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小德国和大中国/闻道(图)
(博讯2005年12月03日)
    
    作者:闻道
    
    德国的自然环境如何?不用说,到处山青水秀,鸟语花香,“蓝蓝的天上白云飘”。有什麽美中不足吗?......好像有点......小。对了,什麽都小:小小的城镇,小小的房子,窄窄的街道,小小的公园,小河,小山,一小块一小块的庄稼地,小而精致,就像木偶剧的舞台布景,难怪格林兄弟写出那麽多有意思的童话。
    
    乘游船或火车沿莱茵河谷顺流而下乃人生一大快事,那感觉真是:小小轮船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雄鹰展翅飞,古堡藏山头。白云朵朵飘蓝天,浪花欢腾伴我行。可惜好景不长,“把酒临风,其喜洋洋”的瘾还没有过够,船已驶入波恩、科隆平原,一眼望去,两边尽是城镇、道路,没啥好看的了。花10个小时从南德到北德,一路景色都是山峦、河湖、丛林、农田、城镇。虽满目葱绿,感觉毕竟单调了些。
    
    欧洲多数国家都是地域狭小,然而人与自然和睦相处,生态系统保护得较好。相比之下,中国可真是幅员辽阔,人口众多,随便一个城市就有几十万、上百万人口,拿到德国来可都是大城市啊。有3百多万人口的柏林是德国第一大城市,拿到中国去恐怕连前十名都排不进。当年笔者负笈求学远走他乡,坐火车从华北到岭南,每每花费两天两夜,终于迈出车厢时,已经被折磨得蓬头垢面,浑身恶臭,惨不忍睹。好在那时候中国人不懂享受,自己又是少年不知愁滋味,没有在意。一路上历经广袤的华北平原、滔滔黄河、滚滚长江、浩淼洞庭湖,然后是湘粤交界的南岭层峦叠嶂,最后眼前豁然开朗,来到妩媚婀娜的南国,可谓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看看地图,不过是小半个中国而已。
    
    四川稻城红草地
    小德国和大中国/闻道
    
    俗话说:“大有大的难处” 。中国的国土面积排世界第三,可是人口几乎占了全世界四分之一。1亿多人口的俄罗斯、1千多万人口的加拿大与中国相比,简直是荒无人烟。中国这片9百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原本有天赐的气象万千的大好河山,有数千年积淀下来的丰富的人文遗产,却在数千年间历尽劫难,如今已是满目疮痍。这叫“大而不当”。
    
    郑义先生的《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一书以大量例证和资料对中国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森林毁灭、水土流失、沙漠化、垃圾化、水污染、大气污染、生态灭绝等生态灾害作了系统的、深刻的剖析,有如敲响警钟。可惜,多数中国人或者因为愚昧无知,或者因为“在我死后那管洪水滔天”的混世心态,对环境的日益恶化无动于衷。
    
    纯净的新疆哈纳斯湖, 因湖怪文闻名。
    小德国和大中国/闻道


    
    中国的社会变迁、人口繁衍受自然地理制约。大体上最早进入农业文明的是黄河和长江中下游地区。西南、岭南被叠嶂的山峦阻挡在中原文明之外各自发展。东北在中世纪以前还是在虎、熊出没的深山老林。北边是莽莽蒙古草原,正如北朝民歌所唱:“赤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西北呢,自古就是万顷黄沙的不毛之地,这倒激发了唐代王昌龄等边塞诗人歌颂荒凉大漠和将士出塞戍疆的悲壮的千古绝句:“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王昌龄“从军行”)
    
    从秦始皇灭6国到汉武帝巩固中央政权,中国的版图基本确定。汉代开始不断向南、西南扩张,北方则基本以长城为界。以后的2千多年里战乱不断,甚至经历了多次人口大灭绝。但是由于自然条件的优越和农业生产的需要,很快恢复过来。17世纪中开始明末农民起义和清军入关,到18世纪初,全国人口由1亿锐减到1千4百万。到了18世纪末,恢复到三亿多。清末太平天国开始,中国再次处于不断的内外战乱中。仅8年抗战和4年内战就损失5千万人口。但是20 世纪50年代,中国还有“4万万5千万人”(毛泽东语)。
    
    人类生产生活、战乱等都会破坏自然环境和生态平衡。总体而言,历史上中国的人类活动对自然生态环境的破坏是有限度的。因为第一,中国境内密布的河流、湖泊、山峦限制了人们活动的范畴。第二,中国农业历史悠久可是水平低下,到20世纪中期还停留在刀耕牛种的初级水平。中国没有排放废水废气废物的高污染的大型重工业、化学工业,大量存在于城市乡村的家庭手工作坊式的制造业不会产生不能重新回到自然生态循环系统的废物。按照过去常说的一句话,中国社会发展出了“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对自然环境的索求和付出是有限的。
    
    真正大规模有计划的破坏始于20世纪50年代。由于错误的倡导,中国人口开始惊人地激增,20世纪70年代我们说有8亿人民;80年代说中国还很穷,“10亿人口8亿农民”;90年代则要面对难以想象的13亿人口。人口对自然环境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我们需要更多的粮食、水、住房、学校、医院、工厂、道路......,这一切都得向大自然伸手,要打破生态平衡为人口的需求让步。客观的压力之外,中国的富饶国土还要经受更严重的主观摧残:愚昧无知、穷则思变、加上不计后果的大肆掠夺和破坏。始作俑者是20世纪50年代的“大跃进”,毁了大量自然植被,破坏了许多河网水系。仅举一例:海河流域是华北平原最重要的水系,涵养万顷良田,供养京津冀数千万人口,并有丰富水产资源。然而,一句“一定要根治海河”,昔日北方鱼米之乡的美景便一去不复返,海河上游主干基本干涸,有“九河下梢”美誉的天津段成了黑绿的死水,水产绝迹。南边,昔日武工队泛舟与日本鬼子捉迷藏的白洋淀几乎见底,波涛般的芦苇荡荡然无存。
    
    这仅仅是浩劫的一角。在人口压力和极端贫穷导致的失衡心态下,为了支撑高经济高速发展,中国人向自己的国土上的自然资源展开全方位、立体的、不计后果的掠夺。读过唐诗的人都知道“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优美意境,可惜今天的三峡再也听不到猿声,看到的是大而无当的钢筋混凝土大坝。“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是古代的蒙古草原。今天在过度放牧和其他人为破坏下,草场退化,沙漠面积扩大,直逼北京。沙尘暴每年数次席卷华北平原,甚至渡海飘到辽东半岛、胶东半岛。为了垦荒、采石、修路等原因,大片森林被“剃头式砍伐”。为了解决生活用水,人们过度开采地下水导致泉、湖干涸,土壤失去涵养变得贫瘠。中国的一条条江河变成排污管,河堤上铺满不可分解的垃圾废物。各种废气烟尘长期盘踞城市上空,人们只能雾里看花。根据卫星大气图像,北京及周边地区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废气沉积区。中国土地上生存的野生动植物也难幸免,成了利欲熏心的牺牲品:因为愚昧或商业利益驱使的过度捕杀,华南虎、东北虎、金钱豹、黑熊、狼等曾经广泛分布在中国土地上的大型动物几近绝迹,大量珍稀野生动植物进了中国人贪得无厌、暴殄天物的血盆大口。更让人胆战心惊的,就是挤满整个中国每个角落的一群一群乱哄哄的人!
    
    中国人经常以“地大物博”而自豪。的确,19 世纪以前的中国虽然战乱不断,实际上都是世界最富有的国家。看看秦始皇的阿房宫、李唐盛世的西安、明清的紫禁城就明白了:凡尔赛、白金汉算个啥!难怪输掉了鸦片战争,慈禧太后还是瞧不起洋人。可是今天,除了伤痕累累的国土和不计其数的人,我们实在没什麽可以骄傲的了。
    
    最近看到一些非常好的中国风光图片,内中有哈纳斯湖、帕米尔高原、天山天池和杉木林、南迦巴瓦峰、雅鲁藏布大峡谷、梅里雪山、川西若尔盖草原、蜀南竹海、稻城红草地、泸沽湖、北海涠洲岛等。前所未有地折服于大自然的伟大气势和人的卑微渺小。自古读书人提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为获得真理,行路为陶冶情怀。然而人生苦短,不能阅尽世间春色。这些动人心魄的美景大都在交通不便、人迹罕至的西南、西北边远地区,得以较好保存下来。不知它们能得几时安宁。
    
    中国幅员辽阔,江山多娇,有那麽多天赐美景,可惜中国人只知索取和破坏,不懂珍惜呵护,可悲!中国古人尊崇“天人合一”,又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是自然的产物,本应在自然的天道内生活。人过度干预自然,虽短期于己有利,长期则毁灭后代的生存环境,后患无穷。越来越多的事实警示人们:自然的报复将危及人类文明。但是,人类似乎走上了自我毁灭的不归路。本来嘛,生生不息,沧海桑田乃宇宙之道,人岂能逃脱。
    
    2005年10月
    
    
    四川四姑娘山:蓝天、白云、雪山、森林,人间仙境。
    小德国和大中国/闻道


    
    云南泸沽湖:曾经神秘的女儿国面临“文明”的侵蚀
    小德国和大中国/闻道


    
    小德国和大中国/闻道


    
    沙尘暴中的北京
    小德国和大中国/闻道


    
    漂满垃圾的臭河
    小德国和大中国/闻道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