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纪念刘宾雁:不枉此生留英名/秦晋
(博讯2005年12月12日)
    刘宾雁更多文章请看刘宾雁专栏
    月初的时候闻刘宾雁先生病情加重进了医院,心想也许大限将至。隔日噩耗传来,先生已经离世。令人景仰的刘宾雁先生就这样走了,终未能回到一心念想的家乡故土,哪怕在中国的马路牙子上坐一会儿,跟一个老农民聊聊天。老人的一片赤诚之心对以中国当局的刻薄和冷血,非常的遗憾,但又万般无奈。
     (博讯 boxun.com)

    最后一次见到刘宾雁先生是四年前,在王若望先生的追悼会上,刘宾雁先生主持,饱含激情,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日。93年海外民运的滑铁卢华盛顿会议上,王若望、刘宾雁、方励之齐齐出现,也许是自87年被邓小平钦点一起开除出中共以后的第一次同时集合于公开场合吧。十三寒暑过去,两位先后离世,人命不能齐天,自然也。人生七十古来稀,两位都享年八十有余,虽长年遭受当局的打压,且又在晚年被迫流亡,但其尊贵的昂扬之气为中国人民所景仰,此生着实不虚。司马公有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死,不是死者的不幸;死,却是生者的不幸。可惜的是刘宾雁先生未能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为之奋斗的、本世纪初一定会发生的、符合世界历史潮流的中国之政治变局。
    
    去年六月去纽约参加“六.四”十五周年的纪念活动,本想去探望一下罹病的刘宾雁先生,由于从澳洲悉尼同去的朋友比较多,单独行动多有失礼,一齐行动又有交通的困难,只能作罢。最后让纽约的一位朋友代呈我们对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之情,以表对长者的敬重之心。不久就收到了刘宾雁先生热情的书信,告诉了他大致的病情,字里行间都体现了他对病情和对人生的达观态度。以后通了几次电话,通话时间不短,但也不能太长,考虑到刘宾雁先生一是年事高,二是病情重,话题和关注点都是中国的事情。
    
    也是四年前,一位纽约的朋友说道:从今往后,鉴于自然规律的不可抗拒性,如果民运还不知道痛定思痛,认真作为的话,为长者和病者送行将是民运的一个重要的新内容。此话虽嫌刻薄,但我认为是个大实话。因此,对于刘宾雁先生的病逝,是有心理准备的。四年前,我去了纽约,希望站在望乡台上的王老能听见我们的呼喊,出现一个他希望的新气象。去年又去了了纽约,希望民运能够重新集合再出发。今天,纵然刘宾雁先生不能在世重归故里,民运应该振作高唱大风歌,让刘宾雁先生早日埋骨桑梓。
    
    刘宾雁生为人杰,死亦鬼雄。
    
    2006年12月11日澳洲悉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贵仁等:沉痛悼念刘宾雁先生
  • 伟大的良师益友———深切悼念刘宾雁先生/邓焕武、曾宁
  • 悼刘宾雁先生/南峰
  •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悼刘宾雁先生/曾节明
  • 郝一匡:闻刘宾雁去世
  • 铁皮鼓:怀念刘宾雁
  • 评刘宾雁被拒绝回国:冷血制度的寒光/黄河
  • 七律--悼刘宾雁/林泉
  • 哀悼刘宾雁/阿朵(纽约)
  • 陈维健: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 潘一丁:今天“榜样”的力量是可悲的-对刘宾雁先生的另类悼念
  • 朱蓬:雪飞魂去雁何归--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 槟郎:悼刘宾雁先生
  • 悼刘宾雁诗二首并纪事/韩三洲
  • 傅正明:悼念刘宾雁先生
  • 郭少坤:沉痛悼念刘宾雁先生
  • 牟传珩:那是峰脊上扛着的风度 ——祭刘宾雁老
  • 王金波:沉痛哀悼乡贤刘宾雁先生
  • 烟波渔者:悼刘宾雁先生
  • 陈光诚致信朱洪老师纪念刘宾雁
  • 北明:中国当局严密封锁刘宾雁逝世的消息
  •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刘宾雁逝世讣告
  • 刘宾雁:天下大乱和天下大变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 余世存: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