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闻道:为“走狗”正名(图)
(博讯2005年12月03日)
    
    鲁迅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写过一篇杂文《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收录在《二心集》),作者极尽尖酸刻薄之所能,对另一著名文人梁实秋进行辱骂攻击,起因是梁实秋不赞同左翼进步文人主张的“文学有阶级性”因而遭到后者笔伐,但是梁先生并未恼羞成怒,反而心平气和地著文为自己辩解。于是鲁迅这位“左翼文化旗手”被激怒了,毫不留情地对梁实秋施以人身攻击。梁先生超脱了中国传统的“文人相轻”恶习,按说是很大度很超然的。他的被围攻实在是中国文人心胸狭隘的最好注解。
    
    本文无意评价文人之是非恩怨,倒是对鲁迅先生对狗的厌恶不敢苟同。本来,笔者对狗也无好感,可是在国外生活久了,慢慢发现其实狗是很了不起的动物。于是想看看能否洗刷它们被加上的恶名,还之以清白。
    鲁迅煞有介事地写道:“凡走狗,虽或为一个资本家豢养,其实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所以它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不知道谁是它的主子,正是它遇见所有阔人都驯良的原因,也就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证据。即使无人豢养,饿得精瘦,变成野狗了,但还是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的,不过这时它就愈不明白谁是主子了。”这里反映出“左翼文化旗手”很深的偏见和误解:首先,不光“资本家”养狗,农民、牧民、猎人、市民等平民百姓也养狗。“资本家”把狗当作宠物,平民百姓养狗的用途更广泛,担任看家护院、狩猎、引路、拉雪橇等很多任务。其次,什麽狗见了什麽人会“狂吠”,要看狗主人如何教化,“资本家”的狗和普罗大众的狗是一样的。以笔者多年生活在德国这样一个有排外传统的国家的见闻,德国人养的狗只有很少数见了外国人会“狂吠”,这应该是受了主人排外言论和行为的影响。绝大多数是很温顺懂规矩的。
    
    鲁迅以“走狗”骂人,其实沿袭了自古以来中国人对狗的偏见。在中国人的字典里,“狗”几乎成了“下贱”、“奴颜婢膝”、“不知羞耻”的代名词,“狗杂种”、“狗腿子”、“狗日的”、“狗娘养的”、“狗改不了吃屎”都是著名的国骂。芸芸众生里,狗之被中国人唾骂,恐怕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了。说实在的,狗是人生产生活的助手,又是人玩赏的宠物,还要被贪得无厌的中国人烹食,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到头来却落得一身骂名,很是不公。中国人之浅薄、自私、忘恩负义可见一斑。
    
    狗如何成为人类生活的一部分,《维基百科》解释如下:“犬,俗称狗,一种常见的犬科哺乳动物,是狼的近亲。不晚于1万4千年前,更可能在1万5千年前 就已经被人类驯化的家畜。今天,家犬有数百种,包括高度只有十几厘米的小狗(如奇瓦瓦小狗)到接近一米高的巨犬(如爱尔兰猎狼犬)。颜色从白到黑、红、灰、棕、花都有。家犬如同人类一样,是高度社会化的集体猎食动物。这大概是为什麽它们的总体行为可是受驯的,并适合人类居家和社会环境的原因。”有动物学家研究指出:当人类还在石器时代,野犬就主动向人类生活圈靠拢,有意成为与人类共生的附属物,经过10万年左右的驯化,成为“家畜”。单从这点,就可以说狗是非常聪明的动物,甘愿受人“奴役”而使群体得以延续。反观它的近亲狼、狈等其他犬科动物,大都因为野性不改而被人类活动消灭,成为“濒危动物”。说狗“忍辱负重”、“委曲求全”毫不为过。
    
    事实上,狗的种种优良品德受到世界大多数民族和种族的认可和赞扬。西方人对狗尤其钟爱。以德国来说,狗几乎是很多人离不开的家庭成员,人们可以选择单身生活,可以离婚,但是身边不能没有狗。认真分析一下,这有几方面原因:首先,狗聪明伶俐,讨人欢心;或者笨头笨脑,惹人怜爱;又或者高大威猛,有安全感。其次,在于深层的精神因素,西方人的内心世界比较封闭,人情淡漠,在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上比较自我,于是,狗因为善解人意、忠诚、毫无功利地奉献自己,成为主人的精神依托。最后,狗对主人绝对俯首帖耳,即使无辜受到责骂,也只是吠几声表示抗议,然后还是顺从主人。
    
    纯种德国狼犬
    闻道:为“走狗”正名
    
    一个冬天的寒冷早晨,笔者在鲁尔区某城市火车站等火车,对面站台地上坐着个神情失落的年轻女人,她紧紧搂着怀里的大狗,深情地抚摸它的头和颈,那狗也懂事地伸出舌头舔舔女主人的脸庞。女子的故事不得而知,但是显然她和她的狗就是相濡以沫的亲人。上了年纪的老奶奶们偏爱娇小的哈巴狗、奇瓦瓦狗、西施狗等。她们会给自己的小狗扎个头绳,穿件小背心,天气好时牵着小狗散步,乘车时把小狗像抱小孩一样抱在怀里,小狗头露在外面,眼睛一眨一眨,煞是可爱。这些乖巧的小动物为老奶奶们孤单寂寞的生活增添了欢乐和色彩。狗还有一种美德:不嫌主贫。德国大小城市的火车站、步行街经常可以看到流浪汉或乞丐坐地行乞,一条大狗耷拉着头一动不动、一声不响地趴在旁边。有些人会不忍心这可怜的狗而仍几个钱给它的主人。可以说,在精神层面上,主人与狗形成了双向沟通互动需求:狗以它的忠诚、顺从、忍让、无功利赢得主人的爱怜和厚待,内心孤独的人则视自己的狗为精神知己和感情伙伴。
    
    拳师犬
    闻道:为“走狗”正名


    
    似乎是受日耳曼人的严谨、刻版的影响,德国的狗相当听话和节制。走在大街上亦步亦趋地跟着主人。过马路遇到红灯时,会按照主人的命令蹲下,等待绿灯亮了跟着主人过斑马线。中餐馆通常是可以带狗入内的,笔者在不同城市中餐馆多次亲见此情形。那些狗无论大小,一律无声无息地趴在桌底或桌边。某餐馆,有次跑堂送餐到一桌边,突然觉得脚底有东西活动,同时传来几声汪汪的狗叫。他马上明白过来:踩到客人的狗了。那狗爬起来,喉咙里呜噜呜噜地表示抗议,跑堂连忙道歉,主人伸手去拍拍那激动的狗,安慰它,很快就没事了。这些德国狗的教养和忍耐力真是很出色了。
    
    有些超市或面包店禁止狗入内,于是狗主人就把它拴在门外的柱子或栏杆上。通常被拴在外面的狗会眼巴巴望着大门,等着主人出来。可是有次笔者见到一幕有趣的情景,那是个中午,某市步行街传来一阵阵狗叫,很多人循声望去,不知发生什麽事。笔者走了一会儿,发现在一家Plus门口拴着一条大黄狗,它站在那里,拴在柱子上的狗链被扯得紧紧的。它冲着店门狂吠不止,很多路人们怜悯地看看它,一位老太太弯下腰去安慰它,可是毫无作用。过了十多分钟,另一位老太太提着购物袋出来,一边跟它说话一边解链子,那大狗安静下来,跟着主人颠颠地走了。
    
    闻道:为“走狗”正名


    
    在德国,狗的待遇相当优厚:打预防针,发“身份证”,吃专门的“狗饼干”,生病了看宠物医生,老了还可以进“狗养老院”。
    
    文学作品里塑造了很多正面歌颂狗的形象,以德国牧羊犬为主题的电视连续剧《雄犬Rin Tin Tin》 、灵犬莱西、以大麦汀为主角的《一零一忠狗》、《丁订历险记》里的白雪等都是脍炙人口的“狗明星”。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义犬也很多。日本的“忠犬八公”(1923年11月10日——1935年3月8日)就很有传奇色彩。此犬一岁时候被东京帝国大学农学部教授上野英三郎收养,从此它每天下午到东京涩谷火车站等候主人回家。次年上野教授突然逝世,八公不知道,仍旧每天准时去火车站等候他。当地人民深为这“忠犬”感动,1934年4月,在涩谷火车站为它建了铜像,八公亲自出席了落成仪式。不幸,次年它就病故了。铜像在二战期间被熔化做弹药,1947年重建。
    
    东京涩谷车站的忠犬八公铜像
    闻道:为“走狗”正名


    
    最后讲一个笔者亲历的故事。某晚收工后,几个朋友到某中餐馆老板店里聚会吃火锅,其中一人从80公里外的城市开车赶来。席间酒好肉香,宾主开怀,只外地来的朋友手机响个不停。此兄接完电话向大家解释:家里留下儿子照看自己养的德国狼狗,那狗见不到主人,不吃不喝不睡,只是伤心落泪。儿子催促快回去。大家不好挽留,老兄匆匆告辞。此后,无论到何方云游,他都带狗同行。这解释了狗的另一品性:只认一个主人,即便对他人摇头摆尾,也是投主人所好,最后还是跟着主人走。德国狼狗尤其依赖主人,所以作为警犬时,都是专人在家驯养。
    
    狗毕竟是从野兽驯化来,其基因中还保留着野性,因而袭击人的事故时有发生,但毕竟是很例外,而且有特殊原因。
    
    狗以脖子上的狗链换取了有限度的自由,这也许是它遭受中国人鄙视的原因。但是反过来想一想:自诩“万物主宰”的人生活在自由的文明社会里,却变得自私、功利、虚伪、薄情、尔虞我诈、忘恩负义,其实还不如狗来得朴实。
    
    2005年10月28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德国和大中国/闻道(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