 老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仰卧街边的老人/老戚
  • 阿勇之死/老戚
  • 失踪的民主使者郭飞熊/老戚
  • 阳光男子肓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老戚
  • 我爱贝拉/老戚
  • 谁偷了老周的营运三轮车/老戚
  • 谁黑了自由中国和震旦文化/老戚
  • 蚌埠恶人桑殿鹏/老戚
  • 人大是个“养老院”/老戚
  • 声援高智晟大律师/老戚
  • 工头靠什么富?/老戚
  • 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老戚
  • 哪个医院愿收治我病危的大嫂?/老戚
  • 死亡之城——平舆/老戚
  • “植物人”参政议政/老戚
  • 黄花菜都凉了/老戚
  • “民工之歌”是奴隶主的赞歌/老戚
  • 《钦州日报》别把钦州人民当“白痴”/老戚
  • 妓女合法化的十大好处/老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